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北京周末诗会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话题:


   没有蛋糕你拿什么分?
   毛左怀念的文革时期,农民连窝头都吃不饱,哪来的蛋糕?
   如何让全国人民相信一次?
   
   
   
   wutu:没有蛋糕你拿什么分?
   
   中国的为人民服务,搞了60多年,历经四代伟大领导,都没有实现共富,并且,如今差距越拉越大。重庆的12条措施和几组数年难以兑现的数据,比起以往那些全国各地的种种努力来,无异于水中月镜中花,不可能能让重庆人民实现共富。
    不要忘了,重庆今天之所以还能经得起折腾,是因为有原来的改革开放建设基础和通往全国的银行系统;并且他完全可以以邻为壑,利用外地的腐败来建设重庆的经济。总之,只要有手段、有权利,在今天的中国活动余地是很大的,不善管理经济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会有很多的漏洞可供其钻用。他们还可以在招商引资中耍花招,钻政策空子,更多的优惠外国人,以绝对优惠的政策甚至不稀饭发来吸引资金;总之要干坏事,会干回事又胆大无边的人办法多得很。他们完全可以在你根本想不到地方,开出花、结出果。等你醒过来时她早已卷款而去,回到北京了。
    河南那个至今坚持共产主义的左派农村,之所以任然屹立不倒,不就是依靠吸取周边改革开放的建设成果,所带来的丰富营养而存在的吗?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寄生的。相信重庆也有很多的类似之处。
    为人民服务,不如人民为自己服务。实践证明,中国的那些多年高喊为人民服务的人们,如今自己大都富起来了。包括重庆的最高。而他们所服务的大部分对们,却由于左派们长期反对中国发展资本主义的错误路线原因,却仍然处于贫困状态。原因何在?就是因为他们永远是被服务者,永远成不了服务者。如果能让他们实现自己当家作主,他们早就致富了。为什么中国的服务者总是能够提前致富?而那些处于大多数的被服务的对象们,又往往难以致富呢?今天的人们应该有所清楚了。
    中国今天的左派,又想利用现在国内出现的贫富不均、差别巨大,大做文章,充当救世主。我请他们看看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重庆所搞的共同致富口号已经自诩为模式,在全国搞得沸沸扬扬,不可一世。但从其实质上讲,与以往全国各地所用过的办法,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不同。有的就是最终不会实现的响亮口号。60多年的实践表明,这一套办法已经不灵了,因为反复上当和反复被骗,很难被有过经验的人们再相信了。
   
   
   活在黑社会:
   会不会做蛋糕不重要,关键是要垄断瓜分蛋糕的特权.
   
   
   wutu:毛左怀念的文革时期,农民连窝头都吃不饱,哪来的蛋糕?
   
    1973年,本人下乡所在的靖远县,有一户人家24口人只有一张被子,这也是当时的上级领导给传达的。笔者自己所在的生产队,共有38户人家,就有11户人家有人出去要过饭。十二三岁的女孩子不穿裤子有的是。笔者一年多在乡村,身上没有断过虱子。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手上污垢成痂也不稀罕。大部分人的衣服是脏的。卫生习惯很差,常常见到农民从地上捡起一把瓜子(就是西瓜子)用手一搓,就往嘴里搁。吃苦水咸水的地方很多。。。
    另外,笔者还亲自抱着一个所在生产队11岁的男孩子,由于中毒死在我们怀中。这个孩子的父亲参加过红军,后来跑回了家。1971年夏天,孩子的父亲出去要饭了。他和两个姐姐在家,由于饿的受不了,在家里翻出来几十个苦杏核,在锅里炒了一下,一个人独吃了。等我们知道时,那男孩子已经中毒很厉害了,肚子痛得死去活来,在我们怀里直打滚。据当时在场的一位北京去的医生讲,有一种特效药可以解毒,可惜当时找不到。所在地距县城200多里路,那时的交通和现在可不一样。只有一直看着孩子死在我们怀中为止。
   
   
   wutu:如何让全国人民相信一次
   
    为了让全国人民再相信一次的话,我给重庆领导提一个最简单的要求。就是你们自己先干一件让人信服的,国人强烈要求的消除不公平的事情。就是带领重庆干部先晒自己家里的财产,表明自己要实现共富的决心,然后再求实现全社会共同致富。因为共同致富的基本标准,起码是人们之间所拥有财富的多少相差不大。今日社会,一般百姓的财产大都是明摆着的,而领导干部们的财产就云遮雾障了。基本数字没有,就不会有共同二字。所以官员公布自己的财产,以取得百姓的起码信任,成了文明世界的通行做法和硬性规则。
    然而,公布自己的财产,还仅仅是一个方面的问题。还要配之以民主监督和各种法律,税收等等系列有效措施,才有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笔者认为,如果重庆的领导们能够先做到这一步,就能取得全国人民的首肯。如果连这点决心也没有,那今后就免谈共富了。
(2011/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