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陈泱潮文集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陈泱潮批驳Waitforu43在陈泱潮文集《有识之士切不可做党文化应声虫更加卖力地神话孙中山》http://blog.boxun.com/hero/201111/chenyc/1_1.shtml一文后的跟帖

   
    2011-11-1
   
    1.你给我看清楚:陈泱潮是什么“共匪无神论唯物史观”?陈泱潮是【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思想理论体系的提出者创立者!

   
    2.骨子里流着无神论唯物史观血液的正是你——如果你还有一星半点有神论的话,你敢为暗杀宋教仁的主使者受益人狡辩吗?宋教仁血案是中国走入历史歧途的拐点!宋教仁冤魂不会放过百年后依然胆敢要继续散布掩护真凶为主使者受益者狡辩的无行无德文人!
   
    3.宋教仁临死为什么请黄兴致电袁世凯而不是致电给孙中山和当时的上海沪军都督陈其美?宋教仁为什么至死都不怀疑杀己的主使者是袁世凯?!须知像宋教仁这样32岁聪明有为的年轻人,是有很强的直觉判断力的人!
   
    4.请看宋教仁在临终之前还请黄兴代笔致电北京,向袁世凯报告了被刺经过,他说:“窃思自己受任以来,束身自爱,从未结怨于私人。如今国本未固,民福不增,遽而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鉴纳”。宋教仁临死时给袁世凯的电文,殷殷致意,何曾有对袁世凯的半点怀疑和怨恨?
   
    5.比较宋教仁和孙中山与袁世凯的私人关系以及政治利害关系,杀宋教仁者不可能是袁世凯,只能是孙中山!
   
    6.为什么刺杀宋教仁的案发地是孙中山亲信、在此前此后素有暗杀记录的陈其美势力范围上海,而不是袁世凯管辖下的北京?须知此前宋教仁在北京搞议会活动轰轰烈烈,而被暗杀时,正是要从上海前往北京的火车站验票的当下!为什么在陈其美管辖势力范围涉案人一个个离奇死亡?为什么孙中山坚持不依法追究,而是要忙忙发动战争转移视线?
   
    7.有关宋教仁被刺杀案,真凶到底是谁?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先生有一篇很专业的文章认定袁世凯受冤枉,在宋教仁被刺案件上,愿为袁世凯作无罪辩护!请你到此网址去看看:
   http://hi.baidu.com/%D5%C5%D4%CC%D5%C2/blog/item/cf5acccb72656f5af31fe711.html 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网
   
    8.同时要请你看看刺杀宋教仁当时在场的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是这样撰写宋教仁墓前铭文:“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於乎!九泉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于右任为何怕“直笔人戮”?为何不敢道出真相?又为何要寄望未来?此铭文是否含有已经有文字交代于后人之意(陈泱潮特此提醒于右任后人或者于右任同时代亲友后人注意发现)?于右任身为国民党元老,为何撰写宋教仁墓碑此铭文却又偏偏不直指是袁世凯刺杀了宋教仁……    
   
    9.你如果真是有神论者,就有必要考虑你这样昧着良心昧着良知讲话,是要遭到因果报应的!那些自宋教仁被刺杀后中国从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开始了长期的战争动乱人祸,所死亡的千千万万平民百姓的冤魂是要找你这类人讨还公道的!
   

附:是谁刺杀了宋教仁?——辛亥百年28

   
   http://hi.baidu.com/%D5%C5%D4%CC%D5%C2/blog/item/cf5acccb72656f5af31fe711.html 北京刑事辩护专业律师张蕴章网
   
   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 01:50
   
    袁世凯在陆宗舆辞去内阁时,就曾请宋教仁担任内阁总理,被坚决拒绝。民国元年10月18日,宋教仁南下省亲。沿途,他广泛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各地选举越来越有利于国民党,最终获胜似成定局,对宋教仁当选内阁总理的呼声也很高。民国2年3月上旬,宋教仁抵达上海,接到袁世凯发出的“即日赴京,商决要政”的急电。3月20日晚10时,宋拟由沪乘火车去北京。宋与送行的黄兴、于右任、等人一一握别,正要上火车,被刺客开枪射中,22日凌晨,宋与世长辞,年仅31岁。

