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北京周末诗会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在一个国家主义至上的国度,卖国,是打倒一个人最有效、最廉价的武器。不单新左派和流氓们会使,普世价值派也常难免俗。
    因“三妈的”事件而引发的一场爱国卖国争论,暂告平息。这不是开始,也绝不会是结束。对于只有“人民”而没有“人”的中国而言,这种争论是13亿张嘴共同的爱好,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写文30多年来,犀利公也是这13亿爱好者之一。关于爱国卖国的话题,最近两年就有多篇,如《国与家——两段发人深省的历史》、《一场事先并无征兆的大屠杀-兼论爱国》、《“七•七”感想——羊化教育何时休?》、《辛亥百年话革命》、《普梅轮庄,中国人高兴个啥?》……越写,越觉得心虚,一个声音常常在大声质问我:你有资格谈爱国卖国吗?
    爱国不需要资格,记不清是谁说的话。这也几乎是那些被称作“人民”的人们,共同认可的真理。其实,这话是有前提的。在中国两千多年皇权专制史上,以及毛氏当政的28年里,因为没有资格爱国而擅自爱国的人,不知有多少身陷囹圄,甚或丢掉性命。
    爱国的资格问题暂且存疑,先谈一谈卖国的资格问题。
   
    1、卖国需要怎样的资格?
   
    资格,意指从事某种活动应具备的条件或身份、地位。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做任何事,都需要具备资格。卖国是大事,没有资格不行。
    所谓卖国的资格,是指卖国者应具备一定的条件、身份和地位。缺乏这些,想卖也卖不成。
    1915年,日本企图压迫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为了换取日本人的支持,孙中山立即抛出更加优厚的《中日盟约》。但日方认为袁是民国总统,孙非正统,不具备赠送“超级21条”的身份和地位,因此没有搭理他。
    外蒙之被卖,曲折颇多。想卖但没有资格卖的人有一个,叫孙中山;有资格卖但不愿意卖的人有三个,分别是袁世凯、曹锟、蒋介石;有资格卖且愿意卖的人有一个,叫毛泽东。1912年以前,孙中山多次声称,“日本如能援助中国革命,将以满蒙让渡与日本”(内田良平回忆)。但直到1925年去世,孙都不曾真正拥有支配中国国土的身份和地位,哪里能够卖的出去?1912年,在沙俄操纵下,外蒙宣布独立建国,袁世凯不同意,沙俄被迫放弃。1921年,在苏联红军援助下,蒙古人民党将中国守军赶出买卖城,7月10日成立“蒙古人民革命政府”,曹锟政府不予承认。1946年1月,迫于斯大林的压力,蒋介石同意外蒙公投以决定是否独立。三年后,败退到台湾、但尚拥有联合国合法席位的蒋记国民政府,宣布不承认外蒙独立。1950年2月,大陆新主毛泽东,与斯大林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正式承认外蒙独立。
    考察古今中外卖国者的资格,可以认清一条基本常识,那就是,必须具备卖国的身份和地位,也就是要有支配国家利益的权力。孙先生之所以不算是卖国者,就是因为他不具备这种身份。在革命功利心的驱使下,他有卖国之言,却无卖国之实。从毕生致力于中国的民主共和事业而言,孙让中国人初步尝到了摆脱皇权专制当自由民的滋味,尽管这种滋味在大陆仅仅存在了37年(1912-1949),但其贡献也是划时代的。因此,笔者相信孙先生是一位爱国者。
    就资格而言,孔庆东教授骂那么多体制外的人或非主流媒体卖国,就缺乏基本常识了,因为他们不具备卖国的资格。相反,有那么多的权贵和那么多的主旋律媒体,不仅具备卖国的资格,而且62年来一直在货真价实地卖国,孔教授却不敢骂。这就难免让人生疑:孔不仅缺乏逻辑训练,而且故意斜视。
   
   
    2、几桩卖国的大买卖
   
    笔者曾经考证过几桩革命家的卖国案例,不妨再简述一二。
    外蒙古。外蒙之独立,前文已有叙述,起意于孙中山之口,事成于毛泽东之手。
    白龙尾岛。越南称夜莺岛,位于北部湾中部。1957年3月,送与越南。
    江心坡-南坎地区。今缅甸克钦邦,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1960年10月,让与缅方。
    长白山、皮岛(椴岛)。1962年,毛将一半长白山划归朝鲜,随后又赠送皮岛。
    坎巨提地区。今巴基斯坦罕萨一带,面积约3000平方公里。1956年周恩来访问巴控克什米尔,主动提出将该地区让给巴方,1963年中巴签署协定,正式确认。
    唐鲁乌梁海。今俄联邦图瓦共和国,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2001年7月,中俄签约,正式承认唐地为俄领土。
    藏南地区。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1962年中国曾经收回,但旋即退出,并且比“麦线”还要往北移,如今被印度实际控制。
    国土让渡,是易于识别的卖国行为,因为地盘不仅有形,更是被大一统思想套牢的中国人的心魔之一。而无形的卖国,却是不容易感知的,如经济利益输送。
   
