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北京周末诗会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
   
   
   

   2011年11月10日,我来到北京“丁朗父的画家村”,访问了北京周末诗会的发起人丁朗父。认识朗父兄已经快20年了,第一次见到他是1993年,在21世纪饭店的办公室,记得当时在场的有刘晓波、周舵、王丹、江济良等,1957年出生的朗父兄那一年36岁,穿着青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盘腿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精干中很有文艺青年的范儿。那是89之后的第4年,都还年轻, 20多年过去了,如同一幅“随风而逝的时间”所表现的那样,如飞而去。
   现今,人到中年,坐在已经成为有风格的画家——“丁朗父画家村”客厅的沙发上,环顾墙的四周,挂满朗父兄所作韵味和意境俱佳的中国画:《随风而逝》、《月华清雪》、《晴雪》、《森林河流》、《平林》、《寂静冬夜》、《冬之黄昏》、《山居秋夜》、《晨雾山谷》、《秋去一川》、《恒久忍耐》、《秋林》、《竹烟清月》、《高原流云》、《塞上秋来》、《山巢》、《山隅》、《回家》……,体味着那一抹心灵的安静!
   我本是学理工科的,对于诗画没有研究,好在读书多年,灵魂尚未完全沉沦,那诗、那画所传达出来的灵性,总是能触动某个敏感的神经末梢,看着满墙满眼的字画,难免感受到文化的气息,也沾染些许文气。在当下,中国基督教圈子里流行异象,也就是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图景,认定为是从神而来的带领,并为那图景而奋斗。我在朗父兄的画室,观赏诸多的国画艺术作品,其图像安静,让浮躁不安的心安静下来,“心中安静,是肉体的生命,嫉妒是骨中的朽烂。”(箴言14:30)
   因着对民主的共同爱好和共通的经历,就“民主与基督信仰”的话题访谈如下:
   
   钟道:今年是辛亥百年,100年来,中国民主走过了曲折的道路,你怎么看这100年的历史?
   
   朗父:100年来,中国有三个历史时期是有可能走向民主的,但是很可惜,都断送了。这三个时期分别是:1927-1937年,1945-1946年,1979-1989年。
   先说第一个时期:1927年北伐成功,在全国推行三民主义,其中民族和民生是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有推行的,所不同的就是民权(即民主主义)。假设民主是好的制度,反之是差的。当时国内反对三民主义的力量被打到了陕北,已经到灭亡的关头了,是有这个机会的。毛泽东后来感谢日本,是因为日本给了毛机会,毛把共产党包装为民族主义的党,而蒋介石是民族主义者,不好再打了。1937年之后,经过8年抗战时间,共产党打者民族主义的旗号,成为壮大起来的一个集团。文革时批判彭德怀,一个罪名就是彭德怀的“百团大战”,暴露了实力,违背了毛的暗中发展壮大战略。
   第二个时期:1945年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宣扬民主,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追求民主的党,迷惑了很多中国人。1945年共产党扛起了民主的大旗,知识分子都以为共产党是讲民主的,蒋介石是搞独裁的。1945-1946年就起来反对蒋介石。当时的国共合作,民主是有机会的。把共产党引导成民主力量,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但是后来双十协议被破坏,蒋介石退到台湾,中国从民主的道路上就退出了。
   而第三个时期就是改革开放1979-1989年的10年,经济体制改革,“民生”问题发挥了效力。
   
   钟道:从您的分析来看,共产党是分别打出来“民族”、“民主”和“民生”三张牌,以取得和维持其政权合法性的。
   
   朗父:现在“民生”好些,因为有改革开放;“民族”也好些;对于“民权”问题就很无语了,当今的权贵资本主义使得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当年1989年的热血青年,现今很多都成为了贪官,中国大学中的理想主义也没有了,教育形态改变了,大学里的老师出现了良币被劣币淘汰的状况,好一些的人才都走了,留下的都是庸才。很多人才在1989年之后,不跟你玩了,走了,像张炜这样的一批干部也走了,一批有想法有追求的官员下海了,百年民主在中国没有任何进展。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三民主义理论是总结到位的,直到现今,中国也没有超越三民主义的理论出现,而三民主义在1947年的国民大会上,已经很有样子了,是有实施时间表的。
   而“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不过是土改和反胡风,今天有人提出“回到新民主主义”,我看不如直接回到“三民主义”,中国共产党也自认为是孙中山的传人,就是因为知道“三民主义”是好的,既然知道是好的,那为什么不回去呢?而新民主主义是错误的方向,直接导致的是土改、合作社、大跃进,是走向专制的第一步。
   
   钟道:您经过了文革的上山下乡,了解中国农村,1978年上大学,1982年分配参加工作,作为1957年出生的人,对于死的僵化的体制,热情激昂的年代,自由的活跃的空间,都有过个人的体会,谈谈您个人的感受。
   
