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
独往独来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好转,川总统说到做到。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袁隆平:仰天长叹 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
·张洞生:王岐山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就拿到了免死金牌吗?
· 林彪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傅国涌: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格致夫:王岐山曲线回归 暴露习近平一真相。吉歌核爆
·袁隆平谈粮食问题
·习近平已被王岐山操控且难以自拔
·xpt博客:美国贸易战 干得好
·文庙的博客:南韩自挖坑 习近平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云峰侠客;习近平走投无路 金正恩乘虚而入
·溪谷闲人;习二中国挑起经济战、贸易战
·鲍彤: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 ——续评2018人大修宪
·石破天惊:林彪专机黑匣子录音被俄罗斯解密!
·Pascal的博客: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最友好
·舞者博客: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十大罪状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2011年12月26日 01:54 AM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采访者: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马国川
   1991年12月26日,也就是在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的第二天,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最后一项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自此,苏联正式解体,一个曾经傲视世界的超级大国彻底消亡。

   和平静的俄罗斯不同,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中国社会各界围绕苏联解体发生了激烈争论。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从苏联学习来的。就像105岁的中国学者周有光先生所说的,今天的中国“略作修正,未脱窠臼”。
   “苏联垮台不是因为外来敌对势力的武装侵略或和平演变而垮台的”,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前副总干事何方先生坦率地说,“苏联共产党和苏联政权是被人民抛弃的。”
   今年89岁高龄的何方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担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研究室主任,在张闻天大使领导下在苏联工作了五年。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他在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从事国际问题研究,苏联是关注的重点,又曾任中苏和中俄友协副会长,先后多次访问过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对于苏联解体既有近距离观察,也有深入的思考。
   何方先生没有孤立地看待苏联解体,而是将其放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背景下来审视。在他看来,“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斯大林模式则是错误的和失败的。这就是二十世纪作为人类社会历史重大特点的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做出的结论。”
   何方先生呼吁,按客观标准为社会主义正名,“恢复有史以来人民心目中的社会主义名誉。”
   苏维埃政权被人民抛弃
   马国川:20世纪历史波谲云诡,其中苏联解体是一个震惊全世界的重大历史事件。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各界人士都在热议和反思:为什么一个曾经与美国比肩的超级大国竟然一夕崩溃?您对这个问题有何思考?
   何方:1990年4月我曾经率中苏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苏联,回来后就在政协小组上断言“苏联气数己尽”,受到一些同事的批评和质疑。1991年3月,我再次访苏,亲眼看到苏联开始崩溃。当时社会秩序极度混乱,我们作为苏联科学院的客人有时竟然一天吃不到饭,只得晚饭时混到一个学校师生队伍中排队领取一大勺菜饭。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归纳的最好,根本原因是由于苏联共产党及其领袖对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实行三个绝对垄断。结果是,经济没有搞上去,还和美国进行军备竞赛;政治上专制恐怖、完全脱离群众,意识形态僵化,使社会处于窒息状态。
   马国川:苏联共产党一再声称代表人民利益,为什么会蜕变成为一个垄断权力的专制政党呢?
   何方:这和列宁的建党学说有关。列宁的建党学说比较显著的特点是:一党专政、不讲民主、高度集权、绝对服从、铁的纪律、严格保密、依靠暴力、忽视人权等。这种政党一时和在一定条件下确实有战斗力,所以能够用“十月革命”(政变)取得政权。后来斯大林和苏共也正是依靠这些才建立起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的苏联,并保持了七十年的存在。
   可是,在这样的政党领导下,不但离马克思设想的“自由人联合体”越来越远,还导致经济落后。据西方几个权威机构联合调查,苏联解体前的1989年,国民生产总值只有5120亿美元,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俄罗斯官方也承认,苏联的粮食产量直到垮台时也没有超过沙俄时的最高水平。另外,苏联的政治独裁、专制程度和滥杀无辜却大大超过沙俄,文化也长期凋敝,所以共产党领导和苏维埃政权终被人民抛弃。
   马国川:其实,苏联存在的七十多年也有很多成绩,例如,实现了工业化,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打败了希特勒等。因此,现在国内一些人士坚持认为,并非苏共本身有问题,而是由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背叛了苏共,搞垮了苏联。
   何方:一两个人就能够搞垮一个超级大国?这是典型的“英雄史观”,并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据我所见所闻,苏联人民就不这样看。他们认为,沙俄经济在一战前,无论总体还是人均,还都处于欧洲前列,落后的是技术和制度。只是“十月革命”后,列宁、斯大林创建了苏联模式,违背人类历史发展的两大潮流——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才使苏联走向落后。例如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三国,二战前的经济水平不低于瑞典、芬兰等邻国,地理条件还优越些,但加入苏联后很快就落后了。1980年当瑞典、芬兰人均产值已达一万五千美元左右时,它们只不过四千美元左右,还是苏联各共和国中最高的。至于自由、平等、民主等就更谈不上了。这不值得深思吗?
