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北京周末诗会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血紀》告訴了你什麼
   >
   
   


   武宜三按:孔令平的《血紀》三部曲,全書共一百多萬字;是史詩式的展現了作者一家在極權中國的困難圖卷;是作者被打成右派之後九死一生的親身經歷、所聞所見,極具震撼性,是中國的《古拉格群島》。
   > 此書未曾面世已轟動,二○○九年參與此書編輯的荊楚先生,被廣西新聞出版局局長秦某、桂林新聞出版局局長陳某等中共宣傳部門官員約談,警告如敢出版,將報復其妻子和孩子。而且聲稱此書的出版,將影響中國的穩定,有關人等將治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 孔令平父母都是一介書生,對抗日救亡和建設新教育有過貢獻。孔祥嘉,在一九五一年鎮反中,被抓進監獄並蠻橫的拒絕通知家屬,也拒絕向家屬提供判決書。直到一九八二年,四川省公安廳才在發了一紙共三十二個字的《來信來訪通知》中說他一九五六年死在獄中。
   > 一九五七年孔令平和母親方堅志先後以替父親翻案而打成右派分子,年幼無知弟弟於一九六七年被不明不白殺害。母親因忍受不了非人虐待而投塘自殺(未果),孔令平也幾乎被處死。
   > 《血紀》再現了毛澤東一手製造的大躍進、全民煉鋼、人民公社、高產衛星、社教運動、一打三反直到文化大革命中所發生的場景,以及人們被活活餓死、被鬥爭、被打死的心驚場面。《血紀》描述被監督勞動的飢寒交迫和所受非人虐待:遭打罵、戴內圈有倒刺的小銬、吊打繩捆,關禁閉、陪殺場等,還要在飢餓中服苦役。記錄了他們被打死、捆死、踢死、自殺死,以及為活命逃亡被擊斃,餓死在途中的真人真事……
   > 《血紀》也記載難友們在暴力的侮辱、摧殘下,奮起反抗的故事:陳力、張錫錕、劉順森、皮天明等烈士們將作為中華民族的靈魂,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 國家不幸作家幸,一生在苦難的血淚中浸泡的孔令平,終於在把噁嘔心瀝血的《血紀》貢獻出來了。這不朽《血紀》三部曲也將使它的作者成為不朽的人物;孔令平又是幸運的作家。
   
   
   
   
   > 這一部長篇回憶錄,是通過我一生經歷的回憶,用事實揭示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六十年的歷史,因為它的真實性,可以成為研究中國大陸從一九四九至二○○九年期間歷史的參考,為不瞭解大陸真相的年輕朋友,提供一本關於認識獨裁專制的讀物。
   > 中國的悲劇已引起世人的關注,包括中共內部的異見者,他們在讀到這本書時如果引起良知和人性的震撼,感到不應固守著毛澤東獨裁衣缽不放,而毅然接受民主,投身到民主大潮中,便是我衷心的願望。
   > 願它成為「中國的良心」,留給我的民族,並獻給年輕一代。
   
   > 《血紀》全書分上、中、下三集,全書共一百萬字,上集從中共建國寫到一九六四年「文革狂飆」,中集從一九六五年寫到一九七九年「平反」,下集從一九七九年寫到二○○九年。——
   
   > 上集,述敘了我的家被中共破碎的過程:我的父母都是新教育的開拓者,他們對抗日救亡和建設新教育有過貢獻。我的父親孔祥嘉,中共對他洗腦後,仍於一九五一年底抓進監獄,判處結果不告知家人,不發判決書。
   > 直到我「平反」後,向公安機關一再追問(共發信十一封),先說下落不明,直到追問到四川省公安廳,才在一九八二年發了一紙共三十二個字的「來信來訪」通知,說他一九五六年死在獄中。
   > 如此草菅人命還不算,還對我們一家四口進行了殘害:一九五七年我和母親先後以替他翻案打成右派,我的年幼無知弟弟以「黑崽子」一九六七年被不明不白殺害。我的母親因忍受不了非人虐待而投塘自殺(未果),我也幾乎被處死!
   > 這種對無辜者無緣無故的「滅家」,便是毛澤東口口聲聲的人道主義!幸好我大難不死,今天我得以利用這個機會,向世界講述我二十三年冤獄和六十年來的所見所聞——
   > 「上集」記載了在農村中我所見到的場景,再現了毛澤東一手製造的「大躍進」、「全民煉鋼」、「人民公社」、高產「衛星田」、「社教運動」、直到「文化大革命」所經歷的歷史,揭示了大陸餓死幾千萬人的原因,剝開毛澤東的畫皮,這是一個中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暴君;
   一個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 「上集」描述了年僅二十歲的我劃成右派後,被「監督勞動」受到非人虐待;記下了我入監的過程,為了扭曲我,逼我「認罪」,我被頸上吊三十斤重的磚頭,遭暴打;還要在晚上睡覺時戴上內圈有倒刺的小銬子;使我整夜痛徹心脾,吊打繩捆是我受到的家常刑罰。
   > 一九六四年鹽源農牧場小監裡關了我和陳力倆人,後來我又在農六隊與張錫錕劉順森等人一起戰鬥,今天他們都先後去世多年了,若非神靈安排我一個傳揚他們的使命,我哪能堅持長達二十年自始至終寫完這部巨著?特別是今年清明節,我們再訪鹽源時,神又將四十餘年前的現場完好地呈現在我們面前,並將當地老百姓親眼所見提供給我們,以充實《血紀》。
   > 當年流放甘洛,我被餓得皮包骨頭,一個一百七十公分的人,靠水腫的雙腳支持著三十公斤的骨架,形同骷髏。巳這般可憐,而隊長並不放過我,白天逼著我們開荒,因飢餓偷地裡的玉米,我被捆死在山野裡的水溝邊餵毒蚊;把我捆在黃桷樹下學老鴉叫;我在獄中只有用絕食表達我軟弱的反抗,沒有人性的劊子手居然剝奪我喝屋簷水的權力;為了侮辱我,在我睡覺時用刺刀劃破我的頭;用繩子五馬傳蹄捆著把生病的我抬上工地,至於關我的禁閉、陪殺場、用死亡威脅我更是常事……我驚嘆我頑強的生命力,支持著我撞過了一個又一個鬼門關。
   > 《血紀》用大量篇幅揭露「無產階級專政」的殘暴:描述獄吏的貪婪,自私。直到今天這些故事仍被當局禁談,正好說明中共對血腥的過去十分心虛,更害怕老百姓覺醒,起來聲討他們,推翻他們!
   > 《血紀》用大量篇幅記載了奴隸們向施暴者進行的反抗。
   
