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徐水良文集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新民主主义)


   

徐水良


   

2011-11-21~23日


   
   内容提要: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说到底,只是从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走到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而且还远没有改革进步达到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那样的程度。旧货翻新,重提新民主主义,只是换个名称,使现行制度合法化,阻挡中国的民主革命,阻挡未来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取代以经济为本的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潮流。
   
   -------
   
   我也讲几句。
   
   看了体制内人士关于新民主主义的讨论,好像看到了出土文物,历史又倒退了多少年。所以,我也把我18年前一篇从根本上批判马列主义的旧文出土,附在后面,供大家参考。这是我一系列批判马列主义文章的第一篇。
   
   马列主义的一党极权专制,是思想、信仰、文化、政治、经济、甚至个人生活等等等等各个方面的全面专政(专政即专制,英文和印欧语系中是一个意思),它们都是一神教世界思想信仰和政治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传统习惯下的产物。比一般单纯的政治专制,其专制极权性质,要厉害得多。共产党的专制极权性质,超过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专制,希特勒的纳粹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专制。马列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和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纳粹极权专制,都很左,都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左倾大倒退的产物,都是人类历史上的左翼社会主义专制。
   
   马列共产社会主义和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等等这些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又有共同的本质,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经济异化的产物,都是以经济为本的制度,都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经济制度,反过来压迫人和统治人,它们都崇尚经济决定论。都是经济决定论这一根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毒瓜。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经济异化的制度,都必将被未来社会异化消除、人性复归、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制度所取代。在这种人本社会,人类自我本性恢复,人创造经济,人类自身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对经济起决定作用,而不是像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那样,由经济和所有制决定和左右人类及社会。
   
   在这种人本社会,其具体的实际制度,包括经济制度中的所有制度和交换制度,由人类自身的发展程度来决定。这种社会,既反对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全盘计划经济化,又反对原教旨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而是从实际出发,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公共领域公有化,在政治领域,就是民主化。绝不能像共产党那样,公共领域私有化(包括政治领域专制化),而私人领域则公有化。
   
   马列主义和纳粹主义这类左翼社会主义极权专制,与另一类一神教思想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一的右翼极权专制,在历史传统上同出一源;但在左右表现形式上,则相反。
   
   斯大林和苏联共产党为了洗刷自己和希特勒同为社会主义左派,共同入侵波兰、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事实,非要把希特勒的极左,说成极右,完全歪曲了左右性质。
   
   但是,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专制,比法西斯和纳粹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更加专制。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改来改去,说到底,只是从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逐步改成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而且还远没有改革进步达到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那样的程度。在高效、廉洁、开放、私有化及其合理程度等等各个方面,都还远远不如希特勒的纳粹国家社会主义。中共经济发展速度远远不如希特勒德国,中国每年经济发展速度接近10%,就自吹得不得了。其实,希特勒德国经济发展速度要比目前的中国高得多,当时的纳粹党员全下到民间,去组织和发展经济,很卖力,也很廉洁勤奋,所以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中国改革开放的私有化是大抢劫大掠夺,而且是不合理的私有化,很不合理的私有化。尤其是廉洁和腐败这个方面,纳粹基本很廉洁,迄今没有发现很重大的贪腐案件;而中共专制,大抢劫大掠夺,贪腐遍地,人类历史罕见。
   
   这里特别说一下失业率问题。希特勒德国在当时国际大萧条的环境下,失业率从1933年的33%,下降到1938的1.3%,被当时的国际社会看成经济奇迹。但是,在中共统治下的目前中国,处于和平盛世的国际条件下,按温家宝的说法:“中国的失业人口多达2亿人。”本人曾经据此计算,写过一个短文,中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25%的失业率。有的专家计算的中国失业率数据更高,超过30%,甚至有的专家数据高达34.5%。目前的国际环境,比国际大萧条时期好的多,但中国的失业率,不仅远超过目前的欧美日本等发达民主国家的失业率。(目前是欧美日本等民主国家是失业率较高的时期,但失业率一般在百分之四、五左右到百分之十左右。其中美国失业率达到10%左右。)与大萧条时期的纳粹德国1.3%的失业率,更没有办法相比。
   
