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九一八事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郭国汀

   

   54、满洲危机的前奏

   

   19世纪明治维新始,东北三省便已成为日本侵略的目标。满洲自然资源丰富,人口稀少,有发展的广大空间。日本视其为生存发展和作为世界强国的不可或缺的条件。东北的煤,铁和粮食成为日本工业和人口的生命线。九一八事变前,中日关系相对友好,此期是采纳巴龙外相的对华政策。1929年9月Tanaka内阁因谋杀张作霖事件导致辞职后,Minseito党的Hamagudu接撑内阁。他将前任的“积极”对华政策,基于中国提供扩展日本贸易和解决经济困难的最坚固的基础,改为与中国友好的政策。巴龙1924年-1927年任日本外相,与首相持相同立场。在他两年半任期内,他尽力发展中日友好关系,排除使用武力作为政策。

   

   1929年6月1日当孙中山遗体迁到南京中山陵下葬时,许多日本政要应邀前往出席葬礼。(Inukai Tsuyoshi Toyama Mitsuru)6月3日,日本政府正式承认南京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9月5日,日本外相Shidehara在与国民党元老张琦会谈时,建议双方订立中日互不侵犯条约,日本KomuraToshisaburo草拟要点①日本承认满洲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②有关大连巷和旅顺巷及21条未解决的问题,通过协商解决。10月日本外相任命对中国友好的Saburi Sadao任驻华大使,受到南京政府的欢迎。但他于11月28日因沮丧而在Hakone宾馆自杀身亡。后由原驻上海总领事Shigemitsu Mamoru继任驻华大使,他于1945年9月代表日本政府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署。

   

   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经济状况的恶化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抬头提供了条件。军国法西斯分子主要来自出身下层的中级军官,他们要求根本变革,对外采取侵略政策。中日贸易额因济南干涉和屠杀中国外交官事件,引发中国抵制日货而大幅下降,导致日本工业失业人口剧增。日本军方对Hamaguchi内阁不满,认为其向中国屈服,更不满Minseito政府裁军和削减军费的政策。11月Hamaguchi被一个“爱国者”暗杀,8个月后死去。因此,日本被引入一个军国法西斯发展时期。

   

   另一因素是中国的民族主义高涨。张学良易帜后,外事权转归奉行反帝和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南京政府,使得比张作霖时代对日本政策更少变通。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建设了一条独立的铁路,使南满铁路独家经营垄断不再。到1931年9月,中国在满洲建造和经营的铁路已超过1000公里,中国人尽力将货运交由中国铁路,且铁路与营口和胡芦岛相连。因此,日本认为中国铁路政策损害了日本在南满的利益。

   

   55、Itagaki上校征服东北的计划

   

   1929年5月成为日本关东军参谋部高级军官的Itagaki上校,是日本在满洲扩张主义者的幕后推手。1929年7月3日他与一群参谋部军官,前往北满调查潜在冲突地区以撑握第一手资料。他们访问了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及其他重要城市。1931年5月他制定了一个解决满洲和蒙古问题的“三圣”计划:在北满制造混乱,策划蒙古独立,煽动吉林省浅道地区朝鲜族独立;该计划旨在创设一个傀儡政权用于制造骚乱,最终控制满洲。

   

   日本财团与军国主义者一样热衷于扩大侵略,以便从中国获取更大的利益。1929年12月7日一群资本家和军国主义分子在海外事务部,举行一个‘控制满洲和蒙古的秘密计划’会议,与会者包括海外事务部长,南满铁路总经理,外交部,战争部和总参谋部副部长。他们相信张学良与蒋介石之间的合作,至多是一种临时安排,迟早两人将因分歧而诉诸武力解决争议。当时机来临时,日本将毫不犹豫实现在满洲的最终目标(即军事占领)。

   

   日本向军国主义迈进

   

   1930年日本少壮派军人开始取得影响力。他们的宣传通过各种爱国组织广为传播,会员有数百万众,指责政府官僚腐败,号召取消议会制度,要求赋予军方政治领导权,相信日本的生存要求在亚洲大陆创设一个强有力的殖民帝国。1931年1月一群臭名昭著的少壮派青年校官(Hashimoto, Kingoro,Itagaki,Doihara,Okamura,Nagata, Ishihara)创建了“樱花社”。该社是由一百余位由中校以下的青年军官组成的活跃团体。1931年3月20日,他们在东京Hibiya公园举行万人大会,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日本的精神》的作者Okawa Shumei组织大会,会后,示威游行至国会大厦。由Koiso Kumaki和Tatekawa Yoshisugu少将进入议会大厦,要求内阁辞职,并由前驻朝鲜总督和战争部长UgakiKazushige上将组建新内阁,但政变失败。Ugaki上将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因樱花社试图建立的军事专制时机尚不成熟。这次政变失败,并未阻止少壮派军人发动其他夺取政权的政变计划,五年后于1936年2月的政变最为著名。

   

   1931年5月南京召开国民会议,决议废除不平等条约,日本军方依此作为中国想取消日本的满洲特殊利益的证据。6月22日,满洲问题特别委员会在帝国参谋部召开会议,建议在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在世界和国内作好充分宣传,并要求关东军作最大的忍耐与克制。然而关东军却对推迟行动明显不耐烦,加强了日本工厂和居民区及满洲铁路各站的防卫,并将沈阳所有的日本商店变成关东军的间谍情报站。

   

   56、九一八事变

   

   1931年夏天发生的Wanpan Shan和Nakamnra事件,加剧了关东军的行动。

   

   (1)万宝山事件

   

