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怀念三唱/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三唱/丁朗父

   
   目次
   星星一样的眼泪——给克拉玛依、汶川、正宁离去的孩子
   才女——给胥继红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怀念彭燕郊师


   
   
   
   
   
   星星一样的眼泪/
   ——给克拉玛依、汶川、正宁离去的孩子
   
   
   孩子,
   那些墓地本来是我们的,
   却给了你。
   如果能在睡梦中离开也好,
   你在离开的路上却偏偏那么清醒!
   疼吗?很快就不疼了。孩子!
   
   太阳下山,
   你放牧过的羊群归来了,
   羊羔们围着妈妈,咩咩叫着。
   想到你,
   这些羊是多么幸福——
   它们还活着,和它们的妈妈在一起。
   
   你喜欢看的白云,
   在黑乎乎的老屋上飘着。
   在屋子里,
   在混合着汗水、柴禾、饭菜气味的屋子里,
   还留着无比甜美的孩子的气味。
   多想再看一看你怒气冲冲地挥动的小拳头。
   
   你该生气!
   我们不是好爸爸,好妈妈。
   我们软弱,
   我们自私,
   我们无能,
   我们容忍一个专制、贪婪、冷漠的制度,
   我们没有努力给你一个安全的公正的世界。
   孩子,对不起!
   
   孩子,哭吧,
   你们的每一滴眼泪,
   就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天哪,你要照看好我们的孩子。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
   ——怀念彭燕郊师
   
   
   
   雨洒落在棕黄色的土地上。
   我们在雨中走着,
   在这土地上走着。
   走着走着,
   土成了泥,
   我们的脚印留在泥里。
   
   你没有打伞的习惯,
   保护自己,
   对你始终是太深的学问。
   也许,你自信你浓密的头发,
   可以档雨。
   咳,怎么就那么不知道小心?
   你已不再年轻,
   头发也不再那么浓密了。
   
   丝丝小雨,多么柔和,
   你抬起头,接受扑面的雨。
   多美的雨呀。
   被大风大雨吹了冲了击打了大半辈子,
   你在享受着
   离开狂风暴雨的幸福。
   
   隐隐的雷声夸张地威胁着大雨要来了。
   你昂起头,搜寻着天空。
   还有什么样的大雨你没见过?
   
   天空进入你的眼睛。
   我努力地读,读出的
   与其说是恐惧,
   不如说是忧虑。
   
   在这雨中,
   你在倾诉,
   我在倾听,
   ——却什么也没有听懂。
   你的听众,
   是你自己,
   是雨。
   
   柔柔的雨,
   体贴人善解人意的雨,
   那么刻骨的欢欣,
   那么沉重的悲泣,
   只有那绵密混沌的雨才能承受。
   由它
   一丝丝,
   一层层,
   慢慢去读。
   
   你是那么地突兀,
   和你身边的一切,
   都离得太远!
   如同都市里一块奇大的顽石,
   天知道怎么被弄到这里。
   是等着那位神仙从这里路过
   把它搬去补天吗?
   
   你,
   远远地,
   远远地,
   越来越远地,
   一棵树
   站立在荒原里。
   陪伴你的,
   是这漫天漫地的雨。
   
   
   
   
   
   
   才女——给胥继红
   
    胥继红,湘潭大学77级,王鲁湘夫人,我们的同学,不久前病逝。她的高考作文,曾印发给全省考生作为范文,是著名的“满分作文”作者。896-4之后,鲁湘入狱,她也被迫失去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的工作,所居住的一间筒子楼被收回,完全没有了收入,一人带着孩子在社会漂流,终生没有再回到现体制。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对许多因六四受牵连的同学和学生,热情帮助和安慰,是许多当年的六-四学生一想起来就感到温暖的“大姐”。
    (这样一首怀念同学的小诗,在新浪博客上跟贴被连删四次。没办法。 )
   
    那么多年过去了。
    那是在南方,
    在每个深深的夜,
    在田野与竹林之间,
    有一盏灯,和一个在灯下读书的孩子。
    人们说,那是才女。
   
    那时天空晴朗,
    白日阳光灿烂,
    夜晚星光明亮。
    又圆又大的月亮象个好妈妈
    喜欢陪伴用功的孩子。
   
    很久?又好像是一瞬间——
    孩子成了大人。
    成了大人的才女
    成了妻子又成了母亲。
   
    成人的天空是越来越深的灰色。
    风也来,
    雨也来。
    风雨击打着树林,
    树下的野花
    该躲到哪里?
   
    许多的夜晚没有月亮,
    燃点的灯光会忽明忽灭,
    越来越糟的天气会忽冷忽热。
    多少个傍晚,你站在门口
    在暮色中望着河边的路上
    可有人归来的身影。
   
    有惆怅,
    也有开怀,
    有悄然的哭,
    有爽朗的笑。
    日出日落,
    潮涨潮落。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
    你的孩子成了大人,
    你也成了更大的大人。
   
    原以为日子会长得没有尽头。
    那个突然的寂静
    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时候来了。
    天黑了。
    天怎么黑得那么早?
    天总是要黑的——
    不论是她,还是你我。
    我想,在那个黑色的天空上,
    你该变成一颗你喜欢的星星吧?
   
    不会走得太远
    好像又看到了你——
    站在你家的那个美丽的院子门口,
    抱着你的儿子,幸福地,笑着,
    在听树林那边
    河水流动的声音。
(2011/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