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这次“走遍中国”跑了湖北、河南西部一些县市,到了八个镇、村,做了有关调查,开阔了眼界,对相对欠发展地区与乡村选举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所到之处,尽量抽出时间和一些事先联系好的“走遍中国”网友见面,场面令人感动,也令人鼓舞。
   
   
   
   有部分网友在和我交流后,表示重新获得了信心,也有一些网友半信半疑,转过来问我: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乐观?变化真的会到来?你真看到了前途?有网友甚至开玩笑说,老杨就像北京的卧底,类似麻痹人民的鸦片,让很多人对国家前途重新有了希望。


   
   
   
   当然,还有五花八门的问题、质疑与幽默搞笑的插曲,我当时都回答了,这里,我只能找一些有普遍性的问题简单回答一下。首先是关于变化的。其实,变化一直在发生,路虽然曲折,甚至有人走回头路,但前途是光明的。质疑我的网友大多对我的追求以及国家前途有一个相对狭隘的看法,例如认定了我是要一步到位弄出一个空前绝后的民主制度来,而国家也只有在一夜之间获得新生才有重生的机会,作为愿望与奋斗目标,这无可非议,但毕竟是不实际的,落实到行动甚至会揠苗助长,有反作用。
   
   
   
   我对一些网友过分热衷于突然而至的变化持保留态度。我不怀疑一夜之间可能发生变化,但我对这种“从天而降”的好事一向持怀疑的态度,如果我们不做好充分的准备,或者我们自己还“不配”那个好东东的时候,到来的好东西,也真可能带来混乱甚至灾难。
   
   
   
   还有一些网友,追随我的博文好几年了(最长的竟然有六七年,篇篇都看),终于有机会见面了,很开心,但听我讲过之后就有些郁闷。有一位忍不住了,说道,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讲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明白了啊……我能够理解他的急躁性情,是我开导了他,给了他希望,可看到希望久久不能变成现实,他对我有些不耐烦了。
   
   
   
   我想,他并没有完全读明白我,没有弄明白我这些年在干什么。而且,即便你自己明白了,你身边人明白了没有?你周围又有多少人明白了?有些东西需要我们持之以恒地去做。这正好是中国百年追求民主的历史上非常稀缺的,我还是那句话,你能找到几位坚持做一件事来推动民主超过五年的人?包括一些和我一起写作的朋友,很多写了几年,就认为写作没有用了,时机成熟了。说实话,我很敬佩在各个领域为民主进步做出贡献的朋友,但我始终认为我目前所做的非常重要,也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所以,我想呼吁有时间、精力与条件的朋友,加入我,从这件小事做起。
   
   
   
   什么小事呢?这次到华盛顿,被一些民主大佬级的朋友问到我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我说我主要在国内写自己经历的真实的故事,借此来回答年轻的网友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民主是个什么东西”,我大概前后写了将近200万字回答这个问题;之后又用了250万字回答了第二个问题:我们是否适合民主?对于生活在西方的人来说,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几行字就能说明白了,但我却花了几年的时间。因为对于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民主的人士来说,哪怕他看过再多书,悟性再高,终究像看过N 多日本AV的童男,你很难向他解释清楚婚后生活是啥样的……
   
   
   
   可惜,真正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中生活的人,又没有多少时间与耐心去解释,去写故事,大家还要赚钱,还要生活。这事都不屑去做,就落到我身上了,我一辈子没什么出息,干这个还是挺拿手的。值得欣慰的是,几年下来,还是有一些效果的,因为在我回答了上面两个问题后,很多读者自然而然地提出了第三个问题: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
   
   
   
   于是,我又写了好多字来阐述这个问题,最后大家还在问,而且更加急切了,于是,我就抛出了一个反问句:别问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问一下你自己为民主的到来做了什么?
   