   > 「中集」記載了難友們在暴力摧殘下,奮起反抗的故事:
   > 陳力:早先加入共產黨,參加「抗美援朝」立過「戰功」,後來生活使他認識了毛澤東,認識了中共,因宣傳鐵托而被捕入獄,入獄後更加認清了中共,痛感自已被騙。在獄中留下痛斥劊子手的五十萬字檄文,聲討毛澤東,痛斥中共。
   > 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昂頭走上刑場,他的英勇就義故事至今仍在民間傳頌:膽怯而殘暴的劊子手,怕聽到他臨刑前的斥責,割下了他的舌頭,並用刺刀逼令他跪下,他卻扭過頭去將口中鮮血向他噴去。惱羞成怒的劊子手舉起槍用槍上的刺刀向他後膝彎刺去。這壯烈的一幕至今們在鹽源老百姓中傳頌。
   > 張錫錕:為反抗中共的暴虐,他在獄中舉起反抗的火炬,在獄中製作刊物驚動了中共公安部。事情敗露後,瘋狂的劊子手用寬大誘他交待出「同夥」,他坦然回答:「要我交待代我的同夥嗎?那麼我告訴你,全中國在你們鐵蹄下受壓迫的六億老百姓都是我的『同夥』」!他犧牲於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六日,臨刑前被劊子手殘暴的用鐵絲鎖住喉嚨。
   > 劉順森:在獄中高舉「火炬」,他淵博的知識和口才成為流放奴隸人人尊敬的良師益友,被當局認為最危險的煽動家。張錫錕的犧牲並沒有嚇住他,反而更激發了他探求光明的意志,抱著追求光明,一九七六年越獄,被抓回鹽源後,於一九七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在鹽源就義,臨刑前劊子手用鐵絲鎖住了他的喉。
   > 皮天明:火炬忠實的追隨者,一九七六年掩護劉順森越獄,為反抗狗的盯哨和欺侮,用利斧怒劈狗腿子,一九七六年七月28日在鹽源農場從容就義。
   > 烈士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曾被中共宣傳所騙,當他們覺悟到被騙後,便以十倍的憤怒向施騙者還擊。抱著為真理而犧牲的信念,無悔無怨獻出了生命,這種反抗暴力的動力,是中共永遠都沒有估計到的,這正是中華民族魂在近代的復複生,欲知其中細節,請閱讀《血紀》中集。
   
   > 《血紀》下集記載了中共鄧小平開創的後集權時代,以平反冤假案開場,因此我的下集就以「落實政策的馬拉松」開始,寫下了平反的自相矛盾及受害者為爭生存權而鬥爭,特別是在家破人亡後,修復『家』所留不可克服的「後遺症」,這場冤獄將無盡的苦難留給了下一代。
   > 此外我以典型的案例描述了一群官僚在落實政策中的胡作非為,把這埸消弭毛澤東的遺害,變成一場踢皮球甚至向受害人的勒索之中。
   > 《血紀》「下集」以真人真事描述中共」改革開放」的混亂。「不管黑貓白貓抓著耗子才是好貓」論,否定了毛澤東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論。正好說明共產黨是「沒有任何主義」的黨。「沒有主意」怎麼執政?
   > 中共建立的特權卻是不可觸動的,於是一群自私的官僚變成了國庫裡的碩鼠,碩鼠的特權加沒有主意的「執政」,社會被搞得一團糟。「六四」為什麼在北京風起雲湧?當年學生舉起的大旗中明明白臼白寫著:「反對腐敗,反對官倒」。
   > 結果沒有主意的中共在學生運動中分裂了;結果鄧小平慌忙決定用坦克碾壓「自由村」,創下當今世界驚聞,
   > 於是鄧小平驚呼:「穩定是壓倒一切的中心」,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正走向滅亡,一股復活毛澤東的力量蠢蠢待動。
   > 我想通過這本書對這個「沒有主意」的中共進一言,希望能從中華民族大局出發,從全人類出發,能直接面對過去,對所作所為能向受害的中國人有一個交代待,向全體人民有一個交代待,若能放棄獨裁,走民主的路,人民幸矣,國家幸矣,中華民族幸矣!
   > 但願我善良的願望不致又一次落空!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