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藏人主张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据新华社、韩联社、美联社等多家国际媒体报道,朝鲜领导人金正日17日去世。
   
   附上朝鲜的近况
   
   

   朝鲜真实现状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125-0-1.html  
   
   
   多少年来,北朝鲜政府一直宣称北朝鲜是地上的人间天堂。可是苏联瓦解后,失去援助的北朝鲜陷入了饥饿的困境,目前人民的口粮供应每天只有二两左右的玉米,还不能按时供应。现在北朝鲜饿死的人数按国家的人口比例计算恐怕比中国自然灾害时还要多。下面让我们从几个侧面看看今日的北朝鲜现状。
   
   
   
     一、彻底的造神运动
   
   
   
   金日成却是肆无忌惮地篡改历史,金日成的革命经历、革命圣地基本全是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
   
   
     金日成原名金成柱,1912年4月24日在朝鲜平壤附近的万景台出生,在1920年代,金成柱一家从朝鲜移居中国东北,因此金日成的中文十分流利。1930年代,金成柱参加了中国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并加入了中国。
   
   
   
   
     后来,抗日游击队被日军追击被迫逃入苏联境内。此后金成柱便长期住在苏联的远东地区,1942年2月16日,金成柱的长男金正日在苏联出生的。1945年日本战败后,苏军占领了朝鲜北半部,美军占领了朝鲜南半部。当时斯大林看上了在苏联的金成柱,让金成柱出任北朝鲜的领导人。但考虑到金成柱在朝鲜人中间毫无威信,所以让金成柱改名为金日成,冒名顶替朝鲜人民传说中的抗日英雄金日成。
   
   
   
   
     可是北朝鲜的历史书中,金日成被说成是中国抗日游击队的领导人,并一直在中朝边境的长白山(朝鲜称白头山)一带坚持抗战,从未去过苏联。金正日也是1942年在白头山密林中的游击队营地诞生的。本来朝鲜解放完全是依靠苏联的力量,但北朝鲜的历史书中却改为金日成帅朝鲜人抗日联军独力赶走日本人解放了北朝鲜,与苏联完全没有关系,甚至中国东北的解放也是靠金日成。朝鲜战争是中国军队的参战和巨大牺牲,才保住了金日成政权。但现在的北朝鲜历史书中,朝鲜战争是金日成独力帅领朝鲜军队走了美国人,与中国已毫无关系。
   
   
   
   
     这样肆无忌惮地篡改历史,使金日成从一个苏联的傀儡政权领导人变成了赶走日军,赶走美军的战无不胜的钢铁神将。更有甚之,金日成一家也被篡改为传奇式的英雄人物,从金日成的曾祖父开始每一代人都是抗击外国侵略的大英雄。1980年代开始在白头山的密林中修复出金正日诞生的小木屋,周围的树木上还新发现了许多当时抗日战士们刻写的祝贺金正日诞生的祝词。现在金正日诞生的小木屋已成了北朝鲜的圣地,参拜者络绎不绝。
   
   
   
   
     北朝鲜家家必需悬挂金日成父子的画像,而且要经常打扫,画像上不能落有灰尘,否则要以不敬罪论处。最麻烦的是刊登有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报纸,既不能丢,也不能乱放,一旦不小心弄脏弄破报纸上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就要判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二、阶级专政的国家
   
   
   
   
     北朝鲜是一个进行彻底阶级专政的国家,一个人进入社会首先到的就是家庭出身问题。北朝鲜的出身成份要追溯到前三代,家庭出身详细分为51种成份。这51种成份大致可分为三大类:核心阶级,动摇阶级和敌对阶级。核心阶级包括革命家庭(长辈为革命干部)、军烈属、工人、贫下中农等。核心阶级的人数占北朝鲜现有人口2200万的三分之一,是北朝鲜政权的支柱。动摇阶级是指没有誓死捍卫北朝鲜现政权决心的人,动摇阶级约占人口的一半。敌对阶级是指地主、资本家、反动分子、不纯分子、以及在南朝鲜有亲戚关系者,敌对阶级约占人口的五分之一。
   
   
   
   
     在北朝鲜,家庭出身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敌对阶级的家庭出身者,不能在大城市居住,不能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只能从事一些低贱的工作。动摇阶级的家庭出身者,虽然可以上大学,但入党、提干极难。在北朝鲜,报考大学首先要有中学的推荐,所以到了高中,一些家庭出身不理想的学生往往会向老师询问:老师,我也能上大学吗?。北朝鲜号称自己是世界上最自由平等的国家,如果在最之后增加一个不字,也许就名副其实了。
   
   
   
   
     三、陷于崩溃的经济
   
   
   
   
     外部无法确切了解北朝鲜的经济状况,因为北朝鲜政府每年只是公布今年的经济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多少,完全没有具体的数字。偶尔也对外发表一些经济数字,比如1991年北朝鲜的政府官员对外国新闻媒介称北朝鲜的人均产值为2460美元,但不论从那方面看北朝鲜也不象有人均产值2500美元的经济规模。
   
   
   
   
     1950年代,朝鲜从苏联和中国获得大量经济援助,工业化方面取得了相当的进展。1956年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后,对朝鲜的经济援助激减,于是金日成更加重视中国的援助。为了取悦,金日成紧紧追随中国的政治、经济运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中国搞人民公社,朝鲜就跟着搞类似的协同农场,中国搞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朝鲜也搞工业学大安,农业学青山里。
   
