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第一卷 魂歸]
藏人主张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藏人精英重申西藏主义
·中國過渡政府二〇一五年元旦文告
·毛澤
·西藏自治区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專訪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
·美国真的曾经是中国的救星吗?
·中共為何封鎖Gmail
·下一個「老虎」或為郭伯雄
·中共网络文学作者实名制
·藏人抗议考试不公又青年多嘉被捕
·内蒙蒙古族民众应享有平等权利
·中共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
·中共對基督教政策收緊倒退加強迫害
·习近平在测试西方国家强弱
·禄曲县请愿藏民仍等待解决问题
·你有英文名字嗎?
·中国的大变局
·台湾民主的挑战与前景
·中共权斗延烧西藏
·《查理周刊》堅持言論自由絕不退縮
·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极影响
·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中共的蒙骗和要挟
·中國今年可能會發生金融危機
·情报人员在富商名义骗达赖喇嘛
·以後只談一制不講兩國
·中共正進入危險時期
·六四事件后中國高校大清洗
·習近平“特使”欺騙達賴喇嘛
·中共百年战略忽悠计划
·香港青年人的“政制梦”到“创业梦”?
·留学生走私冰毒在澳大利亚获刑
·大陸知識份子面臨空前浩劫
·中国经济逼近悬崖
·祝大家新春快乐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是什么驱动华人地区“去中国化”?
·2014年西藏要闻报道
·美国务院首次举办藏历新年庆祝活动
· 西藏新疆镇压加剧
·什么是美国价值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 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肖国珍律师致信高瑜
· 中美在南海近期會發生軍事衝突嗎?
·政治局會議後的中國經濟走向
·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蔡英文的昇華和自由台灣的前途
·伍凡評范長龍訪美
·王岐山為何被美國調查?
·伍凡短評周案和法轮功迫害
·抛弃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分析輕判周永康的背景原因和目的
·《岛屿天光》遭大陆官方封杀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 新國安法出籠為挽救危機中的中共政權
·全力救股市保中共政權
·奥巴马签伊朗协议是蠢还是恶
·抓捕維權律師群體是法西斯行為
·底氣不對稱的習奧會談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中共當政者和十字架搏鬥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采访实录
·藏族牧民定居感觉各不相同
·令完成已经完成令计划的计划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杀佛》作者安乐业谈中共对两世班禅喇嘛的迫害
· 天津大爆炸
·警告柯文哲
·青海藏区的男性资源枯竭
·課綱爭議解決應回歸教育本
·人民幣貶值的因果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袁教授发脸书痛批连战“连共制台”
·在危機四伏漩渦中的93大閱兵
·国家为什么会灭亡?
·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中国网络间谍威胁美国利益
·李克強講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 你相信嗎?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青海省大饥荒的前前后后
·袁紅冰新著《美國肢解中國?》出版說明
·第一位被统战的流亡藏人高官
·伍凡評論習近平訪美
·还原历史,从恢复命名开始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流亡藏人的“棺材之旅”
·对藏“统一、稳定、反分裂”强硬政策的延续
·TPP和中國的發展前途密切相關
·亚洲选举观察组织将监督流亡社区大选
·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習近平是活佛製造者?
·習訪美後中美關係急劇惡化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台湾是充满政治纷争的和谐社会
·中國人權狀況是更好還是更壞?
·国际藏文网民热议达赖喇嘛获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卷 魂歸

第一卷 魂歸
   
   一
   
   “智者眼裏無淚,心中也無淚;屬於哲學智慧的心,真要如乾裂的岩石?

   “淚水乾涸,情感凋殘。沒有了激情的煩擾,真理才會在寧靜而明澈的理性之境中呈現——這是理性崇拜者的信念。
   “然而,情感一旦凋殘,靈魂便隨之乾枯。一顆乾枯的心又何必要真理?
