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巩胜利文集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特别提要】法国目前担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G20峰会将于2011年11月3-4日在法国戛纳召开。有消息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将是峰会的主要议程之一,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体系也是萨克奇一直的努力。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了30多年的‘出口创汇’经济是绝对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中国绝大数企业家均现实的感觉到,并认为长期、五年来的汇率大幅波动将可能导致企业大批“休克”、赶不胜赶、无法赶上汇率升值的长期无奈(比起汇率一次性升值到位,然后实行自由市场浮动机制,简直就是一场持久的浩劫);而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的出口经济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迅速入冬,可能会冻死一堆人。当然,有些企业可能已经有毛衣了,有些企业可能毛毯厚一点,不至于被冻死,但亦不免被冻伤。” “什么?汇率?人民币再升值我们就要关门了”。人民币升值,现在成了中国企业的“温水煮青蛙”环境噩梦效应;而在国际社会,却因人民币不能兼容其它国际货币倍受质疑和批评。
   
    11月3日,自欧元区传来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消息。这才是欧元超主权货币根源必须建立的生态环境,有进、有出,这才符合大自然生生不息的法则。


法国演绎中国巅峰

    法国财政部长巴鲁安日前在北京与中国官员会晤后表示,中法两国已同意建立一支特别工作组,就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一揽子方案进行协商。巴鲁安称,该工作组将由中法两国的工作人员组成,以便在法国戛纳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召开前的3个月内提出一项方案。但这个方案在法国担任G20主席国前、能否顺利出笼实施值得进一步观察。

   
   巴鲁安此间对外表示,双方讨论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议题。“我们与中方讨论了关于人民币可兑换性,如何制定路线图,人民币将逐步走向自由可兑换和国际化,法方希望人民币可以符合中国的情况和地位”。巴鲁安表示。多位专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对人民币来说是利好消息,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仍需时日。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范建军对媒体说,法国此次提出人民币进入SDR,兼具象征性意义和实质性意义。“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深化。目前人民币还不是国际储备货币,若此方案能实现,SDR作为国际货币通用单位,将赋予人民币一定的比价关系,便利人民币的跨境流动结算”。可以这样说:人民币国际化,不仅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家利益所在,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币与主要国家货币兼容、不冲突的重要环境。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安国俊分析此事件的背景时指出,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使得全球看好中国市场。“中国国际主权债务信用稳定,有望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引擎,人民币的影响力也将越来越大”。她表示。
   
    数据显示:这一观点可能的有力佐证是,10月27日, 1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6.3477元,再创历史新高。安国俊进一步分析说:“当前SDR定值货币为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4种,所处的会员国具有汇率灵活、货币自由流动的特征。相对中国而言,人民币在汇率制度改革、市场公开进程、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等多方面仍需进一步“重大突破”来完善。由此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无疑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宏大过程。因此,中国进入SDR的条件尚未成熟,需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国际社会还要耐心的等待才是。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陈炳才指出,法国主动提出人民币加入SDR,是对中国支持IMF总裁竞选的一种“礼尚往来”。他认为,美国也许会在此事中阻扰中国的步伐。巴鲁安此次随同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华。与他见面的中方高官包括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央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似乎中国与法国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但成“游戏规则”、国际化运行还要看这次会议的进展。

中国的世纪目标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十五日在华盛顿指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坚持全面性、均衡性、渐进性、实效性的原则,中方主张重点实施四个方面的改革举措。胡锦涛在G20峰会提出四大举措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目标。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十五日在华盛顿举行,胡锦涛在峰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国际社会应认真总结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在所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必要的改革。他强调,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该坚持建立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新秩序的方向,努力营造有利于全球经济健康发展的制度环境。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该坚持全面性、均衡性、渐进性、实效性的原则。
   
    ——全面性,就是要总体设计,既要完善国际金融体系、货币体系、金融组织,又要完善国际金融规则和程序,既要反映金融监管的普遍规律和原则,又要考虑不同经济体的发展阶段和特征。
   
    ——均衡性,就是要统筹兼顾,平衡体现各方利益,形成各方更广泛有效参与的决策和管理机制,尤其要体现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利益。
   
    ——渐进性,就是要循序渐进,在保持国际金融市场稳定的前提下,先易后难,分阶段实施,通过持续不断努力最终达到改革目标。
   
    ——实效性,就是要讲求效果,所有改革举措应该有利于维护国际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有利于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福祉。
   
   胡锦涛指出,根据上述考虑,中方主张重点实施四方面改革举措:一是加强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完善国际监管体系,建立评级机构行为准则,加大全球资本流动监测力度,加强对各类金融机构和中介组织的监管,增强金融市场及其产品透明度;二是推动国际金融组织改革,改革国际金融组织决策层产生机制,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尽快建立覆盖全球特别是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早期预警系统,改善国际金融组织内部治理结构,建立及时高效的危机应对救助机制,提高国际金融组织切实履行职责能力;三是鼓励区域金融合作,增强流动性互助能力,加强区域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地区资金救助机制作用;四是改善国际货币体系,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共同支撑国际货币体系稳定。但这些似乎与人民币国际化没有任何干系。
   
