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西藏是重要的国家安全屏障,也是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重要的战略资源储备基地、重要的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重要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重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 —— 习近平
   
   
   
   

   
   如果不是亲自到西藏去走一趟,我一定会认为习副主席这段“六个重要”的表述并不重要,甚至根本就不会去留意他讲了些什么,就像普通老百姓对中央领导人的讲话一样。去过之后,再读到这段话,不但深以为然,而且觉得习副主还可以再加重一点语气,例如多几个“重要”:最重要的信仰基地、藏传佛教基地,以及中国拥有的最重要一块资源丰富、风景秀美、民风淳朴的土地!
   
   
   
   雪域之旅结束后直接飞到了澳洲,旅居悉尼的藏族朋友急不可耐地打听我有啥感想,我一本正经地说,如果说上青藏高原之前,我一直坚守“民族自决与民主是孪生兄弟”、缺一不可的信念,那么,从青藏高原下来后,我坚定的反对“藏独”。那位藏族朋友大吃一惊,又急不可待地打听我碰上了什么,竟然霎那间从民主主义者变成了“民族主义者”。我说,和主义没啥关系,只是人类的本性作怪,人类自私的本性让我不愿意看到西藏独立而去。因为西藏实在太美了,地大物博,资源丰富,风景秀美,民风淳朴……
   
   
   
   这当然是个玩笑,正如生活在澳洲的华人开过的一个玩笑:据说当初最早抵达澳洲这块大陆的并不是欧洲人,而是我们大汉民族。你说,如果当初我们汉人占住了这块土地,那又会如何呢?答案各不相同,例如“哇噻、不用护照就可以随便来定居了”、“汉人如虎添翼,将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 ……当然,也有更加干脆的答案:只不过又多了一个整天不稳定的省份或者被破坏殆尽的地区而已。
   
   
   
   在整个西藏之旅中,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些问题,要留住西藏以及如何留住西藏;要保护西藏以及如何保护西藏;要热爱西藏以及如何热爱西藏——
   
   
   
   但就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也清楚的认识到,思考一下可以,要想写出来,同读者诸友交流,恐怕就有些困难了。因为这些年的写作经验让大家都清楚哪些东西能写,哪些东西不能写,红线在哪里。就拿西藏问题来说吧,占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此大一片领土的一个自治区,一个在国际舆论与媒体上占了将近四分之一涉及中国的话题(我对近日海外媒体的粗略估算),却在中国人自己的学术、文学与文字领域,没有占到一席之地。
   
   
   
   2008年西藏问题成为同奥运会相同热点的时候,我写了几篇有关西藏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我对儿子讲西藏》,影响比较大,看过的朋友都知道,通篇下来,我几乎没有提到西藏两个字。当时那个敏感的时期,只能用完全隐喻的方式谈论这个敏感的话题。匪夷所思。
   
   
   
   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解放思想、打破禁区,就是要从这些敏感区域做起,只有集思广益,才能找到更好的办法解决问题,才能从根子上打破所谓敏感的禁区。就拿“藏独”来说,目前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支持“藏独”、承认“藏独”。
   
   
   
   就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无论是接触海外的藏人,还是深入西藏后接触到的藏民,主张“藏独”的几乎没有几个。说到2008年的“3.14”事件,也是极少数暴力份子所为,这如同我们的邻居持刀威胁路人,或者杀死我们另外一个邻居一样,是不能容忍的暴力犯罪,但并不代表你所有的邻居都要持刀杀人。
   
   
   
   现在的状况是因为有了这一小撮“藏独”份子,我们从上到下都失去分寸,不自觉地把所有同“西藏”相关的问题都简单弄成了“藏独”问题,从而使得我们的政策与言行都被少数主张“藏独”并诉诸暴力的犯罪份子们所绑架、劫持。例如,我说要去西藏,很多朋友都很紧张,说那里很敏感啊,千万要小心啊,不要乱说乱动,也不要写博文啊,我就奇了怪了:我去过大约100个国家了,怎么到中国的西藏就敏感了?
   
   
   
   无独有偶,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新闻媒体与文学领域,只要一提起西藏相关的问题,总是要被人用一刀切的标准悬在头上:你是主张独立的,还是反对独立的?于是,你善意的提点看法,只要稍微与上面有一点点不同,就“藏独”了,就敏感了。于是,西藏的宗教研究、开发问题、文化保护与原生态旅游等等,也都莫名其妙地毫无例外地同“藏独”扯上了关系,都被披上了“藏独”的外衣。
   
   
   
   而当“藏独”固定了我们的思维与行动的时候,我们又能够干些什么呢?我想,这就是西藏的状态。我这次到西藏虽然世间不长,但感到那里并不那么紧张,也不应该那么紧张,或者说,如果我们放下心中的成见与魔障,敞开心怀去思考、关心西藏问题,像西藏人那样热爱西藏这块土地,西藏会更加和谐的,习副主席的讲话也才能落到实处。
   
   
   
   下面以一些图片的形式简单介绍一下这次西藏行的几点感想,其中都印证了习副主席说的“六个重要”。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在西藏接触的一些已经移居到当地的汉人,普遍都有一种对藏人的某种程度的歧视,例如藏人不懂得经营,有些“懒”,有钱不懂得赚,而且,更糟糕的是,总是阻止汉人去开发周围的矿产资源、旅游资源与居住资源。有些汉人甚至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西藏很美,只是藏民不太适合”。这实在是愚蠢之极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西藏之美,也许正是有藏人的缘故!
   