    2006年,高盛以每股1.04港元价格购买工行7%的股份,共用资25.8亿美元。2009年至今,减持三次,获利31.2亿美元,还剩79亿股,价值50多亿美元,共计盈利81亿美元。而中国投资者购买工行的价格是3.12元人民币,约为高盛购买价的3.6倍。2005-2008年,美银共出资119亿美元,以每股1.06港元价格,购买建行8%的股份。2009年至今,减持四次,获利75亿美元,还剩24.5亿股,价值17亿美元,共计盈利92亿美元。而中国投资者购买建行的价格是6.45元人民币,约为美银购买价的7倍,至今深套。更不可思议的是,对于高盛和美银的近期抛盘,中国汇金和社保,分别以4.6元和5.6元的高价去承接,是当初卖给他们的四到五倍。2008年,花旗银行股价曾经跌到1美元以下,中国银行有意购买,却遭到美国政府义正词严的回绝。(李志林《高盛、美银抛股对市场的警示》2011.11.18)
    2007年,中石油A股发行价16.7元,比H股发行价高了13倍,甚至比巴菲特抛售时的股价也高出两成以上。二级市场上的购买价更是高达48元,投资者要收回成本起码需要100年。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石油在美国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4年海外分红却累计高达119亿美元。(徐岚《第一怪胎中石油》2011.10.25信息时报)
    据2008年的数字,仅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联通4家公司4年海外分红就超过1000亿美元,而中国内地全部上市公司在此前18年里给全体股民的分红总额才刚刚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王霄《简述中国权力经济》2011-9-25)
    对此,国人徒留悲叹——“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中国人给洋人送钱了”。
    1949以来,前30年的国土赠送,后30年的经济让渡,不知是否足以让国人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体制?又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3、卖国家的脸谱
   
    卖国家,是犀利公生造的一个词,意指卖国之大家。这样子组词,是为了与一系列“德高望重”的称呼接轨,如革命家、思想家、战略家、理论家,等等。
    卖国家之区别于卖国者,一个显著标志,是他的卖国能量巨大,拥有一般卖国者所不具备的巨大权势和崇高地位。
    卖国家,更有别于卖国贼。后者容易识别,人人可以喊打。而前者却相当隐蔽,在位时,你只知道他是革命家、战略家,拟或什么“伟大的×××主义者”、“伟大的××主义战士”之类。当你知晓他是贼时,国已经被他出卖过了。可悲的是,近代中国最大的卖国者,仍旧有不少人还在迷恋他,还在对城楼上那幅挂像顶礼膜拜。更可悲的是,当今中国,为数极少的卖国家,与为数不少的卖国者,沆瀣一气,盘踞在权力顶层,一刻不停地干着出卖国家经济利益的勾当。他们在台上打官腔、踱官步、端左手拍右掌,大谈爱国,而他们的妻子儿女大都拥有那个他号召国人痛恨的国家的绿卡。除了前述那些个“家”之外,他们通常还拥有经济专家、金融专家、外贸专家、外交专家,等等一些新“家”头衔。
    由于卖国家完全掌控了宣传工具,因此,民众所听到的卖国行为,通常会变成爱国大业。
    今年1月,官媒兴高采烈地报道说,“塔吉克斯坦归还中国一千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却不说那块帕米尔高原洁净的土地总面积有2.85万平方公里,中方实际上失去了2.7万。难怪塔国人欢呼外交胜利。
    2004年,中国失去半个黑瞎子岛(约170平方公里),CCTV说“中国成功要回了一半黑瞎子岛”。
    1962年,一半长白山划归朝鲜,毛说,这么做是“从考虑朝鲜人民的感情出发”。
    1960年,10万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南坎地区送给缅甸,周说,这是为了“考虑缅甸的实际需要”。
    1950年,中国失去外蒙古15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人民日报》发表郭沫若等人的文章,称赞这是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壮举。
    观察1949以后中国的外交,“人民的感情”一词,使用率颇高。送山送岛送土地,说是“从考虑××国人民的感情出发”。别国过问我们的内政(主要是人权问题),外交部说“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究竟是谁在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这个感情的阀门又是被谁控制着呢?
   
    久远的事,不再回顾,只说几件较近的事。上个月,人家的军人杀我们的船员,而我们的军人却忙着送冲锋舟去帮人家抗灾。这个月,自己的孩子坐不上校车,死伤惨烈,外交部却忙着给欧洲发达国家赠送豪华校车。全球金融危机,国内民企度日如年,跑路跳楼,政府却一拨接一拨地去欧美,送订单、买国债、喊信心。世博会无聊,人家不愿来,我们就花百姓的血汗钱替人家建场馆,无论是富裕的美国还是贫穷的朝鲜,都帮你建得富丽堂皇,要的就是“爷爷们尽兴”(韩寒语)。这些事,都不会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中国人民的感情真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东西。——真正被伤害时,政府根本不怕你不高兴;没有被伤害而需要被伤害时,政府会对着洋人高喊“中国人民的感情被伤害了”;权贵集团被伤害而人民高兴时,政府会强奸民意,说“人民被伤害了”。控制感情的这根神经,虽然长在中国人的身上,但却被捏在权力者的手中。
    能够操控13亿人的爱国神经,是卖国家的一大神功。普通民众很难认清他们的脸谱。于是,羞耻的一幕常常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上演:明明是国家利益丢失了,国民却在那里欢呼雀跃;明明是领袖做了卖国之丑事,官书却将其描绘成爱国之伟业。
   
   
    4、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卖国家?
   
    前文说过,身份和地位,是卖国应当具备的条件。但这只是必要条件,还有一个充分条件,那就是绝对的权力。仅有身份和地位,有时还卖不成国,如果你的权力受到制约的话。
    针对“革命家为何热衷于送山送岛送土地”一问,笔者曾经回答:一切皆缘于虚幻的革命目标、错乱的革命逻辑和自私的党权保护。并总结出一条基本结论:越革命越卖国,革命目标越大,卖国越狠。原因就是,革命家通常追求绝对的权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