   而所谓的新民主主义制度,则是纳粹制度——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制度的一种,是一种共产党领导的马列主义的极权专制制度,像纳粹德国一样,它是包含私人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在中国,这种制度曾经走向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极权专制。而现在经过改革开放私有化,中国又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国家社会主义的一种。这种国家社会主义,其实质,是权贵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现在要变成新民主主义,其实两者之间没有本质差别,只是换个名称,使现行制度合法化,继续搞极权专制,继续搞中国特色的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搞中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搞最坏的资本主义,只是换个名称骗骗人而已。
   
   所以,当张木生等体制内人物刚开始旧货翻新,重新推出所谓的“新民主主义”时,我就立即作了以下论述:
   
   新民主主义就是马列主义极权主义的一种,比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和希特勒的纳粹主义还要坏。
   
   现在中共的权贵资本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像很多学者指出的那样,倒是接近于法西斯主义。中共御用法西斯学者何新也主张中国式社会主义是民族(国家)社会主义,即法西斯主义。
   
   中共改革开放走了多少年,只是从马列极权主义走到当代法西斯主义即中国特色的国家社会会主义。
   
   其实中共这种国家社会主义,在腐败,黑暗,卖国,贫富差距,欺压本国公民,经济发展及其速度等等许多方面,仍然远不如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还没有进步到希特勒纳粹德国的进步程度。
   
   张木生这类东西,像现在对利比亚问题“舆论引导”一样,都属于搞“引导”。几乎都是把陈旧的旧货,加以翻新,用来骗人而已。
   
   中共面临垮台,不断一个又一个制造各种谬论,干扰和反对革命,就是为了保命保权保统治需要。
   
   参与其中制造谬论的人,可能不一定都是骗子;但是,总体上,毫无疑问,是中共在背后操作搞的欺骗“引导”的阴谋。
   
   体制内,思想陈旧,只能搞旧货翻新,骗骗思想浅薄的人而已。
   
   -------
   
   附带说一下:我们这里讲的是理论。不要把理论问题和实际策略问题混为一谈。
   
   因为理论是讲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研究理论,是探寻真理,需要的是正确,清晰,毫不含糊,不容错误的东西鱼目混珠。
   
   但策略不同,策略是主观行动的方法。正确的策略本身,需要团结大多数,需要包容,需要多元,需要容纳不同意见,需要容纳错误的东西。
   
   我是最早提出左右联合,共同反对和推翻中共现行专制统治这种的策略的人。但这是政治策略,不是讲基本理论。
   
   当然,讲策略道理,也是一种特殊理论,即策略理论,对策略理论的讨论也属于理论范围。但策略理论研究的对象,是人的主观行动,把人的主观策略,当作客观世界的一部分来研究。因此策略理论也不是策略本身。
   
   
   
   附: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一九九三年二月,三月于南京光华门
   
   
   一般人往往以为“持不同政见者”全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其实,情况往往不是这样。本人自一九七三年十月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此前约经过二年时间的准备),成为国内最早公开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而当时,我还是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时只是认识到斯大林、毛泽东及文化大革命的许多错误,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恰恰都是从马克思主义出发的。并且,当时大夜弥天,往往言不由衷,不得不讲违心话,小心翼翼。连列宁主义的错误,也是在其后几年才逐步认识的。以后迟至八十年代,才开始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少数零星错误。而认识到本文提及的根本错误,还是近年的事。虽然七五年即已突破“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而研究并形成整个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体系的框架。但由于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迟迟未能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马克思主义。
   
   我曾经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三十年,自信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难以匹敌。一九七五年,江苏的理论权威陈绍辉先生雄赳赳地杀上门来“批判”,并且有江苏省委,专政机器及省市大规模批判作后盾,但不到一个回合,他就大败而回。此后,似乎没有人再接受我们的挑战,前来与我们论战。
   
   作为长期深入研究并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对其中的错误,体会或许会更深些,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之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相当严密,其中有许多正确和宝贵的东西,在批判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时,不应抛弃其正确的东西,不应抹杀两位创始人,两位认真严肃的学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贡献,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弱点,乃是其忽视人。这一错误发展到斯大林和毛泽东那里,就变成了蔑视人,摧残人。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被称为“历史唯物主义”,但其实是经济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决定社会,决定人类历史的发展。现在中共中央的“基本路线”,也是“以经济为中心”。其实这是错误的。经济唯物主义说了好些正确的东西,但却从根本颠倒了人和经济的关系。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年,作为民主主义者,是重视人,重视人的自由发展的。但后来确立了经济唯物主义以后,就产生了忽视人的倾向。其实,经济唯物主义只看到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异化现象,以致认为不是人类自身,不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物质生产力,反过来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决定人类历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