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温家宝的套——论教育]
陈西文集
·用选票改变中国——地方主义的兴起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的套——论教育

贵阳民主沙龙2007年1月19日话题
   
   主持:杜和平
   
   最近,温家宝总理邀请了6位中国的教育专家和大学校长们来给他解惑,此事已经在国内国际媒体上有报道。温家宝的开场白玩了一点艺术,他说:“我去看望钱老(钱学森),钱老说,‘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原因就是中国的大学出不了杰出人才,’中国的大学教育有问题,所以,长时间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个问题一直藏在我胸中盘缠了许久,我心中很焦虑,所以,我请你们来给我回答这个疑问。”

   
   温家宝的提问很有味道,他借用钱学森的嘴来说中国教育,他不直截了当的说中国的大学教育是失败的,而是要问“中国大学为何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网民们点评比较多,他们说:教育权威们回答得并不高明,一个个像社会油条,油腔滑调。或者是顾左右而言其它,或者是绕弯子兜圈子,话不对题,答非所问;或者说无的放矢,漫无边际,五花八门,风马牛不相及。这些教育权威的答卷肯定不合格,五花八门的答案弄得温家宝总理一头雾水。
   
   我称为“教育门案”,我们大家可以来破解此案。中国的教育为什么培养不出人才?它的根本原因在那里?
   
   廖双元:提起出“杰出人才”,我就想起人才学的创始人,咱们贵州的雷祯孝先生。雷祯孝因人才学到武汉大学教书,但是,他长期受到共产党的打压,难以发挥其所长。说一个小故事,我在网上搜索雷祯孝先生的资料,在寥寥无几的三条资料中,我见到一创业有成的千万富豪,在捐款给北大时,他回忆了一段在北大受到影响的经历:“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北京大学听过一个影响我一生最好的演讲,那就是雷祯孝先生有关人才学的演讲。可惜,至那次演讲以后,北大就禁止雷祯孝先生再到北大讲学,国内也封杀了雷祯孝先生的思想和言论。”过去的北大是“囊括大典,网罗人才,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北大,今天的北大呢!从这件事中我得出结论:共产党的专制制度,“党禁、报禁”是阻止杰出人才出现的最大障碍。
   
   刘新亮:我在我的《文化论》那本书中讲道,教育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因素,但是,不是决定的因素。我们从教育的功能来讲,很多东西是可以经过教育学得来的,但是,也有很多东西是教育无能为力的,或者说,是学不来的,无论你怎么教,是教不会的。最简单的一个例子,人的思想。这里面有方法,有环境因素。方法,环境的改造你可以学,但是,思想的内涵是不可能学的。这是教育的有限性和边界。然而,中国传统文化却不这样认为,它认为人的思想是可以学,是可以通过教育而改变的,所以,就有一个固定的楷模,让人来学。学中国公认的大师老子、“至圣先师”孔老二,包括毛泽东都成了人们惟一的必须学习的大师级人物,这就无形中钳制了个体人的发展和思想的张扬,中国人被套在里面去了。孔夫子有一句话:“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前面一句叫你学而思,然后进入他的套;后面一句,“殆”是危险的意思,说:你只有思想而不学是很危险的。孔子非常强调“学的思”,而反对“不学的思”,也就是反对个人的“胡思乱想”,没有学的“思”,没有规矩的“思”是“自由之思”,这是危险之思。中国几千年来都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任何人敢朝这条危险的方向去“思”。朝这个方向去“自由之思”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一个自由化,多元化,大师级人才出现的基础的存在。然而,儒家却认为,自由化,思想多元化是导致“天下大乱”的根本。传统中国文化一直认为“自由之思”是自乱的根源,这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思想的不统一,多元化必然导致社会的动乱;第二个方面,中国的官本位制度不允许受到挑战,你的“自由之思”和多元化必然不在官方的套套中,对官本位权威构成了危险,对你也构成了危险。这是双重的危险。否定官方权威这不是被认为“乱”吗!
   
   陈 西:中国的教育是失败的教育,这与共产党的“党文化”有关,同时,也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所谓“大师级人才”是有贡献于人类进步事业的人才,是对人类文明社会作出了贡献的人。决不是只为一个民族服务的民族主义者,只为一个党派、某一个国家或个人功利去奋斗的人。“杰出人才”是思想的巨人,他们需要生存在“纯粹思”的环境之中,恰恰相反,过去和今天,我们的国家都没有这种环境。我们的民族一直生活在多重的恐惧感中,或者说,生活在惊恐万状中,一个时常被惊吓倒的民族,一个失魂落魄的民族怎能会产生出国际大师级人物。在美国,一个国际大师级人才辈出的地方,那里的总统宣布的“四项基本原则”是“人类的基本自由”;在中国,我们的国家元首宣布的“四项基本原则”是基于一个党派的利益去恐吓全国人民的大棒。中国的教育方针就能围绕着党的需要转,在决策层是这样的势利眼;在整个社会层面何曾不是这样呢!人们都把接受教育当作有利可图的事来追求,读书接受教育是为了有个好工作,学习好是为了升官发财,中国传统的教育是为了“科举”或“鲤鱼跳龙门”。哪里有非功利的“思”,“自由之思”,“纯粹的思”?
   
