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无法无天的时候 阎连科岂能幸免]
石三生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法无天的时候 阎连科岂能幸免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东野长先生在《著名作家被强拆 致信胡温求助》一文中的点睛评论:“如今报应终于来到,强拆拆到了中国最有名的作家阎连科的头上。”时,会心一笑。没心没肝的思绪中,再次想起一句诗:“他们追杀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自己的坏笑,倒并非只是对著名人物所遭受的不幸。以自己目前的遭际,是断没有笑话任何别人的资本的。只是觉得作代会才刚刚胜利召开又胜利闭幕,阎连科身为大会中的一员,当时在想什么呢?强拆又非今日才开始。离胡、温二位大人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不当面进言,为何人家已经回到深深的中南海里去了,才想起来喊冤?小小的缇萦都有面圣喊冤的勇气,堂堂一个著名的大作家、大学生师表,为何还不如一个小女子呢?就算胡总不苟言笑,可温总理向来爱民如子,喜兼听则明。总不至于当面诉诉苦,就会被杀头的吧?难道作代会上,也早已统一了和谐的口径、只能报喜不准报忧?也难怪啊,铁娘子尽管弄过感动错了的笑话,仍是把一个贪官刘宏钦定为感动河北人民的英雄。却依旧可以连任。
   
   从唐福珍们自焚,到如今的阎连科上书求救。令人最悲哀的,却并非他们的遭际。而是他们在危机时刻选择的救赎方式竟是如此的雷同:唐福珍选择了求鲜艳的五星红旗庇佑,阎连科选择了求圣人开恩。当然,阎连科的选择或许是无奈的。他的邻居中,律师、少将、医生、金融家、退休政府官员、司局级干部应有尽有,在近半年的拆迁拉锯中,估计阎和邻居们早已各显了神通。不是到了山穷水尽、尘埃落定之时,阎作家是不会发出这封告急的求救信的。据阎作家说,他们是进行了法律维权的。奈何法院不给立案,法院不立案,我们国家不还有特设的信访渠道吗?为什么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业主们,连依法上访都不肯呢?年初公安部就发文严禁公安干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就在天子脚下,为何不问问孟建柱部长怎么说?首善之区都无法无天,地方焉能不拥腐自重?
   
   在去年新拆迁条例颁布之时,石三生就断言强拆、血征不可阻挡。以自身经历,知道当今中国,不是患无法。而是有法不依,缺乏人性。再多的法律,如果只是政府和法官手中的玩偶。如此法律还不如没有。没有,大家就可以凭自然法则行事,无非是弱肉强食,死的再凄惨都不会有怨恨。有了这些劳什子的法律,总是任由执法者们弯曲,需要时,就拿来做挡箭牌;不需要时,就视若弃履。民无信不立,国无信焉能不乱?诚然,新中国是无所谓信与不信的。当赖以号召人民推翻国民政府的三大纪律、八项主义成为了谎言以后,哪里还有什么信义可言呢?
   
   如果不出意外,阎连科先生的求救信应该会石沉大海。尽管阎先生在信中软硬兼备,特别强调了他的邻居们做好了“房在我在,房亡我亡”的准备。但从已经被强拆的两户,房已亡人依旧在看,估计胡、温二位大人不会被如此要挟吓倒。正如刘源上将所言的永不投降的共产党人一样,对或错都必定是要坚持的。何况阎连科先生不过是在国内著名,那艾未未如何?全世界排名第十八,不但根正苗红,还是部级高官子女,他的工作室不是说拆就拆了吗?“著名”如果能挡住强拆,白岩松的只有用枪才能挡住强拆的说法就成谬论了。
   
   黑格尔说:“金钱是善仆,也是恶主。”强拆、自焚或许都是新中国要成为文化强国所必经的苦难吧?当号称为以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政府被人民币附身以后,人世间的邪恶便如同打开了的潘多拉盒子,哪里还有阻挡的好办法呢?除非是民主。可民主,根据温总理的伟大构想,还得在几十年后才会随着现代化的实现珊珊来迟。
   
   无法无天的强拆时代,有人可以幸免吗?但愿阎连科先生吉人天相,不至于同邻居们一样,落得个房亡我亡的下场。
(2011/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