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北京周末诗会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一、
   
   茉茉娜是我家楼下邻居"véronigue"(维欧尼克)一只可爱的小花猫。它的身上有,黄,白,黑三种颜色的毛。它的眼睛是浅绿色的,非常好看!
   平常它总是在我们楼下的院子玩耍,只要我看见它总是抚摸着它身上的毛。
   去年的某一天,我忽然看到一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小猫。这是谁的猫呢?难道是茉茉娜生的小猫吗?我问维欧尼克是谁的小猫?她说是茉茉娜生的。啊!是茉茉娜的小猫,从那开始我们的院子又多了一只猫。
   一天,茉茉娜在大门外不停的叫着,我从楼上的窗户往外看,楼下一个人也没有,茉茉娜也看见我了它抬着头冲我瞄瞄叫着,难道是它饿了吗?我跑到楼下把门打开,茉茉娜见到我亲热的在我身上曾来曾去,我边抚摸着边说:你怎么了?我去维欧尼克家 敲门,没有人回应。我又敲邻居“玛丽”marie-rose 的门。(“rose”在法语里的发音是红色,粉红色的意思。marie是名, rose是姓。)。
   玛丽把门打开,我说:维欧尼克没在家吗?茉茉娜叫个不停,玛丽说:她没在家走一两天了。我说:可能茉茉娜饿了,我去商店买一袋猫食,让茉茉娜在您家呆着。
   在离家不远的“奇异 小超市"le mutant"(中译是:改行者,突变型,我译成:“奇异小超市“。也许我翻译得不准确)买了一袋猫食我回到玛丽家。玛丽找了一个小碗把猫食倒在碗里。茉茉娜好像饿极了急促地吃着。。。
   忽然我听见茉茉娜的小猫在外边叫着。我从玛丽红的院子朝外看,小猫就在院子的围栏旁边。我招呼它,小猫很敏捷的从围栏的上边跳下来。这时茉茉娜发出一种很不高兴的声音,好象是怕小猫抢了它的食物。玛丽又找了个碗把它放在院子里,让小猫在院子里吃。因为我要去学校学法语,我给玛丽留下一些猫食就走了。
   到了晚上我从学校回来,看到茉茉娜正在楼下门外蹲着呢。它看见我瞄瞄叫着,我把门打开茉茉娜随我上楼。进屋以后,我找了一个碗把猫食倒在碗里,茉茉娜低着头吃着。
   茉茉娜吃完就跳到沙发上。我赶紧找了一条旧毛巾被铺在沙发上,让茉茉娜躺在上边。茉茉娜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得很香甜。
   晚上老公下班回来看见茉茉娜说:它怎么在这呢? 我说:维欧尼克没在家,我就让它上这来了。老公说:晚上可不能在这过夜,它大小便怎么办?
   晚上很晚了,茉茉娜也不愿走,我看看窗外寒冷的天气,心想,这么冷的天茉茉娜受得了吗?是不是维欧尼克回来了?我跑到她家敲门还是没有人。
   回到家老公说:让茉茉娜出去吧,它要大小便的。我只好把茉茉娜抱起来下楼把门打开,让茉茉娜出去。茉茉娜极不情愿的呆在门外看着我。
   看着外边凉飕飕的天气我心里很是不安,茉茉娜受得了吗?我以前没饲养过动物,也不知道猫狗是不是都在外边过夜。
   比起中国人,西方人是很爱护动物的。他们对待动物的善举真让中国人汗颜!但是,也有西方人如果出门渡假就会把宠物仍到大街上流浪。因为如果送到照料动物的地方是要花很多钱的,一般的家庭是担负不起的。
   维欧尼克是工薪阶层不可能有很多钱送茉茉娜到照料动物的地方。所以,只要她出门,茉茉娜就在家门口院子附近转悠。
   这几天茉茉娜都是在我家吃饭。到了晚上茉茉娜就到外边过夜。
   维欧尼克回来了。我问她去哪里了?她 说:上我妈妈家了。我说:这几天都是我给茉茉娜食物吃。
   mairci ! marci !(谢谢!)维欧尼克表示感谢!
   
