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希特勒并没有完全输掉。他成功地迫使西方世界不惜一切、抢先研发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原子弹!
   
   

   
   日本军国主义也没有完全失败,他最终使一直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美国向日本城市投下两枚原子弹,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一次对平民的大屠杀!
   
   
   
   本拉登虽然被击毙,但他仍然有赢的机会:如果美国使用恐怖的手段去反恐,用侵蚀人民自由的办法去捍卫自由,用侵犯人权的行为去保卫人权,用不民主的手段去推广民主,原本想用恐怖袭击达到这一目的拉登可能会咸鱼翻身、含笑九泉……
   
   
   
   波普爾说:“我們不得不承認,希特勒成功地降低了西方世界的道德水準”。他是说正义的力量為了抑制納粹使用原子弹征服世界,而不得不抢先发明这种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武器,并率先使用它。
   
   
   
   人类任何历史时期的道德水准都不是由邪恶势力划定的,而是代表道德与正义的力量在同邪恶斗争中能够守住的那条底线。在同邪恶对阵中,正义往往不得不降低他们的标准。可如果你把这标准降低到同对手差不多的高度,正义与邪恶的界限也将会变得模糊不清。
   
   
   


   
   
   
   十年了,每年的这一天,三千多位受难者的名字都会在世贸废墟的上空响起。可每一年死于恐怖与反恐的人数,又何止成千上万?回首十年反恐,难怪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一定要以这种方式反恐?真的没有选择了?
   
   
   
   美国是否有选择,得问拉登想要什么。拉登有什么主张?这些打着伊斯兰教招牌的恐怖分子在中东伊斯兰国家中得不到多少人的支持,他们违反伊斯兰教义中对“圣战”的最低要求(不杀孩子、妇女与平民等),杀死的穆斯林要超过西方军队,他们不去对抗西方军队,却专门屠杀无辜民众,包括妇孺;拉登要求美国撤出中东,解放伊斯兰国家,可中东有哪一个国家是美国的殖民地,又有哪一个政权是美国的傀儡?
   
   
   
   说美国好战的人,应该列出美国挑起的战争给大家看看,连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都是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才不得不卷入的。战后冷战时期,美国没有像苏联那样奴役卫星国,他让追随自己的国家独立、富裕与民主起来,这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他打过越南战争与朝鲜战争,但且不说那是谁挑起的,仅仅看看今天的北朝鲜民众的境况,那些良知尚没有完全泯灭的人难道看不出:当初不消灭那个政权,其实是反人类的?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极独大,被讥讽为世界警察。美国这位警察最赤裸裸的行为就是干涉南联盟。当初那些同独裁者米洛舍维奇站在一起的人,为什么今天不去和平与和谐的巴尔干实地考察一下,去听听民众的声音,学习一下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
   
   
   
   据说本拉登同美国结仇最深的是因为1993年的伊拉克战争,但那还不是很久远的历史,事实还摆在那里:伊拉克一夜之间吞并了一个小小的邻国科威特。请问,如果美国不出兵,科威特就该亡国,科威特人就该沦为萨达姆铁蹄下的亡国奴?就像当初强大的日本侵略兼并中国一样?
   
   
   
   拉登反对美国,得到了不少人士的支持,这个可以理解,美国太骄横与狂妄,但拉登要什么,你知道吗?他要的是用那个得不到穆斯林支持的极端宗教统治穆斯林世界,不是让世界尊重而是让世界匍匐在他心中那个可以屠杀妇孺的“真主”脚下,他无视所有的中东国家甚至包括美国的仇人伊朗都不愿意收留他的事实,一味把无法实现这一目标归咎在美国身上。拉登也许有他自己的理念,但任何理念,你都不应该用牺牲他人生命的办法去争取!
   
   
   
   在这种情况下下,美国还能有什么选择?选择同拉登妥协、合作,把中东几十个国家政权都灭掉,让拉登实现他极端划一的世界大同?再说,你认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应该同日本军国主义达成妥协,一起瓜分中国和世界吗?
   
   
   


   
   
   
   反恐之战不是美国人选择的,他们别无选择。但如何打这场反恐之战,却是有选择的。美国在911事件后宣布,为了保卫美国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为了保卫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与国家安全,更是为了捍卫美国人的价值理念,必需毫不妥协地进行反恐之战,把恐怖份子绳之以法。
   
   
   
   现在让我们逐一检视美国的反恐目标是否实现,实现到什么程度。首先,恐怖分子没有办法真正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因为他们得不到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实际支持。其次,美国加强安全保卫,过去十年里并没有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美国本土,海外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也没有造成过大的人员伤亡,“保卫美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的目标也基本上实现了。
   
   
   
   那么,保护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呢?911之后,世界已经改变,美国人的生活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公民的很多自由权利等人权,都受到侵蚀,让位给反恐。尤其出现了一些窃听公民通信、虐待俘虏,给美国人造成了严重冲击。但不可否认,美国人总体的生活方式依然如故。
   
   
   
