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北京周末诗会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美国民主演进的经验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王希哲
   
   
   

   目次
   一、美国革命胜利者集团建立的国家法统和民主的起步
   二、国家法统与政党政权
   三、辛亥后的中国革命法统
   四、民主的过程,就是国家政权公有化的过程
   五、“打天下坐天下”问题
   六、中国共产党发生民主分化的必然
   七、中国民运的地位和前景
   ———————————
   
   
   一、美国革命胜利者集团建立的国家法统和民主的起步
   
   美国独立战争,是美利坚新兴民族对英争取自身独立经济利益的革命战争。这场暴
   力革命战争的结果,赢得了独立但并没有民主。革命,本身就是反民主的,它是一
   部分要求独立的北美居民将自己这部分居民的意志,以革命的方式强加给了另一部
   分不愿或反对独立的北美居民。但革命又是民主的,它是以枪杆子为“选票”,为
   北美渴望独立的那部分多数居民赢得的武装选举的胜利。
   打天下者得天下。自然的,新建立的美国,是以华盛顿为首的革命胜利者集团专政,
   或曰“独立革命党”专政。一切反革命的,即反北美独立的,拿起武器站在亲英立
   场配合英军与华盛顿革命军和法军作战的反革命阶级政治势力(包括印第安人反抗
   势力)及其代表人物,战时和战后,都被迫害、镇压,没收财产,或强制遣送回英
   国,或驱赶至加拿大,大西洋海岛。甚至因害怕那些被驱赶而聚集加拿大的亲英反
   革命势力的对美复辟可能,这个革命集团“宜将剩勇追穷寇”,不惜各种借口下发
   动对加拿大战争,即所谓对英“第二次独立战争”。
   然后,胜利者着手制定宪法。这个宪法要确定美国立国的国家法统。费城制定
   宪法的代表清一色是革命家代表,不是也不可能是北美全民“一人一票”选出的今
   日所谓“经被统治者同意”授权而具有“合法”性代表。他们不但是革命家,绝大
   多数还是独立革命的债权人。他们最关心的是他们投资革命的金钱,在革命胜利后,
   能不能连本带利收回。而唯有建立一个能强力收税的中央联邦国家,才可能保障他
   们投资的回收。因此,必须把这个国家建立起来。为了确保这一点,他们甚至希望
   将革命领袖兼革命大债权人华盛顿拥戴为国王。只是这时,北美移民数百年自治的
   传统精神起了作用,华盛顿拒绝为国王,主张胜利者的共和。反复的折冲之后,费
   城宪法终于确立了独立革命胜利者集团民主执政的国家法统。这就是美国的开始。
   后来呢?后来的美国统治集团一步一步走向了民主的扩大化。
   由于背景和利益的分化,华盛顿原来希望不分党派永远保持下去的他的团结一致的
   革命统治集团,终于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政治分化,为了选举的胜利,竞争最高执政
   权力的两个政党,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开始出现了。然后的几十年,同样由于利
   益的不断分化和重组,这两个原始的党也随之不断地分化重组,直至南北战争的硝
   烟散去,现在的统治地位不可动摇的美国两党,共和党、民主党,以及这两党轮番
   上演的美国政治才从那时起正式地确立了。
   南北战争,是美国独立革命后至今二百余年的发展,在它的统治集团中,唯一发生
   的一次向费城美国宪法法统的根本性挑战。19世纪中叶,南方各州为维护奴隶制发
   动了独立叛乱(你仍叫它“独立战争”也行,全看你站在胜利者还是失败者的立场)
   。这场大规模叛乱被林肯总统以超出了总统宪法权力的铁腕军事手段坚决地镇压了
   下去,维护了美国的统一和完整。林肯后继者更以长达十几年的对南方的军事管制,
   强制改造了南方的政治生态,彻底稳定了美国的中央权威,这才奠定了美国在这之
   后迅速崛起成为了领导世界大国的基础。
   同时,在美国人民民权运动斗争长期而不断地冲击下,民主权利也步步扩展:
   约19世纪30年代,美国大部分的州取消了对白人男性选举权的财产资格以及其
   它条件的限制;
   19世纪中叶,南北战争结束后,黑人被赋予公民权,男性黑人公民的选举权从宪法
   上得到了肯定;
   上世纪初,美国通过宪法修正案,给予妇女以选举权; 同时,承认了北美土著印
   第安人的美国公民权。
   上世纪60年代,宪法修正案将有选举权的公民年龄从二十一岁下降到十八岁。
   于是,美国的共和民主,才接近具有了全民民主的意义。这一切,走过了二百年。
   但美国的民主,无论怎样的扩大,无论形式上怎样越来越接近了全民的民主,本质
   上,仍然是二百几十年前的那个以华盛顿为首的革命胜利者集团的民主专政!今天
   美国两党民主之上,有一个国家法统的“鸟笼”,这“鸟笼”,就是美国不可动摇
   的“费城革命胜利者集团宪法”。这部宪法,由终身的,权威至高无上的,不受民
   选挑战的几名最高法官看护。对这部宪法的最后解释,至今,还必须以当年的革命
   胜利者兼债权人为制宪辩护留下的《联邦党人文集》为最高范本。
   你可以发起运动向政府争民权和各种利益,你可以号召不要这个党或那个党的执政,
   你可以在高的几乎无法逾越的门槛前提出任何宪法修正案,你不能挑战国家法统本
   身,你不能毁灭宪法本身。宪法没有赋予你合法毁灭宪法的任何条款。
   今天的美国人民,按费城革命者集团为他们制定的选举人团方式去选出总统(争议
   时由最高法官裁决),选举出的总统,必须宣誓效忠那部二百年前革命胜利者集团
   制定的宪法,人民必须承认华盛顿们是这个国家的“国父”。今天想归化成为美国
   人的一切外来移民,必须宣誓“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
   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和捍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反对国内外
   一切敌人”,即以这部宪法制定者的敌人为敌人,通过宣誓,法律上和精神上都加
   入到那个历史的革命胜利者集团中去,成为它的革命法统继承人。
   所以,美国的国家法统是稳定的,不受挑战的,不可改变的,它不承认“民主”。
   你要“民主”毁灭国家法统,如19世纪中叶唯一一次的南方,我就武力平叛,实行
   军管。美国民主的适用范围,它能够改变和调整的,是这个国家法统内部的两大基
   本政党的执政或在野的地位,以及这个国家法统下的社会各阶级各利益群体的政治
   关系。而这一切民主的内容,就是我们要说的,都不过是二百年前那个因武装革命
   胜利(不是因选票)而独掌了北美统治权建立了美国的国家法统的胜利者集团分化、
   发展、演进而来。今天,我们要向中国移植美国的民主,就必须明白美国民主的幼
   苗从哪里开始。
   
