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
陈泱潮文集
與中國民運隊伍梟雄黑道不擇手段爭名奪利山大王王倫小毛澤東之戰鬥8
▲抨擊中國民運有道不尊,整体失德卷
●中國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肇始者和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三民主义示范——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1-11-4

225.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察其言观其行”。有人说孙中山只接受苏俄的枪支弹药卢布,不接受苏俄的政治路线,又有人为孙中山辩解,说孙中山没有掌过权……那就请看看孙中山1923-1924年北上前统治广州的政绩吧!孙中山暴政哪一点不与斯大林模式一致?哪一点不与后来的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一致?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实践——布尔什维克党专政

   
   @CDZCYC陈泱潮推特文
   
   2011-11-3

224.孙中山统治广州期间,实际上已经完全按照列宁-斯大林模式进行布尔什维克专政。给广州市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祸害。不仅是日后蒋介石党国体制的预演,更是毛泽东进行无产阶级专政暴政的预演。请那些不顾历史事实为孙中山狡辩的人士,认真看看当年中立报章的历史记录《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革命先行者抑或人民公敌?》一文吧。

   
   附:

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革命先行者抑或人民公敌?


   
   [史海钩沉]
   
   使君子

辛亥祭--另一只眼看孙文 二

   
    孙中山于一九二三年二月返抵广州后,到一九二四年十一月才离粤北上。在其离粤前夕,由广东各界人民策动组织的“各界救粤联合会”在香港发出通电,指控孙中山“祸国祸粤”十大罪状:摇动国体,纵兵殃民,摧残民治,破坏金融,抽剥民产,大开烟赌,摧残教育,蹂躏实业,破坏司法,铲灭商民团。
   
     这粤人控告孙中山祸国祸粤的十大罪状,是过大半世纪以来都被国人忽视的史实,也是统治者摧害人民的暴行中,被当权政府掩盖(COVER UP)起来的史实。一九二三至一九二四年间,北京政府徒具其虚名,实际上为直系军人曹锟,吴佩孚所操纵;广州方面,则有孙中山凭依滇桂军的势力,建立大元帅府。在海外中立的香港《华字》日报把南政府与北方政府作一比较:
   
     北京政府非法而尚有法;广州政府护法而实无法。凡到过北京的人,大概总要承认。即未到过的,只看北京报纸的言论新闻,何等自由。昨日骂黎菩萨(指黎元洪),今日骂高凌蔚,其余批评政府,和监督政府,更是触目皆然。可怜广州的言论界,战战兢兢,不敢出一大气,报馆则常时被封停版,记者则常怕枪毙和监禁。茶楼酒馆,高标“莫谈时事”,稍一不慎,就加以逆党的名号,不死于明诛,必死于私剑,用种种的暴力来钳制民口,使人民敢怒而不敢言,道路侧目,约法上言论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
   
     北方军阀互相打架,绝没有拉夫充兵,并肆行屠洗的惨剧。可怜在号称三民五权护法政府都城的广州市,日驱市民作炮挡子,大半一去不复返。故常见“披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惨剧,约法上人民身体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尼庵僧堂,本属于法团财产,尽被没收。可怜僧尼多无家可归,约法上信教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剥夺人民生命财产之自由外,又于人民精神上加以种种损害,明开烟禁,公包杂赌,务使祸流数代。试问北京城里有这种黑状么?南方政府坏在暴徒手;而北方政府则坏在官僚手。
   
     换句话,北京政府是一个庸碌无能的腐败政府;而广州政府却是一个残酷无法的暴力政府。这是《华字》在西关屠城血案事件发生前一年,对孙文政府的评语。一九二四年十月广州屠城血案事件发生后,美国总领事简庆斯(DOUGLAS JENKINS)说:“广州市民给孙中山的残酷态度骇哑了,人人对孙个人痛恨切齿”。
   
     下面对广州政府的残酷政策,试就其三个特色作一分析:

  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以锺锡芬案为例:锺是广州市参事员,因反对没收寺观庵堂庙宇变卖的提案,便被市长孙科扣留,指为附逆(指附陈炯明),趁机勒罚五万元。结果,经人从中调解,罚款一万元,始获释放。粤籍国会议员马小进在北京发言反对孙中山变卖三院,致使“盲人老人乞丐流离失所”,亦被指为附逆;马氏致友人函中说:
   
     小进此次反对中山变卖三院,固属迫于公义,亦即所以爱中山,乃毁我者,故造谣言,谓为受陈派钜金所收买。小进读书廿年,一无所能,惟自问操守二字,尚足自信。此次南旋,始终未见陈派一人,诉诸良心,无惭衾影。
   
     孙政府不但以莫须有“附逆”的罪名来镇压异己,而且用之为勒索税款的手段,把广州弄成一个恐怖世界。例如,一九二三年八月下旬,广州各银行,及土丝各大行商曾开秘密会议,一致反对政府新增办的营业牌照税,决定不肯申报,但即被政府探得其事,马上就接到大本营命令,大意说:“闻该行等密议反对,此时政府军饷紧急,该商等应勉为其难,为各行倡率,今若此则无异附逆行动,请力劝谕各行众遵行”。各行商接函后,大为惶恐,因为“附逆行动”,严重的可判处死刑。各行商遂改变前议,只得申报服从。

  二,“以党治国”

   
     孙中山实行“以党治国”,使“有组织有权威之党,乃为革命的民众之本据”(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之语)。可是,这个“党治”施行于民间,实际上的效果如何呢?我们可以从一位署名“香山老人”致香港《华字》报社的函中,窥见到一些真相(香山即今中山县)。老人的函中说:
   
