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密监控,陈西疑遭虐待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控
·18大前贵州异见者被严打 24小时跟踪通讯网络被控(组图)
·贵州刑讯市民致死 抬尸示威拘留7人逮捕2人
·吴玉琴——中共当局肆意践踏人权,残酷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3年贵州民权活动
·2013年元旦献辞
·廖双元被贵阳国保非法绑架后审讯
·贴身盯梢禁止互访 贵州人权研讨会仍遭严控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全部被控制,陈西母亲灵堂周围封路戒严
·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上访维权者胡银珍及周岁孙儿遭毒打关押(图)
·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贵州残疾人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唁电和敦促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唁电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致陈西先生张群选女士的唁电
·陈西被带回贵阳看母最后一眼
·贵州异议人士廖双元遭殴打 浙江民主党人被禁出门
·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
·焱文:中国人应该夺回自己的人权、民主与尊严——贵州人权研讨会2013年新春
·政法委在贵州暴力横行
·贵州国安公然践踏人权还振振有词
·贵州维权人士电话拜年遭监听
·吴玉琴母亲去世,贵州民主人士遭到软禁
·极其沉痛哀悼伟大而善良的母亲彭登庆老人
·黄燕明——逐级“作恶授权”与中国式的道路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贵州毕节以每亩1550元强征土地,信访局长打伤72岁老人(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李任科被绑架抛于野外
·贵州人权研讨成员陈德福“被旅游”23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桂林警方违法打人并强拆房屋的恶劣行为
·“六、四”24周年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全部被控制
·母亲被公安迫害死亡,为封锁消息全家被监控围堵
·贵州桐梓县要求土地赔偿的村民被刑事拘留(图)
·贵州毕节李元龙到成都拟学习圣经被抓回
·李元龙—— 到成都上神学院,抗议被公安强行押回毕节
·贵州农民李祝先被官员殴打致残,多年诉求无果
·黄燕明——我的人权遭侵犯,信仰也要被剥夺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吴玉琴、廖双元被禁止外出
·“文明”论坛不文明—贵州黄燕明谈再次被维稳与软禁
·刘铁男案引发黔东南州官场地震:副州长洪金洲被查
·贵州人权研讨会重要成员全林志先生讣告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坚定的民主人士全林志先生
·廖双元——痛悼全林志先生
·上海“后院起火”贵州公安厅集体举报高院崔亚东
·上海高院代院长被举报贪腐,每年偷拿6吨茅台
·上海政法圈面临崩塌 惧记者再曝崔亚东丑闻
·贵州村民发怒了 自行宣布夺回土地遭镇压
·贵州维权人士病逝公安也疯狂
·贵州黄果树20年前惨案死者家属的申诉
·糜崇骠(标)——给反法西斯的卫国抗日英雄糜藕池将军树碑立传
·糜崇标——第三次递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信
·沉痛哀悼重庆民运人士许万平母亲逝世
· 贵阳837名大学生被雇冒充特警拆违,半天赚80元
·贵阳市人民政府就“观山湖区存在学生参与拆除违章建筑”调查情况
·贵州遵义市委书记被查或与上一轮中央巡视有关
·贵州省贵阳市七十三岁访民王淑英在北京惨遭毒打
·郭忠明——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残疾访民在北京被公安殴打
·紫电——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全林志——关于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致中国共产党高层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残疾人韩贤飞一家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2014年贵州民权活动
·新的一年 新的期盼 新的希望
·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贵州毕节访民胡银珍举报上访遭公安绑架毒打
·贵州毕节残疾人妻子廖沾英上访被拘留
·黄于龙—— 北京城里的匪窝贵州毕节大酒店   
·贵州毕节访民黄仁才依法要求行凶伤人的政府官员赔偿
·陶玉平——贵阳市官商勾结坑害百姓
·贵州电视台第5频道栏目记者被保安拿警棍打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被警方带走后半年来与家人失去联系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彻查薜明凯父亲的死因
·吴玉琴——民运的中坚赵常青及一些民运人物的印象
·我们是公民权利及其尊严的捍卫者/贵州人权研讨会2014新春致辞
·贵阳市解放军四十四医院,新生儿死亡,家属讨说法遭特警驱逐
·一个民运人的政治情怀——浅述陈西
·卢勇祥——致陈西
·廖双元——强烈呼吁废除内人事福字[1959]740号文件
·吴玉琴 廖双元——社会不公是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重要因素
·对雍志明遭受第二次拆迁灾难的声援
·卢勇祥——“维稳”背后的三大罪恶
·贵阳公交车燃烧事故:最小遇难者仅4个月
·贵州沿河警察暴力强征 打伤数十人抓捕多人        
· 贵州贵阳区长带队强拆 打伤3人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遭到公安骚扰
·贵州陈西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家属六四期间被带走
·贵州人权捍卫者“六四”期间遭“旅游”软禁
·贵州人权捍卫者吴玉琴夫妇“六四”软禁期间遭殴打
·贵州异议人士六四被“旅游”及殴打 武汉秦永敏家被陌生人潜入搜查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并不顺利
·贵州安顺政府暴力征地致4人重伤
·卢勇祥——中共的信仰危机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纳雍村民维权被镇压
·维权人士雍志明被非法审讯、辱骂、殴打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
·贵州赤水上千国企工人连日罢工集会
·卢勇祥——政治迫害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卢勇祥——习近平的卑劣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高原报道)


