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李芳敏144000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12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起手來,不要忘記困苦的人。
·13惡人為甚麼藐視神,心裡說:「你必不追究」呢?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5願你打斷惡人和壞人的膀臂,願你追究他們的惡行,直到清清楚楚。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7耶和華啊!困苦人的心願你已經聽見,你必堅固他們的心,也必留心聽他們的
·18好為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地上的人不再施行恐嚇。
·1耶和華啊!求你施行拯救,因為虔誠人沒有了,在世人中的信實人也不見了。
·3願耶和華剪除一切說諂媚話的嘴唇,和說誇大話的舌頭
·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取勝;我們的嘴唇是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們安置
·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好像銀子在泥爐中煉過,精煉過七次一樣。
·7耶和華啊!求你保守我們,保護我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8惡人到處橫行,邪惡在世人中被高舉。
·1我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要像飛鳥逃到你的山上去。
·2看哪!惡人的弓已經拉開,箭已經上弦,要從暗處射那心裡正直的人。
·3根基既然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
·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他的目光察驗世
·5耶和華試驗義人和惡人,他的心恨惡喜愛強暴的人。
·6耶和華必使火炭落在惡人身上,烈火、硫磺和旱風是他們杯中的分。
·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他的面。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我心裡籌算不安,內心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勝過我,要到幾時呢
·3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的眼睛明亮,免得我沉睡
·5至於我,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必因你的救恩歡呼。
·6我要歌頌耶和華,因他以厚恩待我。
·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的事,沒有一個行善的
·2耶和華從天上察看世人,要看看有明慧的沒有,有尋求 神的沒有。
·3人人都偏離了正道,一同變成污穢;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4所有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並不求告耶和華
·5他們必大大震驚,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6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后來,我問冷若水何以作這樣的判斷,而不把阿水診為“妄想 症”患者。很的意思:“阿水的情形,各方面看起來都像是妄想症患者,我也曾循這個方向去醫治他。可是從一開始起,我就覺得他說的是實話,不是他的妄想。因為以他的知識程度而言,不可能在他的腦中產生那樣的妄想。妄想,也是人腦部的活動,必然根据一個人腦部的條件而產生,就算可以迫溯到上一生記憶的殘留,阿水也無法作出這樣的妄想,所以我判斷他說的事實。”
   這一番話,令我大是歎服,什么樣的基礎產生什么樣的妄想。一個人若是根本沒有基礎,或是基礎薄弱,那就必然沒有想像力或想像力薄弱。想像,即使是妄想也好,都不是平空產生的。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jg/004.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水晶宮
   三、冰浸三、冰浸
     陶啟泉陡然緊張起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頭:“她這里有沒有問題?”
     我不禁啼笑皆非——他竟怀疑起一個精神病醫生是不是有精神病來,這不是笑話嗎?
     我道:“据我所知,她理智清晰過人,有著非凡的思考能力。”
     陶啟泉吸了一口气:“我也同意,事實上,我受她影響甚大,她的意見,和阿花一樣,說阿水根本沒有病,說的也會是實話。”
     我大是惊訝,不知道冷若水何以如此判斷,她一是個很冷靜的人,一定有她的道理在,阿花又表示意見:“這女醫生是個好人,只是在看人的時候,眼光冰一樣冷。”
     對于阿花這個形容,我倒有同感——冷若水在感情上有過凄慘的挫折,自然傷心人別有怀抱,神情方面,也恰如其姓,冷得可以。
     我望著急切想得到我反應的陶啟泉,道:“精神病的真偽,本來就是難确定。一個人若是演技夠好,他要假裝起精神病患者來,也就沒有法子可以确實地揭穿他。冷醫生是出色的專業人員,雖然我不知道她保以下了這樣判斷,但是我也會相信她的判斷。”
     陶啟泉在听了我的話之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一那是由于他的決定,得到了支持。
     后來,我問冷若水何以作這樣的判斷,而不把阿水診為“妄想 症”患者。很的意思:“阿水的情形,各方面看起來都像是妄想症患者,我也曾循這個方向去醫治他。可是從一開始起,我就覺得他說的是實話,不是他的妄想。因為以他的知識程度而言,不可能在他的腦中產生那樣的妄想。妄想,也是人腦部的活動,必然根据一個人腦部的條件而產生,就算可以迫溯到上一生記憶的殘留,阿水也無法作出這樣的妄想,所以我判斷他說的事實。”
     這一番話,令我大是歎服,什么樣的基礎產生什么樣的妄想。一個人若是根本沒有基礎,或是基礎薄弱,那就必然沒有想像力或想像力薄弱。想像,即使是妄想也好,都不是平空產生的。
     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缺乏想像的力時候,也就等于說這個人缺乏知識的基礎。
     當下,陶啟泉伸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后,大是高興:“好,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听阿水的故事,我來找你,算是找對了。”
     我道:“你來找我,不是要我介紹你和大亨相識?”
