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謝田文集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国该不该出资欧洲稳定基金、以挽救希腊及欧洲的话题,居然煞有介事的在许多论坛上被认真的讨论着。这简直太滑稽了, 算得上天底下最大的滑稽事儿。中国有没有资格去帮助希腊,有没有道义上的理由、可以对国人交代得过去的理由,去挽救一个发达国家,其实根本就无需讨论。且不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饿死的狍子比兔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究竟谁该帮谁,其实并不难判断。只是呢,当今世界的人们,有人在搅浑水,有的人穷志短,所以才有这许多荒唐事儿。

   哪个国家更需帮助

   中国和希腊哪个更需要帮助,人们只要打开国门,把中希边境(航空)口岸全部开放,看看人潮从哪向哪流就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口岸开放后,希腊人争先恐后往中国跑,要离开“水深火热”的希腊到中国来过“好日子”,那中国可能真的是应该帮帮希腊。而反过来,如果中国人争先恐后的去希腊移民,中国还追在后面给希腊塞钱,那就说不过去了。

   穷人帮富人这类荒唐,以前也发生过。中国当年援助东欧共产国家时,中国百姓相比之下贫穷多了;但中共为了大家庭的需要,牺牲国民利益去推动其理念。荒唐日子过去后,去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参观的人发现,中国人省吃俭用省下来的农副产品、机械设备、武器装备,人家根本就不珍惜,乱丢乱放,随意浪费,甚至废弃不用。目睹这一幕,节俭为本的国人心痛惋惜之情,可想而知。奢谈救助欧洲的人,难道需要这一幕重演吗?

   国际社会最值得称道、最无私的援助,当属二战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欧洲复兴计划”(ERP)。虽然该计划最后体现为美国支持欧洲、以对抗前苏联共产主义的蔓延,但最初实施时,只有扶持欧洲战后重建的意愿。当时,计划在欧洲各国的会议上被讨论时,苏联及其盟国也在受援之列,但他们拒绝接受,使人类失去了和谐共处的机会,开始了几十年的冷战。

   从1948年起的4年间,美国为经合组织各国提供了130亿美元的经援和技术支持,而美国1948年的GDP也只有2580亿美元。二战后、马歇尔计划开始前,美国已经给欧洲提供了120亿的援助。两项援助加起来250亿,是美国GDP的10%,这该算是相当慷慨的了。而从1945到1953年,美国给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赠款和贷款,总额高达440亿美元。

   很多大陆民众憎恨日本,反日情绪强烈。这不免让人纳闷儿,当年中国从日本拿到高额日元低息和无息贷款,接受日本全资在北京建设中日友好医院时,为什么没人反日呢?日本对中国的援助,应该说是比较无私的;他们或许有补偿战争创伤的愧疚,但并没期待回报。尤其是中国人自己已经说了,国共两党都说了,要放弃战争赔偿。放弃就是放弃了,就谁也不欠谁了。不然的话,陈年老帐总是翻出来,冤冤相报的日子会没完没了。

   当国际“铁公鸡”最好

   从中国经济即将崩溃、民众生计面临危机的现状看,中国还是做国际“铁公鸡”最好。把自家的钱省着花,多花一点在百姓身上,民怨民愤就不会那么大。如果政府继续执迷不悟,慷国家之慨,为一党私利牟取名声,民意反弹会更加强烈。

   中国地图像个大公鸡,中共治下的中国,其实是真正的“铁公鸡”。如果人们看看中国的国际援助,对象都是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坦桑尼亚、赞比亚这些国家; 援助要么是出于扶持共产同盟的一党私利,要么是贪图非洲的资源,要么是为了拉拢小国、争取缓解国际社会的人权压力。类似美国、日本的真正无偿、无私援助, 中国根本没有。

   前些时候,许多外企还“被行善”、“被捐款”,被列入“国际铁公鸡排行榜”。不管是捐款也好、慈善也好,按正常社会的理来讲都不该这样,而应该是自觉自愿的。人家不愿捐,也碍不着别人什么事。捐了的人大张旗鼓、唯恐天下人不知,那不是真善,而是伪善;伪善是不积阴德的,因为你的德都已经转化成虚名和荣耀,被你享受完了。善欲人知,不是真善。中国社会对有钱人和企业不捐款感到忿忿不平,实际上是共产大锅饭的遗害,是对社会有害的。

   中国的铁公鸡和铁公机

   说起“铁公鸡”,不免涉及中国经济的“铁公机”,人们把铁路、公路、航空简称为“铁公机”。“铁公机”的“一毛不拔”,正好揭示了交通资源被利益集团垄断的现实。而导致中国经济陷入投资过度、建设质量低劣、腐败盛行、乃至投资效益低下、呆帐过多的原因,也正是“铁公机”这个祸首。

   中国的铁公机国策与希腊人的败家子作风,有共同的渊源,都把国家带入危险的境地。被共产思潮左右的希腊,举国败家风气十足,人们把钱花在跑车、度假、福利上,寅吃卯粮后,还要吃辰粮、巳粮。希腊农业小城拉里萨(Larisa),是全球保时捷卡宴 (Cayennes)跑车密度最高的地方;像极了中国的煤都山西,民工一贫如洗,煤老板悍马(Hummer)加长车的密度,也是世界第一。希腊富人与中国富人的逃离,也是何其相似。送钱给败家子并由穷百姓买单,与情不符,与理不符,于情理都不符,是不该实现的。

   希腊的麻烦源于其优渥的社会福利,在于几十年间实施的共产经济理念。希腊人的高福利、大锅饭、高工资、低税收、多度假、少工作,大笔的借贷消费,借新债还旧债,导致今天的危难。危难之际,希腊共产党徒还在示威游行,不知大祸将至,视社会的公义与道德于无顾。希腊经济和社会的崩溃,不是市场经济和民主的失败,而恰恰是共产理论在西方的失败验证。

   治理铁公机和败家子

   欧美原不希望希腊破产,因为破产会带来一系列问题,欧洲各大银行都持有巨额的希腊债券;而破产后,希腊会被踢出欧元区。但如今看来,欧洲人打破了这一禁忌,德法已经公开讨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问题。或许真的该让希腊破产,让他们汲取教训,以后不再采取共产的社会策略。

   共产主义的危害,人们一般意识到的,是在东方阵营,如前苏联、中国。希腊的真共产主义和中国的假共产主义,希腊的实际共产主义和中国的虚假共产主义,希腊的内里共产主义和中国的表面共产主义,都危害深远。希腊共产主义有实无名,无名而行实,中国共产主义有名无实、挂羊头卖狗肉。东西方要最终走出困境,都必须彻底抛弃这个歪理邪说。

   许多人不相信宿命。希腊文明的最大遗产,就是古希腊的悲剧。亚里士多德在探讨悲剧含义时,认为悲剧的目的是要引起人们对剧中人的怜悯,和对命运的恐惧。悲剧中的冲突往往难以调和,是宿命的反映。“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的代表作《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就讲了普罗米修斯盗 火、违反天条、受宙斯惩罚的故事。

   希腊今天的麻烦,显然,恰是一出新的悲剧。◇

   

   

   

   

   

   

   

   

   

   本文转自24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51/10064.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11-15 06:43:52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15/n3431311.htm谢田-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2011/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