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北京周末诗会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精彩博文)
   
   1,摒弃西方主流国家
   2,清除外资企业

   3,消灭本国资本主义和资本家
   4,消灭乡村士绅阶层
   5,消灭知识分子
   
   
   
   
    中国的中小学课本告诉我们:“旧中国”的工业相当落后,很多东西都不能自己制造,甚至连“火柴、铁钉都要从外国进口”,以至于很多物品的名称前面都带一个“洋”字,称为“洋火”、“洋蜡”、“洋钉”、“洋灰”。还说“新中国成立之初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既不能制造汽车、飞机,也没有冶金设备、矿山设备和大型发电设备等制造业。建国前,中国真的就这么落后吗?
    其实,“旧中国”不但能生产“洋火”、“洋灰”,还能制造飞机、大炮、轮船。北洋军阀后期,全国各地有火柴厂100多家,上海“鸿生火柴公司”生产的火柴不仅在国内是抢手货,还打入南洋市场。1906年周学熙创办“启新洋灰公司”,该厂生产的水泥由于产品质量好,销路顺畅,为全国重大工程所采用。1926年,永利碱厂生产的红三角牌纯碱,质量超过了英国卜内门公司的洋碱,在美国建国150周年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金质奖。甲午战争时期,江南制造局就已成功量产了120mm、150mm口径舰炮,福建船政局也造出了全钢甲战舰“平远”号。1919年8月,福州船政局造出了中国第一架双翼水上飞机“甲型一号”,此后又造出了双座教练机、海岸巡逻机、鱼雷轰炸机等17架飞机。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拥有直辖兵工厂24个,能够完全满足迫击炮、重机枪、各种榴弹的消耗,基本满足步枪、轻机枪、枪弹、迫击炮弹的消耗,还能生产半自动步枪、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等装备。早在1920-1921年,中国就有能力建造“万吨级轮船”,而且一口气建造了四艘,分别是“官府”号、“天朝”号、“东方”号、“震旦”号。这些船根据美国政府的订单建造,完工后均开赴美国交付,直至二战时仍在美欧航线上使用。
    在北洋军阀和国民政府时期,中国国民经济高速增长。据约翰•K.张的研究:在1912—1949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5.6%;在1923—1936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8.7%;在1912—1942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8.4%。换而言之,在全面抗战爆发前,中国现代工业和矿业实现了8—9%的高速增长。
   那么,“新中国”又是如何沦为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的呢?
   
   1,摒弃西方主流国家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立刻获得了巴西、墨西哥、古巴、美国、英国、法国、俄国(苏联)、德国、日本、意大利、奥匈帝国、荷兰、比利时、葡萄牙、西班牙、丹麦、瑞典等国的承认,并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些国家的疆域连同其殖民地基本覆盖全球。1945年,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外交成就——成为联合国的创始国和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提出“一边倒”的外交策略,与西方主流国家断交,投入苏联的怀抱。中国由此沦为苏联与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对抗的战略前沿。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只好转而寻求第三世界的穷国的支持。直到1964年,中国才与西方主流国家——法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人们常以为中国与西方交恶是由于美国的敌对政策,然而,历史资料却显示,1949年前后美国曾一度向“新中国”示好。1949年1月,美国将其“当前目标”确定为——阻止中国成为苏联的“附庸”。4月22日,南京解放前夕,中外媒体报道了令世界震惊的消息: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拒绝了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叶公超的南下请求,坚持“滞留”南京,仅让参赞刘易斯•克拉克以“代办”名义去广州。6月,司徒雷登与新政协筹备委员会的民盟领导人罗隆基接触,要求罗隆基向中共转告:如果“新中国”采取中间态度,不完全亲苏,美国可以一次给新政府50亿美元援助。这接近印度15年所获得的贷款。遗憾的是,罗隆基听到毛泽东“一边倒”的报告时,不敢把“50亿美元援助之事”转达给中央。不久,美国把它在亚洲的战略工作中心放到了日本。
   “向西方学习”是清末以来先进知识分子的共识,也是中国近代史的大叙事。中国加入苏联帝国主义阵营,意外地打破了这一历史进程,也让中国自绝于自由、民主的现代文明。
   
