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後的女皇]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社會學泛談(25)
·社會學泛談(26)
·社會學泛談(27)
·社會學泛談(28)
·社會學泛談(29)
·社會學泛談(30)
·社會學泛談(31)
·社會學泛談(32)
·社會學泛談(33)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社會學泛談(41)
·社會學泛談(42)
·社會學泛談(43)
·社會學泛談(44)
·社會學泛談(45)
·社會學泛談(46)
·社會學泛談(47)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後的女皇

   蒙巴頓也提出他的意見,供中國批評,但史迪威建議蔣介石過一天才回答。美齡穿
   了一襲黑緞黃菊圖案的緊身服。為了讓人們分神以免過份集中她丈夫的失儀,她沒
   有仔細考慮地不斷交換雙腿,以展現從裙腳裂縫露出來的、正如布祿克所形容的
   「超級美麗的小腿」。布祿克寫道﹕「這在工作人員中引起不少的騷動。我甚而在
   那些較年輕的與會人員中聽到了輕微的嘆息。」


   
   在他的日記中,布祿克將軍說到蔣的樣子,讓他聯想到﹕「雪貂和松貂的混種。他
   的樣貌好像一頭小心翼翼的狐狸。很明顯,他對戰爭大局沒有掌握,卻斤斤計較在
   小的方面儘量爭取便宜。」至於美齡,布祿克在會議的第一天便指出﹕「她是一個
   奇怪的角色。腦中似乎只有性和政治,並無時無刻不個別地或一起地加以賣弄以達
   到她的目的。」和大部份的男性不一樣,布祿克不覺得美齡漂亮﹕「她不好看。有
   一個平坦坦的蒙古人面孔,高顴骨,鼻孔朝天,兩個圓圓的黑洞好像要直達她腦袋
   的深處。頭髮醬黑,面色灰黃。雖然生得不好看,但她懂得儘量把自己裝扮得楚楚
   動人。、、. 她的纖纖玉指把玩著一根長煙管,並不停地吸煙。」
   
   十年之後,這位英國將軍仍然記得他遇見蔣氏夫婦的這一天﹕
   
   「這天 -- 和中國人遭遇的這一天 -- 仍然深深地藏在我腦海裡。我不知道蔣夫人
   是不請自來還是真正收到邀請參加這早上的會議。不過,這沒有分別,因為我肯定,
   有沒有邀請,她都會出現。她是一大群男子漢中唯一的女性,而且是要把上天所賦
   與她的本錢儘量賣弄的女性。、、. 她有一個很美好的身段,這是肯定的,而且刻意
   把這個優點盡情發揮。她姿態優美,一舉手一投足都非常悅目,吸引了人們的注意。
   
   「、、. 那天開會的困難是,我們不知道是跟誰在打交道,是蔣總司令,還是他的夫
   人。開會時,當有人對蔣說話的時候,他右手面的一個將軍便給他翻譯。但當翻譯
   完畢後,蔣夫人立即說﹕『對不起,各位先生,我不認為剛纔的翻譯已經把全部意
   思譯出來了。我來補充一下。』同樣地,當蔣發言後,他的將軍照例給他翻譯。但
   完了之後,蔣夫人又站起來用很純正的英語說﹕『對不起,各位先生,這翻譯沒有
   把總司令希望表達的想法全部譯出來。如果你們不反對的話,我願意把他真正的意
   思再說一遍。』我們真是不知道,我們應該跟誰說話。我肯定她是兩個人之中的主
   腦,但我不太信任她。至於蔣介石,我想我給他的描述是貼切的﹕一個謹小慎微的
   小人物。他成功地帶美國人遊花園,這我是肯定的。、、. 但我經常對馬歇爾的不能
   察覺這人是不可靠的『生蟲拐杖』感到不可思議。」
   
   布祿克似乎對所有出席會議的美方人員都不存好感。對史迪威,他說「他只不過是
   一個一點用處也沒有的古怪而性情暴躁的人。」至於陳納德,則是「一個有勇無謀
   的飛行員而已。」
   
   在會議開幕之前一天,丘吉爾的醫生,莫倫爵士(Lord Moran),被召喚往見蔣介石
   夫人。蔣氏夫婦下榻的地方,是一座守衛森嚴的別墅,近著大部份參加會議的人居
   住的敏諾酒店(Mena House Hotel)。(268)
   
   

此文于2016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