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人主张
·川普要放大招 曝光中共貪官海外資產
·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中共的毒疫苗vs 中国人的胆魄
·阿嘉仁波切:中国只有一个宗教,就是共产党教
·相信,當每個民族都能把別的民族的心靈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時,自由的理想就
·西藏高僧外甥女控中共栽赃谋杀
·白色恐怖在香港,紅色恐怖在中國、小警總在台灣
·席慕蓉與《自由在落日中》
·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个个都输给川普
·贸易战如何影响中国人的餐桌、学费和房产
·合卷閉目,你會發現,《自由在落日中》就像電影一樣、、
·美国会立法要求强化台湾防务 台海风云莫测
·享有王岐山“喉舌”的“财经网”VS 习近平
·全球水坝热的隐忧与争议
·俄媒高调批“一带一路”
·专家:美应六方面准备 应对中共崩溃
·「無聲入侵」?
·激情托起的彩虹
·联合国:中国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对其政策“洗脑”
·藏人支持美国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自由在落日中》就是蒙古民族追求自由命運的史詩
·川普掐住了习近平的咽喉
·国际法律学家:西藏在历史上从未是中国的一部份
·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中国海外民运组织第一次公开承认“民族自决权”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
·伍凡獨立評 北戴河會議后中共的處境更險惡更無解
·新疆再教育中心关押人数已超德国集中营
·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十周年(之一)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九月新書《自由在落日中》
·《自由在落日中》新編版九月上市
·美国国务院对新疆人权状况表达关注
·中國作者的作品無法通過連「拍馬屁」都要格外小心的審批要如何問世?
·贸易谈判各个击破后中国会倍感孤立
·當我們的苦難史被所有人甚至我們自己忘記的時候,袁老師沒有忘記
·權力還是掌握在我們自己的後代手裡比較放心
·習近平在非洲大撒幣是「大國崛起」的長期規劃
·伍凡评新冷战和贸易战的关系及其发展
·七十萬字長篇小說《自由在落日中》於9月12日(下週三)全台發行,敬請關注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唯一一部真實反映中共鐵幕下蒙古人心靈苦難的著作
·毛澤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寫,讓讀者面對七
·如何還原歷史真相?如何賦予還原歷史真相後更積極的意義?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最貧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新冷戰局勢下的中俄關係
·特朗普: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
·《民報》:激情托起的彩虹—《自由在落日中》
·如果台灣有沒有抵抗的意志與能力,有多少人真的願意為台灣獨立犧牲
·【十 ‧ 一中國國慶成國殤,不只北半球】
·新疆集中营曝光 外媒盯上陈全国
·台灣政府與人民共同守護出版創作自由
·周末大事: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在中國「被失蹤」
·「涉嫌北戴河政變?」孟宏偉「被失蹤」會引發後續什麼更驚人的效應?他與台
·孟宏偉妻:追求真相、正義和歷史責任,為所有的妻子的丈夫和孩子的父親不再
·孟宏偉案,袁紅冰推特發表声明
·「中華民國生日」到「中華民國祭」,「緬懷中華民國」但不能「擁抱中華人民
·袁紅冰10月10日推特上關於孟宏偉的說明
·美國致中國「哀的美敦書」,美國高層數十年來首見對中國最嚴厲的批判不是一
·日澳加强军事联盟制衡中国
·抗衡中国 西方情报联盟加强合作
·孟宏偉曾執行「殺佛」之後的「滅口」任務
·關於孟宏偉與「殺佛」,關於曹長青與張友驊
·亞太出版社再次发布《杀佛》作者的应诉公告
·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中國的教師若不按當局的要求和標準講話,會有什麼結果?
·「孟宏偉手中握有中共的重要機密」至少有五項,其中之一是孟宏偉出事後,鄭
·文革再现新疆,将失去一代学者
·【袁紅冰接受媒體訪問,剖析台灣面對中共全面滲透的嚴峻局勢應採取的因應措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敦促曹长青先生举证
·《當代百官行述》是怎麼樣的秘密檔案庫?
·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被開除中國政協】
·重現「曹長青大戰袁紅冰結局被KO完敗」的事實,曹長青先生莫以為台灣觀眾已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发文澄清不实流言蜚语
·达赖喇嘛首度与台湾科学家对谈宗教与科学
·鄧樸方VS習近平;袁紅冰VS曹長青
·达赖喇嘛:将由高僧讨论决定继任者
·袁紅冰:2018台灣九合一是國安等級選舉
·袁紅冰教授谈台湾选举中的一些现象
·袁紅冰教授北社演講完整版及現場O&A
·前台灣中共特工頭目曝光
·袁紅冰教授谈「曹長青現象」
· 【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金沙江流域梯级水电站潜在地质危险性调查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簡介
·專訪袁红冰教授逐字稿之〈一〉
·「喜樂島」要為台灣人民做什麼?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美参议员联署提案
·綠營內部的分裂、本土力量的撕裂等於政治的自殺
·「曹長青現象」給自由台灣造成傷害的第一點
·台灣的命運要由全體中國人共同決定
·曹長青的現象起到的第二個極其負面的作用
· 「世界上哪有不涉及到政治的經濟?
·韓國瑜能出賣什麼?他能出賣高雄的土地嗎?當然不能;但是、、、、、、
·中國如何操控台灣選舉
·韓國瑜能出賣什麼?他能出賣高雄的土地嗎?當然不能;但是、、、、、、
·從西藏亡國的悲劇反觀臺灣現況與出路
·2018台北國際研討會閉幕辭
·「台海大危機和
·台灣應該更積極的與各個自由民主國家結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李江琳
   
