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北京周末诗会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感谢博讯,无私地向我们提供了高效率的传播平台!
   感谢google,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时总能看到你们的身影!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各位朋友、各位同人:
   谨祝各位圣诞、元旦快乐!祝各位身体健康、精神愉快、生活有着落、门前无岗哨、上网没有五毛纠缠!祝我们的诗友不被喝茶,不玩失踪!祝我们的诗会明年有更好的作品,更多的诗友,更大的影响!祝我们共同牵挂的那个倒霉的国家早日看到阳光。感谢博讯和google给我们提供的平台!感谢大家!北京周末诗会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老闵、沙砾、萧远、楚钟道、丁朗父
   曹思源/迎新祈福
   王小华/迎新去旧
   老闵/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
   沙砾/世界人权日被在家喝茶有感
   丁朗父/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
   丁朗父/才女——给胥继红
   萧远 开汉卿/现代高丽王驾崩
   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公民通讯)
   楚钟道/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
   楚钟道访谈之三/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
   
   
   
   迎新祈福/曹思源
   
   圣诞、元旦将临,祝您健康、光荣、快乐!送上小诗“迎新祈福”,请指正;如蒙回诗,尤为感谢!
   
   
    龙国遥望龙回首,
    黎民总盼福再来。
    百年多灾祈新运,
    政体还需细剪裁。
    注:中华称龙之国,2012年为中国龙年
   
   译稿:
   With Christmas and New Year approaching, I wish you health, glory and happiness!
   
   “Dragon nation anticipates dragon’s return,
   People awaits good fortune to come,
   New era comes after a hundreds years of adversity
   Reform still needs fine tailoring
   
   Siyuan
   Note: China is the Dragon Nation and 2012 is the Year of the Dragon.
   
   
   
   迎新去旧/小华
   
   
   迎龙送兔年回转,1
   安民呼唤好运传。2
   百年多难何时休?3
   宪政来时大梦圆!4
   
   注解:
   1呼唤新年,新人,新事好运传来. ! :
   2安民 。安定,安国,风调雨顺 ,(不是顺民,屁民,奴民)?
   3民国百年直到现在多灾多难,温总理说:多难兴邦,可这“兴”的什么“邦”?何时休止?
   4国家是由全体国民组成,顺理成章权力只属于全体国民所有,不属于一党一派所有,中共应把权力还给国民!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当《唐山大地震》在大陆疯狂吸金时,另一部关于唐山大地震的纪录片《掩埋》,却在一旁静静地讲述32年前那段被隐瞒的历史。《掩埋》在香港获得了第三届华语纪录片冠军,导演王利波揭露唐山大地震被隐瞒的《掩埋》,获长片组冠军; 领奖时,王利波说“真相不能被掩埋”!
   
   
    纪录片《掩埋》揭开了唐山大地震被掩埋的真相,震前实际上是有一系列异常的预警数据的,但上头没有重视。地震发生后,毛第一时间给灾区送去10万红宝书,当作精神食粮。同时拒绝一切外来援助,沿途派军队武装把守,不准灾民逃离。有无数的人,没有殒命于天灾,却生生地死于人祸。此片在国外获奖,国内却是禁片。
   
    王利波说:
    1976的唐山大地震留给世人的疑问太多,地震前唐山的地震工作者和北京的地震专家都曾发出过临震警告!但最终却以超过24万人的生命被掩埋为代价,造成了震惊中外的大悲剧。
    这到底是为什么?
    2008年汶川大地震约10万生命被掩埋。面对惨绝人寰的大地震,人类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悲剧的发生。人们仅仅是把金钱和无味的泪水献给不幸者,这是人类的悲哀。一个民族必须有勇气正视本民族的弱点,这个民族才能有希望。
   
   
   
   
   世界人权日被在家喝茶有感/沙砾
   
   
    一缕清茶淡淡香,
    何处踪影悄悄藏?
    惟有豪侠依然在,
    羁旅江湖照旧忙。
    2011年12月10日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怀念彭燕郊师
   
   
   雨洒落在棕黄色的土地上。
   我们在雨中走着,
   在这土地上走着。
   走着走着,
   土成了泥,
   我们的脚印留在泥里。
   
   你没有打伞的习惯,
   保护自己,
   对你始终是太深的学问。
   也许,你自信你浓密的头发,
   可以档雨。
   咳,怎么就那么不知道小心?
   你已不再年轻,
   头发也不再那么浓密了。
   
   丝丝小雨,多么柔和,
   你抬起头,接受扑面的雨。
   多美的雨呀。
   被大风大雨吹了冲了击打了大半辈子,
   你在享受着
   离开狂风暴雨的幸福。
   
   隐隐的雷声夸张地威胁着大雨要来了。
   你昂起头,搜寻着天空。
   还有什么样的大雨你没见过?
   
   天空进入你的眼睛。
   我努力地读,读出的
   与其说是恐惧,
   不如说是忧虑。
   
   在这雨中,
   你在倾诉,
   我在倾听,
   ——却什么也没有听懂。
   你的听众,
   是你自己,
   是雨。
   
   柔柔的雨,
   体贴人善解人意的雨,
   那么刻骨的欢欣,
   那么沉重的悲泣,
   只有那绵密混沌的雨才能承受。
   由它
   一丝丝,
   一层层,
   慢慢去读。
   
   你是那么地突兀,
   和你身边的一切,
   都离得太远!
   如同都市里一块奇大的顽石,
   天知道怎么被弄到这里。
   是等着那位神仙从这里路过
   把它搬去补天吗?
   