   譬如,中国人不感兴趣基础科学,感兴趣于应用科学。基础科学不发达,教授们的“科研”大多是急功近利地跟踪、模仿、复制甚至抄袭。其结果,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别人后面学技术。难怪,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发表博客文章说:“中国没有真正的一流大学,只有三流的大学”。他说,中国只有传播知识的大学,没有创造知识的大学,
   
   培养青年人独立思考、具有伪证的批判精神,是教育的首要任务。当一个社会的青年人失去了批判精神,这个社会就失去了创新的活力。中国大学的党文化教育窒息了青年人的健康成长,扼杀了青年人独立自由的人格,即:扼杀了陈寅恪先生提到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蔡元培先生传导的“兼容并蓄、学术自由”的办“大学精神”。
   
   陈玉林:所谓“大师”是一个可笑的称谓,或者说,是个奴役民众的牌坊。我们中国人不要那些大师才是一种福气,正是那些杰出人物,什么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大救星”、“伟、光、正”、“总设计师”毁灭了一个英才辈出的时代。“将军成名百骨堆”,大师的出现等于是封杀、封顶、封闭,权威和造神的黑暗时代来临,造一个神的代价是亿万人民成为奴隶。毛泽东已经钦定:中国是矛盾(毛邓)的,滑(华国锋)下去了,“胡”搞了一阵子,(赵)照章办事,将(江)来是要被审判的。
   
   掌声 (活跃气氛,送上诙谐段子。)
   
   吴 郁:所谓“杰出人才,不是一般的人才,而是指大师级的人才”,温总理语气凝重,意味深长,特别强调这是他与大科学家钱学森、钱老会面时,一直藏在胸怀中的疑问。这“大师级人才”,不会指的是那些争宠讨好卖乖被豢养的科学院士和文豪,也不是指的是那些学得别人一鳞半爪,卖给帝王家的科学泰斗。如果说是这帮人,中国的大师级杰出人才还是相当多的。李锐先生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揭开了这样一个史实:正是因为有钱老先生这样鼎鼎大名的世界级大科学家的名誉作担保,为“大跃进”时粮食亩产达到几万斤几十万斤作了科学上不容置疑的背书。进而包括毛泽东这等伟人在内的全国千千万万人相信了“大跃进”政策的“正确性”和“科学性”。 “大师级人才”一定与这些“红色的人才”无缘。温总理否定这类人才。我们也否定这类“大师级人才”。
   
   温总理提出这个话题,可能是看到2006年度诺贝尔奖“非人文类”的四个大奖----物理、化学、生理学和医学奖,已经揭晓,被美国人再次囊括了这四项大奖,受到刺激有关。
   
   “大师级人才”指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与提中国没有出“杰出人才”才相符。诺贝尔奖成了执政的共产党人心中永远的痛,在共产党的专政下,国人从来没有染指过诺贝尔奖,这似乎证明了共产党政府的无能。看看人家美国人,一个又一个地获得诺贝尔奖如探囊取物,共产党员的温总理“脸面”往哪里摆!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评出又不是由共产党指定,或者说,由某一个权威国家确定,而是由国际上公认的专家学者和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独立人士评定。如果说,可以由中共摆平,或由中共搞定,温总理“大人”的忧郁症可解矣。
   
   我劝温总理看一看《大国崛起》,那里面有些内容可以回答他的问题。
   
   全林志:我是个教育工作者。我认为中国的大学在共产党统治下出不了“杰出人才”是准确无误的。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华人中获得诺贝尔奖的有几个人,可惜他们都不是在共产党管制下的大学里培养教育出来的。何况,他们得奖是在自由世界的背景下,他们已经成为外国公民后,生活在国外几十年得来的。要不,民族主义者又可以浮躁狂喜,拿来振作人心了。
   
   大学的教育质量有很多问题。一个是党管教育。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就说:“课堂是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的课堂,……一定要符合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这是非常典型的摧毁大学教育的具体作法。共产党的大学教育不是办有利益于人类的教育,而是办有利于一党专政的“党校教育”,中国的大学全都办成了共产党的“党校”,能够培养出杰出人才吗?只能出“党棍”,“党奴”,或者为党效力的走卒。在一个问题,学习英文。这是一个具体问题,我学习英文30多年,也是教英语的。我的体会是,英语学习不能搞散打,要搞集中作战;不能搞单兵游击战,要搞兵团作战。没有这个条件的,就不要强迫上外语课,大学学分制也不能强定某一外语为必修分。这样做是对专才教育,兴趣教育的极大伤害。因为,党文化教育是一种迫害,外语教育成了第二种强迫,这等于是双重强迫,不断的强制,强迫教育能出“杰出人才”吗?
   
   黄燕明:温家宝提的疑难问题首先一点,是指责中国的教育。但是,作为政治家的温家宝的提问则表现出了其它问题。温家宝的问题是个套,他既在套中,他也想套别的其它。作为政治家的温家宝难道不知道中国教育的病症在哪里吗!你从那六位有名分有地位的“教育权威”身上就可以窥到一般。六位权威者面临着“首长”的提问,如惊弓之鸟、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生怕有犯上作乱的口实,丢了“官位”。一个个有名分有地位有权威者变成了“鼠辈”,不敢正面回答温家宝的问题,不敢涉及问题的死结。放不开,畏惧,躲闪,害怕的表现正说明了这个专制制度已经造成对民族严重的精神伤害,在这个制度下的人已经不能正常生活,不能正常发挥个体的聪明才智。这个制度就是制造绝症的罪魁祸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