     陶啟泉道:“固然是,但如果這件事持反對態度的話,我也就不必進行了。”
     阿花听了這話,斜睨著我,似乎不相信我對陶啟泉有那么大的影響力。我道:“到如今為止,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你別把我的態度列為支持。”
     陶啟泉忙道:“自然,听了阿水的故事再說。”
     阿花欠了欠嘴角——她年紀雖輕,可是隨便一個舉動,卻處處顯得風情万种,是天生的尤物。這樣的美人,歷史上并不少見,而且都一樣的是,不論出身多么低賤,生活經歷多少波折,最后,都總是能登上頂峰——當然,也都是在依附了一個強有力的男人之后。
     這個阿花,如今和大豪富的關系,還處在一种很暖昧的階段,但一旦公開了,或是和陶啟泉分手了,她都必然能得到一大筆她以前做夢也不敢想的財富,開始她人生新的一面。
     這种情形,常見得已經不能算是“傳奇事故”,而是像阿花這樣的美女的必然人生之路。
     我也無暇去研究阿花這個舉動是什么意思,陶啟泉已經在和冷若水聯絡,電話通了之后,他道:“冷醫生,有一個老朋友在,他相信你的判斷。”
     冷若水的回答是:“世上絕不怀疑我的判斷的,只有一個,這個人叫衛斯理。”
     我大聲道:“我在。”
     冷若水分明感到了十分的意外,她呆了几秒种之后才道:“你知道是什么事了?”
     我道:“還不知道,請你安排那位先生和我們見面。”
     冷若水低聲說了一旬:“我早料到這事,最后會到你那里去了。”
     我道:“謝謝你——同時,請你也在場,因有大多地方需要你的幫助。”
     冷若水道:“沒有問題。”
     我本來還想問好一個老朋友的消息,但是繼而一想,她如今仍是一個獨處,并沒有再在那個飛蛾研究所中陪那位朋友。其問必然已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在這男女關系几乎瞬息万變的時代,別說是戀人,就算是夫婦,有一個時期不通音訊,再見時,還是避免提起以前的關系較好,以免尷尬。
     不多久,車子就駛進了精神病院——這所醫院,在我敘述的故事之中,并不止一次地出現過。我自己也曾成為這醫院中的病人,若不是一個奇跡的發生,我如今大有可能還被列為最沒有希望的病人。
     (這件事,發生在《沉船》這個故事之中。)
     車才停下來,就看到冷若水和一個青年,一直迎了上來,阿花 立即興奮叫:“哥哥。”
     我自然也去打量那青年,一看之下,也不禁呆了一呆,那青年,絕對不是我想像之中,神情狠瑣的街頭小流氓,雖然他稱不上气字軒昂(那需要有內在的气質作基礎),但絕對俊俏挺撥,身体壯健,若和世界一流的電影小主站在一起,也不會遜色。
     他的眉目之間,和阿花頗有相似之處,所以,稱他為美男子,也不為過——自然,他的這种好外觀,和溫寶裕不能比,他的樣了雖好,但是多看兩眼,就可以看出他沒有內涵,只是外型絕佳,那股庸俗之气,是怎么也掩飾不了的,他也根本無意掩飾。
     阿花走下來,奔跑過去,那青年——當然是阿水,也追了上來,兩人見了面,都自然流露出欣喜,阿水開口就道:“老頭子沒欺負你?”
     在那一剎間,我看到了很動人的一影,阿花极其誠摯地柔聲道:“沒有人對我比他更好的了。”
     我听到的身邊的陶啟泉,心滿意足地吸了一口气,我和他也下了車。
     阿水也大感滿意,他來到陶啟泉的面前,他說的話,邏輯簡單之至:“阿花說你是好人,你一定是好人。”
     然后,他側著頭打量我:“你就是衛斯理?冷醫生已提起過你許多次,并且給我看了不少你的故事,大話西游,全是你作的吧。”
     我點頭:“是,全是我作的,作得不好,所以你不相信,希望你的故事作得經我好,好得令我們相信。”
     阿水半昂著頭,一副接受挑戰的公牛模樣:“我的事,不是我作的,是我的親身經歷。”
     我開門見山:“好,別的不必說了,就把你的親身經歷,從頭說一說。”
     冷若水道:“到阿水的房間去如何?”
