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秋风秋雨怀秋瑾]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风秋雨怀秋瑾

   秋风秋雨怀秋瑾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阔别四季变换三年,终于重逢落叶缤纷的季节。有别于故乡桂林的是,这里的秋天少了一种肃杀,却多了一层壮阔,恰如美国人的气质。家乡的秋大抵是燥爽的,这里,秋天如桂林三月雨般沐浴而来,随着一层层秋雨,天地间寒气渐起,铺天盖地,秋风拂面而来,风雨间黄页翻飞,绿地披彩,层层叠叠,广袤无垠,虽无家乡之凌厉萧瑟,却更加厚重雄浑。落叶深处,大小豪斯桔黄的灯光更加温暖可人。
   昏黑时分,北风夹着细雨就着路灯袭裹而来,颇有几分也有几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情形。不由得想起了秋瑾女士,由鉴湖女侠的凄美,对照自己的幸运和无奈。


   单从黑白的画像上看,秋瑾都是那样美丽:当代中国女人已经少有的瓜子脸、樱桃小嘴、大眼睛流露着山口百惠的韵味,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位小姐,竟能在留日学生集会上说出:“谁若投降满虏,出卖同胞,吃我一刀!”这样一位小姐,竟能写出:
   
   “一睡沉沉数百年,大家不识做奴耻。
   忆昔我祖名轩辕,发祥根据在昆仑。
   辟地黄河及长江,大刀霍霍定中原。
   痛哭梅山可奈何?帝城荆棘埋铜驼。
   几番回首京华望,亡国悲歌泪涕多。
   北上联军八国众,把我江山又赠送。
   白鬼西来做警钟,汉人惊破奴才梦。
   主人赠我金错刀,我今得此心雄豪。
   赤铁主义当今日,百万头颅等一毛。
   沐日浴月百宝光,轻生七尺何昂藏!
   誓将死里求生路,世界和平赖武装。
   不观荆轲作秦客,图穷匕首见盈尺。
   殿前一击虽不中,已夺专制魔王魄。
   我欲只手援祖国,奴种流传遍禹域。
   心死人人奈尔何?援笔作此《宝刀歌》。
   宝刀之歌壮肝胆,死国灵魂唤起多。
   宝刀侠骨孰与俦?平生了了旧恩仇。
   莫嫌尺铁非英物,救国奇功赖尔收。
   愿从兹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炭兮,铁聚六洲。
   铸造出千柄万柄宝刀兮,澄清神州。
   上继我祖黄帝赫赫之威名兮,
   一洗数千数百年国史之奇羞!”
   
   (秋瑾《宝刀歌》)
   
   这些千古绝句,其巾帼不让须眉之慷慨大气,堪比岳飞《满江红》。国人仍在称呼早成败类的中国女足铿锵玫瑰,殊不知这才是真正的铿锵玫瑰!
   秋瑾惨死在满清鹰犬、汉奸张曾扬(张之洞之叔)、贵福的屠刀下,时年三十二岁;秋瑾死后六十一年,又一位反抗专制暴政至死不渝的女子林昭,死在中共上海当局枪口下,时年三十六岁,林昭同样有着瓜子脸和美丽的大眼睛。难道林昭是秋瑾转世?
   
   一百年过去了,华夏的政治体制进展乏善可陈,进展殊微,许多地方甚至倒退。主要的进步只是:共产党红朝如今对“反贼”不再诛族、凌迟、杀头,而是关起来,最多也是关在牢里整死。秋女士血与泪是不是在空流?美丽头颅今在何处?
   但有些事,是不能以功利来衡量的,秋瑾的血,创造了一个古老民族反抗蛮族奴役的美的典范,一个永恒的典范。
   秋瑾的凄美,激励着武昌城的新军奔向楚望台,激励着青年蒋介石加入光复杭州的敢死队...满清滴血的鬼头大刀,霎那间如锈铁钉一般不值一瞥。一百年前,起事军民一把剪掉辫子、甩向半空的那一刻,是五千年来中国人最美的一刻。
   从顺治二年侵占南京始,到康熙二十二年吞并台湾止,满洲(女真)入侵者烧杀掳掠三十八年,屠杀数千万人,方才在中国人头上种定的这一条奴才标志,竟然脆弱如斯,在武昌枪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纷纷落地,九州瞬间朱颜改。极权暴政的强加之物,不管多么长久,骨子里仍然是豆腐渣。
   清帝逊位两百年六十年前,因专制和科举而衰朽萎靡的中国人,在满洲强权乘虚而入的凌厉屠刀面前,好歹涌现出了文天祥第二左懋第、反剃发的阎应元、夏完淳、张煌言、郑成功、李定国、李来亨等一大批“头可断,发不可剔”的人;两百六十年后,武昌的枪声一响,平日里骑在汉人和南方各族人头上作威作福的满洲权贵和八旗子弟们,魂不附体,“一碗大肉面下去,辫子剪得比谁都快”,这个寄生的特权种类纷纷改汉名、用汉姓,收拾赃物细软,四散奔逃,连老家关东都不敢回了。这些平日里耻笑南蛮的“英雄”种类,没有一个人为了保卫辫子而去见多尔衮的。
   一百年前,八旗制度(一族专制)、封禁东北(殖民统治)在辛亥年的风潮中纸房子一样的倒塌,荒淫的“三宫六院”、人格作贱的“三跪九叩”、“磕头打千”、极端野蛮、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太监制度...都随着武昌城的枪声甩进了历史垃圾堆,而后,即使是马克思+秦始皇的毛泽东,也不敢一星半点恢复这些“旧例”。
   谁说辛亥革命全无意义?
   只不过,辛亥革命仅仅革掉了一个有形的辫子,无形的辫子于国人脑中根深蒂固,还来不及剪出。一族专制驱除之后,共和宪政尚未发芽,就被国际形势连根冲刷净尽——苏俄要赤化中国、日本不许中国强大...孙中山的“联俄容共”则成全了苏俄和日本。
   “联俄容共”并非辛亥革命的必然导向,而是孙中山及其追随者的错误。作为精神领袖,孙中山播种了辛亥革命的火种,但却将中国的变革领到党国威权的困难道路上。孙中山从不信奉马克思,但他无原则的投机作风却引狼入室,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是民国背离了孙中山,而是孙中山背离了民国。九泉之下,这位不择手段的国民党国父和糊里糊涂的宋庆龄,如何面对秋瑾的美丽和热血?
   追昔抚今,晚清虽败坏,民族之魂未散,今日之中国还能产生鉴湖女侠吗?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十月十四日于纽约州秋雨
(2011/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