   
   
   相比较而言,我接触到的到这里来旅游的汉人旅游团,一路走下来后反而都发出了“不能按照内地模式开发、发展西藏”的感叹,也许是没有牵扯到经济利益,也许是他们被美丽的西藏征服了,也许是他们站在青藏高原,看到了更久远的未来。
   
   
   
   实事求是的说,我的汉人同胞为了金钱与更好的生活而表现出的勤劳、勇敢与失去底线的无耻已经在世界各地得到赢得了名声,我们不要说意大利、西班牙为什么烧中国鞋厂、法国一条中国街出现的抗议、澳洲、美国竟然出现了中国人开办的只有非洲才有的血汗工厂,还有俄罗斯商人因为不是中国商人的对手而唆使政府刁难华商,更不用说少数族群的东南亚华人占据了当地国家的经济命脉……说实话,一旦中国政府真正采取有些人建议的“使用移民对藏区实行同化”从而保持永久的统一的策略,西藏地区很快就会被无所不在的汉民渗透,并彻底改变。
   
   
   
   谢天谢地,从我有限的了解来看,中国政府并没有采取这种政策,而且对汉人移居西藏有了严格的规定。我对此深表赞同,并希望政府加大执行力度,限制汉族同胞移居西藏(虽然限制了汉人的自由迁居本身不适合普世价值,但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政策)。这也直接关涉习近平副主席提到的“六个重要”之中的三个重要是否能够保持下去。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这次在西藏所到之处,看到很多山上挂上金帆。一些当地的汉人说,啊,他们挂上金帆,我们就不能开发这个山了,也不能去盖房子。我们这些游客当时一听,就乐了,原来是这样啊,藏民真会搞怪哦。可是走过一些地方后,我才恍然大悟,藏民当然是因为宗教信仰才有了这些圣山,这不用置疑,可是,我却很不怀好意地推测:藏民正是用这种方式保护了这些山脉啊。否则,我的这些汉人同胞会像对待我们周围的山水一样,把所有能够挖掉的山都挖开,把能够砍掉的树都砍掉,把能围起来的水都堵住。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尤其是在林芝地区,就更有感觉了,这座城市里的居民大多是来自四川、河南的汉人,可城市周围的山水照样美丽如画,并不象我的汉人同胞们家乡的山水,几乎被糟蹋殆尽了。什么原因?原来周围的山水都被藏人挂上了金帆,被保护起来了。这让林芝成为我走过的中国大陆最美丽的山水城市。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说到西藏问题,大家都会一下子扯到“藏独”,其实,据当地汉人所说,他们与当地藏民的主要矛盾就在于:开发与反开发。而当我们这些外地过去旅游与考察的汉人走了一圈后,我们自觉地把他们的话调整为:破坏与反破坏!——注意,汉人被基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已经移居到西藏的,他们习惯地想用自己的办法对待这块土地,对藏民也较多怨言;另外一部分是去旅游和考察的汉人,内心几乎都隐约感到这块地方的美与藏民本身的生活方式有关,而不仅仅是自然界的得天独厚。
   
   
   
   一个地方的生态环境与矿产资源、风土人情是与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密不可分的。西藏战略与矿产资源虽然很丰富,但西藏的生态非常脆弱,根本经不起目前这种开发,任何不顾生态的开发,很可能会毁掉西藏。去年在“走遍中国”之时,我去了山西大同等周边地区,还去了几个矿区,下了煤矿,回来后我什么也没有写,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那里有些地方因为挖煤,几乎把整个村子的地下都挖空了,运煤的车络绎不绝,煤老板也出了不少,中国沿海也得益了,可是,当地的生态被破坏得已经快不适合人类居住了,当地普通人不但没有因为脚下的煤块而富裕,反而已经不能脚踏实地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可他们还得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吧——你让我说什么、写什么?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记得青藏铁路开通时,一位媒体朋友兴奋地在电视上叫嚣,“啊,这条通向古老雪山,连接野蛮与文明的铁路终于开通了”,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他也许应该先搞清楚什么是野蛮什么是文明吧?
   
   
   
   还有一个现象,才富裕起来(而且是靠吃掉子孙后代的资源)没有几天的汉人来到西藏,往往对他们的贫穷不以为然。其实,如果按照现在西方人折算财富的方法,藏民很可能是和澳大利亚人一样富裕的民族(以人均拥有的土地与资源计算)。我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原生态与自然资源,还有他们的生活方式——一个地方的富有是和他们的生活方式密不可分的。同西藏相比,中国其它省份对自然资源的竭泽而渔,令人扼腕叹息。
   
   
   
   中央政府这些年补贴藏区是有很大的投入,在我接触的很多汉人中,这成为他们骄傲与看不起藏民的一个理由,实在是不应该。我虽然还无法得到更准确数字,但我的调查已经无可辩驳地显示,北京对藏区的补助,虽然也有一部分到了藏民手里,但更大一部分是补贴了“治藏”、“援藏”官员和群体(以汉人为主)。当然这部分人也是为了开发与发展西藏,最终也多少让藏胞受益。问题也就在这里,西藏的“发展”是不是一定要走目前我们的那种开发、发展模式?实在太值得商榷了。——高铁已经减速了,我弱弱地请求一句:对西藏的所为现代化开发,也要慎重,要适当减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