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佛朗哥和西班牙
[主页]->[百家争鸣]->[佛朗哥和西班牙]->[阵亡者纪念谷——和解西班牙的象征]
佛朗哥和西班牙
·西班牙的洛尔卡们(一)
·西班牙的洛尔卡们(二)
·西班牙的洛尔卡们(三)
·著名的卡帕的假图片
·从毛主义分子到右派作家
·西班牙左派在内战中的极权罪行
·阵亡者纪念谷——和解西班牙的象征
·佛朗哥和犹太人
·关于格尔尼卡的传说和事实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历史客学和政治宣传
·沸沸扬扬七十年的传言——巴达霍斯屠杀的宣传和真相(1/3)
·新闻报道说法各异——巴达霍斯屠杀的宣传和真相 (二/三)
·澳大利亚青年的内战见闻——巴达霍斯屠杀的宣传和真相 (三/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阵亡者纪念谷——和解西班牙的象征


   
   
   
   

    【作者注:1975年11月20日,西班牙独裁统治者佛朗哥辞世,至今36年。凡尊重历史的人都不能否认,是佛朗哥力拒共产主义于门外,避免了国家和人民卷入二战的灾难,为西班牙带来70年的和平生活,是他顶着国际孤立的压力繁荣了西班牙经济,实行了一系列政策力促民间和解,也是因了他西班牙才有了实现民主转型的基础。在他领导下,西班牙人民为消除内战仇恨、达成兄弟间和解付出了值得崇敬的艰苦努力。】
   
    战败方和战胜方享有完全相同的权利。我始终是憎恨内战的。整个国家用仇恨经历了它,世上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现在我们是一个团结的民族,没有任何歧视!胜利是全体的也是为了全体的,包括是为了被战胜者的——我敢说尤其是为了失败者的,因为我们必须协调一致付出特殊的努力,让他们在国家里重新占有一个正常的位置。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 1958年6月12日答《费加罗报》记者
   
   
阵亡者纪念谷——和解西班牙的象征

   
   【阵亡者纪念谷十字架后身的神学院和修道院】
   
    传言说,坐落在马德里西北部瓜达拉马山麓的阵亡者纪念谷(Valle de Los Caídos)是佛朗哥让战俘为他修建的坟墓。还有个作家在书中说,有两万共和派战俘为佛朗哥修筑坟墓,英国左派作家约翰•普雷斯顿则更为夸张,说是政治犯修建了阵亡谷,共两万七千共和派囚徒在修筑中死亡,等等。
   
    这些说法缺乏可信度,倒不在于他们的政治观点属于哪一派,而在于缺乏基本常识。首先,阵亡谷这样庞大复杂精细的宏伟艺术建筑,需要设计师、工程师、爆破师、技术员、石匠、造型师、美术师等各类专业人才,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胜任的,一个工程不能只有小工而没有工程技术人员。第二,成千上万的共和派囚徒聚集在一起,岂不为闹事创造方便条件?
   
    谎言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要了解真相还是从头说起。
   
   一、阵亡者纪念谷从设想到修筑
   
    由于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肆虐横行,西班牙不幸被分裂成共产派和反共派,结果导致了一场兄弟骨肉相残的内战。 内战一结束,西班牙所有的城乡村镇都开始纪念倒下的英雄烈士,树立小型的十字架和纪念碑,或在教堂的墙上刻上阵亡者的姓名。几乎所有的地方刻列的名单上都把长枪党创建人何塞•安东尼奥•普利莫•德•里维拉放在第一名,视他为第一个倒下的人。
   
    那是1936年11月20日凌晨,被人民阵线非法扣留在监狱的律师、政治家,长枪党领袖J.A.普利莫•德•里维拉,被以不实之指控为由执行枪决。他在行刑前留下这样的遗愿:“但愿我是最后一个在西班牙民间冲突中流血的人。但愿富有仁爱之心的西班牙人民终将在和平中找到祖国、面包和公正。”
   