   你,
   远远地,
   远远地,
   越来越远地,
   一棵树
   站立在荒原里。
   陪伴你的,
   是这漫天漫地的雨。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胥继红,湘潭大学77级,王鲁湘夫人,我们的同学,不久前病逝。她的高考作文,曾印发给全省考生作为范文,是著名的“满分作文”作者。896-4之后,鲁湘入狱,她也被迫失去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的工作,所居住的一间筒子楼被收回,完全没有了收入,一人带着孩子在社会漂流,终生没有再回到现体制。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对许多因六四受牵连的同学和学生,热情帮助和安慰,是许多当年的六-四学生一想起来就感到温暖的“大姐”。
   
   
   那么多年过去了。
   那是在南方,
   在每个深深的夜,
   在田野与竹林之间,
   有一盏灯,和一个在灯下读书的孩子。
   人们说,那是才女。
   
   那时天空晴朗,
   白日阳光灿烂,
   夜晚星光明亮。
   又圆又大的月亮象个好妈妈
   喜欢陪伴用功的孩子。
   
   很久?又好像是一瞬间——
   孩子成了大人。
   成了大人的才女
   成了妻子又成了母亲。
   
   成人的天空是越来越深的灰色。
   风也来,
   雨也来。
   风雨击打着树林,
   树下的野花
   该躲到哪里?
   
   许多的夜晚没有月亮,
   燃点的灯光会忽明忽灭,
   越来越糟的天气会忽冷忽热。
   多少个傍晚,你站在门口
   在暮色中望着河边的路上
   可有人归来的身影。
   
   有惆怅,
   也有开怀,
   有悄然的哭,
   有爽朗的笑。
   日出日落,
   潮涨潮落。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
   你的孩子成了大人,
   你也成了更大的大人。
   
   原以为日子会长得没有尽头。
   那个突然的寂静
   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时候来了。
   天黑了。
   天怎么黑的那么早?
   天总是要黑的。
   不论是她,还是你我。
   我想,在那个黑色的天空上,
   你该变成一颗你喜欢的星星吧?
   
   不会走得太远
   好像又看到了你——
   站在你家的那个美丽的院子门口,
   抱着你的儿子,幸福地,笑着,
   在听树林那边
   河水流动的声音。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二黄散板] 坐宫哭金 /开汉卿
   
   
    哭一声金正日朕的好兄弟,
    这天下正板荡你怎能离去。
    电报说“过劳死”,朕将信将疑,
    你春秋正鼎盛,日理万姬,
    莫不是烛光斧影生宫禁,
    可怜朕的正恩侄儿丧了爹地。
    想罢了这一层,朕怒生胸臆,
    刑侦学第一课:看谁获益:
    (黄门白:万岁爷,我天朝获益)
    这这这,既如此,也罢了,
    且容朕哭一场就此散戏。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行藏诡秘,崇尚武力。
    独裁专制,弄权狂迷。
    井蛙称霸,满腹狐疑。
    手段毒辣,穷凶恶极。
    营造恐怖,充斥杀机。
    普天下愿,阴魂散去。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知识分子不管跑到哪里都应当对中国有担当
    (为尊重隐私,把网友的名字用XX代替)。
   
    1、中国人有自己的国家,为什么这么多人要离开它?
   
    XX:
    你是中国少有的知识分子里最明白的人。
    我老公说“你们中国人都往外跑”这句话;他的意思是指“中国人失去了自己的民族尊严”!是有一句话:“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国家”。但作为一个本身有自己国家(国土)的人,尤其是一个国家的“中坚力量”,“掌握了很多知识”的人也都往外跑的话,那这个国家(民族心理)就有问题了!
    这不但是当代人的问题,还涉及并影响到后代子孙的人生道德教育(观念)。
    美国还好说,那也不是白种人的地盘,说一句不讲理的话:”谁都可以侵占”。但是欧洲这块土地就不一样了。白种人是原住民,很多外国人到这里生存扎根。前几年法国一个极右派在巴黎大游行反对外来移民,认为外来移民抢占了他们的土地,工作机会,甚至把一个无辜的黑人仍到塞纳河里活活淹死。这虽然是不人道极个别的例子,但我们外来移民也应该反省并不要过多的指责这些国家的极右分子仇视歧视外国人,如果很多外国人都跑到中国去,影响到中国人的生活质量,中国人也会反对外国人的。只是目前中国社会状况,方方面面还达不到吸引外国人热衷跑到中国的实力。
    即使有很多讲博爱精神的欧美人愿意并接纳了很多外国人,但正如一个也嫁给法国人的中国人对我说:“我老公说即使你生在法国,入了法籍,我们法国人也不拿你当法国人看。。。。”。
    现在中国未来的习王储他的姐姐是加拿大人,弟弟是澳大利亚人,还不算其它中共政治局高官又多少子女家属拿到了外籍。
    我们中国人,这个国家是不是有问题?————中国人的民族尊严在哪里?!
    现在的世界,国与国之间并没有连成一片,还有分界线!————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思考。
    小华
   
   
    2、一定要打入人家的主流社会?
   
    谢谢XX忠言。
    我常常说自己淡薄名利金钱是因为所处的环境,因为我住在一个类似于中国农村的地方,人少,很寂寞,工作机会少,很多当地法国人都找不到工作的机会,我这个外来移民更难了。
    如果我想赚大钱就要去巴黎,但这样一来,我和法国老公的婚姻就受影响,会解体。所以我常常安慰并告诫自己;不要对金钱有太大的诱惑,安于现状。否则,我一天在这里都呆不下去。
    对于那些说“淡薄金钱名利的人是低能者”的人我也不计较,就让他们(她们)说去吧。她们(他们)拿着“外国基金”生活也不是高能者。
    昨天巴黎一朋友在电话里说:"那些世世代代生活在边远农村的法国人不也这么一代代平平淡淡的生活吗?人家干嘛非要打入法国主流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