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北京周末诗会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丁先生:您好!
   对您(国内)的处境深表关注。我时常在网上看博讯等论坛关于国内同胞的苦痛感同身受,非常愤慨!但又无能为力。
   联想到海内外一些知识精英,著名华人总是认为出国就要如何如何(打入西方主流上等社会是他们(她们)认为的“人生成功”之路!我总是困惑不解。。。。
   看看王瑜有没有学问?这个人很有学问,很聪明,很有天赋。我认为王瑜不是一般的人。自从我在猫眼论坛上看到他说:满族是最高贵的传统。。。汉族都是。。。。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了。我巴黎的朋友也说:“王瑜这人有学问,但也是胡说八道。。。。”。
   他不但是血统论者,还崇武,崇拜希特勒,又推崇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认为一个人如果是弱势就要淘汰,不值得同情.这样的人即使再有学问有何用?如果让他掌权,按照他的人生原则;把无能弱势百姓都淘汰掉,光剩下强者。即使把弱者都淘汰了,那强者之间也是不一样的,也有强弱之分,如同人的身高,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俊有丑.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与造化。
   我给他指出来,他不认可。可惜他这么聪明的人就是不明白。
   人生积极进取奋斗是对的,但宣扬人生就是贵为“人上人”享受豪华富贵的生活是人生的目标与目的是不可取的。要知道,这世界上的人群总是以强,中,弱而组成。就是动物世界也是一样。
   有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本身没有错误,但不符合逻辑。都想当将军谁去当士兵。
   无论哪个国家都需要每个人互相扶持,帮助。一架飞机上万个零件,需要很多套工序,不同技能人共同组成。老板没有员工工作,他这个老板也当不成。工人离不开种地的农民,农民也离不开工人。厕所总是需要有人掏粪,马路总得有人清扫。哪个人都需要别人的服务才能存活。我们应该想到:这世界上总是平庸平凡的人多,不是人人都大有作为。
   面对当今物欲横流,乱象不堪,战争不断的社会,需要我们每个人克服人性自有的劣根恶念,真正为了天下沧桑去作人,作事就会少些不愉快的纷争。
   少些“人为的祸害”才能够使这个地球平安延续,为后代子孙造福!
   中共为什么死死抓住权力不放?就是因为有权就有一切!子女后代永想富贵。如果我们人人(尤其来到海外有些名气的人)都想着追求上等人的生活为最幸福的目的之一,那还反对中共干什么?
   好了,就谈此,再聊。谢谢!
   祝一切顺安!祝你的“画画”事业更上一层楼!
   小华谨祝!
   
   
   
   小华女士:
   大作"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拜读。
   常常诧异于元朝时中国人的艺术成就。有元一代满打满算九十年,但元剧、元曲、元画的成就,至今是不可企及的高峰,常与唐诗宋词并列。我对宋词另有看法:总体而言,过于细腻了,数量虽大,题材过于重复,风花雪月太滥,腰杆太软,和宋的整个气氛差不多。元曲就没有这个毛病,很爽朗,腰杆挺得笔直,题材也更接近人的实际生活,更为博大,真正可以与唐诗并列。粗略、初步的想其原因,大概因为元人的自信有关。统治者强势,只相信武力,认为只要有武力一切就ok了,所以懒得去管文化,有意无意留下了一个空间,在这个领域里是自由的。汉族知识分子,后来影响到其他民族的知识分子,当官没指望,都去搞文化了,文化繁荣的人力就有了保证。明、清两代六百年,尤其是清三百年,文化控制严厉,大兴文字狱,不自由,文化的脊梁被打断了,杀一批,其他人吓破了胆,所以成就委琐得很,可称道者,一二人,小学而已。民国太短,天朝就不要说了。文化控制,对文人的压迫,自由空间的狭小和短暂,在三千年的历史上登峰造极,相信以后也很难超越了。土改、镇反使中国传统士文化失去物资基础和人力基础。反胡风、反右、文革、六四把剩余的有担当、真正的知识分子一网又一网打得连渣滓都看不到了。如今的高等教育,按中共教育官员的说法,是大众教育,主要培养谋生技能,从头到脚,从根到梢兜彻底物质化,市俗化,官本位化。精神,文化,去之远矣。这是没有也不努力争取自由的,失去精神因而没有文化的一代。没有自由哪有文化!物质主义、奴性文化是社会缺少精神和人身自由的必然产物,在这种社会里,人作为物质存在下去是第一位的,人根本没有精力没有能力或者干脆从骨子里不愿意考虑物质存在以外的以后的事情。他们看不到,只有物质存在的人,其实转瞬即逝,前路一片黑暗,完全没有希望。也许互联网是中国的文化传承还有一线希望的自由空间,所以像网络传播一类的努力就更显得珍贵!
   小华女士,女流之辈,主要的活动空间是三尺厨房,有饭吃但算不上宽裕,尚有如此胸襟和见识。我等大丈夫,七尺男儿,实在太多了小鼻子小眼睛小肚鸡肠小算计小聪明之辈!怎一个惭愧了得!丁朗父上
   
   时事如此不堪,人们到底干了什么?人少吗?比中山先生当年的人手要多得多了。我们都是五十奔六十,六四一代大都过了不惑。眼睛应当离开那几个上面的大人物,面向草根,面向年轻人。我特别佩服每个礼拜都到纽约大街上去站着的那些人,他们大都很年轻,看样子素质也都很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坚持做下去,每个人都这样,假以时日,积累起来就是大力量了。朗父又及
(2011/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