   
   
   我们该为民主的到来做些什么呢?这个要写的话,又得几百万字才能说清楚,但我一个字也没有写。我不能写啊,写了的话,万一你信了,而且照做,你也许会出事,我良心会不安的。再说,如果真闹明白了前面三个问题的话,最后这个问题也不用回答,你自然知道该做些什么。你还不知道?那要就是你没有明白过来,要就是你的“素质”还真不配民主呢。
   
   
   
   还有一个就是“红线”的问题,有网友注意到我的博文在过去一年多几乎没有一篇被删除,有说我知道红线在哪里,有说我比较圆滑、狡猾,不碰红线,其实,我并不知道红线在哪里,我知道良心与正义在哪里,我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为什么要去看红线再哪里?而不是让他们看我们的脚踩在哪里?我想最好的写作者,不是小心翼翼地去寻找红线,自我设限,而是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影响他人。你踩着的地方,就是红线。
   
   
   
   不要把我的文风说成是圆滑与狡猾,有些道理需要说清楚,需要反复说,甚至需要“绕来绕去”,很多道理并不是铁板钉钉,直来直去就好,这一点请大家要认清楚。有些朋友以为自己是宣扬民主自由的,仿佛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说两句东西人家不明白,就不耐烦了,或者看不惯其它人的表达方式。建议你到西方住个十年八年,你一定不会再那么“理直气壮”,民主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说服、讨价还价与妥协。
   
   
   
   最后谈谈我的“勇气”。好多网友对我有溢美之词,最多的就是跨我有“勇气”,想知道“勇气”从何而来,北京有人?还是拿了美国人的钱?又或者……其实,我这人特别胆小,尤其怕死,甚至不敢走夜路,以前还得过飞行恐惧症,我一点也不勇敢,可现在为啥显得如此勇敢?主要是我认为这件事是正确的,不但对我和我的读者,也对国家民族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好事,勇气来自于信仰,知识与信仰给了我所谓的勇气,而我自己呢,反而逐渐认识到,在中国做这种事,并不需要什么过人的“勇气”,需要的是知识、耐心、恒心与爱心。
   
   
   
   就这么简单,希望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加入我的行列,做一些推广,这种事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对国家前途与民族的未来,都非常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谢谢各位,下面放一组过去一个多月在各地“走遍”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来源于我的微博……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有年轻网友质问,你敢在白宫门前抗议吗?其实,在白宫门前抗议,更不需要“勇气”,你愿意就可以去。华盛顿的朋友就说如果我要去,他们还可以帮我做标语,拉标语,我说下次吧。这次就穿一件有点丑化奥巴马的衣服抱白宫跑几圈,看看我这个外国人是否被维稳。下图是应网友的要求拍摄的睡在街头的华盛顿流浪汉,因为有网友质疑我,为啥不拍一些美国的穷人与流浪汉。我就拍了,现在回答你为啥不拍,因为我没有兴趣,那些人不是中国人,他们有美国人与美国政府关照,自私地说,我更关心中国的穷人。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上图是我拍摄的白宫门前那位安营扎寨的抗议者的帐篷,和白宫一街之隔。这里可以驻扎下来抗议示威,但为什么只有这一个?因为只要不是性格极端,你的抗议与诉求在美国总能找到地方诉说,找到法律解决,用不着你到京城华盛顿上访。除非你向这位照片里的上访者,他的要求是销毁所有的核武器,哈,估计美国总统也解决不了,于是,他就在这里住下来了,据说,已经住了三年了……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陪同活蹦乱跳的84岁的老爸在香港逛街,哈,热闹吧。。。老杨头负责安全保卫工作。。。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香港、马上就要民主鸟。。。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乌镇跑步。。。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在烟雨朦胧的杭州西湖边跑步。。。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我再跑——上海外滩。。。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美国北卡out bank 沙滩上。。。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精神一点没有?我继续跑,跑到华盛顿纪念塔下面。。。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去华盛顿广场跑步,突然想起了几个星期前在河南南阳“走遍中国”时拍摄的南阳人民英雄纪念碑,哇哇噻噻——一模一样?上面是南阳,下面是华盛顿,这世界真小啊。。。
(2011/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