   二、国家法统与政党政权
   
   政党政权可以轮替,国家法统不可以轮替。政党政权的更变,可以来自民主社
   会的选票,可以来自政变,国家法统的建立和更变,则一定来自革命,来自枪杆子。
   枪杆子里面出国家法统。哪怕在极特殊的情况下,以颜色的革命“和平”更变国家
   法统,背后也一定隐藏了枪杆子或外国撑腰的枪杆子。
   有人说,改变国家法统,也可以民主,只要设立一个很高的门槛。怎么没有?从杰
   佛逊到毛泽东都设立了这样的门槛:“对专制的政权革命推翻有理”!只要你拥有
   了足够的“枪杆子选票”,你就能“民主”地跨过这道极高的改变国家法统的门槛。
   但这样的门槛只能设立在革命家的理论宣言中,不能设立在宪法里。任何一个国家
   的宪法法统,都没有“合法”推翻自己的设计。杰佛逊就没有把他的革命浪漫主义
   主张,以具体的宪法规定,如,在符合怎样的条件下美国人民可以认定美国政府已
   经是“专制主义统治”的政府而合法地推翻美国政府,写进宪法。就像更加革命浪
   漫主义的毛泽东,无论怎样说得天花乱坠,也同样不会以具体的宪法规定,如,在
   符合怎样的条件下中国人民可以认定中共政府已经是“压迫人民”的政府而合法地
   推翻中共政府写进中共宪法,一样!
   法统是什么?一个国家立国的法统,说明了它的历史合法来源,解释了它或以
   “天命”或以“天赋权利”或以“人民名义”的理由革命建立自己这个国家的合法
   性。它不仅有全套的宪法和法律加以保障,更有以革命胜利者的立场、视角、价值
   观书写的历史,及以此正统历史观为核心,确立的全部国家统治意识形态。国家全
   部的政治理念、历史价值观、文化艺术、学校教育都必定笼罩于这个国家统治意识
   形态之中,这个国家才能稳定。也可能出现异端,也可以宽容异端,但不妨碍国家
   法统决定的国家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故此,你要再革命,再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你就要致力将异端的力量无限扩展,翻案其正统历史,颠倒其价值观,搅乱其意识
   形态。“欲灭其国,必先乱其史”。什么原因?史,就是国家法统合法来源解说的
   核心,是全部国家意识形态赖以稳定的基础。试想,稳定如民主的美国,假设异端
   的扩张占领了国家政治理念、历史价值观、文化艺术、学校教育的统治地位,将华
   盛顿、杰佛逊的反英革命到林肯平叛的历史全部翻转过来,描述为了非法的暴君匪
   徒,今日的美国还能和平存在下去吗?
   说说台湾。台湾总有人说它是“转型”为民主的成功,甚至将它悬为大陆楷模。
   这真是糊涂不可救药。台湾不是民主,是革命,是在“民主”掩盖下进行且在继续
   进行中的尚未完成的革命。为什么?因为民进党台独绿色势力志不仅在“政党轮替”
   ,其志在最终变更49年后播迁至台湾的中华民国国家法统,非如此不能实现台独,
   因此它必须搅乱、颠倒和污化中华民国法统得以在台湾合法存在的全部历史和意识
   形态。民进党一直在这样做,李登辉一直在这样做,陈水扁上台后绿色意识形态几
   乎占据了台湾统治地位,历史、文化、艺术、教育都在颠覆性地剧烈改变,“总统”
   陈水扁甚至亲口否定了中华民国国家法统在台湾的存在,宣告“中华民国早已灭亡”
   。而民进党之所以至今未能革命成功,台湾之所以至今没有发生全面性的流血冲突
   革命,完全因为中国和美国的政治笼罩,设下了底线,不允许民进党在台湾为所欲
   为,才维持了一个台湾“民主”的假象。但民主的前提,毕竟是参与民主的各方有
   一个共同的宪政认识,也即有一个共同的国家法统的认同。台湾没有这个,没有国
   家的认同,因此台湾的政治乱局,决不是“民主的不成熟期”所致,而是民主的表
   面形式与革命的实质内容的根本冲突所致。只要民进党尚未绝了台独的望,而回过
   头来承认中华民国国家法统,与国民党有了共同的国家认同,台湾之乱,就将永无
   止息。而能使民进党绝了台独望的只能是中共。故从这个意义说,还只有中共才能
   成全台湾的民主。
   一个国家开放实行民主会不会大乱?全看有没有社会认同的权威国家法统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