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据新华网报道,消防部队转业分配安置在洛阳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工作的34岁男子李浩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他的地窖中囚禁为性奴,强行与这些女子发生性关系,为了“杀一儆百”,李浩将一名“不听话”的女子芳芳活活打死后,就地掩埋在女孩们居住的地下室角落里。其中一名女子最长囚禁的时间达2年。期间,李浩还帮着一位女子打死了另外一位争风吃醋的女子。在暗无天日的黑屋子里,经过折磨致死的威胁与性奴调教,这些女子失去了反抗的意志,争相取悦李浩。如果不是本月初因一名逃出女子举报而告破,这些女子都将会在玩残后一个一个被他弄死,还会换上一批新的性奴。这间黑屋子成了李浩可以任意泄欲与杀人的小宫廷。
   
   
   这事终于也出现在中国了,以前更多是在欧美的新闻中看到。抢劫、强奸、杀人、放火、投毒等等,即便再可恶,都还能有一个解释,无非是利欲熏心、图财害命,兽欲膨胀,嫉妒、愤怒等情绪失控等等,可有些罪犯的所作所为,却超出了你的认知范围。例如,我以前写过的“华盛狙击手 ”,一位美国黑人使用狙击步枪,任意射杀进入他瞄准镜里的无辜路人,没有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借口。后来被抓到了,但依然无人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冷血,把同类当成树上的鸟儿射杀。
   

   
   
   还有一个真实的案例,让我无法忘怀。一位美国女检查官负责起诉变态杀手,因为工作的关系,她不得不把这位杀手的全部罪行仔细核对一遍。那位变态杀手布置了一辆流动杀牛车,他把一些妇女骗到车里后,把她们像牛一样捆绑起来,用屠杀牛的方式慢慢残害、虐杀她们,有些细节不宜在这里复述,比较仁慈的包括:使用吹胀牛皮的工具给受害者身体充气,直到她们全身吹爆而亡,使用捅牛的工具插进女性身体,接通电流,直到她们活活痛死。这位美国女检查官坚持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把那位变态凶手送上了电椅。之后,她回到家里,洗澡更衣,自杀了。
   
   
   
   我和很多人一样,能够理解她为什么自杀。因为那些犯罪细节让我这个大男人都不忍卒读,一位女性如何能够承受?那些犯罪细节会让任何有良心的人都生出对人性的质疑。如果陷入这种绝望中而无法自拔的话,自杀就显得并不那么可怕了。这些变态残杀与冷血连环杀手,还有虐童犯,以及时有传出的囚禁自己的亲生女儿长达十几年的离奇案件,都超过了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认知与理解范围,让我们对人性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好在西方国家对这类人与案件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过,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从心理学到生理、生物学科,再到社会学,都对这类人有了一定的研究与认识。据西方研究揭示:犯下了这些罪行的人大多是属于“没有良心的人”,也就是“反社会人格者”。据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家玛莎.斯托特(见附图照片的书)等一批心理学专家的研究结果显示,地球上这种没有“良心”的人占到总人数的4%,也就是说,每25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没有“良心”的。
   
   
   
   这里说的“没有良心”可不是我们口头上使用来责怪没有同情心的形容修辞,而是实实在在的字面意思的“没有良心”——缺乏一种正常人都有的“良心”——缺少对他人的感情依托的责任心、同情心与爱心。研究显示,造成这些人缺乏良心的原因大体有三个:天生基因是罪魁祸首,后天成长过程中受到的刺激不可小觑,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化与环境的影响。
   
   
   
   值得我们中国人自豪的是,西方的研究同时发现,东方一些国家的反社会人格者比例要低得多,例如美国人在中国台湾地区所做的研究显示,没有良心的人大概只介入0.03%-0.14%,远远低于西方的4%。我个人倾向认同这个研究数字,这和我在东西方国家的切身感受相符合。就拿中国来说吧,犯罪率显然不比西方低,但这类反社会人格者犯下的案子,按比例显然要比西方低很多。
   
   
   
   西方的研究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与坏消息。好消息是,你不用为那些无法解释的案子苦苦寻思、追问人性,甚至绝望到自杀。那只不过是一些类似于精神病患者的人,因为缺少了良心而干出的“丧尽天良”的事。即便是占到4%,也毕竟是社会中的少数,更何况,只有一小部分没有良心的人才会去犯罪,大部分只会对他们周围的人造成困扰与痛苦,无法形成对社会的伤害。更何况,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有良心的。
   
   
   
   坏消息是,那少数的没有良心的人也许就在你身边,从外表上你不但无法分辨他们,甚至因为没有“感情牵挂”与“良心顾虑”,他们都很潇洒与“酷”,也不乏幽默,加上不择手段而且撒谎成性,他们在诸多方面都能够取得你我无法企及的成绩。他很可能就是你的老板,或者你的邻居,甚至已经和你生活在一起。目前他们这种“病”无药可救,而他们永远不会自动走进诊所告诉你“他缺乏一种叫良心的东西”。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会去犯罪、坐牢(美国监狱里只有20%的罪犯属于这种反社会人格者),但他们一旦犯罪,就是惊天动地的,据统计,美国50%的绑架、谋杀、爆炸、叛国、恐怖袭击、校园枪杀等重罪是他们犯下的。
   
   
   