   2,清除外资企业
   
   民国时期,中国有大量的工厂和外资企业。1933年,中华民国进行了第一次工业普查。后来,巫宝三进一步修订了普查数据,得到的结论是:全国有华资工厂3167 家,外资工厂674 家,雇用工人总数73.8万名,总产值2.2亿元,其中外资工厂产值约占1/3。据C.F.雷默和日本东亚研究所的估计,到1936年外国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已达34.83 亿美元。其中,英国投资占35%,日本投资占40%,美国投资占8.6%,法国投资占6.7%,德国投资占4.3%。
   建国伊始,中国仍然存留大量外资企业。据沙健孙《中国共产党和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估算:外资企业1192家,职工12.6万人,资产12.1亿美元,其中美资企业有288家。徐京利则认为:中国当时有外资企业1700多家,投资总额8.6亿美元,其中英资企业最多有299家,美资企业次之有212家。
   1949年以后,外资企业被逐步赶出中国。这一过程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没收战败的日、德、意等法西斯国家的在华财产,对其它国家的在华企业则加以监督和利用,“让它们暂时存在”。第二阶段,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管制、清查和冻结美国在华一切公私资产,其他国家的在华企业也因此陷入瘫痪,它们或者被自动转让以抵偿在华债务,或者由人民政府作价收购或征用。比如,本朝军事管制了上海电力公司、上海电话公司、友邦银行、美孚火油、美国X光医疗用器公司等115家企业。1951年4月30日,英国亚细亚火油公司的全部财产被人民政府征用。到1952年底,凡有关国计民生带有垄断性的外国企业,如煤矿、机器制造、石油、造船、等已全部转归国有,内河航运设备也全部收回,轻工业中处于重要地位的卷烟、肥皂等企业也收归国有。据统计,在此期间,外国企业由1192个减至563个,所属职工减至2.3万人,所有资产减至4.5亿美元。其中,英国企业由409个,职工由10.4万人减至1.5万人,资产由6.9亿元;美国企业由288个减至69个,职工由1.4万人减至1500人,资产由3.9亿元减至1600万元。
   对于一般的外资外企,本朝政策是:一不没收、二不征用,而且不许关门、不许解雇工人,还要征税。然而,政府却控制着原材料,结果搞得在华外企经营十分困难,亏损严重,叫苦连天。最终走投无路时,不得不甘愿无条件奉送政府……譬如英美烟草公司即是。就这样,到了1954年,所有在华外资企业全部被政府接管了。还有一个可喜的功绩:不欠外国一分钱!
   
   3,消灭本国资本主义和资本家
   
   解放前,民国国家资本和官僚资本约占全国工业资本的2/3左右,占全部工矿、交通运输业固定资产的80%,控制了全国的金融机构,占有全部铁路、公路、航空运输和44%的轮船吨位。1949年上半年,中央发出了《关于接收官僚资本企业的指示》、《关于接收江南城市给华东局的指示》、《关于接收平津企业经验介绍》等文件,要求立即接收“国民党政府”的国家企业、没收官僚资本企业。到1949年底,共没收国家垄断资本和私人官僚资本企业2858个,职工129万人。1951年1月,中央政府发现私营企业中隐藏着官僚资本股金,于是专门出台了《企业中公股公产清理办法》,彻底清查处理隐藏在民族资本企业中的官僚资本。至此,没收国家垄断资本和私人官僚资本的任务彻底完成。
   1953年9月,中央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此后三年,本朝通过和平赎买、加工、订货、统购、包销、经销、代销等形式,完成了私营资本主义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什么是“赎买”呢?所谓“赎买”,不是国家用一笔钱收买资本家的企业,而是在每年的企业利润中,拿出一点分给原私营业主。可见,“改造”实际上就是公然消灭、掠夺、抢劫的代名词。老毛明确地说,“变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为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和消灭资产阶级,这就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实质”。当时,全国私营企业的资产被评为24.1864亿元,此数额不及实际数额的十分之一。改造完成后,71万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者和10万资方代理人最终全部变成公私合营企业的普通职工。
   做了普通职工就没事了吗?夺其财,还要杀其人。1949年《共同纲领》规定:“对于一般的反动分子、封建地主、官僚资本家,在解除其武装、消灭其特殊势力后,仍须依法在必要时期内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但同时给以生活出路,并强迫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成为新人。假如他们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必须予以严厉的制裁”。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全国共有184270人被捕,119355名党员被开除党籍,133760人死亡或伤残。在以后历次运动中,资本家都成为重点迫害、折磨的对象。
   
   4,消灭乡村士绅阶层
   
   民国时期,政权的力量并没有深入基层社会,民间主要依靠自治。无论是北洋军阀还是随后的南京政府,都主要从城市为政府筹措经费,没有从农村大量征税。
   1949年以后,本朝在农村发动了 “土地改革”运动。1950年中央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称土改的任务是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阶级的土地所有制。到1953年结束,将近3亿无地农民获得了7亿亩土地,近300万头耕畜,近4000万件农具,以及3800万间房屋和105亿斤量食。表面看来,土改运动是一场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均贫富”运动。实际上,土改的真实目的是让农民跟党走。1956年9约,刘少奇在中共八大上说,“由于我们采取了这样的方法,广大的农民就站立起来,组织起来,紧紧地跟了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走,牢固地掌握了乡村的政权和武装”。许多“民主人士”主张,“只要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 。可是“党反对不发动群众,用行政命令方法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 。“你杀了人,大家就怕了,就服了,这个政权就稳固了”。于是,一场本来可以和平进行的土改成了一场流血的土改。
   《人民日报》前总编室主任喻权域回忆说:“召开诉苦会、批斗会。我们这些土改工作队干部坐镇会场,起两个作用:一是为农民撑腰壮胆,二是维持会场秩序。农民诉苦诉到愤激处,打地主一两巴掌或一两拳头,我们坐视不管。当农民义愤填膺,蜂拥而上,拿起锄头、扁担或端起板凳要砸向地主,可能把地主打残打死时,我们这些土改工作队干部立即冲上去,夺下农民手中的锄头、扁担、板凳,并用自己的身躯把地主围起来。……我们当年的做法是正确的,既支持了农民的正义斗争,又发扬了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不使地主被打残、打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