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徐水良文集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新民主主义)


   

徐水良


   

2011-11-21~23日


   
   内容提要: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说到底,只是从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走到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而且还远没有改革进步达到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那样的程度。旧货翻新,重提新民主主义,只是换个名称,使现行制度合法化,阻挡中国的民主革命,阻挡未来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取代以经济为本的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潮流。
   
   -------
   
   我也讲几句。
   
   看了体制内人士关于新民主主义的讨论,好像看到了出土文物,历史又倒退了多少年。所以,我也把我18年前一篇从根本上批判马列主义的旧文出土,附在后面,供大家参考。这是我一系列批判马列主义文章的第一篇。
   
   马列主义的一党极权专制,是思想、信仰、文化、政治、经济、甚至个人生活等等等等各个方面的全面专政(专政即专制,英文和印欧语系中是一个意思),它们都是一神教世界思想信仰和政治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传统习惯下的产物。比一般单纯的政治专制,其专制极权性质,要厉害得多。共产党的专制极权性质,超过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专制,希特勒的纳粹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专制。马列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和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纳粹极权专制,都很左,都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左倾大倒退的产物,都是人类历史上的左翼社会主义专制。
   
   马列共产社会主义和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等等这些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又有共同的本质,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经济异化的产物,都是以经济为本的制度,都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经济制度,反过来压迫人和统治人,它们都崇尚经济决定论。都是经济决定论这一根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毒瓜。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经济异化的制度,都必将被未来社会异化消除、人性复归、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制度所取代。在这种人本社会,人类自我本性恢复,人创造经济,人类自身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对经济起决定作用,而不是像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那样,由经济和所有制决定和左右人类及社会。
   
   在这种人本社会,其具体的实际制度,包括经济制度中的所有制度和交换制度,由人类自身的发展程度来决定。这种社会,既反对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全盘计划经济化,又反对原教旨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而是从实际出发,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公共领域公有化,在政治领域,就是民主化。绝不能像共产党那样,公共领域私有化(包括政治领域专制化),而私人领域则公有化。
   
   马列主义和纳粹主义这类左翼社会主义极权专制,与另一类一神教思想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一的右翼极权专制,在历史传统上同出一源;但在左右表现形式上,则相反。
   
   斯大林和苏联共产党为了洗刷自己和希特勒同为社会主义左派,共同入侵波兰、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事实,非要把希特勒的极左,说成极右,完全歪曲了左右性质。
   
   但是,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专制,比法西斯和纳粹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更加专制。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改来改去,说到底,只是从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逐步改成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而且还远没有改革进步达到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那样的程度。在高效、廉洁、开放、私有化及其合理程度等等各个方面,都还远远不如希特勒的纳粹国家社会主义。中共经济发展速度远远不如希特勒德国,中国每年经济发展速度接近10%,就自吹得不得了。其实,希特勒德国经济发展速度要比目前的中国高得多,当时的纳粹党员全下到民间,去组织和发展经济,很卖力,也很廉洁勤奋,所以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中国改革开放的私有化是大抢劫大掠夺,而且是不合理的私有化,很不合理的私有化。尤其是廉洁和腐败这个方面,纳粹基本很廉洁,迄今没有发现很重大的贪腐案件;而中共专制,大抢劫大掠夺,贪腐遍地,人类历史罕见。
   
   这里特别说一下失业率问题。希特勒德国在当时国际大萧条的环境下,失业率从1933年的33%,下降到1938的1.3%,被当时的国际社会看成经济奇迹。但是,在中共统治下的目前中国,处于和平盛世的国际条件下,按温家宝的说法:“中国的失业人口多达2亿人。”本人曾经据此计算,写过一个短文,中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25%的失业率。有的专家计算的中国失业率数据更高,超过30%,甚至有的专家数据高达34.5%。目前的国际环境,比国际大萧条时期好的多,但中国的失业率,不仅远超过目前的欧美日本等发达民主国家的失业率。(目前是欧美日本等民主国家是失业率较高的时期,但失业率一般在百分之四、五左右到百分之十左右。其中美国失业率达到10%左右。)与大萧条时期的纳粹德国1.3%的失业率,更没有办法相比。
   
