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
秦永敏文集
·文明、文化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转型(二)
·文明、文化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转型(三)
·文明、文化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转型(四)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一)
·作者秦永敏小传
·敦促允许刘晓波领诺奖书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关于救助李旺阳情况的原始资料
·秦永敏致海外和国际朋友的感謝信
·创造——发散思维与收束思维的统一
·坐牢专业户再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秦永敏将在适當时机以民主党人身份與当局展開对話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就日本大地震致日本国会议员牧野盛修
·為刘贤斌在遂宁法院闪亮登场喝彩
·沉痛哀悼华叔(司徒华)逝世
·人权简訊:雁南飞获自由陈云飞也获自由 姚立法仍被严控
· 中国民运五“一”工程规划
· 中国工运的现状与展望
·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评江泽民哈佛讲话
·告全国工人同胞书
·祭高清明文告
·和平宪章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美蒋特务朱锦泉
·搭档——囚犯与看守的故事
· 秦永敏就隐私权、通信权、私人住宅权一再横遭侵犯发出的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二)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三)
·权力至上的和谐对权利至上的和解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秦永敏
   
   2011.10.22上午8点,刚接回廖祖笙的陈国英打来电话,讲述了廖祖笙出狱的情况。
   电话中说:


   早上六点接到通知,说廖祖笙已经出狱,让她马上去接。她骑着摩托五分钟后赶到泰宁县看守所-拘留所,这时廖祖笙已经在监所门外等候,一见面,她就发现廖祖笙极为消瘦,而且精神恍惚。她问丈夫感觉怎么样,廖祖笙说昨夜一夜没睡,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回到家里,廖祖笙仍然一反常态没有和她交流的欲望,她只好叫丈夫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她说,等廖祖笙精神缓过来后会给我打电话的。
   廖祖笙是16号被捕的。16日下午四点,廖祖笙夫妻正在福建泰宁县市民广场超市路口摆摊卖房,忽然来了大小四辆车,十几个穿制服和便衣的国宝气势汹汹的把两人先抓到城关派出所,然后转到刑侦大队,以廖祖笙说的“政法委书记胡维茂上任以来这么坏,再逼我要杀掉他”这一句话,还有碰到信访办主任姜某某时也叫他转告“胡维茂不停止对我的断网断通讯我就要和他拼命”为由,判廖祖笙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42条第一项的规定,处以行政拘留五天的重罚。
   上午11点,精神恢复过来的廖祖笙打来电话,非常详尽的谈了他的这次坐牢经历,以及六年前儿子冤死的过程和自从那以来的惨痛遭遇。
   廖祖笙说,这是他第一次坐牢,通过这次坐牢他深深体会到了异议人士身陷囹圄后所受到的非人折磨和精神痛苦。在牢里,他受到的对待比杀人犯还不如,就在隔壁,因杀死情人毁尸灭迹坐牢的某人白天有家人陪同,夜里有同监人照顾,可以放风、散步、晒太阳,他却一直关在里面,第一天在所长视察时提出要求出去在走廊里的监控器下走了十来分钟,所长一走就被赶进来,第二天又是所长在时提要求,又是所长一走就被警察怒气冲冲的赶了进来,还不让带凳子,屋里本来有一个塑料凳子,一个小靠椅,一个藤椅,全被拿走,第三天妻子来探监才出去了一次,第四天没出门,第五天两个国宝来提审出门一次。而且按规定不许单关,当局却从第三天开始把同监人都调走了,所以后来他一直都独自在一个号子里吃喝拉撒睡,被和其他被关押者隔绝。那些人在里面却可以互相交往,长时间自由活动。他的饭食都是单独送来的,上面有一层奇怪的蓝色,根本不敢吃,每天只能在里面挑上一两勺,基本处于停食状态,他们送来的水也不敢喝,只好喝自来水管里的凉水。摄像头也与众不同,在原有的管道之外另接了一条线,估计是提供给某个大人物对他进行实时观察监控。
   他说,他是16号下午4点抓的,在公安局就关了8小时,除开这不算了,按法律规定,凌晨就可以出来,却超期羁押到今天上午。
   奇怪的还有,一方面对他进行隔离监控,一方面每天有人在牢门口隔着监视孔找他说话,找他的人有看守,也有坐牢的人,说的内容则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就是叫他不要写文章了。
   与此同时,昨天下午两个国宝来提审时则反复问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问题,也就是不让他接受采访。他说:“这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他们则威胁说:“你要掂量一下,再这样做我们就不会客气了。”
   廖祖笙指出,这当然是党天下的双重标准,他们杀死我儿子,抢劫我的财产,闯入我的私宅对我行凶都不违法,我作为一个作家,表达不同观点,接受外人采访,却是犯罪,罪与非罪的标准究竟在哪里?这是非常明显的报复,抓住一句话做借口就可以让我坐牢。
