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明暗經緯錄
·和統會必需統籌兼顧
·紀念一個和平工作戰鬥者: 湯恩伯將軍
·漫談美國總統醫療計劃的不仁不智
·1972年《日中聯合聲明》是不合法的
·1972年"日本と中国の共同声明"合法的ではない
·請溫總理帶領總辭, 加州州政府也應總辭
·夜未央: 中共請速歸還全部中國的主權
·給泰縣胡錦濤舅舅一封信
·河南文化法人: 警告中共文物強盜, 惡貫滿盈,來日不多
·2011 年,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華誕在南京
·解析紅樓夢民族文學之謎: 滿漢混血兒家庭的時代作品
· 自由的孽海花: 戊戌變法是滿漢志士義薄雲天無間的合作
·空折枝, 恨已遲 清廷拒絕政改, 走上不歸路
·如此搞定馬英九的女兒
·中共國慶是不符合國情的黨慶
·風雨如晦, 雞鳴不已, 星星明滅, 白日升空
·比較鄧小平閱兵與胡錦濤的不同與共同點 加上蔣介石的鵝步閱兵式 與共產黨的對比
·在最後的終極統一之前的幾個步驟與佈局思考
·父親的望月思故鄉
·如何中華能自主獨立 傲然屹立神州
·話說民國: 中國曾經滄海 曾有偉大民族的想像力 激動人心的機動力
·恭祝中華民國九八嵩壽生日快樂!
·雙十懷金陵有感 喝杯南京雨花茶還願
·日本人揭露胡錦濤與小布希的核彈競賽戲 中原核爆大計劃
·論中共的集體健忘症症候
·號外! 歐巴馬對胡錦濤的施加主導議題 讓核武競賽曝光
·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通過健保初審法案
·北京是華府核彈的第一目標
·民進黨清算國民黨黨產 = 就是納粹黨清算猶太人再版
·若是羅斯福有歐巴馬的魄力: 今天的中華民國首都是南京
·贈送芻議給馬胡政治協商: 匡正大陸台灣人心, 公投和平歸一領袖
·毛暴君皇帝, 說了算, 一
·杜鵑花開立法院: 紀念永遠微笑的參議員的仁愛
·馬英九可否冒大不韙問台灣屏东萬巒人: 你們不怕豬流感嗎?
·也談不恥下吃是中國吃的文化
· 敬請內政部長加強管理國人冬季吃狗肉, 以免得狂犬病
·中共下錯政治賭注的不歸路
·國民黨提拔本省人的傳統又見證在馬內閣
·警告中共 請給我們一個中華民國的代表
·沒有國名的偽中華民國代表的簽字 MOU兩岸金融備忘錄 無效!
·解析美國總統奧巴馬訪中行程: 二個中國一個台灣, 籌謀新理想國
·台灣為何需要美國的軍售
·國宴知多少 胡錦濤請歐巴馬吃了一道溫馨香溢的泰州小菜
·提醒國共政治協商會議要點備忘錄
·國留日Waseda 早稻田精英制服日本法西斯黨
· 論國民黨文化與人材﹕分析臨危受命當國民黨秘書長的金溥聰的滿漢情節
·論國民黨文化與人材
·論國民黨敗選與比較中美民族文化造成的政治心理氣候
·台中狼煙四起 難忘六四抵抗極權坦克車的純朴勇敢身影
·兩個中國 = 中華民國護照 + 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
·中華梅花黨魁﹐貢獻一流思路 動員全世界聯署 釋放劉曉波 實施憲法治國
·給滿人金氏金溥聰的備忘錄之一
·馬英九把國民黨虎符交給金溥聰
·原罪中共被台灣法院審判
·台中清泉崗的中華封神榜 驍將邱清泉
·中共可以迴避政治責任多久﹖
·為何最後國共談判破裂
·政治局不敢談政治﹐就作廢了吧!
·中共陳雲林強行渡過台中關山﹐卻不敢談統一
·劉曉波的亡國之痛 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
·為何馬英九的藍綠民調直下雲霄
·中共用反美來再度消費中華民國﹐瓦解台灣
·南韓的崛起 ﹕Made in Taiwan, R.O.C. 台灣﹐誰在吃掉你們的午餐﹖
·共黨灌輸的麻醉藥比英國的鴉片還更毒
·何謂民主何謂不民主﹖國民黨不需傾家蕩產來便宜別人行事
·分析恨美國人的民進黨
·論蘇起的大是大非 就是中華民國的國運凔傷﹐一把辛酸淚
·催生偉大中華民國再生力﹕國共的對峙台灣海峽就是楚河漢界
·比較國共兩黨的再生能力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贈送共黨一首詩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 贈共黨嫁女一首詩
·給陸委會賴幸媛捎個話
·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馬英九與三民主義的民生生計
·公投還是投共﹖
·寄語中華民國韜光養晦人士
·中華民國慶百年特輯小品文之一﹕回憶在艱苦奮鬥的台灣
·滿漢聯手傑作﹕台中东海大學教堂與唐宋校園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華誕﹐警世錄一則
·美聯邦政府使用韓國三星牌獨佔鰲頭
·ECFA: 打鴉上架, 壓很大!
·一詞兩制﹕ 由用字遣詞分析兩岸不同的習性
·一馬平川﹐和平在望
·馬英九的仁者見仁之過境貿易軍需之旅
·新國共的談和榜樣﹕ 潭淵之盟的兄弟之盟
·荀子爺爺: 放馬過來
·國民黨的潛力逐漸復甦與希望之苗
·味全和威權無關 評台灣名牌食品味全赴大陸開發
·共產黨﹐你能改篡歷史嗎﹖可以消化的掉國民黨嗎﹖
·台灣大世家族幾度夕陽紅
·“西湖印象” 評Grammy葛睞美音樂獎提名歌曲
·蔣的文星武將﹐ 會是馬英九的救星﹖
·蘇貞昌是另一個陳水扁嗎﹖
·蘇啟遠比陳水扁有國家意識
·陳水扁淘空台灣戰鬥力
·過年與黃花魚的故事﹕我們原是同根文化﹐ 同起于地球
·虎踞龍盤 完美風水是金陵
·獨立是假議題 正朔是真爭端
·228迫害是假議題 拒接收是真實情
·一個故土 兩個祖國 故國不堪回首
·共產是假議題 奪產是真暴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汪洋滄海中華碣 浩瀚大漠寂寞魂

