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名牌之烦/散文 ]
王先强著作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牌之烦/散文

    说来也许令人不相信,我在三十八岁以前,是从来不带手表的,因为我没有手表。这可能是我无本事我穷,也可能是命运不佳,总之是没有手表。 没有手表,我就得探索一套特殊的掌握时间的方法。远远学校的敲钟声,某些单位的广播音乐声,隔邻屋固定时间的开关门声,走在街上看店铺里墙上的挂钟,窥视行人手上手表的指针等等,我都习得滚瓜烂熟,一个声音一下斜眼,我可立时判断出几时几刻,不会相差太远;此外,观日月,看天色,听鸡鸣,闻鸟叫,等等,这些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法宝,我自然也是一一的学到手的。凭了这些,我的前半生虽没有手表却也不曾搁了甚么时间,不坏过事,也活了过来。 当然,这不等于说,我不需要一只手表;我是十分渴望有一只手表的。 来到香港,我第一时间做的第一件事,是去买了一只手表来带。那天是傍晚时分买的,是「梅花牌」手表,那一晚就高兴了老半夜,觉也睡不好了。 没几年,「梅花牌」手表就转不动了;这本该是拿去修理的,可不知是不是变「富」了的缘故,竟懒得走动了;于是乎,又买了一个新的,是「精工表」。 没几年,「精工表」也坏了,便又买了个「电子表」。 这手表是越买越向便宜货色方面去打主意了;起初买的「梅花牌」还是三、四百元的,买「精工表」就只是二、三百元了,买到「电子表」的时候,竟只用了几十元;这样下来,买上十只八只手表,也不过是千把块钱,这倒好,负担得起!──懒得拿手表去修理就是因此之故,不是富了。
    虽说是便宜货色,但款款手表都造得很不错,美观大方,而且报时准确,分秒不差。对我来说,这已经十分足够,因为我要的是看时间,而不是讲究名贵。我的前半生是连手表都带不起的呢!
    到了前几年,我的儿子问我要不要劳力士手表?
    劳力士手表产于瑞士,是当今世界上的名牌手表。
   


    有许多地方的许多人,都以拥有一只劳力士手表而沾沾自喜,而为荣的。倘若手上带的是镶有钻石的、价值高至数十万上百万元的金劳力士,那就更不得了的了。
    那年我到欧洲旅行,路经瑞士,我的儿子便托我买了那只劳力士手表给他。实实在在的是在瑞士买的呢,比在香港买大约便宜了两千元,但以我的一百元左右的「电子表」来做比较,那价值就是相当于一百六十个「电子表」,在我看来就过于昂贵了。但儿子要买,而且是他的钱,我也只好照办。
    现在怎么又要给了我呢?
    原来他嫌表面小了点,带起来不够大方,所以就不想要了。他要另买一个合乎他要求的劳力士手表或其它的甚么名牌。
    这么昂贵的名牌,就只因为那么点小事,就被摒出局外而又要另谋高就了?他是何等的大气慨呀!
    我想我还是带我的「电子表」好。我高兴了,可以一年买一个新的「电子表」,也就变成年年带新表,也用不到一百六十个,何其合算!
    我的儿子说倘我不要,他便要将其拿去表铺,亏几千元钱的卖了,因为留实在无用。
   
    这又太过惋惜了;我终将那个劳力士手表留下来。
   
    留下了,就总得带起来。于是,我也学人沾沾自喜的带起了名牌劳力士手表来,在人前人后,我还有意的举起左手来看看表,希望别人也能看到我的名牌。倘若有人问起的时候,我还会加上一句:「这是我到瑞士去买的。」这就分明的等于我去过瑞士也炫耀上了,一举两得。
    不过,因为是名牌,我的左手也增加负担了,得时时的提防点,不要碰到墙壁门框,不要碰到石头砖块,以免把名牌刮花碰坏了。要是不小心碰了,就很不安的,得赶紧将名牌脱下来,再三的检查,看看是否出了问题。
   
    过了几个月,我竟又发觉这个名牌在每一个月里,都要迟了二、三分钟的,因之都要校对一次,以保持在比较准确的水准上。这是「梅花牌」、「精工表」和「电子表」所无的事。名牌还不如杂牌?
   
    还有一样得提心吊胆的,就是怕人将名牌打劫了去,因一旦被人打劫了,那就等于一次过被劫去了一百六十个「电子表」,损失可太大了。倘若是带「梅花牌」、「精工表」和「电子表」之类,就没有这个担心了。
   
    这样下来,我就觉得这个劳力士名牌,带了几回,炫耀了几回,就没意思了,反倒是平白的、时时的添了许多麻烦,还不如「电子表」好。
   
    于是,在儿子之后,我也不大想要这个劳力士手表了。当然,我的理由与儿子的理由是不同的……
   
    我还是想回复去带「电子表」,那是可以得了准确时间,又不怕被碰坏被打劫,精神上全无负担的。
    随着年事渐高,我竟是有点儿的怀念起「无表带」的年代来;凭观日月、看天色、听鸡鸣、闻鸟声而研判出钟点时间来,虽说是凄怆,却不也有某种的浪漫、含有某种的诗意么?在那年头,我就从未因「时间」而误了甚么大事的……
(2011/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