   “命運卻使我的心乾枯而冰冷;燃燒的淚,已經屬於過去… … ”。
   ——思想紛亂,如縷縷鐵鑄的雲,沉重地低垂在金聖悲灰暗的意識間。
   雲貴高原,萬山崛起,猶如刻在死亡背景上的驚濤駭浪。崇山峻嶺間,有一座金字塔形的山峰,使人不禁聯想到埋葬著古老英雄命運的陵墓。正值早春,灌木凋敝,枯黃稀疏的茅草下,露出鉛灰色的岩石;那座山峰的高處,一株野杏樹卻在百草殘敗的早春,孤獨地迎來屬於她的花季——鐵黑色的無葉的枝杆上,繁花盛開,仿佛無數清純少女殷紅的雙唇,正以妖嬈的微笑,誘惑寂寞的風。
   野杏樹邊,一塊鐵銹色的岩石上,雕刻著金聖悲端坐的身形。這位虛無的苦戀者顯然是在山野間度過漫漫長夜,因為,他的衣衫上已經落滿飄零的杏花,宛似猩紅怵目的血跡。
   在這個不會有暴風雨的季節,他在祈盼暴風雨湧入他因無淚而乾枯的心靈。對暴風雨的徒然祈盼,伴隨黑霧彌漫的寒夜,終於消失在黯淡的晨光之中。一束淡金色的陽光穿過雲隙,照亮了那株繁花怒放的孤獨的杏樹,還有旁邊同樣孤獨的虛無的苦戀者。野杏花生機盎然,紅得那樣聖潔;金聖悲的神情卻仿佛是一首風格峻峭、音韻蒼涼的詩,而岩石般乾燥的沉思裸露在冷漠的眼睛裏,令人很難判定他的年齡——有誰能斷定岩石的年齡呢?
   “情感乾枯之後,對虛無的精神戀情也凋殘了,思想變作對虛無的純粹理性的審視。在那屠刀般冷峻的審視中,虛無,這屬於人類的絕對真理,只是猙獰的絕望,只是一片在死亡中腐爛的黑暗… … 。”金聖悲凝視自己的思想,好像在凝視一個醜陋的陌生人。
   驟起的風湧過群山,野杏花隨風紛紛飄落,猶如一陣豔麗的血雨。沐浴在花雨中,金聖悲眼睛中的沉思卻仍然陰鬱;他聽到了花瓣飄落在岩石上的音韻,但是,那從美麗的凋殘中飄出的聲響,竟沒有在他無淚的心靈間激起一絲絢麗的回音。
   風離去了,花雨也隨之停息。金聖悲拾起身前的一瓣落花,用手指輕輕地揉碎,就像揉碎一片失望。這時,一縷燦爛的芳香飄入他乾涸的心。他立刻意識到,這縷芳香不是來自被揉碎的落花,因為,它比落花的氣息更妖嬈。
   金聖悲似乎有些厭倦地抬起沉思的目光,他荒涼的視野間,快步走來一位朝霞般的少女。她右手握著一支古銅色的長簫,系在長簫一端的黃絲絛,隨著她輕盈的步履,風情萬種地搖盪,宛如一縷金色的迷戀。
   或許是因為不忍心踐踏滿地血痕般的落花,少女沒有走到金聖悲身前便停住了,而她迷戀的目光仿佛越過萬年時間的廢墟,輕輕飄落在金聖悲胸前,那是他的心跳蕩的地方。不知為什麼,少女不敢同金聖悲對視。
   “老師,昨夜你窗前的燈光一直沒有點亮… … 。”少女輕聲說,而她的音韻間搖曳著幾許綺麗的夢幻感,“我本想給你吹簫。我已經寫完一支簫曲… …. 昨天是你的生日。”
   金聖悲有些感動,但是,對於他那顆無淚的心,連感動都不過是一陣灰暗的風。
   “女性,——尚未被世俗生活污染的少女,是天然的詩意之美。”金聖悲把這句箴言視為生命哲學的基本命題之一。他相信,少女與哲學無關;在哲學智慧的苦思冥想中蹣跚而行,是思想苦役犯的事;讓詩意如花的少女作思想的苦役,既是對生命美色的摧殘,又侮辱了哲學,因為,哲學的女性化猶如少女長出鬍子一樣怪誕,即便那鬍子會使男子更英俊。
   然而,金聖悲卻違背自己生命哲學的信念,招收這位取名韓紅袖的少女,作他的《法哲學》的研究生。只因為,韓紅袖癡迷於竹簫。
