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徐水良文集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谈我的亲身经历: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对共产党)

   
   


   
   徐水良

   

   
   2011-11-15日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我的亲身经历说明,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对共产党。
   
   我们家乡是中共游击区。中共建政以前的情况,农民对中共和国军内争,并不很了解,只是因为双方都宣称抗日,所以农民出力支持和供养双方。农民对双方都有帮助。
   
   不过,实际情况是国军全力抗日,共军则在后面打国军。连共产党自己编的富阳县志的记载,都非常明确描述国军守卫前线打日本,非常壮烈;而共军则在国军后方发展,打国军。
   
   但参加共军当兵的,主要是游手好闲的人和兵痞。当时的游击队主要负责人之一,北撤南下时当指导员,中共建政后领军“剿匪”,剿匪结束后当县里的局长,是我老乡,文革后成为我的忘年交好朋友,他强烈反对中共64屠杀镇压,曾经写好多万字的长篇文章,抨击64镇压。他就告诉我,当时共军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大部分是找饭吃的,少数知识青年才有救国思想,几乎没有人是要搞共产主义。共产党游击队手中有枪,农民必须供养,到了村里,农民只能杀猪宰鸡,游击队天天大鱼大肉。后来解放军南下,整编地方游击队,生活艰苦加上政治整肃,原游击队纷纷逃跑,部分人逃跑后组织白军,抗击共产党。解放军在富阳县剿匪,剿的就是我们家乡这些前共军游击队“老战友”。我小时候还见过这些逃跑组织白军的游击队头头。后来他们都被枪毙。
   
   浙江省余姚上虞慈溪等四明山根据地周围的共产党地下党,解放后被共产党大屠杀,杀了很多,搞得余下的纷纷逃命。
   
   中共建政以后,与农民的矛盾就迅速激化。土改,农民并不支持,工作队动员的积极分子,基本上是懒汉地痞二流子。我们家是贫农,土改时分得少量土地。但在家里,父母偷偷谈话,全都是反对土改做法的话,尤其反对斗争地主等做法。土改时工作队在村里,一片恐怖气氛,所以反对土改态度,只能在家里谈。不小心传出去,还差点被批斗。我年纪小,我父亲怕我乱讲,给我介绍某些土改积极分子,往往说某某是懒汉二流子,要我小心。
   
   但是农民公开谈论得很多的,是离我们家十来里路的几个人被枪毙的事情。其中,一个是捐钱捐地捐房创建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被枪毙,1991年我出国前,富阳某些方面正在准备材料,要给他平反。另一个是相信共产党土地政策,“解放前”几年就回乡把自己土地分给农民的中国航空界的前辈,留法学生,在法国学航空。留法期间,救助过周恩来。他弟弟也是周恩来下属,后来担任某部部长。他因为曾经担任国民党空军高级顾问(农民传说是“总顾问”),等周恩来要求放人电报到达,人却已经被枪毙了。还有一个学者,因为要关押枪毙时,身上搜出毛泽东亲笔纸条,才幸免于难。还有一个中医骨伤科国宝名医,叫张阿毛。当时我们家乡,方圆多少里,有了病,尤其跌打损伤,腰酸背痛,口头禅就是去找张阿毛看病。他的医术在浙江、上海、苏南非常有名,及到他去世多少年,我到杭州、上海、苏州等地,还常常有人问起张阿毛。中医很多东西,似是而非,很不科学;但张氏骨伤科,却完全是硬技术,来不得半点虚假。张阿毛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方圆几百里有口皆碑,穷人无钱看病,他常常不收医药费,甚至倒贴路费。就是这样一个慈善的国宝医生,解放军南下后被抓,准备枪毙。只是因为有一个解放军师长病重,只好请他医治,并预先讲好条件,医好师长的病,免他一死,这样才捡了一条命。1971年我父亲大腿骨折,就到张氏诊所接骨治疗,我陪同照顾,其接骨医术,与西医完全不同。并且当时我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简陋的乡村小医院(诊所),竟然有许多杭州,上海,甚至乌鲁木齐不少大医院转院过来的病人在住院。后来富阳当局把他儿子请到富阳城里,组建了一个很大的骨伤科医院。中共人民日报,浙江日报等等一再发文介绍张氏骨伤科,成为富阳著名的独特医术和医疗世家。但中共报道隐瞒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就是他们推崇备至的张氏骨伤科传人,差点被他们枪毙,张氏骨伤科差点失传。土改前后,晚上村中大家乘凉,我听父亲和乡亲谈论的大多就是这些家乡的负面事情。
   
   后来工作组走了,我们山区,天高皇帝远,农民的讲话,还是比较自由。骂共产党的不少,也没人去告密。只有家庭成分不好的,地富反坏,则小心谨慎,不敢公开骂,怕批斗(共产党农村开批斗会,一般都动武,手臂粗的木棍都被打断。我曾经看到过一次,年纪小,感到毛骨悚然。)
   
   再后来搞互助组,农民还能接受。但很快搞统购统销,农民几乎全体一致反对。晚上乘凉时,农民全都骂这个政策,没人支持。
   
   再后来搞合作社,尤其是公社化,到处是一片骂声。寒暑假,我回家,都参加合作社和公社劳动,劳动时,大家谈话,人人都反对合作化。我没见到过农村干部以外,真正的农民讲真正的心里话时,有人真心拥护集体化的。当然,工作队开会高压下,农民言不由衷的话,例外。
   
   再后来是大跃进大饥荒的荒唐事件,人相食,全国饿死几千万。我岳父岳母安徽老家的亲戚,就饿死了绝大部分。共产党民兵四处站岗放哨,不准农民逃荒。这种荒唐的人为饥荒大规模死人,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
   
   后来共产党搞忆苦思甜,农民忆苦,都是忆大跃进大饥荒的苦。江南鱼米之乡,从来没有饿死人的事情。抗战兵荒马乱,农民也没有挨饿,与共产党建政后的贫穷相比,生活相当富裕。包括当地主富农长工的,也是这样。要他们忆地主富农压迫的苦,他们就说东家酒肉招待,对他们很不错,因为东家想要他们好好干活。他们忆苦,也是忆大跃进大饥荒的苦。大学期间,我们曾经到农村搞过半年多“社教”,碰到过不少这类事情。
   
   1991年我出狱以后,多次回老家探亲,这时的农民,反共情绪极其强烈,普遍公开骂共产党土匪、强盗,与城市不少居民骂共产党黑社会,相映成趣,不过,他们的反共情绪,比城市居民更加强烈。
   
   说受共产党危害最深的农民、被共产党变成当代贱民和现代农奴的中国农民,拥护共产党,完全是胡说八道。
   
   实际上,中国农民是中国最强烈的反对中共的群体。
   
   西方一些学者说中国1949年是农民革命,国内很多人也往往这样认为。这完全是受共产党欺骗。共产党制造假象,颠倒黑白的本事太厉害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此文于2011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