   在医院中他向于右任留下遗嘱:

   
   “今以三事奉告:一、所有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之书籍,悉捐入南京图书馆;二、我本寒家,老母尚在,如我死后,请克强与公及诸故人为我照料;三、诸公皆当勉力进行,勿以我为念,而放弃责任心。我为调和南北事费尽心力,造谣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误解,我受痛苦也是应当,死亦何悔?”
   
      在死前,他授意黄兴代拟电报给袁世凯,讲述自己的中弹经过和革命生涯,电报原文: “北京袁大总统鉴:仁本夜乘沪宁车赴京,敬谒钧座。十时四十五分在车站突被奸人自背后施枪弹,由腰上部入腹下部,势必至死。窃思仁自受教以来,即束身自爱,虽寡过之未获,从未结怨于私人。清政不良,起任改革,亦重人道、守公理,不敢有毫权之见存。今国基未固,民福不增,遽尔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见纳。宋教仁。哿。”

宋教仁是谁杀的?为什么要杀宋教仁?

   
    我知道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袁世凯杀的,一说是孙中山杀的。我给学生将宪法课,一直说宋教仁是法学家,他主张议会制,袁世凯是独裁者,反对依法治国,袁世凯派人暗杀了宋教仁。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我查了一些资料,发现指责袁世凯暗杀宋教仁的证据很牵强,和文化大革命中“专案组”给人定罪的手段差不多。我又查了一下网上的民意测验“你认为宋教仁是谁杀的?”认为宋教仁是袁世凯杀的人占25%,认为宋教仁是孙中山杀的人占68%。
   
    我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只介绍了孙中山暗杀宋教仁的观点。又查了一下“百度百科”,“百度百科”倒是把两种观点都做了介绍。
   
    如果重新审判宋教仁案,我会为袁世凯做无罪辩护。现在没有人请我做辩护人,我也没有精力去深入研究这一百年疑案。现将“百度百科”两种观点原文照录如下:

孙中山杀宋教仁论

   
     持此观点的人认为:
   
     其一,袁世凯向来无暗杀政敌的传闻,孙中山终身特别喜爱搞暗杀,孙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连绵不断的暗杀事件,而且被暗杀掉的人全是孙中山的政敌和死对头。例如,光复会领袖陶成章、新闻界巨子黄远庸、已取代孙中山党内领袖地位的宋教仁、陈炯明的亲信粤军参谋部邓坚等。事后确实证据证明陶成章与黄远庸为孙中山的人所暗杀,暗杀指令来自孙中山。
   
     其二,宋教仁是国民党内唯一愿与袁世凯合作的领袖。唐德刚对袁宋关系有个段子:“袁世凯是否一定要杀宋教仁?宋其实在早年的同盟会中,一直被他的同志们视为亲袁派,所以袁也一直对他是加意笼络,甚至视为子侄呢!”辛亥前,同盟会发生过两次倒孙风潮,在这两次倒孙风潮中,宋都没有站在孙一方。
   
     其三,宋教仁与孙中山的矛盾,国民党内人人皆知。如宋教仁主张的南北调和、坚持责任内阁制、定都北京;孙中山则坚持革命护法运动、主张总统制、定都南京,明确的反对调和,声称:“舍恢复约法及旧国会外,断无磋商余地。”宋被暗杀死后能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孙中山,再加上宋是国民党内少数愿意接近袁世凯的一派,但却死于会晤袁世凯的途中。
   
     其四,宋教仁对同盟会的改组成立国民党,极力排斥江湖帮会,而孙中山恰恰就是洪门红棍,其心腹陈其美、应桂馨都是青帮大佬,而袁世凯却从来与帮会无任何交往;凶手应桂馨是共进会的头目,曾担任孙中山卫队的司令、临时政府庶务长,但与袁世凯无任何的瓜葛。
   