   金聖悲對於金屬製作的樂器有一種天然的厭倦。無論怎樣美妙的樂譜,只要由金屬的樂器奏出,金聖悲都能從中聽出機器的喧囂,聽出被理性異化的藝術在絕望的嘶叫。金屬,本性上屬於本能或者理性,屬於盲目的力量,它與藝術無關;當工業革命使金屬成為音樂的主要載體之後,音樂的魂便被釘入閃閃發亮的金屬之棺,並最終被埋葬在喧囂的本能之中。
   或許由於同人性一致的藝術定然是自然之美的心靈化,金聖悲對中國的竹樂情有獨鐘。他有一個信念——翠竹之魂便是詩人心靈的樂章。
   金聖悲生命最純粹的狀態只不過是一枚詩意的紅葉,一朵搖曳在岩石裂縫間的思想之花,還有一縷淡紫色的簫音。此刻,紅葉已經破碎,野花已經枯萎,他乾涸的心靈間只剩下簫音在死寂中飄蕩。金聖悲酷愛簫音,是因為簫音有無盡的悲愁。
   “如果連悲愁都消失了,我的心豈不就歸於死亡。”似乎是一柄生銹的刀,在金聖悲岩石的心上刻出這一行字。向自己心間的這行字冷峻地審視了片刻,金聖悲才說:“請你為我吹奏。”
   韓紅袖輪廓清俊的雙肩微微一震,小心翼翼避開地上的落花,走到那株枝杆如鐵的野杏樹旁,背對金聖悲,肅然而立,並將古銅色長簫的一端緩緩舉向紅唇。這一刻,韓紅袖的神情變得嚴肅了,彷佛準備踏上神聖的祭壇。直到兩枚凋殘的野杏花猶如破碎的火焰,從她眼前落下,簫聲才隨清風和花香飄起。
   簫曲的意境極其荒涼:深藍的蒼穹下, 生鐵鑄成的黑色的戈壁,一直伸展向遼遠的天際;漫長的地平線上覆蓋著血鏽般的暗紅色,一縷金色的流霞隨淡紫色的荒野之風搖曳起舞,展現出妖嬈而燦爛的悲情——金色的流霞是在哀悼沉落的太陽,那燃燒的英雄之心,那宇宙精神的聖火。
   時間似乎都不忍長久地傾聽簫聲中的悲悼之情而匆匆逝去,早春寒冷的暮霧又已漫過山崗,而簫聲依然在荒野間飄蕩。整整一天,金聖悲都凝固在淺灰色的空虛之中,好像一塊沒有思想也沒有激情的頑石,只有那一縷不停的簫聲使他體驗著乾枯的存在。
   “這紅寶石色的血腥氣呵,芳香得令頑石都會沉醉。這從破裂的紅唇間飄來的少女之血的氣息,是否能誘惑莊嚴的哲學理性?”金聖悲的心被這個疑問刺傷了,而且突然意識到,他招韓紅袖作《法哲學》研究生,並非只是基於她對簫的迷戀。
   “那是在向哲學拒絕詩意的信念挑戰,那是我在挑戰我自己的心… … 。”金聖悲思緒如寒冷的暮霧。他發現,在他乾枯的心的後面,在他生命的極致之處,隱隱飄蕩著另一個意識的幽靈,那個幽靈竟比他無淚的心更接近“自我”。
   生命分裂,心背叛“自我”——這種感覺,使金聖悲彷佛從客體的視角,凝視自己的生命,而此刻,他的生命就是一縷縷從乾枯的心中飄過的思想:“心之後的‘我’,厭惡理性邏輯聖殿般的莊嚴感,厭惡道貌岸然的理性對哲學王國的征服和壟斷,厭惡沒有詩意之美的哲學智慧——‘我’甚至厭惡我的心。
   “‘我’曾相信,最高的生命哲學的意境在於信仰;信仰從不屑於用理性邏輯證明自己,而只用真理的美色來誘惑,信仰就是生命被精神之美誘惑的狀態。美也屬於信仰的範疇。理性不過是實用性的智慧原則。對於人類保持物性的存在,理性很重要,但理性與信仰無關,與生命意義也無關;對於被美的靈感所拋棄的哲學家,理性則墮落成邏輯的騙局——庸人哲學家只有陶醉於自我欺騙,才能以意義的名義活下去。
   “美成為哲學理性的導師,哲學才能湧現出生命意義;美成為哲學智慧之王,哲學才能進入信仰,這絕對真理的故鄉。可是,我的心卻背叛了我對美的信仰,只因這顆心不再相信眼淚。不過,被無淚的心放逐的‘我’還在抗爭——引領少女進入哲學領域,就意味著‘我’對自己的心的抗議,就意味著詩意之美對哲學智慧的侵入。