   而所谓的新民主主义制度,则是纳粹制度——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制度的一种,是一种共产党领导的马列主义的极权专制制度,像纳粹德国一样,它是包含私人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在中国,这种制度曾经走向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极权专制。而现在经过改革开放私有化,中国又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国家社会主义的一种。这种国家社会主义,其实质,是权贵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现在要变成新民主主义,其实两者之间没有本质差别,只是换个名称,使现行制度合法化,继续搞极权专制,继续搞中国特色的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搞中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搞最坏的资本主义,只是换个名称骗骗人而已。
   
   所以,当张木生等体制内人物刚开始旧货翻新,重新推出所谓的“新民主主义”时,我就立即作了以下论述:
   
   新民主主义就是马列主义极权主义的一种,比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和希特勒的纳粹主义还要坏。
   
   现在中共的权贵资本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像很多学者指出的那样,倒是接近于法西斯主义。中共御用法西斯学者何新也主张中国式社会主义是民族(国家)社会主义,即法西斯主义。
   
   中共改革开放走了多少年,只是从马列极权主义走到当代法西斯主义即中国特色的国家社会会主义。
   
   其实中共这种国家社会主义,在腐败,黑暗,卖国,贫富差距,欺压本国公民,经济发展及其速度等等许多方面,仍然远不如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还没有进步到希特勒纳粹德国的进步程度。
   
   张木生这类东西,像现在对利比亚问题“舆论引导”一样,都属于搞“引导”。几乎都是把陈旧的旧货,加以翻新,用来骗人而已。
   
   中共面临垮台,不断一个又一个制造各种谬论,干扰和反对革命,就是为了保命保权保统治需要。
   
   参与其中制造谬论的人,可能不一定都是骗子;但是,总体上,毫无疑问,是中共在背后操作搞的欺骗“引导”的阴谋。
   
   体制内,思想陈旧,只能搞旧货翻新,骗骗思想浅薄的人而已。
   
   -------
   
   附带说一下:我们这里讲的是理论。不要把理论问题和实际策略问题混为一谈。
   
   因为理论是讲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研究理论,是探寻真理,需要的是正确,清晰,毫不含糊,不容错误的东西鱼目混珠。
   
   但策略不同,策略是主观行动的方法。正确的策略本身,需要团结大多数,需要包容,需要多元,需要容纳不同意见,需要容纳错误的东西。
   
   我是最早提出左右联合,共同反对和推翻中共现行专制统治这种的策略的人。但这是政治策略,不是讲基本理论。
   
   当然,讲策略道理,也是一种特殊理论,即策略理论,对策略理论的讨论也属于理论范围。但策略理论研究的对象,是人的主观行动,把人的主观策略,当作客观世界的一部分来研究。因此策略理论也不是策略本身。
   
   
   
   附: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一九九三年二月,三月于南京光华门
   
   
   一般人往往以为“持不同政见者”全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其实,情况往往不是这样。本人自一九七三年十月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此前约经过二年时间的准备),成为国内最早公开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而当时,我还是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时只是认识到斯大林、毛泽东及文化大革命的许多错误,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恰恰都是从马克思主义出发的。并且,当时大夜弥天,往往言不由衷,不得不讲违心话,小心翼翼。连列宁主义的错误,也是在其后几年才逐步认识的。以后迟至八十年代,才开始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少数零星错误。而认识到本文提及的根本错误,还是近年的事。虽然七五年即已突破“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而研究并形成整个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体系的框架。但由于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迟迟未能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马克思主义。
   
   我曾经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三十年,自信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难以匹敌。一九七五年,江苏的理论权威陈绍辉先生雄赳赳地杀上门来“批判”,并且有江苏省委,专政机器及省市大规模批判作后盾,但不到一个回合,他就大败而回。此后,似乎没有人再接受我们的挑战,前来与我们论战。
   
   作为长期深入研究并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对其中的错误,体会或许会更深些,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之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相当严密,其中有许多正确和宝贵的东西,在批判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时,不应抛弃其正确的东西,不应抹杀两位创始人,两位认真严肃的学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贡献,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弱点,乃是其忽视人。这一错误发展到斯大林和毛泽东那里,就变成了蔑视人,摧残人。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被称为“历史唯物主义”,但其实是经济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决定社会,决定人类历史的发展。现在中共中央的“基本路线”,也是“以经济为中心”。其实这是错误的。经济唯物主义说了好些正确的东西,但却从根本颠倒了人和经济的关系。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年,作为民主主义者,是重视人,重视人的自由发展的。但后来确立了经济唯物主义以后,就产生了忽视人的倾向。其实,经济唯物主义只看到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异化现象,以致认为不是人类自身,不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物质生产力,反过来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决定人类历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