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张成觉文集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今天是10月17日,抵达此地的第六天。
   <红灯记>中李玉和对鸠山说:听听音乐,喝着美酒,鸠山队长过的是神仙一样的日子!
   我这几天的生活从惬意程度上可以说也与此差不多。当然,鸠山之神仙日子建基于权势,我则全靠返港23年来的努力加机缘。


   最惬意的当属昨日(16号,星期天)中午探访严家祺兄伉俪。难得啸啸放弃与其男友阿崇的二人世界欢乐时光,陪我远道前往Clemont。阿崇"斯基"(司机)二话不说,来回驾车2小时有余。尽管潇潇去年新购的智慧型宝马可声控驾驶,GPS运作自如,但其劳累亦不难想见也。
   家祺兄新居位于远离奥兰多市中心之一处高尔夫花园小区,系乘此间房价大跌而购入。其景色如画,幽静清雅,俨然世外桃园,人间天堂,直羡煞我辈凡夫俗子也么哥!
   不过,以住宅主人之品格内涵,如此寓所方可匹配。记得大概是1948年看过一帧照片,蒋委员长一身戎装,挺立于一棵参天巨松之旁。下有题记曰:英雄古树,各有千秋。寥寥八字,历时63载,至今不忘!
   东施效颦,窃以为"鸿儒美景,相得益彰"或可赠予家祺兄?
   去岁于悉尼冯崇义教授府上叨扰,曾由衷直陈谓其最宜出任大陆教育部长,盖当时未满半百之冯教授满腹经纶,中英文俱佳,与所带之博士门生杨恒均兄师徒双剑合璧,鼓吹民主宪政不遗余力,耿耿丹心有目共睹,有口皆碑。
   而家祺兄则文理兼擅,著作等身,实为取代毫无学养尸位素餐之中共高官陈奎元,出长大陆人文科学最高殿堂中国社科院之不二人选也!
   原来1973年彼与80年代出任社科院副院长之"文化昆仑"钱钟书比邻而居,故对其与杨绛夫妇之轶事知之颇详。据称杨作为翻译家,年逾40始自学西班牙文,后译<堂•吉诃德>。此实匪夷所思!
   更令我肃然起敬的是:家祺兄之夫人高皋医生乃前辈大翻译家高植之千金!高氏曾译托翁名著<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及<复活>,早于30年代即已驰誉神州也!我于50年代初还是一介中学生之际,曾囫囵吞枣地浏览过上述托翁三大部,尽管似懂非懂,但译者大名却长留脑海。惜乎高医生似未能克绍箕裘,以译事见称。但所著<文革后十年史>亦足传世矣!
   不过当日我等于恭听家祺兄所述"新儒林外史"(此为我所杜撰,因其缕述昔年京中及海外学界若干名人趣事,包括李泽厚、唐德刚等)之余,更有幸领略高医生之厨艺,其中红烧肉汁尤其齿颊留香,诚属口福不浅。
   1971年随父母来美时仅3岁的阿崇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我戏称其堪与陈冠希相比肩。陈为艳照门自加返港开记招致歉,其英文lala声,我印象极深),也会说带四邑腔的广州话,但煲冬瓜实在无能为力。故体贴客人的家祺兄于娓娓忆述其趣味盎然的轶事时,特意嘱潇潇以英语为崇翻译。可是,崇对大陆当年诸事背景茫无所知,毕竟无法领略个中情趣。好在美味佳馐基本上攸关嗅觉与舌尖,不会煲冬瓜亦一样食指大动也!
   爱因斯坦尝戏谑云:在妙龄美女身旁坐一小时恍如一分钟,在通红火炉边坐一分钟宛若一小时,这就是相对论!
   仿此,我们往访家祺兄共叙两小时,却像只有两分钟!
   10-17,11:32pm,Orlando
(2011/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