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来往沧溟里,身如一叶舟,身边到处是冤情汹涌澎拜。今夜魔笔点到一个叫薛雪的自杀女孩,她来到我身边时,本来已经身心俱裂的她,短暂恢复了元气。奇怪地是,她属于那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人物,却选择了从校园的教学楼上纵身跳下,结束了18岁的短暂青春。薛雪长得肤肌赛雪,清眸如月,腰身婀娜,长辫飘逸。她显然是做好了被采访的准备,抬起凤眼:“我知道你会点到我的。”
    我已经能体会出她的心脉:“因为我死得太惨了!”唉,那是她不真正了解流馨阁。
   
   
    她的回忆就向一本少女日记,而她也是死于少女日记。她自女孩来月经起,由于害羞及无处倾吐内心的秘密,就开始写日记。日记中除了记述自己的学习外,还记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及开始有性意识起的一些内心独白。包括对自己身体器官的描绘,及自我欣赏。不过,薛雪压根就没有想过把自己的私密日记拿给人看。可有一天,她下课后把日记本忘记遗留在课堂抽屉里了,又碰巧打扫卫生的人拾到,把她的日记本交给老师了。而这位老师也是个美女老师,可她的风头偏偏被薛雪盖住了。男同学们经常议论,说老师长得不如薛雪,老师耿耿于怀。
   
    薛雪在日记中有一段写了自己的身体与老师的身体的对比。记录了自己有一次游泳时,与老师共用换衣室。而她仔细观察过,描绘自己的玉体如何超越了女老师,“除了乳房不如她大,其它的每个部位都比她长得好。”特别由于这一段话,更挑起了老师的妒恨。第二天,老师把薛雪的少女日记,当着全班的面念了出来。但老师没有念这一段,却把她如何产生性意识和性幻想,及对班上某些男生的负面评价,完全念了出来。之后,女老师板着脸:“瞧,同学们。在我们班上,甚至在我们年级或许在我们学校,竟然出了一个最不要脸的女孩子!”在老师的挑唆下,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质问姚侥: “你认为你美吗?我看你是班上最丑的女生!” 薛雪根本没想到:自己的私密日记会被老师拿来念给全班听。见全班男女生异样的眼神围绕着她,她在下课时率先冲出教室,仅冒出一句:“我要找回自己的清白!”不等大家反映过来,她已经从四楼上跳下,当场摔死在校园里。
   
    征得她的同意,我通过魔笔调研了她的私密日记,阅毕淡淡一笑:“完整的少女的性心理,性幻想,性意识。优点是心灵写真,缺点是过于直白。” 薛雪苦涩地:“我虽然写了少女日记,可我的初吻都还没有献出过!根本还不知道什么叫男人,就背负了那么多罪名,成了学校里最淫荡的女孩。”
    我发现她死时处在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那时候,确实还比较封闭。一个女孩子,不过把心中所想写了出来,而那些东西,放在今天来看,不过是内心秘密而已,未经本人同意,外人并没有权利翻看她的笔记。于是,我眸子一动:“你是一个正常的人。”
    薛雪突然癫狂地抱住我:“难道我没有权利向往异性?……即便想做爱?”
   
    我惊诧地望着她,心中琢磨着她究竟是不是女鬼?
    她把嘴唇靠近我:“你是我唯一的机会,和最后能接触到的男人了,说实话,我来到阴间后就后悔了,我对神秘的性爱,有过那么美好的憧憬,我死也不甘心一辈子没体验过与男性的性爱!”
    我发现她象火焰一样逐级地在我身边燃烧了起来。我理解她的冲动,人是欲望动物和感情动物,如果两性之间被隔阂,是不可思议的事。而我却不能答应她。我告诉她:我和沓莎天使已经约法三章,即便我也快被她的欲火点燃,却必须熄灭。我要完成《流馨阁》一书,我不能与我的采访对象做爱。
    见我有心理障碍,薛雪不以为然:“沓莎天使不过是提醒你‘谨慎幽情’,并没有说你不能爱上女鬼!”她故意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肉身:“有痛感!我此时此刻是人不是鬼,请相信我的肉体是真实的!”
   
    我发现她显然把在阴府里的所有苦闷与孤寂,都集中在一种欲望的寄托上,她越来越明确地表达出要实践鬼与人的苟合。她敢想,我却不敢做。眼望着她伸展出来的女性魅力,就要爬满我的身上,我急道:“有请沓莎天使裁决!”并用魔笔点了沓莎天使的名字。果然,沓莎天使浮现出来,她优雅地嚅动嘴唇:“小鸽子,我并不禁止你做什么。可如果仅仅是你们一见钟情,或出于对她的同情也吧,不管你们做什么,我可以装作没看见。可你想过没有,流馨阁中类似她这种从未与男人有过性爱的女孩子,恐怕占一半还多,比她更欲火强烈的大有人在,你如何满足?”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担忧,与多人做爱,自然成了一种淫乱。在薛雪的眼中,只有她一个,可在我的眼中,还有两百九十多美女等待着我去采访,我在阳间诗评过300美女,即便有仰慕之心,也刻意不与她们之间的任何人建立有性关系,那么,面对阴间的300美女,我也必须这样做,才能在阳间与阴间的各300美女中保持一种清流脱俗的超然形象。为了文化,我得舍去奢望。
   
    离开她的胸脯,只有50公分,此时却如二万五千里长征,比爬雪山过草地更艰辛,几回回就要晕死在冰天雪地里,几回回难以自拔大渡桥横。有一阵子,我甚至怀疑自己还能否活着走出大别山。她的肉体比冰雪更纯净,她的秋波似天池更清澈。她愿意给我,我理解加欣赏她,却无缘享受。可正因为无限妩媚萦绕着我,我每离开她一寸,就离开地球一尺。就这样坚忍着,坚忍着,把永远的遗憾留在了身后。把阴间与阳间美丽苟合错过。
   
    有词为证:醉花阴
    似芳心低诉凉透,暗香盈襟袖。
    如何衔接你,那双眼眸,波涌夜如昼。
   
    销魂无奈阴府后,少艾当初秀。
    只是难行缀,忍弃相偎,泪眼伴回首。
    ---未完待续---
(2011/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