    内战一结束,佛朗哥就想着,应该建一项巨大的纪念工程,象征胜利长久,在十字架的庇护下两个西班牙结成一个,让被分裂的双方在十字架的怀抱下重归兄弟骨肉情义。
   
    佛朗哥设想的地点是在山上,一个靠近其它历史古迹,且距离首都马德里不远的地方。1940年2月的一天,佛朗哥对默斯卡尔多将军说“咱们一起去看地形,给阵亡谷找地方好吗?”他们一起登上山峰查看,那片山庄的主人是穆尼斯侯爵。佛朗哥看好了远处的一座较小较低的山,默将军问他是否登上那座山,佛朗哥说:“今天不必了,改天再说,不过我敢保证将来会有很多人登上那座山。”显然,他看好了那座山。
   
    1940年4月1日,政府发出法令,在瓜达拉马山麓建筑大教堂、修道院和青年军营,永久纪念在战争中光荣倒下的人们。
   
    法令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们经历了一场颇具规模的战争,并以英勇的牺牲取得了胜利,结束了战争。这部史诗对西班牙的未来具有深远影响,仅在城乡各地以简朴的方式纪念我们的历史和儿子们的英雄战绩,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要用岩石筑起宏大的陵墓,它将像古老墓碑那样,挑战时光,超越遗忘,它将成为沉思和安息的地方,成为未来后代向遗赠给他们一个更好的西班牙的先辈表示景仰的地方。
   
    为此,特选择远郊胜地,为死去的人们建筑宏伟的圣殿,让人们世世代代为这些因上帝和祖国而倒下的英灵祈祷。这里,将成为可常年朝拜的庄严圣地,这里,在雄伟的群山环抱下,安眠着在战争中倒下的英雄和烈士。
   
    第一条:为了永久纪念在战争中倒下的人们,选择坐落在瓜达拉马山麓的奎尔加木罗斯山庄,建筑大教堂,修道院和青年军营。就此宣布执行1939年10月7日法令,立即开始动工。
   
    第二条:购置山庄和施建工程的费用在全国范围征集捐助。
   
    第三条:由政府任命组成委员会,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项工程。
   
    就这样,1940年阵亡者纪念谷开始动工,于1958年落成,揭幕典礼是在1959年的4月1日举行,恰逢内战结束20周年纪念日。揭幕典礼前一天,即1959年3月30日,J.A.普利莫•德•里维拉的遗体移葬于阵亡者纪念谷,安放在大教堂祭坛对面的地上,上面刻着他1936年11月20日行刑前写下的遗愿。
   
    “在和平中找到祖国、面包和公正”,这大概可以代表人民寄予阵亡谷的全部愿望。所遵循的最高原则是尊重所有失去生命的人,不论他属于哪一方。那里,不分派别,不分意识形态,六万西班牙人的遗体安息在一起,大约双方各半,象征着履行他们高尚的遗愿——和平。正如这一工程的第一建筑师佩德罗•穆古卢萨(Pedro Mugurruza),一个佛朗哥绝对信任的人,在1947年对财政部长雷蒙多•费尔南德斯•奎斯卡所说的:“这里将安息着所有在战争中阵亡的人们,不分意识形态。”(载于《赎刑》第433期,1947.7.26)
   
    这座著名的国家遗产,从购买山庄到工程施建,耗资11亿6千万比塞塔(当时一杯咖啡约几分比塞塔,现时一杯咖啡1.3欧元),其中两亿三千五百多万是内战时期人民的捐款,余部来自国家发行的彩票,此外还有数千名私人的慷慨捐助,总之,没有使用国家预算一分钱。
   
   二、关于雇用囚犯参建
   
    1975年11月20日佛朗哥去世,由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动议,经议会表决通过,将佛朗哥的遗体安葬在大教堂,和普利莫•德•里维拉并排。由此便产生了“阵亡谷是佛朗哥为自己修筑的坟墓”的传言,同时人们开始听到并传播各样流言,除了本文开头所列举的,还有例如:犯人是被强迫劳动,那里死了几百人,以及剥削政治犯等等。事实是怎样的呢?
   
