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见面时她几乎是被烧焦的情形。清秀无存,轮廓依然,嘴唇裂开,语句凄凄。
   
    那是一场焚烧了师生也焚烧了人性的大火。在克拉玛依市区以西8公里的成吉思汗山脚下,小西湖墓地的C区,每一方墓碑上都有一张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有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而同样的墓碑的下方镌刻着同样的时间——“一九九四年的十二月八号”。1994年12月8日的克拉玛依大火,323个生命随风而逝,其中包括284个中小学生的生命在瞬间凋零。16岁的中学生晶莹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被沓莎天使收入了流馨阁。
   
    她叙述着,晶莹的泪水始终如瀑倒悬:“我的好多好多同学都死得很惨!多被烧成了焦炭!”
    噩梦般的时刻,“孩子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这句话,导致了太多的乖乖学生葬身火场。事后,当事人否认说过这句话,但是杨柳、金素敏等在场的幸存者都证实,确实有个女领导说过这句话。晶莹忧伤地:“如果她没有说过这句话,满场的学生怎么可能面对大火,坐着不动,眼望着距离逃生门最远的领导们,一个个慢悠悠地撤离逃生门。甚至逃出后连西装都笔挺如初。”
   
    魔笔里提供的证据也显示:12月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一行25人到克拉玛依市检查工作。12月8日16时,克拉玛依教委组织15所中、小学15个规范班和教师家长等769人在友谊馆为检查团进行文艺汇报演出。第二个节目《春暖童心》后,舞台纱幕上方一排光柱灯处有类似花炮般的火花向下飘落,开始,以为可以迅速扑灭,教委几个领导上去灭火,幕布被拉上。而舞台上的火引燃了挂在后幕作背景的多个呼拉圈,由于幕布的阻挡,迅速消耗的氧气使舞台区域内形成了一个高压区,幕布膨胀开来,形成巨大火势。学生们见状,迅速站立起来,准备逃生。时任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况丽吼道:“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等学生陆续坐下的时候,领导席已经空了!当时领导坐在中间的前几排,在让学生坐下别动的时候,领导们慢慢地往两边散开,从过道慢慢往后走。接着,火势迅速蔓延,所有灯光瞬间熄灭。这场演出的报幕员、当时9岁的女孩周雅静在通道里,被一个领导用力推开她往前跑,而他竟然是演出前周雅静给他献鲜花的领导。“这里有危险,党员干部们我们先逃。”只能用这句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虽不是所有的领导都有幸逃脱,但克拉玛依市官员26人无一人伤亡!最先一批逃生的人从后排的卷帘门逃出后,原本开着的卷帘门突然掉落下来,友谊馆顿时变成了一个烧砖瓦的火窑。克市八小的损失最为惨重,这些年龄最小的小学生坐在离逃生出口最为遥远的前排——领导席的左右两侧,其任务之一是向领导行礼献花,结果100多个孩子大多殒命。校长张莉和教师张艳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怀里都抱着孩子,分都分不开。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况丽在熊熊的大火吞噬着数百名儿童生命的时候,没有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她凭藉着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着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她指着厕所门外地上一百多具学生尸体,恬不知耻的向记者炫耀自己的逃生知识丰富有多么了不起。
   
    晶莹泪眼朦胧:“我想知道他们那些先走的领导如何了?”我心情沉重地:“虽然事后有一些领导因玩忽职守被判了刑。可其中一些人的结局依然非常光明,先是另一位判刑的同级别的“领导”方天录到西安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已回到克拉玛依,和同案其他一些到了年龄的罪犯一样都退休了。也有一些被安排到外地工作的人,选择不再回克拉玛依。况丽后来又重新入了党,而她是经过战火考验过的,当上了一家保险公司克拉玛依分公司的总经理,成了大款。现在正准备朝着市里的更高职位迈进。有词为证:
    念奴娇
    小西湖墓,天垂低,断肠人在面别。
    忆得当年焚烧日,唯有乌纱升阶。
    冻寒又到,芳草摇曳,白骨如雪。
    人心向背,谁识秦城古月。
   
    孤寂死魂离宫,永无闭目,年年悲风切。
    寄语朝朝未来人,勿将历史泯灭。
    伤心千古,繁华宫中,幽火摇曳。
    无语凝噎,消磨多少和谐。
    ----未完待续----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