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北京周末诗会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启光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郭少坤阳光雨水
·李智英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王华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1


   
    昨天接到加拿大多伦多顾伟同学的电话,问我:“北京的空气是不是很糟糕?”
    早上起来,看着蓝蓝的天空,感觉北京的空气已经走出了妖魔瘴气的氛围,想起12月以来,几个星期天的主日在畅春园户外敬拜,天空都很蓝,12月7日建堂奉献也丰富的打住了,还有好多的结余。心中就对圣诞节充满了期盼,期盼着结束被捆绑的日子,能够进入教会所购买的场所,敬拜上帝。
    在2011年三个季度的忍耐、等候就要结束的时候,期盼着答案出来的日子,“跑那当跑的路,打那美好的仗”,不由得心中呼求说:
    “神啊!您是信实的,金银是您的,天地是您的,您在世人的国中掌权,您可以使金头帝国的尼布甲尼撒王,变成公牛去野地里吃草,也一定可以使得那不敬畏您的人敬畏您,带领您的儿女进入那属于您的会堂去敬拜您,荣耀您的名!”
    如此祷告之后,心中就释然了许多,对于圣诞节户外敬拜结束,结果出来的期盼,也就淡化了。反正一切都有神掌管,人只要是尽了当尽的本分,就是了,至于其他的,实在是超出了作为普通会众的能力范围。
   
    2
   
    回首2011年,我看见了许多的灵魂,天明牧师的母亲走了,LW的母亲走了,YH的父亲也走了,国永的女儿去了天国,……。
    谢模善前辈走前鼓励后生:“带着信心往前走!”
    刘迪前辈的追思会和告别会聚集了众多的悼念者,张前进牧师特意从美国赶回来,在北京驻留两天,主持刘迪前辈的追思会。2011年,在对众多离去者的追思中,即将结束了,留下来的是无尽的期盼,对建堂“成了”的期盼,对天国的期盼。
    信仰耶稣的人都是出死入生了,肉体虽然衰残,心灵却是一天新是一天,体会和经历到慈爱永生神的同在。
    提到天国和灵魂,唯物论者和无神论者,也许会嗤笑,会不以为然。可是受洗归入耶稣基督的人都知道,灵魂和天国是真实存在的。
   
    3
   
    耶稣十架七言最后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路23:46)(注意是气断了,不是死了。)
    人的肉体存活,需要气息;人灵魂的存活,不需要呼吸氧气,而是需要神话语的喂养,即神的道。
    中国的古人相信人是有灵魂的,19世纪末唯物论、无神论、进化论在西方兴起,也影响到了中国人,使得近现代的许多中国人不再相信人是有灵魂的。
    1949年之后,中国人消灭了灵魂存在的信念,没有了灵魂,“假大空”于是盛行于世,以至于发生了50年代末,饿死上千万人的大饥荒。
    到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又祭起了灵魂的大旗,斗私批修,号召国人“在灵魂深处闹革命”。灵魂的回归,使得人们从盲目的迷信和对个人的崇拜中,开始了思考。
    到了改革开放,中国人的灵魂从对个人的迷信和崇拜中解放出来,进入到了对人群集团的迷信中,党国利益至高无上,中国人把灵魂交在了玛门(财利)的手中。
    又是30年过去了,中国人的普遍不满再一次大面积的爆发,有钱的人是自己去国,当官的人是子女去国,没钱没出路的人天天盼望着再爆发一场革命,再一次来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可是,圣经中的耶稣却教导人们“要爱你的仇敌”,将灵魂既不要交给玛门(财利),也不要交给任何的偶像,而是交给信实慈爱的天父上帝,做上帝的儿女,耶稣也在临断气的时候如此行,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上帝是个灵,“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诗23:3)。天国在哪里?就在人们的心灵(或灵魂)里。
   
    4
   
    直到今天,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依然在荼毒着中国人的灵魂(或心灵),是觉醒的时候了,依照今天中国的局势来看,若是没有灵魂的觉醒,中国将要面临和重复以往许多人为的灾难,唯独耶稣基督能够使得中国人的灵魂苏醒,饶恕和爱是耶稣最主要的教导,中国需要饶恕和爱的拯救。
    从辛亥革命爆发推翻帝制,到2011年的100年来,中国依然是一个不民主的专制国家,就是因为中国人普遍缺乏饶恕和爱的救赎。
    于2011-12-15
(2011/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