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陆丰秋后算帐 汪洋左右为难]
石三生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丰秋后算帐 汪洋左右为难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有一次,在火车上与对坐闲聊,他是一个/八/九/广场镇压活动的参与者,很喜欢大声的一个退役军人。我问:“如果当年的事件重演,你还会开枪吗?”他毫不迟疑地回答:“为什么不?我看到电视里战友们被虐待惨死的画面时,肺都气炸了!”再问:“如果那里有你的兄弟姊妹,或者是你的儿女,你又会如何?”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十来岁的女儿,沉默了。。。。。。
   


   /八/九/年,那时的自己也和那军人是同龄人,我们都还是别人的儿子。二十年过去,中国还是这个中国,党也还是那个党。当我们都成了别人的父亲以后,才发现:即使真相真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不论多么血性的汉子,依旧会犹疑。那三十八军军长之所以临阵抗命,不就是因为有传说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广场上?顾晓军先生说现在时的公正和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此说固然没错,可是否还有一些人性的良知是恒久的呢?
   
   发生在乌坎村的维权事件,在打砸抢分子薛锦波被执政当局认证为猝死后,事态的发展估计早已超出了陆丰当局的想象。随着钱云会、莫日根们惹起的骚乱得到有效的平息,各级政府不分东西南北,都仿佛发现了战无不胜的孙子宝典。有了强大的GDP做后台,当维稳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原本就多如蝼蚁的国人性命,真的是到了草芥不如的地步。那薛锦波不是不可以心脏猝死,人生自古都得死不是?死就死了吧,又不是打死又不是药死的,为什么政府们总是对一具尸体如此着迷呢?入土为安乃是古来就有的道理。霸占人家财产、抢夺人家妻女、甚至搞得人家家破人亡的事情,在中国的文明史上从来都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可这珍藏着人家的尸体不还,实在是太亘古少闻了!更何况还是一个犯罪分子的尸体呢?那薛家要、那乌坎村村民要,给他们就是了。何至于为了一个死人,将一桩普普通通、全国每年都不知有多少万起的维权事件,演变成惊动海内外的大事件呢?
   
   想来此时,连一向以开明自诩的汪洋书记,也会大感头痛了吧?如此僵持下去,何时是个头呢?国人的宿命,固然注定了会悲剧不断重演。只是今非昔比,党的希望,原本是等国人都富裕起来以后再兑现民主承诺,套用的大概是水到渠成的道理。如今广东早已是富可敌国,一个小小的乌坎村都能耗资半亿建公园。这样的富裕都等不来民主的希望,温总理所谓的现代化之后民主就会到来难道是空话?广东都依然看不到民主的希望,那些老少边穷的地区若想民主,岂不是要等到猴年马月。真是搞不懂我党,既然已经发明了一国可以两制的好办法,为什么不发扬光大,让那些先富裕起来了的地区,率先实行民主宪政呢?
   
   如果会知道造成今天的后果,陆丰当局还会秋后算帐吗?既然要秋后跟村民算帐,为什么当初还要答应村民的要求、还要双规啥书记以及叫停碧桂园那说是子虚乌有的项目呢?这边,汪洋书记批准民工讨薪游行;那边,陆丰当局就将上访维权的村民逮捕治罪以至于一命呜呼。党的方针政策是否有点太随意了?在一个号称已经基本健全了的社会主义法治时代,政府动辄就玩这毫无信义可言、翻脸不认账的手段,别说于法根本不靠谱儿,此等手段,就连梁山好汉们也不屑为吧?
   
   就乌坎事件,石三生注意到一个很值得玩味的巧合:12月11日,舆论以为是背道而驰的汪洋与薄熙来二位书记在首都北京签署了《重庆•广东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意图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共同构建合作与发展新格局;同一天,薛锦波病危送医院宣布不治身亡。更为有意思的是,《联合早报》随后就爆出薄熙来书记华丽转身大谈民主与法治。依照公开的资料,显然是博书记有意步汪洋的后尘。那陆丰当局翻脸就秋后算帐,是否就是汪洋书记学习重庆唱红打黑的结果呢?
   
   要结束此文的时候,背后传来央视沉痛的播报声,说北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已经于17日因在百忙中心脏病突发不幸猝死。不知这是否可以成为陆丰当局驳斥乌坎村民的一个有力佐证:人家金太阳二代贵为一国皇帝,都会突然猝死。一个小小的薛锦波怎么就不会因同样的病情死亡?就如同那浙江的钱云会一样,既然注定了要死。不论是普交死还是谋杀死,对死者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怜的国人,有几个死后还能狂赚一百多万的?
   
   但愿汪洋书记的幸福广东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如果乌坎一万多人拼了性命也阻挡不住汪书记左转的步伐。世人能做的,恐怕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再次重演了。
(2011/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