     我道:“好,哪里都一樣。”
     阿水又瞪了我一眼,雖然不至于說有敵意,但是也不見得友好。
     在冷若水的帶領下,我們衍人到了阿水的房間中,真是錢可通神,這哪里像是病房,簡直就是高級酒店的套房,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一個滿是美酒的酒柜,阿水打開了一瓶酒。斟了几杯:“要喝酒自己拿。”
     阿花拿了一杯給陶啟泉,陶啟泉向她使了一個眼色,她立刻乘巧地把酒遞給我:“衛先生,請喝酒。”
     我道了謝,接了過來,阿水自顧自喝了三四杯,才道:“又要從頭說起?”
     我道:“是,只當所有的人全沒听過。”
     他不服气,大聲道:“這里,誰的話說了算?”
     我冷冷地道:“我!”
     阿水仍然不服,向陶啟泉望去。我已經打定了主意,即使陶啟泉點頭,表示同意,我也立刻离開,因為我的話,不必經陶啟泉的同意。
     好個陶啟泉,果然明白我的心意,他頭不語,沒有任何動作。
     阿水看到陶啟泉這樣子,气妥下來道:“好,我從頭說。”
     我道:“你最好得說仔細些,每一個細節都不能錯漏,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
     阿水吸了一口气:“好。”
     他說了一個“好”字,又喝了一杯酒:“我到北方去做生意,本來是專做俄國線的,后來發現蒙古的生意更好做,一些緊俏的商品,在蒙古根本不值錢,一瓶土酒一塊布,可以換許多外面值錢的東西,于是我就在蒙古草原上流連,越來越深入,到了一些以前連听也沒有听說過的地方。”
     他說到這里,望了我一下,我道:“你只管說,我大概听說過的。”
     阿水道:“別的不說了,單說事情發生的那一天,我才過了卡爾底克山口,沿著恰斯河向南走——”
     我用心听著,但是也不禁皺了皺眉,因為阿水所說的地名,實在太冷門,我也沒有听說過。
     陶啟泉早有准備,取出一張地圖來,打開,攤在桌子上指了指阿水所說的地名。我看到那是在唐努烏梁山南麓的所在。那一帶大湖泊小湖泊,大河小河、大山小山,錯綜交雜,不計其數,是地形很复雜的荒地,人跡罕至,除了食圖暴利的商族外,誰也不會到這种地方去,而且,那地方,一年至少有兩佰多夭是嚴寒的天气,大風雪漫卷過來,連草原上的黃羊都難以生存,絕對不适宜人類生活。
     阿水道:“和我一起的有一個漢人,那是我在蒙古結識的哥儿們,很談得來,他叫張盛。還有一個向導,很老了,老到不知道多少歲了,大家都叫他老路,會說漢語,只好喝酒,經月不斷,我們都帶著行李什么的,他什么也不帶,只帶一車子酒,他對酒倒不吝嗇,肯和人一起喝,除了人這外,還有二十多匹馬,都是久經商旅,不怎么需要人照料的好馬。”
     我由衷地道:“雖然說商旅,但深入這种地方,也和探險隊差不多了。”
     阿水自傲:“可不如此。那天,過了山口,沿河走了三十里地,天就黑了下來,為了扎營的地方,張盛和老路起了爭執,張盛找到一處离河約有兩時的高地,那高地看來高整平坦,是個扎營的好地方——”
     那高地确然一看就是個扎營的好地方,平空高出兩公尺有余,是极平整的沙面,倒像是有什么人壘出來的一般,上面生長著一些灌木,正好要來生火。
     張盛是一個三十多、四十歲不到的精壯漢子,一口气策馬上了高地,大聲叫“今晚找到好宿處了。”
     阿水也上了高地,极目望去,暮色之中,蒼蒼茫茫,群山起伏壯觀之至。
     可是老路卻不上高地,在下面大著嗓門叫:“這上面不能扎營過夜!”
     阿水和張盛兩人,先是呆了呆,接著就笑了起來:“那依你說,該有何處扎營?”
     老路啞著嗓子:“趁天還沒全黑,再向前走走。”
     阿水和張盛又倦又不服气:“這里為什么不能過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