   日本人常使用朝鲜人作为入侵中国的工具。200余朝鲜人移民至离长春市24公里的吉林省的一个小村庄, 1931年4月朝鲜人向一家中国公司租了一片土地(转租自原业主),原始租约有一条款,转租取决于市政府批准。5月原居长春市的四十户朝鲜人移民至万宝山开垦土地,最终与当地中国农民引发械斗,导致双方互有伤亡。

   

   (2)Nakamnra事件

   

   Nakamnra是日本总参谋部的一名军官,他向哈尔滨和沈阳中国当局申报时皆以农业专家身份,实际上他按日本军方指派在满洲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他违规进入土匪出没的地区,后疑遇害。中方负责人被拘留,张学良派特使赴日本就此不幸事件道歉。1931年9月18日东北国防军参谋长陈勇赴日本驻沈阳总领事,进一步调查和解Nakamnra事件,当晚日军发动进攻。

   

   1931年9月18日晚上10点30分,离沈阳火车站一公里处的南洲铁路发生一起爆炸,铁路轻微受损,甚至未影响铁路正常运行。日军宣称是中国军队干的,中方否认。依事后日军的行动及东京审判资料披露证实,关东军在9月18日前夜已作决定采取行动。离爆炸地点不远处有一东北军守军兵营。兵营内官兵对爆炸未关注,以为是日军演习。但不到五分钟,从南满铁路开来的一队日本兵即向中国兵营开火,扔手榴弹。守军因被严令“克制,以免将小冲突演变成大争端,不得还手”,因此军营内的中国军队未还击。随后数日战云密布,张学良当时正在北平,9月6日张学良给东北警察司令及东北军沈阳总部一份密电:

   

   “由于外交局势日益紧张,我们在处理日本人问题时,应当奉行最大的克制。为避免向日本人提供任何借口,甚至在遭遇羞辱和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我们仍必须自制,不与之战斗,严格克制严守此令”。[1]

   

   这是张学良的预定不抵抗政策。据此,9月18日夜,东北军参谋长陈勇命令守军王以哲将军,制止其部下抵抗,必要时撤离营地,甚至可以被缴械。因此,到11点三个团的守军,已撤离两个团。留守团由王天航上校指挥,在混乱当中,他无法通过电话与东北军总部取得联系,他的部下不愿意不战而退,该部是唯一与日军交火的中国军队,直到半夜王天航上校才接到撤退命令,完成撤退时已经五点。日军迅速占领了全部军营。

   

   当日军开始攻击时,中国东北当局视之为过去发生过的一系列类似冲突,期望协商解决。辽宁省长藏世玉试图从日本总领事那里了解到底日军想要什么,但总领事自已对此亦一无所知。约11点日军开始轰击沈阳守军弹药库和城墙,日军迅速涌入城墙外的商业区,占领位于西门的警察局,杀害了好些中国警察。中方当局通过电话与日本总领事联系,询问日军士兵是否可以克制进一步攻击。领事说他们正在开会,适时会通知中方他们的决定。几分钟后,领事电话告知中方,军队一旦行动,即不可能阻止他们,领事能做的是要求军队当局制止士兵进入城区。但到2点,19支日本军队已在所有的城门,4点日军已在城墙上并向四处胡乱射击。两小时后,日军占领全城。藏世玉省长和陈勇参谋长直到此时,仍期望还能与日本通过政治协商解决。他们再度电话日本总领事,总领事答称日本关东军总司令HonjoSlugeru上将正在前往沈阳的途中,在他抵达之前,没有人知道军方的意图。9月19日11点Honjo上将与随行参谋,带来一个团的增援部队抵沈阳。他更象征服者而非制止扩张军事行动者,断然拒绝与中国当局协商解决问题。他宣称中国必须承担现在这种局面的责任。声称中国人破坏南满铁路,中国军队攻击日军不仅触犯日本在满洲的条约权利,而且直接挑战日军。“为保卫日本投资者利益,及维护帝国军队的尊严与荣誉,作为保护铁路的责任人,我有责任毫不犹豫地采取断然行动。”[2]

   

   日军的行动并不限于沈阳,在24小时内南满大多数战略要地皆落入日本关东军手中。外国侵略对中国屡见不鲜,但从未有过任何一次象1931年“九一八”事变这种赤裸裸的野蛮军事入侵。它是由关东军中一班阴谋家,未经东京当局知情下所为,结果将中国和日本拖进一场持续14年,以在二战中日本战败而中国大陆则被共产党窃取政权的惨局。

   

   主谋是Itagaki Seishiro上校和关东军高级参谋军官IshiharaKanji中校。他们密谋策划了一段时间,将一群在满洲的日本军官(包括张学良的日本顾问ImadaShintaro上校)拖下水,他们在7月初便选定了南满铁路爆炸地点,定于9月底实施。

   

   在东京有关满洲军官拟搞阴谋的谣传早已传开,1931年9月5日,日本外长Shidehara已收到报告,并指示沈阳总领事Hayashi Kujiro试图阻止关东军的疯狂举动。在东京的高级军官亦已知道在满洲正在进行的计划。总参谋部第一部主任TatekawaYoshitsugu持战争部长和总参谋长的指令,被派往沈阳警告和制止任何谣传的计划阴谋事端。不过,总参谋部另一军官HashmotoKingoro则参与了阴谋。他电报敦促阴谋者提前行动:

   

   “计划已被发现,毫不犹豫立即行动,切切。”

   

   “必须在Takekawa抵达前执行计划”;

   

   “不要考虑国内人民怎么想,必须决绝行动”。

   

   根据这些电报,Itagaki, Ishihara, Zmada和其他同谋于9月15日晚在关东军沈阳特别服务部密会讨论,当晚未作出明确决定。次日晨,Itagaki和Ishihara决定行动时间必须提前,以便抢在总参谋长和战争部长的指示之前行动。[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