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大嫂興訟]
雲端行者獨眼鷹
·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屢敗屢戰”的典範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黨!
·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
·紅衫軍安在?反腐者死絕?
·狗官的「歷史」 百姓的「共業」
·被國民黨忽悠了的地痞流氓
·帕雷託法則在台灣
·致青春-8964
·自作孽的台灣人
·屌丝网民种狂想曲-
·《惜福》
·馬英九一切為祖國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飛入艾未未家的紙幣機船
·好人難為?狗官易當!
·壺漿簞食以迎王師(小豬傳奇)
·一樣的哈佛,沒兩樣的校園間諜!
·馬友友們的“黃金四年”
·阿輝伯,讓我們再次牽手護台灣!
·萬聖節後的“杯具”
·台灣電音三太子跳“保庇”
·紋枰上的“台灣之光”
·跆拳道?無間道!
·寡婦的奉獻
·我找到了,馬英九的最大政績!
·哎呀,親娘哦,賊不見了!
·千萬元豪宅與
·台灣人血汗錢養的中國龜孫子
·如今,孰為漢,誰是賊?
·商人的天平無法秤出旎甑闹亓
·看圖說話, 搏君一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嫂興訟

   
   我們公園裡晨操的老友吳先生,最近突然失踪了一個月;因此,基本上大家都以為他向上帝老人家報到去了。
   可是,老吳昨天卻不期然地與老妻出現在大夥都跟前;於是,大家熱心地問他,為何老久不見?到底去了哪裡?
   老吳:我去坐牢了!
   


   大夥異口同聲地說:您老人家家財萬貫,不偷不搶的,憑啥?
   老吳聳聳肩,兩手一攤,故作輕鬆地道:公園口咖啡店的莉莉告我強姦!
   此時,吳太太在一旁滿臉不屑地說:臭不要臉的東西!
   這時候,城哥說話了。他說:吳太太,這就是您的不對咯!如果,現在我還能夠去找“企壁”(阻街女郎,俗作:站壁)的話,我老婆肯定焚香鳴炮祭祖了!您應該高興都還來不及,咋還罵自己的老公呢?
   吳太太:唉!城哥,實際上我和您都想到一塊去了!其實。。。
   
   實際上,一個月前,老吳以強姦罪嫌被傳喚到庭時,他老人家如一隻驕傲的公雞似地抬頭挺胸走進法庭。從庭訊開始,他就一口承認莉莉的指控;但是,當法官聽到吳太太在旁聽席上放聲大哭說:歸身軀攏死了了,就存一隻嘴!死老猴,你已經四、五十年沒碰過恁祖媽。。。(全身都死絕了,就剩下一張嘴!老不死的,你已經四、五十年沒碰過老娘了!)
   
   此時,年紀約60歲的女性主審法官聽得此言,臉上露出會心一笑;於是,她改以“偽證罪”判處老吳拘留29天;因為,老吳已經85歲。
   
   ~~~~~~~~~~~~~~~~~~~~~~~~~~~
   
   昨天,陳盈助妻子向媒體表示:“已經委請律師,下週一將控告《壹週刊》!”
   
   
   由於,上週三出刊的《壹週刊》報導:今年9月10日,馬英九密會擔任選舉賭盤大亨的陳盈助,陳某長期經營跨國網路簽賭站身家可觀,且黑白兩道人脈甚廣;據傳,馬向陳尋求資金和組織動員支持;雖然,馬氏否認有此一舉。但是,馬氏的幕僚也已承認他於2008年與2009年曾和陳某會面。然而,我們不禁要質疑,2009年之際,馬當時已是身為總統,竟然與他一向避之唯恐不及的黑金打交道!儘管,馬英九在電視專訪上否認9月10日密會之事;但是,馬氏是一個連吃幾次“富邦魚翅宴”都說不清的人;所以,無論他承認或否認,皆不足採信!
   
   當時,《壹週刊》指出陳致中召妓,結果陳致中提告該雜誌社,而不是“白目雞妮可”告人;同理可證,若是有人訛傳我跟志玲妹妹去薇閣,興訟應該是林妹妹,而不是老漢在下我;假使,訛傳我與陳文茜去開房間,那麼居於保護民族幼苗起見,而提告保的當然是小生我。所以,一個以“清廉”自居不沾黑金的總統,被指控與黑道組頭見面,應該提起告訴維護清譽的人應該是馬英九,而不該是黑道人士;好吧,我再退一萬步來講,若陳某認為不屑與馬氏為伍,那麼也該他自己提告啊!怎麼說,也輪不到黑道大嫂出手呀!這太值得玩味,讓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了!
   
   
   (看看電視名嘴的說法)
   
   2011-11-20
   

此文于2011年11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