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北京周末诗会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一个屁民的请求
   
   
   


   共官员无论大小讲话时都是念稿的。不念不行呀,他们一脱稿,说出的话准会跌破眼镜。
   这不,2008年11月海事局林长官猥亵女童被人抓住惨遭围观,恼羞成怒之际,冒出一句:“你们算个屁!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今年2月,广东茂名罗长官被双规,愤愤不平地说:“我要是真进去了,茂名官场没有一个好人了。现在当官的,哪个是干干净净的,站出来让中国人民看看!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没有一个好人。”
   就几天前温州发生了高铁追尾事件,铁道部派来了新闻发言人王长官,在解释为何掩埋车头时,他摇头晃脑地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显然,中共的官们无法脱稿,一脱就笑话一箩筐。
   脱稿、出笑话正是来自上述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像林长官那样遭遇突发事件,不就是把个妞吗,小屁民太小竟然不识抬举,家长还要责难官长,官长能不龙颜大怒?因此蹦出大白话——“你们算个屁”;
   第二种是像罗长官那样被双规,别说没有秘书写稿,还被软禁,能不窝火,因此蹦出大实话——“洪洞县里没好人”;
   第三种是像王长官那样在记者招待会上发布新闻,却被问到没有答案的问题,又没有周总理的机智(面对西方记者的追问,周公肯慨然而答:“民主?中国有!不过,在台湾。”),只好蹦出江湖语——“至少我信了。”
   可见,中共官员不能脱稿,否则准闹笑话。
   中共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也有自己的一套官腔,这套理论和官腔都与现实生活相脱节,都是他们的自说自话。当他们手里没了稿子,身边又没秘书提词,同时也没有打天下前辈的急智,需要独自面对现实时,一时间总是无法套上那套理论,无法换成官腔官调,因此必然要出问题。
   林、罗、王三位长官,其实也是人,他们都知道那套理论和官腔只是写在《人民日报》上忽悠人的,在家里他们也说人话。
   林长官在局里讲话时说:“我们是人民的公仆,一定要把今年的工作做好。”在现实中,当他搂着二奶时则会说:“老百姓算什么,不就是一堆无权无势无房无钱的傻逼嘛,连个屁都不如!”
   罗长官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做报告时,肯定会说:“坚决贯彻中央精神,巩固和发展茂名反腐倡廉的大好局面。”不过回到家,会对儿子说:“大学毕业后别当什么公务员了,官场没一个好人,都是王八蛋。钱,你爹我都给你挣够了,赶紧去美国,跟你妈妈和二姨会合。”
   王长官在部里拍着胸脯对领导说:“请您放心,我一定按照几位领导的指示,字斟句酌,严防死守,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坚决维护铁道部的荣誉,维护稳定大局。”回到家则对替自己收拾行装的老婆说:“这个活真不是人干的,每天不是编瞎话,就是说假话,真太累了,有时真他妈的想骂街!你不信?至少我信了。”
   林、罗、王三位长官,都是人,也有人性,控制情绪也是有极限的。因此,面对傻逼兮兮的屁民,林爆发了,说了句大白话;罗也爆发了,面对煞有介事的纪委来人,说了句大实话;王面对没事找事的记者和刁民,则很不耐烦,也爆发了,不过毕竟有发言人的功底,好歹没骂街,而是来了句江湖话。
   可见,中共的确要提高执政能力,长官们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太低了,口才也非常一般,关键时刻竟然都忘了理论,也打不出官腔。
   在此,我郑重向中共建议,为了中国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请你们对你们的干部多加培训,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不要让他们再胡说八道了,不仅泄露了很多天机,也让你们失了很多面子。同时,你们应该加强新闻管制,不能再让媒体曝光那些贪官的自白了,这会让你们的神圣外衣千疮百孔。
   对了,你们那真没人才了吗?偌大的一个铁道部,发言人竟然被人问得语无伦次,太跌份了吧?我去行吗?我保证干得比他好!我头脑灵活,思维敏捷,文笔出众,口才过人,一定会胜任那份工作的!王官长是怎么上去的?是谁的孙子?还是谁的外甥?
   统治也就罢了,给点人才,给点智商也好呀!
   一个屁民求你们了!
(2011/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