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北京周末诗会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关于“民主”的思想提纲
   
   按:老王主张由共产党主动逐步实行民主。真正的民主像共产主义一样遥远。欢迎讨论,不要骂人。
   


   “民主”是什么?就是国家政权(江山)的公有化。就是政治权力的共产主义化!一切“两党竞争”“选票上台”等,无非是怎样更合理体现这种公有化的形式。
   经济所有制的公有化,共产主义化,有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政治权力所有制的公有化,共产主义化,也必然有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近百年国家社会经济所有制公有化,共产主义化失败,使人们认识到从私有化到公有化一定要有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但近百年国家社会政治权力所有制的公有化,共产主义化,即所谓民主化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却至今似乎还没有使人们普遍认识到国家政权(江山)的从私有化到公有化,也一定要有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人们只是唯心地断言: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这几个人坏。
   有人说,“不!公有化失败,共产主义失败不是因为欲速不达,而是因为共产主义违反人性。人的本性是自私的,因此公有制、共产主义是必然失败的。
   那么,
   民主,就是要将国家政权视为公有,就要以公心来处理国家公共事务。这同样违反人性。人的本性是自私的,则民主本身就是反人性的。人性自私,就一定要把公共事务尽量有利于私人利益,有利于特殊阶级或特殊集团利益来处理。
   不是用历史过程的理由而是用人性的理由来判处共产主义死刑,那么同样可以判处民主的死刑。用违反人性来否定共产主义的理由,原封不动可以拿来否定民主。
   正是因为我们相信共产主义随历史发展在遥远的将来必定能实现,我们才能相信,真实的全民民主,随历史发展在遥远的将来必定能实现。现阶段能实现的民主,都是有限的“民主”。
   “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辛亥革命划历史时代的意义,仅在从这一天起,它将国家政权的归属观念从几千年的“天下为私”转变为“天下为公”。
   但观念的转变,不是现实的转变。那种从辛亥后的第二天起,就拿着一部完美的“民主共和”蓝图去评判和苛责每一步革命的后人,是中国近代史观错误的根源。
   相反,袁世凯准帝制统治---北洋集团统治---孙中山蒋介石集团统治---毛泽东集团统治---邓小平集团统治,从他们每人背后代表的阶级背景一步步扩大,可以看到中国社会观念“天下为私”转变为“天下为公”后,一百年从社会现实的仍然天下为私向逐渐的天下为公一步步艰难的迈步进程。北洋、孙蒋、毛邓迈进的每一步,都是历史限定给他们的,都是合理的。都是既需要否定以利继续前进,而又不能绝对否定,后人必须扬弃地继承他的前人的。
   王希哲不反对今天的右派和左派以他们各自的理由,扬言发动武装的革命,推翻今天的共产党政权。如果他们能有这样的本事的话。王希哲只是指出,他们哪怕付出了巨大的社会代价,取得“革命”的胜利,他们也只能争得“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历史限定的权利,得不到他们理想的“普世民主”,就像共产主义者革命得不到共产主义,一样。如果不是更坏得多。
   而这里说的“如果他们能有这样的本事”,指的是,他们绝没有毛泽东的本事。无论反共右派怎样诋毁毛泽东、贬低毛泽东,毛泽东能够靠自己的本事。发起农民起义,最终推倒了强大的蒋介石军事政权,得了天下,这在20世纪早已不是斩木为兵可以对抗朝廷的热兵器的时代,完全是一个奇迹!不可复制。今天的反共右派,若没有毛泽东这样的革命得天下的本事,骂归骂,还是服气一点好。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革命”得革命果实。华盛顿打了天下,美国就是华盛顿革命集团的天下,至今在华盛顿城轮番执政的还是这个革命集团的法统后人。共产党打下了天下,天下就是共产党的“党天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符合社会“按劳分配”规律的事情。它不是辛亥后一句“天下为公”,就能事实上实现天下为公国家政权真正公有化的。你不服,请你继续革命。
   如果你承认现实,又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即“天下为公”程度的继续扩展,那么根据美国经验,有序民主的胚芽,必须从革命胜利后的统治集团特定的革命法统内部发育生长出来。这是希哲发现和指出的规律。
   
   毛泽东时代,是“党天下”的一人独裁专政时期;
   邓小平时代,是“党天下”的元老寡头联合专政时期;
   江泽民时代,是“党天下”元老寡头幕后专政向党的小集体民主专政的过渡时期,在这一时期中,完成了党(也就是国家)最高领导职位交接的初步制度化;
   胡锦涛时代,是开始了的“党天下”小集体民主专政时代。
   习近平时代,将开始了“党天下”的左右翼各派别的党内民主竞争时代。
   
   中国民主运动要推动的,是社会左右翼与党内左右翼派别竞争的呼应互动和结合,最终突破“党天下”的藩篱,走向全民的民主化而实现“天下为公”。
   
   以上是王希哲关于“民主”的思想提纲。(根据邮件编辑。有删节)
(2011/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