   
   對華夏軍人﹐死守邊疆﹐抗衡暴力﹐令人震撼。
   
   在當地繁衍子孫後代的紀實﹐就是中華民族的擴展進化史論。
   
   民族的沉痛哀思
   
   偉大中華勢力建設在虛江嘯臥碣碑群
   
   英勇的碣
   
   湯恩伯在古寧頭殲滅戰﹐保障台灣海峽﹐並非僅靠美國的第七艦隊。
   
   摩崖
   古寧頭南邊的虛江嘯臥碣群﹐是明清的文物﹐對著列嶼的九宮坑道。
   慶祝國慶百歲﹐由金門搭乘渡輪到列嶼九宮碼頭。
   
   維基
   虛江嘯臥碑立於明嘉靖十四年(1547),位於文臺寶塔南側,附近的石刻群是金門
   摩崖石刻最豐富的地方。明嘉靖十四年(1547)俞大猷任金門所千戶,曾遊息於金
   門城南磐山麓,登高賞景,並題「虛江嘯臥」以鳴志(虛江,是俞大猷的別號)。
   其弟子楊宏舉感念俞氏,建「嘯臥亭」於此,並題「汪洋滄海,波浪怒來,我有片
   物,揮之始迴」。此處尚有清代雍正年間燕山朱杰刻「大觀」二字、總兵呂瑞麟刻
   「如畫」及諸子詩石,虛江嘯臥碣群現為國定古蹟。1954年嘯臥亭毀於「九三砲戰」,
   金門縣政府於民國九十年(2001)完成重建。
   