   
   
   
     可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国的红卫兵开始张贴批判金日成的大字报,称金日成是资本主义,扬言要逮捕金日成。朝鲜的中央通讯社也开始批评中国,中朝关系开始冷却,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也随之减少。于是朝鲜开始了独立自主运动,重点是兴建一支独立的强大军队和独立自主的军事工业。北朝鲜人口不过2200万,却建起了一只110万人的军队,巨大的军事支出成了北朝鲜经济发展的严重障碍。
   
   
   
   
     19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朝鲜开始批判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中朝关系渐渐恶化,朝鲜转而奉行对中苏等距离外交的政策。苏联解体后,朝鲜经济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进入1990年代以来,由于没有了苏联的援助,朝鲜经济开始年年出现负增长。据各种消息来源推测,目前朝鲜的工厂开工率还不到40%,农业更是年年歉收,经济已濒临崩溃。
   
   
   
   
     四、物质极度匮乏的人民生活
   
   
   
   
     1950、60年代,北朝鲜的人民生活还可以。1960年代初,中国的自然灾害时期,不少在中国的朝鲜族人纷纷移居北朝鲜。进入1980年代后,由于和中苏两国的关系都不太好,朝鲜进入了自力更生时代。此后,北朝鲜的人民生活水平日益下降,生活物质日益缺乏。人民生活水平主要以衣、食、住、行、工作、娱乐来衡量,以下我们就来看一下目前北朝鲜人民的衣食住行情况。
   
   
   
   
     ※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北朝鲜衣服是实行配给制,工人一年发两套工作服,一般干部、技术人员每三年发一套西服的布料,中级干部两年发一套西服的布料,中、小学校的学生大约每隔二年,在金日成生日那天赠送一套校服。由于中、小学生发育较快,隔两年发一套的校服很快就变得太小,家长们不得不在裤子,袖子上接一块步来加长。在朝鲜买衣服、布都要凭工业品购物券,当然黑市也可以买到不要购物券的衣服,不过价格很高。
   
   
   
   
     鞋由于国家不免费提供,成了朝鲜人在衣着方面最大的问题。每人每年发一双鞋的购物券,但由于鞋的质量太差,两、三个月就穿破了,没有办法只好去黑市上买高价鞋。当然干部以及干部的子女们可以穿到较好的鞋,所以在北朝鲜只要看看脚上的鞋就可以大致判断出一个人的身分。
   
   
   
   
     ※食
   
   
   
   
     北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可是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以准备世界青年运动会为由,宣布人们的口粮定量暂时再削减10%。但世界青年运动会开完后,口粮定量的暂时削减却一直持续下去。
   
   
   
   
     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每天450克。1995年北朝鲜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现在的口粮供应为每人每天100克左右。
   
   
   
   
     每天100克的口粮是无法维持生命的,于是北朝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但是无钱无势的人只好去野菜,吃树皮。北朝鲜的中央电视台则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野菜更是营养丰富,多吃有利于健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平壤等大城市的粮食情况还比较好一些,中小城市、偏远地区则情况比较糟,饿死者不断出现。虽然老百姓陷入饥饿的困境,但干部们却有特供,吃饭没有问题。高干们则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据说近来北朝鲜出现了自称为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盗窃集团,专门行盗富裕的干部家庭,盗完后还要留下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纸条,颇得老百姓的赞赏。不管该传说是否属实,北朝鲜的老百姓对生活富裕的官员干部们的怨恨是毫无疑问的。
   
   
   
   
     ※住
   
   
   
   
     北朝鲜不允许有私人住宅,住房全由政府、单位提供,分五个级别。一级住房是一般老百姓住房,二级住房是一般干部住房,三级住房是科、处级干部住房,四级住房是局长级干部、大学教授住房,特级住房是副部长以上高级官员住房。
   
   
   
   
     住房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停电。由于能源不足,平壤每年的停电次数为200次左右,而且由于电压太低,不加装调压器许多家电就无法使用。为了节电,电熨斗、电炉等耗电较大的电器被禁止使用,违反者要予以处罚。
   
   
   
   
     在平壤,由于怕有损于国家形像,不允许人们在临街住宅楼的阳台上凉晒衣服。访问朝鲜的外国人往往会非常吃惊地询问:怎么在平壤没有看到一家晒衣服的?他们得到的回答是:朝鲜人自古就有在家中阴干衣服的习惯。
   
   
   
   
     ※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平壤市区面积并不大,本来自行车是最方便、经济的交通工具。但由于金日成觉得象中国那样的自行车洪流有损于北朝鲜的形像,于是禁止在平壤市内用自行车作交通工具。到了平壤的外国人看不到一辆自行车不觉十分吃惊,他们得到的解释是:自行车是落后国家的交通工具,所以朝鲜用公共汽车作交通工具。
   
   
   
   
     平壤市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地铁,有轨电车,无轨电车和公共汽车。但由于运行线路和车次太少,到处可见排队等车的人的长龙。此外由于电车质量太差,绝缘不好,坐车之人要经常遭受电击之苦。由于公共汽车不准时,挤汽车又很费力,而且经常走一半就抛锚不动了,所以坐汽车还不如步行方便,因此很多平壤人步行上下班,并戏称徒步为乘11路公共汽车。步行一、二个小时上班并不稀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