   二、
   
   一天我从商场买东西回来,看见茉茉娜呆在véronigue (维欧尼克)家门前。凭我的直觉感到茉茉娜有点异常.我仔细观察;看见茉茉娜的一只眼睛跟平常不一样呢?好像受伤了?
   我敲维欧尼克的窗户,她探出头说:bonjour(你好!)互相打过招呼,我问她moumoune(茉茉娜)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她说:moumoune和它的孩子"jimmy "(杰米)attaguer (打架)抓伤的.......
   啊!是杰米抓上的!我不明白小杰米怎么把妈妈的眼睛弄伤了呢?
   杰米以前也来过我家。那是维欧尼克因病住在医院里好几天,我看它在大门外喵喵叫着,我把门开开让它进来,我给杰米吃了一点三纹鱼,(那是我的越南朋友 万送给我的)。
   大概杰米和茉茉娜很少吃这种比较贵的鱼,吃完鱼后高兴的向我摇着尾巴跳到沙发上,我训斥它:下来,下来,杰米不动,我把它抱下来,也许是抗议生我的气,它冲着门喵描叫着,我知道它是想出去,把门开开,杰米蹭蹭几下顺着楼梯跑到楼下。我也跟着跑到楼下把门打开,它一溜烟跑了出去。以后杰米在也没进过我家。大概动物也和人一样,有记仇的心里。
   晚上老公下班回家,我对老公讲:“茉茉娜的眼睛被她的小猫 杰米 抓伤了”.老公说:“猫就这样,母猫生了小猫,小猫长大以后就独立生活不在依赖母猫”。可是,我怎么也搞不懂小猫竟能把自己的母亲抓伤。
   转天茉茉娜又来到我家。我看着茉茉娜的眼睛好像挺严重的。老公说:“维欧尼克应该带着茉茉娜上动物医院看看”。我说:“是不是要很多钱”?维欧尼克不可能花这么多钱带茉茉娜去看眼睛。老公又说:“如果不尽快看的话,茉茉娜的眼睛有失明的危险”。因为茉茉娜毕竟不是我们的猫,我们也不好和维欧尼克说什么。
   在这之后,我经常观察茉茉娜的眼睛,希望茉茉娜的眼睛能出现奇迹慢慢的好起来,可是我的希望落空了。那个可爱漂亮的茉茉娜的右眼失明了,看着失去一只眼睛好像变得忧郁起来的茉茉娜,我的心里也难受好几天。
   一个星期天维欧尼克又不在家,只要维欧尼克不在家,茉茉娜都会跑到我家来,这天茉茉娜进来以后,我把猫食放在厨房的地上,茉茉娜吃了一点,冲着我喵喵叫着不停,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手指着地上的猫食对茉茉娜说: 还有这么多呢,你怎么不吃呢?可是茉茉娜就是叫个不停,我不知所云,忽然想起在一个法国人家里也有一只小猫,猫的碗里有牛奶,我想是不是茉茉娜想喝牛奶? 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倒在猫碗里,怕冰箱的奶太凉,放到微波炉加热,我把冰箱的奶拿出来还没等我放在地上,茉茉娜就迫不急待四肢爪子立起来喵描叫着,我把碗放在地上看着茉茉娜用舌头舔着急急的喝着,我明白了,茉茉娜爱喝奶。喝完奶茉茉娜舔着嘴上的奶迹,又冲我摇着尾巴,一摇一摆的跑到沙发上梳理着身上的毛,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茉茉娜 一会舔舔胳膊,一会又把前爪抬起来舔着身上,有时先用嘴咬咬身上然后在用嘴舔着身上的毛,我不明白茉茉娜为什么用嘴先咬咬身上呢? 真奇怪!
   这天,茉茉娜吃完饭跑到沙发上睡了一会, 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门前喵喵叫着,我把门打开茉茉娜跑了出去,因为这时我正在打电话所以没有下楼给茉茉娜开门,茉茉娜只能在楼道里呆着,忽然我听见楼里的女邻居nicolas (尼古拉)大声叫着: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出门察看。nicolas 冲着我说:茉茉娜跑到我门前拉屎,我一听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茉茉娜在楼道里拉屎,笑得是茉茉娜怎么跑到邻居家拉屎呢,我对(尼古拉) 说: je suis désolée(对不起),nicolas 说:茉茉娜在我门前拉屎两次了。我对尼古拉 连声道歉!
   以后我就注意了,只要茉茉娜跑出去我就赶紧跑到楼下开门,以免引起邻居的反感。
   
