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一个身体被压扁的女孩痉挛着走了过来,我大为震惊:“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魔笔点到的舒琴,是一个19岁的正在恋爱中的女大学生,她低垂着眼脸:“我死时就这个样子!”这是一个标致的八零后女孩,长着娟秀的眉宇,两只眼睛好像天池里的荷叶,嘴唇好看地嚅动着,但脸上有很多血丝。她的故事骇人听闻!
   
    在一个天晴日丽的下午,舒琴在一个城市的地铁阳台上等车,就在地铁刚要进站还时车轮滚滚时,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拦腰抱住,跳下铁轨。真是秒杀芬芳。瞬间,那含苞欲放的青春,在铁轨下来不及挣扎,就香馨泯灭。
    舒琴揉揉泪眼:“当时我正在热恋中。男朋友在电话中最后说了一句:“我爱死你啦!”我正琢磨着这个“死”字不吉利,突然就死神降临!”
    我问道:“那男人说什么没有?”
    舒琴泪眼在转圈:“他什么话也没说,见地铁开了过来,抱紧我就跳了下去,因为是在地铁的头部,地铁还来不及未刹车,我与他都当场被车轮从身上碾压过去。”
    “真是太恐怖了!”我凝视着她。
    舒琴的泪水如瀑:“可他为什么非要抱着我跳下铁轨呢!”
   
    我通过魔笔得到他的信息。原来,这男人也是一个大学生。他原来准备与女友暑假回家结婚,后来突然得到父母来信,说家中的楼房被暴力拆迁了,去政府投诉,当地政府回答不知道被什么人拆迁的,他们不负责赔偿。女友得知后选择了背他而去。这个大男人,却觉得自己无力与社会上的恶势力抗争,便决定自杀。可他无勇气去面对现实,而对一个毫无防备的女孩子,做出了他“力所能及”的“报复社会”。
   
    我极度鄙视地:“常有一些人,自己遭受冤屈或暴力,不去找施暴人抗暴,却总喜欢拿无辜者来发泄。什么公共汽车爆炸案,什么超市爆炸案。还有这更奇的:竟然把素不相识的女孩拿来垫底,为一个懦夫寻找慰情。暴力与抗暴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是否伤害无辜。伤害无辜就会把好人也演变成歹徒。”
    舒琴悲悲戚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略为沉思:“有的人在遭受不幸遭遇时,会产生一种变态心理。如鲁迅所言,中国人看见狼就变成羊,看见羊就变成狼。他们不敢去对权势者抗争,就只好找更弱者来殉葬。被一位智者言中:‘中国人想说爱你不容易。’”
   
    有词为证:《忆王孙》
    飘零叠嶂埋冤魂,秀枝摇曳皆血痕。是谁劫馨任香焚。
    落红尘,漠漠愁锁不忍闻。
   
    -----未完待续-----
(2011/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