   在苏联解体期间,我有一次去了列宁格勒,那里正酝酿投票改名问题。我曾问到坚决主张改名的一位二战中卫城英雄,为什么要恢复旧名。他以沙皇时物质文化生活在欧洲的地位和后来的苏联相比,无限伤感地认为“十月革命”搞错了,说二月革命后多么自由呀,要是此后只着重于实行民主、发展经济,俄国现在决不会处在全欧洲平均水平之下的落后地位。
   “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
   马国川:在您看来,苏联走的是一条历史歧途,苏联共产党的垮台和苏联的解体都是必然的。
   何方:是的。我们还可以把苏联解体放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背景下来考察。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兴起于十九世纪,在二十世纪共产党执政的、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并非只有苏联一家。但是这些国家都学习苏联模式,经济上消灭私有制、实行单一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国内商品短缺,对外闭关自守;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和党管一切,实行高度集权的一元化领导体制的人治和个人崇拜,民主限于形式,实际上不讲自由、平等、人权、公正;意识形态上实行一党垄断和严格管制,禁止思想信仰、新闻出版、集会结社等自由,暗箱作业,思想僵化,不容说理,禁止争鸣。因此,这些国家普遍经济不发达,社会不成熟,政权不稳定,时间一长,就难以为继,非垮台不可。
   马国川:事实上,在苏联解体之前,东欧各国的共产党已经纷纷下台。
   何方: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共产党不是因为外来敌对势力的武装侵略或和平演变而垮台,而是在同资本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竞赛中自行崩溃的。
   以往的宣传把民主社会主义称为“修正主义”,实际上,它同样是一种社会主义实践。1919年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彻底分裂后,主要分成两大流派,一是宣布实行社会民主主义的第二国际和各国工党、社会民主党,一是宣布实行共产主义的第三国际和各国共产党。双方都承认信仰马克思主义,开头时还都自封“正统”,但却互不承认,势不两立。在二战之前,社会民主党已经在瑞典、芬兰等北欧执政。二战后,工党、社会党长期在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等国家执政。这就使不但北欧,而且整个西欧也都成了民主社会主义。
   马国川:那么,民主社会主义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实践的结果怎么样?
   何方:1951年,“法兰克福会议”通过的宣言提出,“民主社会主义的目标和任务”是“扩大民主,把权力交给人民”,“使自由人能以平等地位在社会中共同工作”。民主社会主义的原则是“自由、平等、博爱、民主”,经济上实行混合所有制和有国家适当调节的市场经济,建立体现平等原则和博爱精神的社会福利制度,允许意识形态多元化,上层领导和广大群众对马克思主义或者原来就不信仰或者已经迅速淡化。
   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和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是二十世纪两种社会主义模式在进行竞赛和比较。实践检验的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取得程度不同的胜利和成功。以瑞典、芬兰为例,这两个国家在二十世纪初还是欧洲最落后的国家,而且气候条件恶劣,但到20世纪70年代,它们的富裕程度已名列欧洲前茅,真正做到了经济繁荣、政治民主、自由充分、福利完备、社会稳定,消灭了等级制和特权,总理、部长在工作时间配用专车的不到五人,首相或总理的家庭也不配备服务人员。更没有工资的“含金量”差别极大和什么正部长级的副部长、以及医疗、住房、用车等分类的“正部级待遇”、“副部待遇”这些怪名堂。基本上消灭了三大差别,做到了普遍富裕。
   无论按文明和现代化的哪条标准衡量,共产党领导的国家都大大落后于民主社会主义国家。这决不能以起点低、底子薄为借口,看一下南北朝鲜的差距就行了。所以两相比较和衡量,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斯大林模式则是错误的和失败的。这就是二十世纪作为人类社会历史重大特点的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做出的结论。
   “苏联东欧的变化是历史发展的进步”
   马国川:对于苏联东欧的变化,至今在国内激烈争论。一些人士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挫折和历史的倒退。
   何方:坦率地说,我不同意这种观点。苏联东欧原来的社会制度算不得是社会主义,后来的变化倒是历史发展的进步,因为它结束了阻碍社会前进的经济模式、专制体制和思想禁锢。而且事实上,这些国家的人民也是基本上认同这一看法的,否则他们也很容易再和平演变回去,只要选举那些持过去共产党观点的人再执政就行了。这也不是空口宣传哪个制度优越性大的问题,而是完全可以由实践逐步证明的问题。这些国家变化的时间并不长,但绝大多数已开始显示出比变化前要优越,不但建立了较前民主一些的制度,经济发展也快了许多,而且原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大多得到保留,不少国家还有所充实和增加。俄国经济从1999年开始起飞,年均增长6%,到2006年经济总量增加了70%,但人均实际收入却大大超过这个增量。最近,俄罗斯正式获准成为世贸组织新成员,这将有助于俄罗斯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为俄经济健康稳定发展提供助力。
   2010年1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国务委员会会议上发表讲话说,“我们的人民既然选择了自己道路,就绝不会再回到原苏联时期的政治体制。我们将拥有一个现代的政治体制,这个政治体制要建立在可遇见的未来的基础之上。”他还说,“不会回到原苏联时期,不完全是因为经济关系,俄罗斯国内没有一个人愿意再回到原来的政治体制中去,我们正在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向前走。”
   马国川:现在苏联确实有些人怀念苏联,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另外,在最近的国家杜马选举中,俄罗斯共产党被认为是最大赢家,得票率近20%,而四年前它的得票率仅在11%左右。
   何方:许多人留恋过去也很自然,但多是老年人,全民大多数并不要求重新回到过去。许多人怀念苏联的大国地位,一些老年人则留恋苏联时期某些更为平均的社会福利政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