   说到这里,美国的反恐目标应该已经实现了。但我们不能忘记,美国是一个奇特的国家,他是靠一套独特的理念凝聚起来的,那理念就是自由、民主与人权的价值观。没有这些理念,美国就不成其为美国。所以,在保护生命财产安全、国家安全与生活方式的同时,美国人强调的是捍卫自己的价值理念。
   
   
   
   于是,反恐之战就自然而然地扩大了,最终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扩大到和恐怖袭击没有什么关系的伊拉克,入侵伊拉克的战争爆发了,阿富汗战争也扩大了。于是我们看到,为了被恐怖袭击死去的三千多个生命打响的反恐之战,却牺牲了更多的生命……
   
   
   


   
   
   
   保卫国家安全,保卫国人生命财产,保卫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保卫美国的价值理念,这些目标都达到了,但美国人还不满足,他要借反恐推广自己的价值理念。因为同曾经殖民全世界,在内心深处根本看不起其它民族的欧洲人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欧洲人不欢迎移民,而美国敞开了大门的原因之一),美国人坚信自由的价值理念与民主的制度适合所有的民族与国家,也是最终消灭一切恐怖主义的最终解决之道。
   
   
   
   最近一百年的事实也确实能够部分支持美国人的这一观念,极端的恐怖主义都源自于不自由的思想,酝酿于不民主的制度中,专制制度与恐怖主义是孪生兄弟。
   
   
   
   这没错啊,可美国人却忘记了专制与恐怖也是难兄难弟,甚至可以说,目前在滋生恐怖的土地上,对付恐怖主义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不是自由的思想与民主的制度,而是专制的毒素与邪恶——以毒攻毒,以牙还牙。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在专制国家里,恐怖主义能够盛行?专制主义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在它的淫威下,一切恐怖都相形见绌。
   
   
   
   让我们看一组值得思考的统计数据:反恐之战打响至今,全球被定罪为恐怖主义分子的人大约有35,000名,排在第一的不是恐怖主义肆虐的美国(共有2,568名),也不是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国大陆(7000多,排名第二),而是中东地区相对来说最自由的国家土耳其,竟然有12,897名。为什么恐怖主义在前伊拉克、独裁的沙特、叙利亚甚至伊朗都没那么猖獗,反而在民主逐渐扎根的土耳其大行其道?
   
   
   
   美国人没有想通这层道理,所以,他在伊拉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至今死在那里的美国士兵已经有4000多人,超过了911袭击中死亡人数的总和,更不用说在战争给无辜平民带来的伤亡与损失。美国和拉登一样是有理念的,但同样的道理,你不能用牺牲无辜生命的办法,去追求你的理念,哪怕那理念是自由与民主。
   
   
   
   伊拉克、阿富汗之战让先前一些相信民主自由理念是普世价值的美国人开始反思: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够推广你的自由、民主理念。甚至有些美国人得出了结论:也许有些国家,由于特殊的宗教与文化,根本不适合民主制度?那里的人民更愿意被奴役,不知道自由的可贵?
   
   
   
   且慢!历史总是峰回路转的。就在大军压境的伊拉克与阿富汗一再表现出不适合民主的并发症时,突尼斯、埃及,还有利比亚、叙利亚爆发了革命。要求自由与民主的中东革命爆发了,而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民主小贩老杨头的思考:自由与民主理念,必需深入到那些国家相当一部分民众的心里,只有当民众真正愿意去追求、去拥有做人的权利的时候,自由之花才能开花结果。到那时,你用恐怖与专制的手段,也无法挡住。而在此之前,使用枪炮强加的民主制度,可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记住了:自由、民主与人权这些东西,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使用枪炮从外部强加,可能会得不偿失,甚至会适得其反。
   
   
   


   
   
   
   过去十年,当全球的目光聚焦在反恐之战时,我一直在小心地寻求底线。我看到了两场反恐之战:一场是美国政府为了保卫美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与价值理念而对付恐怖分子的反恐战争;另一场则是美国公民与世界公民一道为了捍卫美国一直坚守的价值理念而对美国政府用侵害人权的恐怖方式反恐所进行的斗争。
   
   
   
   邪恶的拉登不代表这个时代人类的道德水平,而美国在反恐之战中会把道德的底线推向何处,则是我们应该共同关注并警惕的。要知道,为了反恐而去扩大窃听公民电话、虐待俘虏、以不实的理由侵入它国以及“你不站在我这一边、就站在恐怖主义一边”的极端主义,同样深深伤害反恐之战想要维护的自由、民主理念与和平人民的生活方式。
   
   
   
   911警钟长鸣,已经带给我们各种各样的启示。在这诸多启示中,我最珍惜并要推荐给你的是:在同邪恶斗争的时候,永远不要把自己降低到邪恶的水平。我们要同包括恐怖与专制在内的一切邪恶斗争到底,但我们一定要时时刻刻记住我们为何而战,我们要保护与追求的目标是什么。
   
   
   
   杨恒均 2011-9-11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2011/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