   


   内容简介:最近,四川甘孜和阿坝先后有10名西藏僧尼自焚抗议,迄今已有5名伤重身亡。常识告诉我们,僧侣们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抗议,必有异乎寻常的原因。此起彼伏的僧人以死抗争显然反映了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恶劣状况。
   
   
   最近,四川甘孜和阿坝先后有10名西藏僧尼自焚抗议,迄今已有5名伤重身亡。常识告诉我们,僧侣们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抗议,必有异乎寻常的原因。据报道,僧人在自焚时高喊要求宗教自由,因此,此起彼伏的僧人以死抗争显然与中国境内宗教状况有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面对外界质疑时,中共常常援引该条款来说明其宗教政策。但是,在宪法之外,其实还有一整套由各级党政机关制定的“宗教事务条例”。对这些条例详加分析,不难了解中共的“宗教自由”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条例”五花大绑的寺院
   
   
   以2009年3月发生第一起僧人自焚事件的四川省阿坝州为例,该州寺院必须遵守的条例有《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47条)、《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13条)、《藏传佛教寺庙管理办法》(43条)、《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16条)、《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办法(试行)》(40条)、《四川省宗教事务条例》(59条)、《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宗教事务条例》(65条)、《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传佛教事务管理暂行办法》(59条)等。这些条例不算细则就有356条之多,其中为藏传佛教“定身制作”的条例有116条,这还不算相关法规和各县的“土政策”。
   
   
   这些“条例”、“规定”、“办法”是公开的,还有许多不公开的“红头文件”。比方说“国办发[1991]39号文件”规定活佛“可以转世,不可全转,从严掌握”。根据这份内部文件的指示,青海省规定“活佛转世工作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进行”,除上述3条原则,还增加了“控制总量”,明确提出“转世活佛总量不超过1958年后去世活佛数的三分之一”。至于转世灵童的审批权,则由“内部掌握”。
   
   
   除了几百条公开“条例”,以及无法统计的内部规定,寺院还被各种公开和秘密、永久性和临时性的“有关部门”控制。阿坝州的“藏传佛教事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该条例由州、县两级公安、国土、建设、教育、外事等24个部门共同实施。此外还有诸如“活佛转世工作领导小组”、“对达赖集团斗争领导小组”一类部门。通过公开条例和内部指令,以及形形色色的“部门”,寺院事无巨细都在管制范围内。青海果洛州的条例不仅规定各级政府“定期对藏传佛教寺院广播电视、互联网、印刷品和音像制品等进行监督检查”,连悬挂经幡也要经过批准。
   
   
   除了州、县之外,寺院所在的乡镇必须成立“群众监督评议委员会”,再加上寺管会,寺院被重重条例和“有关部门”五花大绑,僧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层层监督下。
   