     余自辛亥(一九一一)至今,避乱海外者凡六次,以年垂七十之人,生当乱世,实属不幸矣。十二年来之纷扰,以今年为最惨。省城与别县吾不知。予香山人试言香山怪状。石岐有国民党分部,各乡镇有分区,一般之强徒,藉此包官府,包土匪,无所不为。尤甚者,迫人入党,谓本党系大元帅作总理,入党则受大元帅保护,否则属逆党,属乱民,必遭杀戳。始则少年血气之辈,如蚁附膻,近则农夫粗工,亦受驱迫。
   
     余年老居乡,不问世事,本无入党之必要。六月时为势所迫,卒之一家十三口,除小孩外,入党者八人。查入党费富者十元,中人家六元,贫者二元。予初拟纳费而不注册,该分部长不允,谓每年仍要纳常费,予不得已遵缴八十元,但非吾所愿也。吾香山之如吾被迫者,不可数计。闻诸三点会虽猛,亦未常加人以暴力。广东尚长此以往,恐永无安宁之希望。
   
     “香山老人”的遭遇固然是地方党人凭势敲诈人民的不法行为,但是在政府权威所在的广州市,《华字》报导党治的情形说:“粤京(广州)以党治国,非党人不能任官职。而番摊公开,鸦片公卖后,摊与烟均为党人办理,固不待言。今有某大学筹备处某科长,又兼任鸦片公卖处局长…其人是为粤京学界之败类,彼等则曰党治之成绩也”。
   
     孙中山口唱“民权主义”,而其违背民权最基本原则的行为,莫甚于破坏司法独立,实行“党化司法”,强迫司法人士入党。

  三,愚民手段

   
     一九二三年孙中山因向新宁铁路索款三十万元不遂,于七月中旬下令徵收该路为军用,并援引美国在欧战时期收管民有铁路为先例。美国归侨李洞云致函《华字》,说明欧战时期,美国政府为便利军事运输起见,确曾收管民有铁路,但对铁路公司的每年收入,照数依法偿还。李在函中说:
   
     美国政府收管民有铁路办法在西报上固常见之,即金山(指美国)华文各报,亦屡有登载。大元帅府中人,既晓援引美例,必深知无疑。今之车脚补回与否,一字不提,但云收归国有,则非遵依美国先例办理可知矣。或曰:阔人只知要钱,美例不美例,管他甚则。不过,帅府群彦欲捧出那位西式自由神,吓吓四邑(指广东省台山等四县)金山伯,而不知其舞文弄墨,实无异于欺诈取财也。
   
     根据英国的报告,孙政府于一九二三年内,强征广州的总数,达一亿二千万元之巨。一九二三年十月美国总领事简氏报告广州的情况说:
   
     孙政府在广州继续拉夫,平民怨声四起。各种各式的苛捐杂税,更促成社会之不满,罢市工潮之频发。杂税中包括鱼贩,黄包车夫,戏院,酒店,饭馆等等。鱼税引起鱼场罢市,现已调解复市。饭馆税引起全市大小饭馆闭门停业,但政府坚持徵收此税,至今仍在谈判中。海关经纪人的工会被罚款十万元港币,该工会认为政府非法罚款,实为藉口抽取军饷之用,现工会会员如码头装货工人等,正在罢工中。
   
     六个月后,简氏又报告说:“广州的烟馆赌场继续做繁荣的生意,孙政府所谓的禁烟局,实际上是抽烟税的筹款机关。赌场大都为军队所包办,政府只得赌场的一小部份收入。孙中山政府以不合法契据为藉口,而没收的私产,共值约一千五百万港币。但迫得以低价变卖,因买者恐孙垮台后,其产权将不为新政府所承认”。
   
     在西关屠城事件发生前三个月,即一九二四年七月十四日里,香港《华字》对孙政府有下面一段的评论:
   
     广州市本来是一个庄严璀璨的市区。但自从孙政府执政以来,便弄成一个恐怖的世界。从前他们未有执政之前,便天天的攻击人家怎么样不好,怎么样黑暗,怎么样野蛮,而自家则大吹特吹他们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怎么样好处,怎么样救国,怎么样代人民求幸福。我们脑筋单简的人民,一听见这良好的主义,莫不欢天喜地的表同情于他。以为他们是先觉的智者,确具有三头六臂,拯人民出水火,而登衽席上的能力。所以出力的有人,出钱的有人,帮着他们,以为他们执了政权,则我们一般人民,必定得无穷的幸福了。而不知他们自执有政权之后,所干的事,大大不对,我们不独不能得享有丝毫的幸福,反被他们压迫到不能出气。
   
     孙政府在广州的成绩,除了破坏地方,荼毒人民之外,绝对没有一点的好处。重徵租税哪,苛抽杂捐哪,强拉夫役哪,变卖公产哪,杂赌公开哪,鸦片公卖哪,白昼杀人哪,掳人勒赎哪,以及压抑舆论哪,大兴党狱哪,凡此种种所为,别人所不敢干的,他的则优为之。日出不穷,犹未已也。搜括人民的脂膏,剥削人民的骨髓,以饱他们的私囊,供给那一班吃人不吐骨的凶狼兵士,而至于掘无可掘,抽无可抽,日暮途穷的时候,则又连他们向日所持以欺世盗名盗利的三民主义,也想牺牲不要,而欲试验共产主义的政策,朝三暮四,可知他们实在没有一定的宗旨,一定的方针,而且没有一点的人格。

  四,结语

   
     黄炎培所描述陈炯明主政下的“一岁之广州市”,与这个孙中山所统治下的广州市,相隔不过两年,广东人民的处境,竟有如由天堂堕入地狱之比,真令人浩叹!
   
     国民党人说,陈炯明想做广东王,所以在广东做些好事;但是孙中山要武力统一,争取全国民主,以广东为革命根据地,所以广东人民不免受些牺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