   歷代中華英魂碣
   
   由絲路到金門
   
   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對李陵的詮釋﹐已經彈盡糧絕﹐殘兵敗將還是不違反軍令﹐無
   箭手拿弓﹐向北面邁進﹐繼續走, 尋找敵縱。
   
   匈奴就是如此繼續走﹐遠走高飛﹐到了歐洲﹐落地生根﹐成為匈牙利人。
   
   中華民族在絲路﹐落地生根﹐因為古人征戰幾人回。
   
   新疆不是新掠來的邊疆﹐是無奈的在異國同化結親﹐因為皇帝不准回歸祖國長城內﹐
   縱使回中原﹐也會被滿門操斬﹐夢斷異鄉﹐永遠飄泊﹐望長城國門興嘆﹐西出陽關
   無故人﹐立塊碣紀念。
   
   為中華古戰士以及現代中華民國之軍人澄清事實
   
   國民黨青年軍團對比共產黨青年團
   
   甲午戰敗﹐清割台灣﹐並未割金門。
   
   此次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年﹐到金門參觀﹐日本戰敗後﹐由大陸國民政府派來的青
   年軍團﹐來接收金門﹐是最祥和的兵種。
   
   在劍拔弩張的冷戰中﹐與中共毛澤東的對抗賽﹐建設的堡壘﹐有如電影007那樣﹐天
   羅地網﹐在九宮坑道港泊停留著艦艇﹐代表古代小國莒國﹐爭取自由主義的奮戰﹐
   不屈不撓。
   
   九宮坑道碼頭﹐地下海軍基地水寨﹐抵禦毛澤東旱鴨子大軍人海戰術來犯。
   
   中共於1950年﹐由廈門大學向前線的前線﹐大膽二膽列嶼進犯。
   
   台灣本地人﹐必需面對史實, 外省人的在金門大量犧牲﹐保護台灣島。
   
   中華民族歷史上偉大的武官
   
   文天祥﹕在漢有蘇武節。
   
   中國外交官將領蘇武的任勞任怨
   
   資治通鑒第二十一卷
   
   ‘天雨雪,武臥,嚙雪旃毛并咽之,數日不死。匈奴以為神,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
   使牧羝,曰“羝乳乃得歸。”
   
    司馬光對漢武帝北伐匈奴的舉措相當不滿,認為這是“外事四夷”,屬于“亡秦之
   失”
   
   拿破侖遠征軍無法適應天候
   
   漢武帝北征大漠﹐是與匈奴交戰﹐中華民族存亡所繫﹐漢軍要在茫茫大漠中﹐找到居
   無定所的匈奴軍隊并不容易。
   
   大草原茫茫如何追蹤報導敵人蹤跡﹖
   
   李陵率部轉戰千里,箭矢用盡,無路可走,將士們手拿著沒有箭的空弩机,冒著敵
   人鋒利的槍尖刀刃,仍然面向北方拚死力戰
   
   李陵的滄傷與飄泊
   
   絲路俄歐洲尋找中華李陵基因
   
   邊疆守將李陵的基因版圖
   
   中原無他的後代﹐但俄國﹐突厥﹐吉爾吉斯﹐遠走高飛的族群都帶有他的基因。
   
   李陵基因
   
   “公元648年[4],一支來自今俄羅斯葉尼塞河上游地區的黠戛斯朝貢團,在其酋長
   失缽屈阿棧率領下,抵達了唐朝首都長安。黠戛斯酋長自稱是漢朝李陵的后裔,与
   唐朝皇帝是同宗,要跟唐朝皇帝“認親”。 史料記載,李陵被匈奴單于封為右校王
   后,負責管轄當時被匈奴征服的堅昆一帶地區,而堅昆正好是黠戛斯的古稱。另外,
   黠戛斯人大多為赤發綠瞳,而自稱是李陵后裔的黠戛斯人則為黑發黑瞳,明顯具有
   同漢人混血的特征。因此,黠戛斯酋長自稱是李陵的后裔,可信度還是很高的。我
   國少數民族柯爾克孜族和中亞的吉爾吉斯人,就是黠戛斯人的后代。”
   莊
   節錄自資治通鑒第二十一卷
   二年(壬午、前99)
   