   目前世界各国都对这种人束手无策,你不但无法确定谁“没有良心”,即便你能够确定,也不能只因为一个人“没有良心”就对他另眼歧视,甚至去预防还没有发生的犯罪。西方心理专家只能告诉我们,如果你发现你身边的人是没有良心的,没有同情心,一而再再而三的缺乏责任感,而且还常常装出可怜相博你同情,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他,打消用常人的道理去说服他们的愿望,更别妄想去沟通、达成理解。你一旦和他们瓜葛上了,或者被缠上,很可能会崩溃,甚至生不如死。目前,对付个体的反社会人格者,只有法律的威慑,让他们知道,一旦他们犯罪,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监狱与电椅。
   
   
   
   可怕的显然不只是社会中存在的这类没有良心的人有多少,会对你和你的邻居犯下什么罪行,更可怕的是这些人会爬升到什么位置,掌握多少生杀予夺的公权力,会否成为统治我们的最高领导人!那样的话,他对整个国家与社会造成的伤害与灾难,就不是一位变态狂魔把六位性奴关在地下室那么简单,而是有可能把整个国家变成一间地下室,把人民全部关在黑屋子里!
   
   
   
   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也不是杞人忧天,更不是借题发挥,因为对照这些“无良心人”的特征,专家学者们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认定希特勒、波尔布特、斯大林、齐奥塞斯库等等(有些名字省略掉)就属于这类反社会人格者。他们属于社会中极少数的没有良心的变态者,却爬上了控制所有人的高位。
   
   
   
   他们对人类造成的灾难,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当然造成灾难的原因很多,但很大一部分正是因为他们缺乏人类一个最基本的感情——良心。他们六亲不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杀人如麻却无动于衷,常常借助极端的理念与走火入魔的意识形态,胡作非为。在接触西方这部分研究后,我确实被说服了,任何价值理念,哪怕是纳粹的种族灭绝理论,也必须有这些反社会人格者才能“发扬光大”,才能执行下去,把理论与理念变成血的现实。如果没有这些缺乏了“良心”的人,灾难很可能在人类的良知面前有所收敛。不幸的是,西方的研究结果还揭示,即便普通的有良心的人们,在某一个没有良心的权威的煽动与领导下,也会让自己的良心暂时蒙蔽,而跟随“权威”做出残忍的事。历史上屡见不鲜的全民疯狂的现象,大多是变态狂魔鼓动群众所为。
   
   
   
   我们都不会对文革中一些惨不忍睹的屠杀场景陌生吧?至今有些现象还不能仅仅从政治与意识形态的角度去解释清楚,一些孩子怎么就会拿起皮鞭把老师活活抽死?一些朝夕相处的并无仇恨的农民怎么就能够把黑五类的小孩子丢进水井淹死?如果我们去仔细统计一下,那些真正亲手杀死人的红卫兵与造反派、农民积极分子,其实仍然只占到极少一部分。有意思的是,这一小部分真正的凶手与帮凶,至今绝对不会忏悔与道歉——因为,这正是没有良心的人的一个最大特点: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任何事,他们最常用的语言是“你怎么那么天真”、“没有必要后悔”,其实,他们根本不拥有“后悔”这种有良心的人才会拥有的感情。
   
   
   
   接下来的问题就自然是如何阻止这类变态狂魔登堂入室,窃取国家的大权?西方人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只关心邻居里是否有这类变态狂魔,因为自从二战前出现希特勒后,西方进一步完善民主制度,已经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人类发明的民主制度,最大的功能之一就是用来阻止这类少数变态狂魔爬上高位、主宰世界、奴役我们。这也是我们常说的民主制度是建立在人性恶的基础上的原因。民主制度不一定能够挑选出好人,但却很难挑选出坏人,而且,经过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民主制度进化,即便选出了“坏人”,权力的制衡与监督,也会阻止他为所欲为。
   
   
   
   回望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我们大抵出了300多个皇帝,是世界生产皇帝最多的地方。这些皇帝大多平庸,也有一些优秀的,可还有十几位出了名的暴君(令人惊讶的是,正好和人类中变态狂魔的比例差不多)。对照这些暴君的行为,我们看到了现代心理学界定的“反社会人格者”,看到了缺乏常人应有的良心的暴君们一旦掌握大权,能够给神州大地带来的巨大灾难。他们以杀人为乐,让每一位变态的人如鱼得水,把人间变成了地狱,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奴才与性奴的铁皮黑屋!
   
   
   
   这种现象到了上个世纪依然存在。记得回忆毛泽东的一个细节流传比较广,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毛泽东听说饿死了好多人,他“神情暗淡”,决定不再吃红烧肉。这是他的身边人后来写出来的细节,虽有美化之词,后又被网友证实是虚构,但即便我们相信这是真的,除了这唯一一点“真情流露”外,我们发现执政长达30年的毛泽东,几乎在任何场合都没有表现出同情心、爱心与责任感,更不用说为受苦的民众流泪,承认自己的过错,表现出一丁点的后悔。这么明显的症状,作为普通人,我们一眼都能够辨认出来,可因为发生在红太阳(神)的身上,那些明显的缺乏良心的性格特征,竟然成了“坚定的”、“异于常人的”、“大公无私的”、“伟大的”同义词。而当时被关在黑屋子的“翻身奴儿 们”,正如那六位被囚禁在地下室的性奴,都在争先恐后地自相残杀以博得他的欢心与宠幸,何其悲哉!
   
   
   
   杨恒均 2011-9-23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