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那个失去丈夫的妻子,
   无助地坐在海边,
   向着大海张望。
   她的丈夫,
   是为了村民的土地牺牲的。
   
   黄昏,
   乌云笼罩的村庄,
   隐没入越来越深的黑暗。
   大海苍茫,
   田野宁静肃穆,
   村庄悲痛又恐惧。
   
   通往村庄的路消失了。
   在村边的围墙后面,
   藏着那些夺去她丈夫的凶手和他们的同伙
   ——他们带着棍棒、枪支和手铐,
   凶狠地望着村里手无寸铁的人们,
   要夺去他们的土地。
   
   村中那座被摧毁的铁门后面,
   是窃贼盘踞的大屋子。
   那阴暗发霉的屋子,
   现在人去楼空,
   窃贼们被赶跑,带着从村中偷来的财物,
   去和躲在村外的凶手们会合,
   只有嗥叫的猫头鹰留在屋顶。
   
   枪声从树林中响起,
   弹痕划破夜空,
   强盗们拿着枪和手铐冲进了村子。
   保卫土地的人们迎着凶手倒下,
   鲜血如花迸发,
   生命如草在铁蹄下逝去。
   
   空荡荡的街道在血光中呻吟,
   善良被击打成碎片,
   村庄里上演着魔鬼的节日。
   灯火熄灭,
   寒风瑟瑟。
   土地,我们的土地,
   火烧马踏之后,
   被强盗抢走了,
   。
   没有了土地的村庄成了废墟,
   孩子们在废墟上跑着,
   捡拾着燃烧后残留的财物。
   他们检到了一个皮夹,
   那里有一张全家福照片,
   一撮孩子的头发
   ——那是爸爸留下的。
   
   寂静如铁幕降临,
   但无法阻隔那大海的涛声。
   海风吹来,无声地抚摸着村庄
   和留在村庄里的人们。
   
   村中的人们,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
   仍然坚守在这里。
   尽管黑暗如同不能融化的冰层,
   生命的火仍然在地底运行。
   尽管黑暗如重重铁幕,
   阳光仍在这铁幕之外流动。
   我们的生命,有权利在我们的土地上生长,
   我们的土地,就是我们的命。
   
   咬紧牙齿,
   万众一心地等待。
   等待着无边夜色后面的阳光,
   等待着铁幕那一边吹来自由的风,
   等待着乌云上面的灿烂星空,
   等待着肆虐的严冬过后,
   我们的土地上
   长满庄稼,大海般青葱。
(2011/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