   作为一个作家,我现在深知反对派人士的艰难,他们抓住我的一句话就把我往死里整,何况、、、、、、。只是因为我写文章,他们就这样对付我。反复盘问我《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一文的来龙去脉,并且指责我为异议人士说话是串联,我只是因为人家太冤,不能不为他们说句公道话。我的文章一出他们就头疼,其实要对付我这样的文化人只需要讲道理就可以了,我说得不对可以反驳批判,却动用国家机器,五年多来,默许纵容公安来对付苦难的文人,能说明共党的强大?相反说明它“没品”,处于原始阶段,滥用暴力解决问题,没有学会倾听不同的声音,手段下流,。归纳起来,这么搞没有必要,没有意义,他们居然比我更看重文字,我感觉文字很无力,他们却字字追究,如此耍流氓只会适得其反。
   他们这么对付我的起因,居然是因为我的儿子被杀!
   我因为批评教育部长周济使当地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事情的起因是,我在广东佛山的南海市工作了多年,儿子在当地读书,按规定可以免收借读费,当地却要我交三万块钱,我没有交,当时就批了周济,五个月后事情就发生了。我的儿子非常优秀,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数学课代表,学校本来都很喜欢他,但是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学校可能遇到了来自上层的很大压力,开始无事生非找我儿子的麻烦,放假前两天老师无故打了他,还要叫他去面壁,我警告说再这样我会起诉,那个老师非常害怕,带同学来作伪证,说没有打,等老师走后,学生回来告诉我确实有打!
   在广东,我经常几个月不下楼,就担心小孩上学出事,放了假才放心,没想到假期里被叫去十分钟就被打死了!应该指出的是,在广东异议作家孩子被打的事经常发生,胡迪(音)的孩子也被打了!就这样,暑假里我儿子廖梦君被学校找去,不到十分钟就死了!
   我赶去一看,遗体从头到脚都是伤口,有刀口,有棍伤,脖子上还有勒伤,面部伤痕明显,两只胳膊都被打断,尤其是一身刀伤非常致命!
   当局居然说我儿子的伤情是“国家机密”,不让律师见到,司法机关一律回避,只搞了一个“协调小组”来出面解决,连私了都谈不上。
   老家的亲属来后,替我分析说,看来是你得罪了政府,他们要给你看点颜色,指使人把你的儿子骗到学校去打一顿,这人未必是周济本人,但是来头一定很大,谁知打手们一见年少气盛的梦君还手,就一个个毫无人性的往死里打,反正打死了有后台兜着,不必考虑法律责任。事情发生后,只要追究法律责任,后台就会被揪出,所以当局就动用政府力量不惜代价的把这个刑事案件作为国家机密压了下去。
   儿子被杀死后,消息一直被当局封杀,找公检法一点用没有,他们根本不管,推到政府面前。政府只和我们谈钱,而且态度一再发生奇怪变化。先是宣称元凶不是本校的,学校没有责任。当时我出于“大局”考虑,在他们的死缠烂打之下,就没有再多说,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拿到他们给的协议书时,我就发现上面改成了学校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当时的情况是,被他们反复纠缠着用经济方法解决问题后,已经身心俱疲的我们按亲友的意思提出了五百万的要求,一听可以谈钱,他们就高兴了,只反复说太多,叫我们降一点,降到三百万我们同意了,他们又换人谈判,来人再次降到两百万,又换人降到一百万,最后降成70万,政府出五十万,学校出二十万。
   他们甚至反过来污蔑我儿子偷书,偷u盘,我是作家,我的书多得很,他们作为证据的几本书我家都有,我很早就用电脑,我家有三台,U盘多得很,何况我的孩子品学兼优,怎么会去偷那些对他来说没有用的东西?这种说法当然是企图把无理变成有理。
   我儿子被打死这事,如果不是你共产党干的,调查清楚依法处理对你共产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何况国内国外都知道,他们却就是要用下三滥的手法让我闭嘴消失,这不反过来说明真相就是那回事吗?,
   在这些日子里,我有很多联想,妻子送去的是一床军被,躺在军被里听着武警集合,晨练,打枪,感到我这辈子年轻时为中共卖命真不值得,当兵时,仅仅十几天就被调进机关,不受纪律约束独自生活,为了工作我经常熬夜到两三点,当兵三年回来熬出了一身病,调养多年才好一点。我在部队立过三等功,为国家为中共那么卖劲,在我儿子被官员杀害,我本人和妻子饱受官员迫害时,这个党在哪里?
   在外乡受了这么多打击迫害,我说回家乡吧!
   本来在家乡我非常受人尊重。由于我三十岁以前就出了五本书,从前每次回家都像衣锦荣归,县委书记对我都很客气,大小官员以和我交友为荣。没想到,这次回来一切都变了,受到的迫害越来越严重,而且比在外面更严重,没办法,我只好卖房逃走,谁知卖房也会受到这么残酷的对待,最后居然为此把我和妻子都抓来了!不过是换了政法委书记后受了这么多打击才说了一句气话,他就让人把我抓来坐牢,其实我一介书生能干什么?我性格温和善良,走路怕踩死蚂蚁,对他的抱怨只是抱怨而已。虽说弄成这样,我还是希望能见到他,已经提出。我不过是说了要和他一个政法委书记拼命,朱成虎说和美国打仗要把西安以东的人死光,也没事,凭什么让我坐牢?言者无罪嘛!这么对待我一个文化人,太没道理了。
   遭遇到这件事以后,我的生活已经没有别的意义。
   我为何而活?
   第一, 于私而言,我要让我孩子的亡魂能得到安慰,我要让他的冤屈得到伸张,凶手必须受到惩罚。
   第二, 于公而言,我要让中国拥有正义,拥有民主法治,使中国不会再发生这种用国家权力掩盖凶杀案的荒唐事情。
   正因此,我能淡定的熬过这五六天。
   得知了廖祖笙的这些情况,山东老孔感叹道:“6年前廖梦君糊里糊涂死去,今年悦悦鲜血淋漓的死去,我看佛山应该改为‘党恩山’,廖祖笙应该叫儿子和悦悦一起在见毛主席时在天堂里向毛主席汇报党恩!”
   
   
   廖祖笙住福建省三明市泰宁县金乾水乡1号楼101室座机:05987861331 手机15305994638
   
   2011.10.22
   
(2011/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