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6) -- 宋子文的敗北]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社會學泛談(25)
·社會學泛談(26)
·社會學泛談(27)
·社會學泛談(28)
·社會學泛談(29)
·社會學泛談(30)
·社會學泛談(31)
·社會學泛談(32)
·社會學泛談(33)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社會學泛談(41)
·社會學泛談(42)
·社會學泛談(43)
·社會學泛談(44)
·社會學泛談(45)
·社會學泛談(46)
·社會學泛談(47)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6) -- 宋子文的敗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你是不是非洲部落的酋長,這樣容易改變決定﹖」宋子文問。

   蔣聽後怒不可遏,把拳頭大力擂在桌上,把杯碟也打翻了。

   宋仲虎認為他的伯父「越過了一般談話或辯論的界限,變為個人侮辱,侵犯了一個國家元首的尊嚴。」作為犯上的懲罰 ,子文被隔離在重慶城內,不准與別人來往。他的一舉一動,都有蔣的人監察住。

   一個月之後,蔣氏夫婦離華往參加開羅會議。回來的時候,蔣收到了子文的道歉信。此信的日期是1943年12月23日,是中式自譴的傑作﹕

   「在過去兩個月中,我與世隔絕,深刻反省。我犯錯及違命之處甚多,痛悔不已。雖然公事上我們有上下級之別,然在感情上我們有血肉之親。... 抗戰開始後,我腦中所唯一思念者,為奮力工作,在鈞座的引領下,略盡棉力,以期達致國家最後的勝利。然而,因本人愚鈍無知,對大局未能深刻了解,行為常魯莽傷人。更有甚者,本人常蒙鈞座愛護提攜,致恃寵生驕,因而闡述個人之立場時,每固執偏見,言辭傷人。此是本人之嚴重過錯,望鈞座教誨啟發,以匡補其弊。... 經鈞座譴責及個人痛悔後,深感鈞座恢弘大量,俾其改過自新。現以戴罪之身,甘受懲罰,未敢有何非份之想,一切順從鈞座之訓戒。本人願在鈞座之前俯身受教,乞鈞座憐憫本人之誠意,予以教導。本人對鈞座之忠誠日月可鑒,垂之久遠。本人現誠惶誠恐呈遞本函,尚祈細察,敬候安康。」(譯按﹕原信未能找到,只能意譯。宋子文不諳中文,故本信應有人為之捉刀。)

   此信花了作者不少心力,目的是希望得到和解,但卻因為子文批評國家經濟處理的情況而功虧一簣,因子文認為他是中國懂得財政的唯一的人。他因此賦閒了九個月,直至下一年的六月才復出。而即使他重新擔任外交部長及被提名為行政院長,他仍然對他的妹妹發出怨言﹕「蔣夫人最近告訴海明威太太,海明威太太再告訴羅斯福夫人,說孔祥熙擔任財政部長期間,他部門的屬員沒有盡力而為,因為他們都是宋子文的人。... 蔣總司令週圍的人都對我非常嫉妒,為了打擊我而無所不用其極。在這情況下,我怎能得到總統的信任﹖」

   另一方面,美齡開始以親昵的語氣稱呼史迪威為「祖叔叔」(Uncle Joe)了。

   第六部份 1943-1945 第四十七章

   蔣介石和羅斯福及丘吉爾的高峰會議,在1943年11月的最後一個星期舉行。蔣介石傳記的作者柯如齊(Brian Crozier)說,這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蔣介石聲望的最高點。對美齡來說,雖然她的丈夫現在能夠和美國及英國的國家元首平起平坐,但她深深知道他的不足的地方。她堅持史迪威陪同他們前往開羅,以「讓中國懂得怎樣和強國周旋。」蔣能夠在開羅會議之前和史迪威和解,是蔣的幸運,而這一切都拜美齡和她姐姐藹齡的悉心安排所賜。

   開羅會議的禮儀安排並不容易決定。由於蘇聯和日本沒有宣佈開戰,因此不可能在同一個會議上中、英、美、蘇四國領袖一切出席。結果是羅斯福和丘吉爾在開羅和蔣見面 -- 蔣堅持要首先會見這兩國領袖,然後再到德黑蘭見斯大林。(斯則要求他們的會議「要絕對禁止有其他國家的代表出席。」)(266)

(2011/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