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北京周末诗会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在北京图博会上,冯骥才做客“中国作家馆”,与公众聊起了巴金的《随想录》和《再思录》。冯骥才称,我们应该拷问自己,而拷问自我的标准,就是巴老在《随想录》和《再思集》里不断讲的一句话——“讲真话”。“事实上,现在,公众对于讲真话的要求越来越强了。”
   冯骥才说,现在这个社会很容易让人心烦,“我觉得,很重要的原因有二,一个是官场的文化,一个是商场的文化。这两种文化可以搅得我们日夜不宁。但是,只要巴金的《随想录》和《再思录》这两本书,往我书桌上一放,我的心就静下来了。为什么呢?这两本书里边夹着一个作者的良知、责任,那一种最纯洁、最神圣的东西。”
   冯骥才称,“现在讲真话,不光指生活中的小是小非,还包括大是大非,涉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和前途的问题。有时候讲真话,是要给人带来一些麻烦的,因为你讲真话,可能会跟一些权贵存在冲突。现在,不少所谓的‘知识分子’,也都是既得利益者。谁也不愿意伤害自己,所以宁愿不讲真话。”《随想录》里有篇文章《知识分子》。“他里边讲了很多知识分子,他说知识分子很苦,说巴老结婚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买一件家具。他也没房子住。他是弱势,但巴老说,他们不曾出卖他们的灵魂。”
   巴金女儿李小林曾对冯骥才说,整个晚年,巴金都非常忧郁非常痛苦,精神上非常孤独。“这一点与公众对他的印象相反。在公众看来,他晚年应该是很幸福的,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物质生活,都不像早年。但是,巴老内心的孤独与痛苦,一直伴随着他到他的去世的时候。 《再思录》中最后一篇,是巴金写给外孙女的。“这个话是不准备拿来发表的。后来巴老去世了之后,我们看到这个话非常感动,就选了几段。巴老说,什么大师啊,这些我差的很远,我整个儿的思考,就是要怎么样做一个本本分分的人。”冯骥才称,这里的道理,和“讲真话”一样。“只有你做一个真正的人,你才能发出真正的声音;有了你真正的声音,反过来才能确认你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在冯骥才看来,一个好的作家,他可能写出一部或几部不错的作品,但“一个真正能留在历史上的作家,一个伟大的作家,他应该让我们一眼就能看到他的立场、他的精神,这是最主要的”。
(2011/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