   朗父:单从特定的个人是不能判断出社会民主走向的,不管怎么样,我个人对于民主都是支持和欢迎的,今天中国民主的程度,并没用超过1989年。整个80年代向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在走,但是后来不往前走了。
   作为个人,在历史上能做的,很有限。面对强大的国家专制机器,都会有恐惧感。这20年来社会在往后走,倒退,是多么的可怕,所以我很理解那些出国的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说几句话也是好的。但要是都去国了,中国也就无人了。专制使人恐惧。这种恐惧是共同的,不管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国内生活着的人看起来都很可怜。我们现在还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周围的人里面,被抓被打的事是经常有的,我的朋友中,大部分人的生活很困难。出去不是没用,很多人要是可能要走早就走了。
   在国内生活很难受,但是没有文革时期难受,就是在熬炼,找一些能做的作:写诗、画画——冷,心中冷,画出的画也是寒冷、萧条。我的话都是秋冬题材的,冷。就是想把孩子送出去,孩子没有熬的能力,孩子送出去,走了,就可以在国内放心的玩了。
   
   钟道:提到孩子,实际上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在为孩子而活,这次在刘迪的追思会上,听到张前进把为了追求民主而身陷牢狱的刘贤斌的孩子,接到美国去读书,我就很感动,都是为了孩子好。
   
   朗父:在中国搞民主,是为了孩子好,中国要是能像台湾、香港那样建立民主制度就好了。毛泽东式的专制政治带给人的是恐惧,刚才说了这种恐惧是共同的。在这样的专制制度里,官员、发了财的人,也是怕,也恐惧,最怕的是革命。在体制内的人也普遍认为,专制对他们是可怕的威胁,而民主则是可靠的保障。中国正县级实职以上的官员,有多少孩子都在国外,他们的内心也是恐惧。我们都说做父母的人。对于一个有正常人性的人,孩子对他是最重要的,当然要把他放到一个好的、安全的地方。我认为,官员们都把自己的送孩子出国,对于中国未来的民主也是一件好的事情。这些年轻人成为一个有民主理想和基督信仰的人,不是很好吗?神的美意是人所无法猜透的。这也是一种投票。
   
   钟道: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以基督教文化为根基的,2000年来基督教是欧洲的文明的主流和根基,因着对耶稣的信仰,形成了西方文明的社会形态,近10多年来,中国本土的基督教发展很快,这对未来中国社会有什么影响?谈谈你的看法。
   
   朗父:中国要形成基督化的社会形态,还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传统社会的历史一直是儒佛之争,不具备西方民主的精神和意识形态。民主的前提设定是基督教的观念,设定人都是坏人,对于掌握大的权力之人,其罪性发挥出来就越大,领袖所犯的罪是成千上万人的灭亡,而民主政治制度的设定就是分权和制衡,把掌握权力的人限制住,把权力关入笼子里。在上帝没有直接介入社会公义的前提下,唯一的办法就是限制掌权人,就是民主的观念,人是不能选择上帝的,但是可以选择谁来掌握政治权力。
   中国文化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是以人来代替了上帝,自己塑造个上帝,皇帝就是上帝,儒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把人放到了上帝的位置上,皇帝就是天子,而犹太基督教认信的是: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东方把皇帝等同于上帝,就把自己的社会政治命运交给了有限的人,盼望的是皇帝的仁慈,祈求仁政和青天大老爷。
   有人认为中国很多人信仰基督教的上帝,是为了搞民主,其实不是的,但我接受福音确实是为了民主。
   我和张智勇谈福音,就对他讲:人是有限的、有罪性的,本性是趋向于作恶的,当奴才当惯了的人,不当奴才就会难受的。不要以为民主选了毛泽东,也可以把他选下去,这是不对的。中国人的精神不改变,土壤不改良,民主出来的也许会是更大的灾难,法西斯在中国不是没有市场,经过了64之后,中国就有这个倾向,例如国内鼓吹专制的媒体《环球时报》的读者就很多。
   基督化是必要的,中国人的自我实在是太强大了,不能放下自我、破碎自我是很可怕的,实际上我们很多东西的发展都可以慢一些的,不要以为飞船上天了自己就很强大了,眼界看得大一些就会知道自己是很无奈的。大的独裁者都是把自己当成神的,列宁就是一个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干的人,毛泽东也是喊自己万岁,这在无神论的社会才有可能发生的,有神的社会中是搞不成的。在有神的社会里人人都知道,你是人,不是神。而中国传统的儒家社会是把神的封号给予了皇帝的,讲究“天赋皇权”,皇帝是“天子”,是神的儿子。
   当然信仰也要尽可能可行。我很赞赏中国的家庭教会,有不多的人来查考圣经,来讨论,在一个大家都方便的地方,每星期都交流2-3小时,一起吃饭,小的家庭教会,几十个人的,这是很好的教会。
   
   钟道:基督教会,最初就是由耶稣带领12使徒,发展起来的,后来耶稣被钉十字架,从死中复活,赐下圣灵,教会发展壮大了,就有了有形教会和无形教会之说,也产生出很多的纷争和门派,你对此怎么看呢?
   
   朗父:人都是有限的,教会是由人组成的,是人在运作,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我在2006年生了孩子之后,对教会有过失望,自己的事也多,信主的人讲的话,一般人也不懂,把自己给搞成了一个封闭的团体,一个人形成了两套话语,主内话语和世俗话语。
   传道就应该讲世俗之人能够听得懂的话语,我很不习惯教会的专用语言,也看到教会历史上教派之间的斗争都很尖锐,教派都可以去杀人,而我自己的生命是有限的,希望自己能去传道,去学习,就看到一些神学教育是有选择的读《圣经》,在北京方舟教会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去聚会了。这几年来,也因为准备的不到位,自己没法出来。平时就是与朋友聊天时传福音,交往一些弟兄姊妹,没能像张前进那样出来做传道的牧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