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謝田文集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中国为什么不抛售美国公债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的这次危机吗,还是危机尚未展现?图为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一家店里待售的灯笼。

   论坛上常看到一种观点,说中国成功的躲过了本次世界经济危机。许多人也沾沾自喜,觉得还是咱中国人行,全世界都一塌糊涂,我们还一花独放。半年到一年前,持这种观点的人特别多。但到今天,大多数人好像都慢慢醒过来了,察觉到中国并没有逃脱这场危机,而只是把它给人为的推 迟了。因为,那些困扰西方的增长下滑、失业率上升、债务增加,现在不可避免的也开始在中国展现了出来。而且,推迟并不是好事,因为有个长痛和短痛、小病和沉痾的问题。

   拯救世界的呓语

   除了所谓中国避免了陷入世界经济危机的自我安慰,欧债危机之际,还出现中国应当如何拯救欧洲、拯救世界的呓语。奢谈中国拯救美国、欧洲时,这些人也不想一想,欧美民众的生活水准是什么样的?中国自己那么多低收入者、低保户,自己的人还没人去拯救呢,罔顾其他?

   有人看到报导说美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增加了多少,以为美国穷人的概念和中国是一样的。等到有人发现,美国穷人很多有房有车,绝大部分有冰箱和空调;美国穷人发愁的甚至不是饿肚子、营养不良,而是营养过剩、肥胖过度,人们才会醒悟一点,知道外部世界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

   美国的贫困人口,按联邦政府2011年的标准,是四口之家年收入在$22,350美元以下。年收入$22,350是什么概念呢?美国住房的中间价目前在 17至18万之间;其中东北部较高,是20多万,中西部和南部较低,为15万左右。也就是说,美国的贫困家庭用年收入八至十倍的钱,就可以买一栋中间价格的住房(中国称为“别墅”),面积在1500至2000平方英尺(140至180平米)之间,空调、暖气、上下水俱全。中国的贫困人口是同样的概念吗?即使是中国的白领,多少人可以用十年的工资买同样的住房呢?其他如汽车、家电、及食品的价格,即使不考虑收入因素,就价格的绝对值来说,美国也要比中国便宜得多。欧洲房子可能没有美国大,收入也比美国低一些,但欧美民众不会因为有毒食品、低劣的住房品质发愁,要整天担心地沟油、房脆脆的国民去拯救欧美,真不知这些人脑子是怎么想的!

   中国政府近年大量发钞,催生通胀,地方财政收入也突然大幅增加。截止今年上半年,与1999年相比,上海、北京、 天津、重庆等直辖市的财政收入都增长了十倍甚至更多。上海从432亿上升到4000亿,北京从280亿增长到3300亿,天津从113亿猛增到1400 亿,重庆从1999年的不到100亿上升到 1400亿。地方财政的增长,除了搜刮百姓的步伐加快、房地产市场的暴利,还伴随地方债的增加。中国的地方债正处于危机爆发的前夜,哪有资格去拯救别人 呢?

   十一快到了,当局再发“禁刀令”,北京禁售菜刀、水果刀。这类天方夜谭式的举措在冷兵器时代的元朝出现过,它居然在互联网和精确制导导弹的年代又出现,让人好气又好笑。这政权实在是太容易预计,也太虚弱了。“和谐”社会脆弱到如此地步,还想拯救别人?想想都要脸红。网上的格言说得好, “一个强盛国家,开放枪枝都颠覆不了;一个虚弱政体,买把菜刀都要实名。”

   危机推迟好不好

   有人会说,即便中国把危机给推迟了,能推迟比推迟不了总要好一些吧?还有,中国能推迟,西方难道不想推迟吗?为什么美欧不推迟呢?奥巴马权力那么大,他怎么就不能推迟美国的经济衰退呢?

   奥巴马的确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总统,他可以指挥联邦政府财政部,但不能指挥美国央行美联储,也不能指挥国会。奥巴马甚至不能有效的指挥自己的财政部长,因为盖特纳经常与他意见相左。总统的经济班子也困难重重,不断换人。但这些对美国人来说,其实是件好事。因为如果奥巴马也像中共那样乱发钞票、控制汇兑、囤聚外汇,美国经济会更糟,美国民众也不会答应。

   从中国经济的现状看,大量发钞推迟危机,决策者对这样的后果应该已经后悔了。这就像人们用西医治病,把症状给消除了,把病给推倒以后去了,现在不发将来发。但病根儿并没去掉,以后发作起来会更要命。医生说有病要早治,晚治不如早治,越晚难度越大,所以才有病入膏肓的说法,那就是太晚了、没治了。

   看社会的经济形势,最好的风向标,是权贵、富人、和上层社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资源、资讯、管道,他们知道内幕和幕后消息,对形势有最全面和清楚的了解。升斗小民和芸芸众生,大多被蒙在鼓里而不自知。有些人甚至不愿接触真相、不愿了解真相,这才是最可怜的,那些显贵们可是正在笑话你呢。

   中国躲不开的危机

   国际金融机构、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家现在普遍认为,世界可能面临第二波衰退,而且第二波比第一波会更加严重。在笔者看来,世界经济可能根本就没有走出第一波衰退,我们只不过在第一次衰退滑坡的峭壁上,稍微停顿了一下,略微回升了一点,但总的下滑趋势并没有扭转,第一次衰退还没有见底。这是因为,欧美在施行带有共产主义色彩的经济政策之际,造成的后果并没有完全展示出来。政府大力举债、滥施福利、压低利率刺激经济之际,造成的国家债务负担沉重、个人信贷压力增加等恶果,还没有把后续的负面效应全部释放出来。发达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在寅吃卯粮几十年之后,需要至少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能消化提前消费累积的透支。在真正的财富最终慢慢积累下来之前,世界经济的复苏,是根本无望的。人们必须记得积德行善的古训,才能走入聚德生财的繁荣。

   温州民间企业主是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眼光最敏锐的商人,他们的辛苦和累计的资本,曾推动了许多产业的发展,也推动了中国房地产的泡沫,他们也开始了民间信贷这个定时炸弹的先河。敏感的温州老板现在意识到,中国经济的寒冬刚刚开始,经济的恶性循环才刚刚起步。所以,卷款逃债、奔赴海外的,也是他们这些人。

   有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乱世降临,中国的麻烦可能会持续十年;还有人认为,再不扩大内需,今后十年中国就玩完了;中国总理也发出“盛世危言”,说中国经济的麻烦大了去了。中国大陆目前 出现的五大浪潮,包括精英移民潮、企业倒闭潮、老板跑路潮、政府信用崩溃潮、和标志着民众觉醒的三退大潮,都预示着巨变即将到来。内幕人士说,近来与朋友相 聚,所有人都在考虑或已经移民,所有人包括体制内的人,都感到一种深刻的悲哀和“深入骨髓的不信任” 。这种群体性的、遍及所有社会阶层、团体的大规模不信任,是举世罕见的。◇

   

   

   

   

   

   

   

   本文转自24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45/9898.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10-04 08:30:47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0/4/n3391643.htm谢田-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2011/10/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