    宋教仁从不把孙中山当成是自己的朋友,而是将袁世凯看成是自己的朋友知己和事业同路人,而且至死不悟!1913年3月初,宋教仁领导的国民党在国会大选中获胜(但参众两院都没有过半不能单独组阁),3月20日正当宋教仁以党魁身份要去北京会晤袁世凯商谈组阁之际,在上海老北站被枪杀。宋教仁也不把袁世凯看成是暗杀自己的凶手,因为根据当时的《临时约法》和《国会组织法》的规定,他并没有对袁世凯产生实际威胁,暗杀自己对袁世凯害远大于利。宋教仁让黄兴将自己的临终遗言电报给袁世凯而不是孙中山,电报内容将民主宪政的希望全部都寄予在袁世凯的身上。三天后直接凶手应夔丞和武士英被捕获,两人与陈其美一样都是共进社成员,同属国民党阵营。4月24日武士英在离奇翻供后暴毙于六十一团营仓。(宋被杀后不到两个月,因为支持宪政和抵制二次革命而成为孙中山眼中钉肉中刺的徐宝山又被陈其美设计炸死。)“二次革命”期间,应夔丞离奇逃跑,而上海检察厅的很多原始档案也都被陈其美的士兵有意捣毁,真相更是难以查明。无论是案发地点、作案人还是整出事件过程中的一切离奇背后,无不有当时在上海一手遮天陈其美的影子。
   
     近年来,海外学者对这桩公案提出不少新证,认为宋教仁是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对破案出了大力的青帮大头目、国民党元老陈其美颇有嫌疑,陈其美最后也是在上海被暗杀的。袁克文撰写的《辛丙秘苑》一书讲述了自己从1911年到1915年的见闻,书中披露,袁世凯多次派密使与宋教仁接洽,欢迎他北上,宋教仁接受了袁世凯的邀请。在北上临行之前,陈其美、应夔丞等人询问宋教仁关于国民党内阁的组织办法,宋教仁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听了宋教仁的想法后,应夔丞骂宋教仁是叛党,并企图当场杀害宋教仁,但被在场的人劝阻,宋教仁见此举动,便说:“死无惧,志不可夺”,最终大家不欢而散,陈其美和应夔丞对宋教仁的痛恨加深。在随后的几天里,陈应两人商议对策,宋教仁3月20日遇刺身亡。应夔丞深知兼任总理的内务部总长赵秉钧害怕宋教仁抢夺他的位置,就通过他的秘书洪述祖骗取来自赵秉钧的密电密信。起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请赏,后来这些密电密信便成了充当了嫁祸于袁世凯的文字证据。
   
     而上海东华大学廖大伟教授则从民初帮会与革命党交恶、与社会关系紧张的视角,重新阐释这一血案:应桂馨是中华国民共进会(1912年7月由青帮、洪帮、公口等帮会联合发起,成立于上海)会长,在社会转型中角色与地位与革命党形成落差,因而产生报复心理;宋教仁在国民党内的实际地位和未来政治角色,决定了他不幸被选为报复对象。

袁世凯杀宋教仁论

   
     袁世凯为人阴险狡诈,一向有暗杀习惯,早在出使朝鲜时就曾提议暗杀朝鲜开化派首领金玉均,1885年10月11日他谒见朝鲜国王时的笔谈写道:“据说日本政府亦很讨厌金玉均,此时若收买一壮士将其刺死,日人既不能办朝鲜人,自必送交外署加以远配,搪塞日本人,此事不难办成。”国王写道:“关于玉贼之事,果是明见之论,当见机行事。”有关文史研究所还藏有多封袁世凯在光绪十二年至李鸿章的电稿,内容涉及如何遣使赴日暗杀金玉均一事。(见甲午悲歌:金玉均之死郑彭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