   中共独家执政党总书记胡锦涛、“党领导一切”执政党八年,将中国通货膨胀推高到62年来的历史最高记录,将中国股票资本市场压低到达20年来最凹底,将关系到中国13亿公民的住房、房地产业价格也创62年来至高顶峰。一轮接着一轮的“豆你玩”“蒜你很”“姜你军”“糖高宗”“辣翻天”“油你涨”“玉米疯”“苹什么”“棉花掌”等等正袭击着中国,中国将没完没了一直疲于奔命的应付……

欧元借助G20发力?

   法国总统府10月22日发表公报称,欧洲债务危机将列入11月底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的讨论议程,以保证世界经济健康稳定增长。公报强调说,正在美国参加联合国大会的法国总统萨科齐21日在纽约分别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巴西总统罗塞夫。法国、美国和巴西领导人交换了关于世界经济形势和债务危机的看法。
   
    萨科齐表示,法国将全面落实7月21日欧元区特别峰会关于支持希腊的计划和欧元区协调政策应对危机的措施。他说,考虑到欧元区危机影响世界经济,欧洲债务危机的解决办法应该在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上进行讨论。公报还说,法国作为二十国集团主席国,希望二十国集团峰会能就相关议题达成共识,在世界范围内协调政策,采取具体措施,为世界经济重新恢复增长以及金融市场的健康稳定提供保障。今年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将于11月3日至4日在法国南部海滨城市戛纳举行。法国希望着重推动在改革国际货币体系、规范原材料市场价格和加强全球经济治理等领域取得进展。
   
   在此次G20召开之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于11月22日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时表示,人民币应该被纳入SDR。法国方面一直在就此努力,但进展缓慢。法国总统下属高官22日表示,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已告知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人民币应该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
   
    根据法国政府规则,这位官员没有透露姓名。他在萨科齐和奥巴马于纽约会晤之后告诉记者,法国将推动人民币加入SDR,以此扩大中国消费和贸易,刺激全球经济增长,但他没有说是否已经讨论为人民币加入SDR设置时间表。
   
    特别提款权是IMF于1969年创建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它由IMF分配给成员国,持有国可以在需要时将其兑换为外币,其价值根据组成货币篮子的美元、欧元、英镑以及日圆加权比重计算得出。IMF执行董事会每五年对SDR货币篮子评估一次,最新一次评估已从2011年1月开始。分析人士表示,将人民币纳入其中,可以进一步让中国货币融入世界市场。
   
   法国是2011年度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推动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是萨科齐在担任轮值主席期间重塑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目标。2011年3月份,萨科齐提出在南京召开为期一天的研讨会,建议将人民币纳入SDR。欧洲央行(ECB)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当时表示,这个想法“值得讨论”。不过,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在会上表示,“灵活的汇率体系和资本自由流动”是任何货币加入SDR都必须满足的两个条件。法国方面一直在积极推动此事。法国财政部长巴鲁安8月26日在北京表示,将在11月4日召开的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前,就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等一揽子货币问题拿出工作小组方案。但至,今这是全球最大的一个“悬案”。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中国是否希望人民币加入SDR。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8月份发表文章,称中国在人民币纳入SDR一事上要放松心态,尊重现行规则,在条件成熟时,顺其自然地进入。而在2009年,正是央行行长周小川首先提出以基于SDR的新国际储备货币取代美元。曾供职于IMF和欧洲央行的瑞穗证券亚洲公司(Mizuho Securities Asia Ltd。)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刚表示,推动人民币加入SDR是“法国的主意”,但“这对中国没有意义”,因为人民币首先需要可自由兑换。“中国希望以自己的步伐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负面影响最小化。”但中国的“人民币进程”没有任何人能说清楚,也没有任何一个国际组织能理解和加以实施。
   
   这次G20峰会,还将讨论欧元区的债务问题,确定策略和救助方案。

人民币救欧元?

    就在10月27日的欧盟领导人峰会结束几小时后,法国总统萨科齐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打电话的消息,激起了各方关于中国可能大量购买欧洲稳定基金(EFSF)债券的猜想。中国被加进欧债危机“逃生路线图”,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猜测声浪越来越大,1天之后,EFSF负责人克劳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开启亚洲“推销”之行,首站到访北京。不过,在这两次外界颇为关注的中欧接触之后,双方均并未就关于中国购买EFSF债券相关问题发表共同声明。而欧盟领导人峰会之后,10月28日,意大利再次拍卖79.35亿欧元国债,令来自中国的“拯救”更具急迫性。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应奥地利共和国总统菲舍尔、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邀请,国家主席胡锦涛于30日乘专机离开北京,对奥地利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