   
   11月23日,贵州毕节访民黄润菊跟本网投诉,说自己丈夫、儿子在有权力背景而缺乏安全设施的煤矿工作时死亡,家属得不到赔偿,她被迫上访却被有关部门推诿,在毕节信访局被领导驱赶、喝斥,信访领导居然说:“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
   
   
   下面是黄润菊口述材料:
   
   
   我叫黄润菊,女,现年49岁,家住贵州省毕节市杨家湾镇三合村五组。
   
   2008年的9月6日,我的丈夫张启刚,男,49岁,当时在贵州毕节杨家湾镇闵家沟一非法煤矿采煤时死亡,一同遇难的还有王清全,男,51岁。张军,男,16岁(张启刚之子)。王清全、张启刚因政府工作组象征性的炸封煤窑后,稍为清理后再一次进入煤窑开采时,因缺氧而死亡在矿井内。张军为找寻自己的父亲而进入煤窑后死亡。
   
   这个煤矿从2004年到事故发生时,一直都是正常生产出煤的。由于矿主王清全与镇党委书记徐长周谈妥每月拿2吨煤给徐长周,这样在每次政府取缔非法煤窑时,这个煤窑就能在党委书记的亲自庇护下而幸免保全。由于有党委书记在背后撑腰,王、张2人不懂安全生产的重要性,矿井内未开设通风路,盲目开采而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作为张启刚的妻子,丈夫及儿子的惨死,使得我全家一下子陷入了绝境。为了讨一个说法,3年多来,我不断依法逐级的上访,省会、北京,我辗转于各级相关部门。2010年5月,我在毕节地区信访局上访,局领导任红万问我要几万元钱才能解决?我答复他说,只要是依照相关法律法规,依法给我解决就行。谁知任红万领导却对着我大吼:“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我们毕节有毕节的规定,你别在这儿找茬了,你快滚出去!”随后不由分说,他就指使公安警察强行把我赶了出来。我不服,又返回了信访局,求领导解决,领导说:“不要在这里讲法律,你要怎样解决说出来。”我说:“徐长周身为地方行政官员,镇党委书记对国家明令取缔的非法煤矿不但不给予坚决取缔,还利用职权贪污杨家湾镇撤炉的保证金,然后用钱买通毕节市领导。才让他所管辖的煤矿出事后,人命关天的大事他却没有被追究责任,对死者也不作出赔偿。”领导却说:“你再提徐长周,就把你抓起来关了!”
   
   2010年6月22日我在贵州省政府上访,由其领导黔访转字[2010]424号文转毕节市人民政府,“责成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办理。”我6月25日将转送的材料和来访事项转送单呈毕节市人民政府,收到后,其领导叫我复印一份送毕节市信访局,也已收到。信访局赵敏局长要我写一个详细情况给她,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写给她之后,她答复我说:“徐长周是党委书记(科级干部),我们是信访单位没有权,你去找有权办理的行政机关解决好了!”
   
   就这样,市政府推信访局,信访局推有权处理的机关。3年多以来,我就在他们相互的推诿中苦苦煎熬着。我是弱势老百姓,在他们官官相护,领导包庇纵容的现实面前,我含冤屈死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年华而冤死的儿子,难道就该死不瞑目吗!而我所剩下支离破碎的家庭,难道不该为冤死的灵魂讨一个公道吗!
   
   我依法逐级上访,毕节、贵阳、北京(已被抓回多次),要求相关法律机关给我一个说法。要求依法对死者作出赔偿,给我陷入绝境的家庭一个公道,一个说法!
   
   现我将我丈夫及儿子的遭遇向国际新闻媒体说出来,希望能引起关注和声援!我全家将不胜感激之至!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图片是相关上访回执及材料
   
   
   2011年11月23日
   
   
   发贴者 维权网
(2011/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