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北京周末诗会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丁先生:您好!
   对您(国内)的处境深表关注。我时常在网上看博讯等论坛关于国内同胞的苦痛感同身受,非常愤慨!但又无能为力。
   联想到海内外一些知识精英,著名华人总是认为出国就要如何如何(打入西方主流上等社会是他们(她们)认为的“人生成功”之路!我总是困惑不解。。。。
   看看王瑜有没有学问?这个人很有学问,很聪明,很有天赋。我认为王瑜不是一般的人。自从我在猫眼论坛上看到他说:满族是最高贵的传统。。。汉族都是。。。。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了。我巴黎的朋友也说:“王瑜这人有学问,但也是胡说八道。。。。”。
   他不但是血统论者,还崇武,崇拜希特勒,又推崇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认为一个人如果是弱势就要淘汰,不值得同情.这样的人即使再有学问有何用?如果让他掌权,按照他的人生原则;把无能弱势百姓都淘汰掉,光剩下强者。即使把弱者都淘汰了,那强者之间也是不一样的,也有强弱之分,如同人的身高,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俊有丑.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与造化。
   我给他指出来,他不认可。可惜他这么聪明的人就是不明白。
   人生积极进取奋斗是对的,但宣扬人生就是贵为“人上人”享受豪华富贵的生活是人生的目标与目的是不可取的。要知道,这世界上的人群总是以强,中,弱而组成。就是动物世界也是一样。
   有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本身没有错误,但不符合逻辑。都想当将军谁去当士兵。
   无论哪个国家都需要每个人互相扶持,帮助。一架飞机上万个零件,需要很多套工序,不同技能人共同组成。老板没有员工工作,他这个老板也当不成。工人离不开种地的农民,农民也离不开工人。厕所总是需要有人掏粪,马路总得有人清扫。哪个人都需要别人的服务才能存活。我们应该想到:这世界上总是平庸平凡的人多,不是人人都大有作为。
   面对当今物欲横流,乱象不堪,战争不断的社会,需要我们每个人克服人性自有的劣根恶念,真正为了天下沧桑去作人,作事就会少些不愉快的纷争。
   少些“人为的祸害”才能够使这个地球平安延续,为后代子孙造福!
   中共为什么死死抓住权力不放?就是因为有权就有一切!子女后代永想富贵。如果我们人人(尤其来到海外有些名气的人)都想着追求上等人的生活为最幸福的目的之一,那还反对中共干什么?
   好了,就谈此,再聊。谢谢!
   祝一切顺安!祝你的“画画”事业更上一层楼!
   小华谨祝!
   
   
   
   小华女士:
   大作"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拜读。
   常常诧异于元朝时中国人的艺术成就。有元一代满打满算九十年,但元剧、元曲、元画的成就,至今是不可企及的高峰,常与唐诗宋词并列。我对宋词另有看法:总体而言,过于细腻了,数量虽大,题材过于重复,风花雪月太滥,腰杆太软,和宋的整个气氛差不多。元曲就没有这个毛病,很爽朗,腰杆挺得笔直,题材也更接近人的实际生活,更为博大,真正可以与唐诗并列。粗略、初步的想其原因,大概因为元人的自信有关。统治者强势,只相信武力,认为只要有武力一切就ok了,所以懒得去管文化,有意无意留下了一个空间,在这个领域里是自由的。汉族知识分子,后来影响到其他民族的知识分子,当官没指望,都去搞文化了,文化繁荣的人力就有了保证。明、清两代六百年,尤其是清三百年,文化控制严厉,大兴文字狱,不自由,文化的脊梁被打断了,杀一批,其他人吓破了胆,所以成就委琐得很,可称道者,一二人,小学而已。民国太短,天朝就不要说了。文化控制,对文人的压迫,自由空间的狭小和短暂,在三千年的历史上登峰造极,相信以后也很难超越了。土改、镇反使中国传统士文化失去物资基础和人力基础。反胡风、反右、文革、六四把剩余的有担当、真正的知识分子一网又一网打得连渣滓都看不到了。如今的高等教育,按中共教育官员的说法,是大众教育,主要培养谋生技能,从头到脚,从根到梢兜彻底物质化,市俗化,官本位化。精神,文化,去之远矣。这是没有也不努力争取自由的,失去精神因而没有文化的一代。没有自由哪有文化!物质主义、奴性文化是社会缺少精神和人身自由的必然产物,在这种社会里,人作为物质存在下去是第一位的,人根本没有精力没有能力或者干脆从骨子里不愿意考虑物质存在以外的以后的事情。他们看不到,只有物质存在的人,其实转瞬即逝,前路一片黑暗,完全没有希望。也许互联网是中国的文化传承还有一线希望的自由空间,所以像网络传播一类的努力就更显得珍贵!
   小华女士,女流之辈,主要的活动空间是三尺厨房,有饭吃但算不上宽裕,尚有如此胸襟和见识。我等大丈夫,七尺男儿,实在太多了小鼻子小眼睛小肚鸡肠小算计小聪明之辈!怎一个惭愧了得!丁朗父上
   
   时事如此不堪,人们到底干了什么?人少吗?比中山先生当年的人手要多得多了。我们都是五十奔六十,六四一代大都过了不惑。眼睛应当离开那几个上面的大人物,面向草根,面向年轻人。我特别佩服每个礼拜都到纽约大街上去站着的那些人,他们大都很年轻,看样子素质也都很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坚持做下去,每个人都这样,假以时日,积累起来就是大力量了。朗父又及
(2011/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