   
   三、
   
   每天早晨六七点钟,茉茉娜就在楼下大门外叫个不停。除非有人出门,否则,茉茉娜是进不来的。为了不影响邻居休息,我听到茉茉娜的声音赶紧起床下楼开门。有时我也很不情愿离开热被窝,就听着茉茉娜在楼下瞄瞄叫着。
   听着茉茉娜的叫声我真是不安。时间一常,我的睡眠就有问题了。如同失眠一样白天总是无精打采。有时想不管茉茉娜了,它爱叫叫去吧,可是我又于心不忍。冥冥中我感到茉茉娜跟我有一种缘分。如果有一天茉茉娜没来我家,我还真是想它。
   有一天茉茉娜一天都没见到。我很奇怪它跑到哪里去了?第二天我也没见到它。我很是担忧。茉茉娜去哪里了? 是跑丢了? 还是让汽车压着了?因为我住的地方挨着公路,往来汽车很频繁,前不久一辆汽车就压死一只猫。到了第三天下午,我去商场买东西回来正要开门时,不知何时茉茉娜在我身后大声瞄瞄叫着,好像也是几天没见到我,很高兴的样子。我看到茉茉娜很是惊讶,边说边用手抚摸这它 说: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不知茉茉娜听懂我的话吗?它使劲冲我摇着尾巴。我开门茉茉娜随我进屋,我到厨房把猫食倒在猫碗里,茉茉娜吃的很香甜,大概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一会儿,我听见茉茉娜冲我叫着。我看看猫碗里还有食物,它为什么还叫呢?忽然想起还没有给它奶喝。我赶紧把冰箱的奶拿出来加热倒在猫碗里。还没等我放在地上,茉茉娜四肢立起来,迫不及待。我看着茉茉娜用舌头舔着喝。
   不知从何时起,我发现茉茉娜的肚子很大,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感到茉茉娜好像怀小猫了,跟老公说,你看茉茉娜的肚子是不是很大? 老公也说好像茉茉娜的肚子比以前大,而茉茉娜这些天也很反常,不是钻到桌子下,就是钻到床下,我叫它也不出来。而且茉茉娜吃完饭就跑到沙发上睡起来好现很疲倦。平常茉茉娜如果想拉屎就会跑到门跟前瞄瞄叫着,我把门打开随它到楼下让它出去大小便,看它总在床下爬着,我怕它在床下拉屎尿弄脏屋子,我总是把它赶到楼下。
   这一天茉茉娜吃完饭,照样有 又钻到桌子,和床下,我把它赶出来它又跳到厨房的水池里卧在那里,我当时很生气,毕竟现在又是甲流,又是禽流感,你不得不防,而且猫的爪子在地上行走会有很多病菌,我执意赶茉茉娜出去,这一次茉茉娜一反常态对我抗议并用嘴发出啐的声音,(我不知道猫急了是不是都这样)还把后腿抬起来,好像要跟我打架一样,我还真怕呢?
   不管我怎么赶茉茉娜,它都不下楼,就在楼道里转悠。我想把它抱起来。可是只要我一靠近它身边,它就向我发出凶狠状,使我不敢上前。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把茉茉娜赶出去,因为怕茉茉娜在楼道大小便,邻居有意见。终于在我的固执下,茉茉娜被我赶出去了。
   转天早上我出去散步回来,看到茉茉娜在大门外站着。我发现茉茉娜屁屁后边有很多血,地上还有血迹。当时的感觉是茉茉娜生小猫了。可是又不敢肯定。
   我把门开开,茉茉娜随我进屋一声不响地跑到厨房去吃饭,我正在琢磨是怎么回事?。。。。 忽然看见地上有血迹。我仔细观察茉茉娜的腿好像还在流血。不知道是茉茉娜的腿流的血,还是身上流的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