   
   为什么僧人自焚首先出现在阿坝州?原因之一是阿坝州对僧人的限制极其严苛。有心深造的僧人必须“持属地乡(镇)人民政府批准函件和寺管会介绍信逐级申报。跨乡(镇)学经的,经县佛教协会同意,报县宗教事务部门备案;跨县学经的,经州佛教协会同意,报州宗教事务部门备案;跨州学经的,按规定审批。”但同时又规定寺庙“接收外来学经人员不得超过寺庙定员人数的7%。其中,州外学经人员不得超过寺庙定员人数的3%。”如果到境外学习,则“寺管会必须禁止非法出境回流人员入寺”。这3条规定基本上杜绝了僧人深造的可能性。自1990年代以来,每年逃到印度去的人中,将近一半是僧尼,且以安多、康区为主,足以说明这些地区宗教状况的恶劣。
   
   
   阿坝州《藏传佛教事务管理暂行办法》第35条规定,寺院“出现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破坏、分裂国家和影响社会稳定活动”,则由县宗教部门撤销登记并终止寺管会,并派工作组整顿寺庙,在此期间“寺庙停止一切佛事活动。县佛教协会取消组织、参与活动僧人的宗教教职人员资格”。这是一条“连坐法”:寺院只要有一名僧人抗议,整个寺院都会遭到惩罚。很明显,2008年之后,阿坝格尔登寺就处于这样的状况。自焚僧人中有两名是该寺“前僧人”,应该就是这项条例的结果。
   
   
   在重重限制下依然选择出家的僧人无法学经,却被迫接受“爱国主义教育”,还被迫诋毁他们的上师,他们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可想而知。
   
   
   
   
   
   中共“宗教自由”的实质
   
   
   既然承认“公民有信仰自由”,为何又对寺院加以重重限制?这涉及中共“宗教自由”的实质。首任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早在1958年对此就有明确的解释:“我们采用了(信教自由)这个口号,同时充实和发扬了这个口号的革命内容,不但用它来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剥削阶级强迫信教,而且力图经过这个口号的彻底实现,使人们逐步由信教走向不信教。”
   
   
   通过彻底实现“信仰自由”使人们放弃宗教,个中奥妙在于宪法规定的不仅是“信教自由”,还有“不信教自由”。李维汉对此解释说:“公民有信仰的自由,这里也包含有不信仰的自由,有改变信仰的自由。……我们这种解释是最全面的解释,有利于人民改变宗教信仰,以至于脱离宗教信仰。”(李维汉:“在回族伊斯兰教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统一战线问题与民族问题》,503~519页)
   
   
   “不信仰的自由”是为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量身定制”的政策。1950年代,中共在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建政时遇到极大阻力,主要原因就是中共的意识形态与这些民族的宗教信仰发生激烈冲突。为了完全控制这些地区,中共必须铲除这些民族的宗教信仰,于是采用了“软硬两手”:一方面以“宗教制度改革”的名义摧毁寺院,禁止宗教活动,另一方面通过种种方式推行“不信仰的自由”,鼓励信徒脱离宗教。
   
   
   “中发(1982)第19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1982年3月颁布的 《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是中共现行宗教政策的总纲,阐明了中共宗教政策的指导思想。该文件开头就说:“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一定阶段的历史现象,有它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在人类历史上,宗教终究是要消亡的,但是只有经过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长期发展,在一切客观条件具备的时候,才会自然消亡。”由于宗教具有汪锋所说的“五性”(国际性、民族性、长期性、群众性、复杂性),是一个必须解决但又不能操之过急的问题,因此,该文件指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解决宗教问题的唯一正确的根本途径,只能是在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下,通过社会主义的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事业的逐步发展,通过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逐步发展,逐步地消除宗教得以存在的社会根源和认识根源。”该文件号召全党“一代接着一代地,为实现这个光辉前景而努力奋斗。”
   
   
   既然全党要为消灭宗教而奋斗,为什么又要“坚持宗教自由”政策呢?该文件说明:中共宗教政策是“以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目标的战略规定”,也就是说,中共宗教政策实质上是一个统战工具,“宗教自由”是用来逐步消灭宗教的策略。
   
   
   中共宗教政策的指导思想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逐步消除宗教”的方法:50年代中共用强行“改造”的方式摧毁宗教,如今则用“条例”、“办法”、“规定”的方式来限制宗教发展,目标是一致的。“中发(1982)第19号文件”是公开文件,也就是说,中共从未隐瞒过最终消灭宗教的主张,也并不讳言“宗教自由”只是一个策略。因此,在执政党以促进宗教消亡为指导思想的国家里期望“宗教自由”,不是缘木求鱼吗?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article/1251
(2011/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