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我是一個「唯物主義者」,不信神,不信鬼,凡事講證據。

   但另一方面,我也相信世界、宇宙十分奧秘,有許多事我們不知。

   我們沒有見到的或見過的,不一定不存在。

   鬼神和靈異之事,便是這樣一個例子。

   我從小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七十歲了,從沒有見過鬼神或不能解釋的事。

   小時候,生活在街頭巷尾、非常偏僻、人煙甚少的地方,時常聽到「撞鬼」的故事。

   例如有人深夜回家,說見到一個白衣女人俯伏在樹上,在哭。

   又我家附近有一工廠,有人說晚上聽到有人混和三合土的聲音。(該工廠在建築時,

   曾有工人死在那裡。)

   更有住宿在該工廠曾被「鬼壓」的工人,繪聲繪色地說看見「他」走過來,便被

   「壓」著了。

   聽了這些故事,心裡非常害怕,睡的時候把毯子蓋在頭上,「蒙頭而睡」。

   但我沒有見過鬼。

   及長,開始看書和看報紙,也讀到了一些鬼故事。

   其中一則印象較深的,是關於一個警察。

   他駐守在灣仔警署(香港)。

   一個晚上,他獨自巡邏,到了灣仔半山的灣仔峽道。

   那是一條長長的小徑,兩旁都是密林。

   他看見一個穿白衣的長髮女人,站在路旁,好像哭泣。

   職責所在,他走近這個女人,問有什麼事。

   這個女人緩緩地回過頭來。

   只見她披頭散髮,兩眼淌血,舌長至胸前。

   這個警察被眼前景色嚇得魂飛魄散,轉頭拔腳便跑。

   他一直沒命地跑,跑回灣仔警署,跑了幾哩路。

   一到門前他便暈倒地上,口吐白沫。

   翌天報章大幅報導。

   另外一則鬼新聞,發生在一個政府機關。

   這機關在金鐘的一幢舊的建築物裡,戰時曾被日本用作審訊室,被殺害的人無數。

   據說某天晚上,一個職員趕工,很夜仍在工作。

   突然,她聽到鄰房傳來很清楚的打字聲。

   於是她走到隔壁,看看誰跟她一樣,也在趕夜工。

   可是什麼人也沒有。於是她返回自己的工作間繼續工作。

   可是打字聲又再傳來。她再往看,也是沒有人。她心中納罕。

   如是者她來回走了多次,最後害怕起來,奪門而奔。

   此事報紙也有報導。原來這半夜打字聲,已發生不只一次了。

   我從書本讀到的異事,印象最深刻者,莫如大學者趙元任夫人楊步偉的回憶錄《雜

   記趙家》中的一個敘述。

   楊步偉本人是女西醫,自稱膽很大。

   抗戰期間,她到鄉間避難,並開辦實業學校,向學生提供職業教育。

   一天晚上,有學校員工和學生向她投訴,說紡織房很嘈吵。

   好像有人在搗亂,已經連續多晚,騷擾了在隔房學生的溫習。

   於是楊步偉率同各人前往察看。

   接近紡織房時,已聽到機器開動的聲音。

   紡織房平時是鎖上的。他們打開紡織房,只見空無一人,但紡織機在開動著,啪啦

   啪啦發出聲浪。

   他們到處查看,不見有人,連貓兒也沒有。

   於是他們收拾房間,關機離開。

   幾天之後的一個晚上,學生又來告訴她,說紡織房的機器又開著了。

   她於是率人前往。

   打開門後,見到燈亮著,紡織機的梭子在來回擺動。

   桌椅被打翻,亂作一團。但沒有人。

   眾人見到這個情景,都毛骨聳然。

   誰能進入鎖著的房間呢﹖誰人有這樣大的氣力把桌椅搗翻疊高呢﹖

   楊步偉仍能保持鎮定。

   她向著空中喊話﹕「這位朋友,你有什麼委屈,可以向我傾訴。但請不要嚇怕學生。」

   沒有回應。

   然而自這之後,再沒有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楊步偉後來說,她不信鬼神,但此事卻難以解釋。

   對於楊步偉的敘述,我完全相信她的故事,因為她沒有理由說大話。

   而且,這事不是個別人士的遭遇,而是有許多人證。

   可惜的是,我不在場,沒有見到真實的情況。

(2011/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