     二年(壬午,公元前99年)
   
     [1]春,上行幸東海。還幸回中。
   
     [1]春季,漢武帝巡游東海郡。在回京途中巡游回中。
   
     [2]夏,五月,遣貳師將軍廣利以三万騎出酒泉,擊右賢王于天山,得胡首虜万
   余級而還。匈奴大圍貳師將軍,漢軍乏食數日,死傷者多。假司馬隴西趙充國与壯
   士百余人潰圍陷陳,貳師引兵隨之,遂得解。漢兵物故什六七,充國身被二十余創。
   貳師奏狀,詔征充國詣行在所,帝親見,視其創,嗟嘆之,拜為中郎。
   
     [2]夏季,五月,漢武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率三万騎兵從酒泉出塞,在天昆山一
   帶襲擊匈奴右賢王,共擒斬匈奴一万余人后返回。途中被匈奴重兵包圍。漢軍一連
   几天缺乏糧食,傷亡慘重。代理司馬的隴西人趙充國率精壯兵卒一百余人沖破匈奴
   的包圍,李廣利率大軍緊跟其后,才得以解脫困境。這次戰役,漢兵陣亡了十分之
   六七,趙充國受傷二十余處。李廣利上奏朝廷,漢武帝將趙充國召到駐所,親自接
   見,察看了他的的傷勢,嘆息不已,封趙充國為中郎。
   
     漢复使因杆將軍敖去西河,強弩都尉路博德會涿涂山,無所得。
   
     漢武帝又派因杆將軍公孫敖率兵從西河郡出塞,与強弩都尉路博德會師于涿涂
   山,但毫無收獲。
   
     初,李廣有孫陵,為侍中,善騎射,愛人下士。帝以為有廣之風,拜騎都尉,
   使將丹陽、楚人五千人,教射酒泉、張掖以備胡。及貳師擊匈奴,上詔陵,欲使為
   貳師將輜重。陵叩頭自請曰:“臣所將屯邊者,皆荊楚勇士奇材劍客也,力扼虎,
   射命中,愿得自當一隊,到蘭于山南以分單于分,毋令專鄉貳師軍。”上曰:“將
   惡相屬邪!吾發軍多,無騎予女。”陵對:“無所事騎,臣愿以少擊眾,步兵五千
   人涉單于庭。”上壯而許之,因詔路博德將兵半道迎陵軍。博德亦羞為陵后距,奏
   言:“方秋,匈奴馬肥,未可与戰,愿留陵至春俱出。”上怒,疑陵悔不欲出而教
   博德上書,乃詔博德引兵擊匈奴于西河。詔陵以九月發,出遮虜障,至東浚稽山南
   龍勒水上,徘徊觀虜,即無所見,還,抵受降城休士。陵于是將其步卒五千人,出
   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營,舉圖所過山川地形,使麾下騎陳步樂還以聞。
   步樂召見,道陵將率得士死力,上甚悅,拜步樂為郎。
   
     當初,李廣的孫子李陵擔任侍中,精通騎馬射箭之術,愛護士卒,謙恭地對待
   賢士。漢武帝認為李陵頗有其祖父李廣的風范,封他為騎都尉,命他帶領丹陽和楚
   地人五千,在酒泉、張掖一帶教習射箭之術,以防備匈奴。李廣利出擊匈奴時,漢
   武帝召見李陵,想命他為李廣利押運輜重。李陵叩頭請求說:“我所率領屯戍邊塞
   的人,都是荊楚地區勇武之士和奇才劍客,論力量能夠手扼猛虎,論箭術堪稱百發
   百中,希望能讓我自己率領一隊人馬,前往蘭于山以南地區,用以分散匈奴單于的
   兵力,使其不能全力對抗貳師將軍的部隊。”漢武帝說:“你不愿作別人的部下嗎!
   這次我調動的軍隊太多,沒有馬匹分配給你。”李陵說:“我用不著馬匹,愿以少
   敵眾,率五千步兵直搗匈奴單于的王庭。”漢武帝贊賞李陵的豪情壯志,同意了他
   的請求,下詔命路博德在半途中接應李陵。路博德也羞于做李陵的后援部隊,便上
   奏說:“如今正值秋季,匈奴馬肥,不宜于此時与匈奴交戰,希望陛下命李陵稍等,
   到明年春天再一同出征。”漢武帝很生气,怀疑是李陵膽怯后悔,不想出征,而讓
   路博德上書,便下詔命路博德率兵赴西河襲擊匈奴,同時命李陵于九月自居延遮虜
   障出發,深入東浚稽山南面的龍勒水邊巡回觀察匈奴動靜,如果不見敵蹤,便退回
   受降城休息士卒。于是,李陵率領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向北推進,三十天后抵達浚
   稽山,停下扎營,沿途命人將所過之處的山川地形繪制成圖,派部下騎兵陳步樂送
   回長安。漢武帝召見陳步樂,听他報告說李陵能使部下拚死效力,非常高興,封陳
   步樂為郎官。
   