    据作家达尼埃尔•苏埃罗(Daniel Sueiro)说:佛朗哥的意图,是对战俘执行1937年5月28日的赎刑法令以便尽快解决战俘问题。法令规定,战俘和非普通罪的囚犯有在监外参加劳动的权利,每工作一天减刑两天,原则是自愿。
   
    第一任建筑师因病放弃工程,由建筑师迭戈•门德斯•冈萨雷斯(Diego Mendez Gonzalez)接任,据他在《阵亡者纪念谷的设想,计划和实施》中说:“15年间,每天有两千名工人在这里工作,直到竣工,其中只有46个是靠劳动日赎刑的。我正式担任总建筑师后,向国家最高领导人提议赦免和释放那些劳动表现好的人们。所以,到1950年,只剩下重刑犯人。余下的普通罪犯,所剩不多,分属于三个分队,都已享受假释,并于当年陆续获得自由。”
   
    建筑阵亡谷的时候,赎刑法优惠为工作一天减刑五天,甚至每隔一段时期就集体释放一批,所以实际上刑期在两年以内的都得到完全赦免。
   
    关于雇用囚犯,法律规定:“只有当本地的劳动力没有或不够的时候,才可以允许补充判刑的犯人。”据承担工程的公司多次指出,提供的刑犯劳动力往往少于申请的需求,而且越来越少。得到解释说,大概是为了回避外国媒体的批评。
   
    到阵亡谷来干活的囚犯,1943年6月有500人,1944年剩下400,1949年剩下275人。到1950年,遵照1949年12月9日的法令,在此以前被判刑期在20年以内的可减掉四分之一。由于工程进展到细节,须要专业和有经验的职业人员,不是普通非专业人员能够胜任的,没有专长的囚犯不能继续在那里工作,所以囚犯都撤离了。截至那时,由内战而产生的囚犯问题实际上也已经全部解决。
   
    有人批评,说使用刑犯劳动力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因为便宜。实际上,据公司企业说,“刑犯劳动力并不比普通劳动力便宜,因为他们有同样的权利,对企业来说,负担是同样的,水电、伙食等,没有例外,唯一的方便是刑犯劳动力住宿在工地,便于安排轮班和加班,而自由劳动力大多都住得远,不能满足随时的需要,公司还需要提供交通接送,增加燃料开支等等。”
   
    在那里工作的囚犯领薪水,如系已婚,从工资中自动扣除相应份额转给妻子儿女。吃饭和其他工人一样,由建筑公司负责,伙食费从工资里扣除(媒体上刊登过当年的劳动合同以及营养师规定的伙食营养标准的文件)。刑满后如果愿意,可以自由人身份同公司签约,工资及加班费均等同于自由人。犯人的工作日和自由人一样,享受家庭补贴,双薪制,价格补贴,加班费和医疗保险。大多数犯人在假释后申请继续留在那里工作。
   
    据佛朗哥基金会的统计,到1949年,西班牙全国以参加劳动减刑获得假释的共有8803人;因战争期间犯罪而服刑的有2609人;战后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而服刑的有5551人;战后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而获刑的有3827人;犯普通罪的有8097人;因普通罪判刑的 有10099人 。
   
    显然,关于佛朗哥为自己修筑坟墓的说法毫无根据,如非轻信,便是有意诽谤。据建筑师说:假如佛朗哥想到死后要埋葬在那里,早在设计建筑之初就会安排好了,事实是并非如此。假如不是国王提议,如今佛朗哥肯定在另地安息。
   
   
阵亡者纪念谷——和解西班牙的象征

   
   【阵亡者纪念谷十字架前身的大教堂】
   
   三、亲历者的见证
   
    特奥多罗•加西亚•卡尼亚斯(Teodoro García Cañas)。30年徒刑,他讲述了他是怎样自己申请从奥卡尼亚(Ocaña)监狱到阵亡谷的:“我们分乘两辆敞篷卡车,每辆三、四十人,一个狱警押解。路过马德里市中心,他说:‘你们要是身上有钱想买东西,那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想逃跑,那就别见怪了,我可是带着枪呢。’就这样,80个犯人横穿马德里市中心,平安无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