   “如花的少女親吻哲學聖殿上供奉的理性的木乃伊——這是美麗的愛戀之詩,還是對哲理的侮辱,或者只是一個惡作劇?”對這個從思想的裂縫間滲出的問題,金聖悲玩世不恭地淡然一笑,卻找不到回答問題的興趣。
   暮霧融入黑暗的夜色。這又是一個陰雲低垂的沒有星光的夜晚,山野間彌漫著死寂,還有一縷悲歌般的簫聲。金聖悲聽到自己思想的足步在黑暗的寂靜中踏出沉重而枯燥的聲響,那是屬於衰朽的腳步聲。這使他極其厭倦。於是,金聖悲從沉思中站起來,以峻峭的背影,向夜霧中的野杏樹告別,然後走下山去。
   心中的思想隨著山野間的簫聲消逝的一瞬,金聖悲的生命立刻枯萎了,只剩下一顆空洞而堅硬的心——空洞,猶如激情化為灰燼之後的愛;堅硬,宛似鏽跡斑駁的鐵塊。不過,他還是感覺到韓紅袖就追隨在自己身後,像一縷飄搖在暗夜中的金色燦爛的陰影,像一縷血跡如花的芳香。
   “如果真理是醜陋的,人們寧肯去愛戀美麗的謬誤。然而,這位簫聲縈繞的美麗少女,她是真理,還是謬誤?”金聖悲想,可是他卻又覺得,這個問題並不是來自他的心,而是他生命之外的一塊頑石或者一塊鐵板在思索。他仇恨這個冰冷的感覺。同時他又意識到,他的生命意境中不再有能夠焚毀這個感覺的火焰了。
   “心可以無淚,卻不應當喪失思想的能力。不會思想的心,不配跳蕩!”金聖悲悲憤地想,只是連悲憤都像佈滿霉斑的枯骨一樣蒼白而缺乏生命感。突然,他緊閉輪廓銳利的雙唇,逼迫自己停止呼吸。他試圖讓那個冰冷的感覺同他乾枯的心一起,在窒息的痛苦中死去。
   可是,在生與死的鋒刃上,意志卻可悲地敗於本能。長久的自我窒息之後,當一聲狂風般的呼吸沖出金聖悲具有石雕感的雙唇,並在夜霧中震盪為雄豹的吼嘯之時,從大地深處湧起的絕望的鐵壁擋住他思想的去路。那一直聳入陰雲的鐵黑色的絕望之上,竟現出一行雷電雕刻的金字:“這位美麗的少女,是真理,還是謬誤?!”
   金聖悲意識到,不回答這個問題,他的思想就再也沒有前行的餘地,但他乾枯的心卻無法回答這個不知該屬於詩,還是屬於哲理的問題。
   
   二
   
   權力和金錢,這是人創造的兩個謬誤。人創造謬誤的原因在於,以往人類的歷史就是謬誤;人類的命運仍然在謬誤中延伸。
   迄今為止,人類爭取社會自由的史詩,都表現為同權力和金錢的搏鬥;凝結在權力和金錢中的奴役的力量,使它們成為魔鬼的誘惑;庸人對權力和金錢的瘋狂貪慾,是塵世的萬惡之源。
   然而,權力不能滿足哲人對真理的渴望;金錢不能滿足詩者對美的嚮往;庸人的悲歡更不能滿足英雄對生命意義的追求——金聖悲是神韻天成的精神聖徒;是由美、真理、意義構成的心靈詩篇。
   金聖悲曾經喜愛在北方高原的黑風暴中,踏著陡峭的峰脊,走上動盪的雲端;也曾經迷戀隨紫色的流霞或晶藍的雷電,同深紅的落日一起狂歌醉舞;還曾經走入天空都燃燒起來的黑戈壁,讓烈日將他的頭顱同裸露的岩石一起烤焦。金聖悲本就是放縱無羈的浩蕩的風,只有極致的意境才配成為他追求的理想——有人說上帝創造人,他便要追尋上帝的創造者;有人說時-空無始無終,他便要追尋永恆和無限之外的存在;宇宙有限論說時-空有起點和終點,他便要追尋起點之前和終點之後的意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