     陵至浚稽山,与單于相值,騎可三万圍陵軍,軍居兩山間,以大車為營。陵引
   士出營外為陳,前行持戟、盾,后行持弓、弩。虜見漢軍少,直前就營。陵搏戰攻
   之,千弩俱發,應弦而倒,虜還走上山,漢軍追擊殺數千人。單于大惊,召左、右
   地兵八万余騎攻陵。陵且戰且引南行。數日,抵山谷中,連戰,士卒中矢傷,三創
   者載輦,兩創者將車,一創者持兵戰,复斬首三千余級。引兵東南,循故龍城道行,
   四五日,抵大澤葭葦中,虜從上風縱火,陵亦令軍中縱火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單
   于在南山上,使其子將騎擊陵。陵軍步斗樹木間,
   
     复殺數千人,因發連弩射單于,單于下走。是日捕得虜,言“單于曰:‘此漢
     精兵,擊之不能下,日夜引吾南近塞,得無有伏兵乎?’諸當戶君長皆言:
   ‘單
   
     于自將數万騎擊漢數千人不能滅,后無以复使邊臣,令漢益輕匈奴。复力戰山
   谷間,尚四五十里,得平地,不能破,乃還。’”
   
     李陵在浚稽山与單于率領的匈奴軍隊相遇,匈奴約三万騎兵將李陵的部隊包圍。
   李陵屯兵兩山之間,用大車圍成營寨,親自率領士卒在營外列下戰陣,前排手持戟、
   盾,后排手持弓、弩。匈奴兵見漢軍人少,便直逼營前陣地。李陵率部迎擊,展開
   搏斗,漢軍千弩齊發,匈奴兵紛紛應弦倒地,只得退回山上,漢軍追擊,殺死匈奴
   數千人。單于大惊,召左、右兩翼軍八万余騎兵昆前來圍攻李陵。李陵率部且戰且
   走,向南撤退,數日后,來到一個山谷之中。漢軍接連作戰,士卒大多身帶箭傷,
   仍頑強苦戰,受傷三處的坐在車上,受傷兩處的駕車,受傷一處的手持武器堅持戰
   斗,又斬殺匈奴三千余人。李陵率部沿著龍城舊道向東南方撤退,四五日后,退到
   一大片沼澤蘆葦之中。匈奴在上風放火,企圖燒死漢軍;李陵也命部下放火燒光周
   圍的蘆葦以自救。漢軍繼續南行,來到一座山下。單于在南山上命他的儿子率領騎
   兵向漢軍進攻。漢軍在樹林之中步戰,又殺死匈奴數千人,并用連弩机射單于,單
   于下山逃避。這一天,漢軍抓到部分匈奴俘虜,据他們說:“我們听單于說:‘這
   是漢朝的精兵,猛攻也沒能將他們消滅,他們日夜引我們向南接近漢塞,莫非是有
   埋伏的軍隊嗎?’各位當戶、君長都說:‘單于親率數万騎兵攻擊漢軍數千人而不
   能將他們消滅,以后將無法再號令邊臣,還會使漢朝更加輕視匈奴。所以要在山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